2007/10/30

三都篇~神戶Marine Kobe Porto Bazar

關東有橫濱,關西有神戶。

神戶和京都大阪,合稱「三都」。三個毗鄰的城市關係微妙,京都有千年歷史,神戶只有百幾年歷史,本應不合,但偏偏兩個卻有一個共通的敵人大阪,所以這兩個城市又奇怪地合得來。

神戶人對於神戶有著一份執著的愛,阪神大地震後,換轉毒舌女,早已跑到無影無蹤,但神戶人堅守原地重建家園。友人家裡炸了一個大洞,煤氣和水管修復後,即使電力未恢復又要跑樓梯,還是趕忙搬回家去。

大阪是真匆忙,京都是假慢條斯理,但就算在最繁忙的三宮和元町,神戶還是悠閒的。六花亭在大阪梅田阪神百貨做推廣,一條人龍排到後樓梯裡;同樣在神戶,排隊的人一個也不見。

神戶,除了要吃牛肉外,一定要吃他們的麵包。神戶的麵包店日本首屈一指,賣麵包的店多過賣和菓子的店。

日本語有句話「京の着だおれ、大阪の喰いだおれ、神戸の履きだおれ」。呵呵呵,去過Porto Bazar你便明白這句話的意義。

千里去神戶,只為去Porto Bazar買鞋。

要去Marine Kobe Porto Bazar很簡單,,坐JR在垂水(TARUMI)下車,向海邊方向步行10鐘左右便已見到Outlet。在神戶不會弄錯方向跑冤枉路,一邊是山一邊是海。無料的Shuttle Bus週末才有,行一點路比較好,可以幫助消化。

入寶山一定不會空手而回,連住在神戶的友人,每次和毒舌女去都一樣大包小包扛回家。








2007/10/28

心理不平衝【New Balance】

如果突然火警或地震,尚有一線時間穿鞋逃生,選擇那對?



應該選擇LM1700,話哂都係新歡,但家裡最多的却是M576,不過,至愛還是殘殘舊舊的M1500。

問心那句,M1400一點也不比M1500差,非常好的避震,非常好的貼腳設計,絕對相信走佬時,1400比1500跑得快。只是,穿上去,只覺那只是一雙跑鞋,不是用來行路的。

去日本買NB,因為所有靚設計的波鞋不知為甚麼在香港都莫名其妙變成炒鞋,在倫敦,一對Made In England的New Balance也找不到。

痛恨炒家,更痛恨寫波鞋的傳媒,因為心理不平衡,人有我沒有。

最痛恨的是, 當日本炒價也只是兩萬円一對時,來到本地炒舖變成三千五。

炒啦,反正日本有的是OUTLET,一年半載後OUTLET一定買到。就算是mita那些別注版,經驗告之,若不在開售前沽清,往往在推出一年後,都一樣可以在網上向專門店以正價買到。

打擊炒賣行為,一於將所有NB的Outlet地址大公開。

Yokohama Bayside Marina 
Garden Walk幕張
La Fete Tama Minami Osawa
Jazz Dream長島
Blossom Osaka Tsurumi
Marine Kobe Porto Bazar





2007/10/20

食・大阪【蟹道楽】

以前那個美好時代,一提到大閘蟹,大家都知道說的是陽澄湖大閘蟹。

十幾年前,在本地吃到的大閘蟹,已經全是來自太湖,然而那個時候,如果親身去到陽澄湖,吃到的還是土生土長陽澄湖大閘蟹。不久,連在陽澄湖撈上來的大閘蟹都不是金毛的,就知道美好日子不再,那些,只不過是移民到陽澄湖的大閘蟹。

當所有人在罵「洋澄湖」魚目混珠時,代理委屈的說,洋澄湖只不過是一個牌子名稱,從來都沒說過自家賣的是陽澄湖大閘蟹,這一罵,反而令消費者清醒過來。

這邊廂有陽澄湖大閘蟹,那邊廂有松葉蟹。

還記得數年前和損友們在大阪蟹道樂,吃的是「松葉蟹」,如今,吃的是ズワイガニ。

在山陰地區捕獲的ズワイガニ才能叫做「松葉蟹」,大阪的ズワイガニ,不知來自北海道,還是俄羅斯。

松葉蟹又好ズワイガニ又好,都是蟹,好過吃蜘蛛科的鱈場蟹。

去年十二月,蟹道樂的本店曾發生食物中毒事件,廿多人送院,店舖結果連續兩天停業大消毒。

今年太湖長滿藍藻,不敢吃大閘蟹。餓蟹餓到發昏,把心一橫,就去蟹道樂,頂多不吃刺身,吃網焼き。

先來一個山茶花(さざんか)再來一個柊(ひいらぎ),兩個都是網焼会席。 日光日白食成咁,遲早變ババ曽根。



刺身還是走不了。



加醋吃的是熟的,冷冰冰,一邊吃,一邊担心。



精緻但味道一般。



今回,蟹道楽的天婦羅水平,反而拍得住銀座的天婦羅屋。



主角在這裡。



先燒熱かにみそ。這個其實加了ねぎ味噌,變成調味料,用來沾野菜吃,ちょっと贅沢。



不沾蟹膏,可沾【昆布焼塩】或是【柚子おろし大根】。



腳先?身先?無所謂。最重要的是先將肉那面向火燒,借猛火先封了表面,不讓肉汁流出,當肉質表面呈乾身時便要翻身。



下面的蟹腳燒法完全不及格,肉尚呈透明狀便翻過來,被仲居さん責備。



定番的茶碗蒸,寿司,水準都比以前下降了。



想吃ずわいがに,還是要跑遠一點。





2007/10/18

和牛部位

和牛部位日本語叫法。



也來英文版本。










2007/10/17

食・大阪【燒肉一】

猶豫了許久要不要寫「燒肉一」這家店。

坦白說,不是不好吃的,但不是毒舌女那杯茶。

事前調查過這家店的背景,關西大財團,經營連鎖精肉店,專售日本黑毛和牛,連心臟刺身都有得吃,價錢比「燒肉一丁」或「飛苑」都貴。看過他們的照片,全是霜降,門面闊大,不像黑店,想不到不去的理由。

然而當食物來到... ( ̄〜 ̄;)??


毒舌女吃燒肉不愛醃過的,以前是有醬油都不高興,近來變本加厲,牛舌上灑了點鹽都皺眉。

我承認我有嚴重的偏見,像上海菜館的松子黃魚,好端端的一條新鮮魚何不拿來清蒸?這個,不知是不是咀刁的廣東人毛病。

照片從左至右從上至下:塩タン、ハラミ和上カルビ 、大根沙律、三角バラ和上ロース。


話說回頭,這裡的塩タン其實比「燒肉一丁」的更柔軟更好吃,深色的是ハラミ,較淺色的是上カルビ,如果肉沒被醃過,二者的顏色其實會差不多;醬汁其實也只是普通的醬油;這裡的カルビ比較有嚼勁,多一點肉味,換毒舌女的術語:「一入口便知道絕對不是神戶牛!」

大根沙律的評價是平平無奇。叫エリンギ,跟來兩件コンニャク(蒟蒻),應該就這樣吃還是燒?不懂。

不爽還有另一個原因,明明是兩道不同的食物,價錢也不一,來的時候為甚麼都放在同一隻碟上(´σ `)?

跟著追加了比較稀少的三角バラ和上ロース。

矛盾的是,如果不好吃,毒舌女又不會追加喎!

客觀一點的說法,如果你喜歡醃肉的話,可以一試,因為他們的肉其實真不錯;不喜歡醬汁的話,那就去「燒肉一丁」好了。





黑毛和牛 燒肉一
http://www.yakiniku-ichi.com/


2007/10/16

食・大阪【新明石鮓】(下)

前篇:食・大阪【新明石鮓】(上)

再來,便是鮪。



這裡的拖羅一來便是五件,五件均來自不同產地。見過有村友吃過南非、和歌山勝浦。這次是青森大間。ヤタ━━━━━━ヽ(゚`∀´゚)ノウヒョ ━━━━━━!!!

大家都知道,鮪的身價一度曾被競投至二千萬日圓。那條每公斤值10萬日圓的天然黑鮪便是來自青森大間。

照片從左到右:宮城塩釜、澳洲、愛爾蘭、奄美大島、青森大間。



澳洲的是印度鮪,其餘四個都是黑鮪。依循大将指示,吃法從右到左。

那個看似一般鮪的青森大間,是從未品嘗過的味道,一入口,靈魂便飄上半空,耳朵聽不到任何聲音,眼睛看不到任何事物,一股甜味,仿似沿著每一個個細胞,四方八面的擴散出去,每一個毛孔都感覺到那陣陣甜美環抱過來。那個時刻,只想時間停住、停住、停住、停住...わぁ~い゚.+:。(ノ^∇^)ノ゚.+:。

奄美大島的拖羅,在口中自動的融化,其餘的三個也肥美的不得了,只是,有些甜味像是久別重逢的老朋友,有些像是經常見面的鄰居,只有那個青森大間,像不知從那裡誤聞進來,一刻驚艷,一世難忘...

實在太好味,要回一回氣。☆:*・゚(●´∀`●)ホェ:*・゚

來一個土瓶蒸,主角是松茸,配角有星鰻,大蝦,帶子,小柱... 眾星拱照松茸。



這店的五種拖羅出名外,三種海膽也是必吃品。

今晚有四國愛媛、北海道,和淡路島。三者並排,當看到淡路的うに色澤極淺又極細顆時,心裡有點失望。

某日看どっち,眾人試過淡路的うに後目瞪口呆的樣子,毒舌女一直就想試,甚至訂下了「淡路之旅」,目的就是去試他們的紫海膽。時光倒流到兩年前,話說肥仔們在大阪找不到酒店,住到淡路島去。毒舌女一直嚷也要去淡路島住上一兩天,不過得個講字。因為那家酒店長期爆滿,沒有辦法之下唯有放棄就改回大阪覓食。

當海膽放上桌時,看到已有點呈半溶化的狀態,心內又一點點的錯愕。

從左到右:愛媛、北海道、淡路,代表著赤海膽、馬糞海膽、紫海膽。



吃法從右到左。淡路的先入口,MAMAMIA! ( ゚ ρ ゚ )ボーーーー

以為拖羅是全晚的高潮位,吃完才知道這一頓最值得吃的竟然是樣子最不起眼的淡路海膽。

毒舌女再一次完全無法用文字來表達那個味道。甚麼鮮,甚麼甜,所有字眼統統用不上,那不是一般吃到的紫海膽味道,是完完全全不一樣的味道,除了那個青森大間拖羅,之前吃到的味道完全忘掉。只會乖乖的自動閉上眼,再一次用舌頭去品嚐那前所未有的快感。(* v v)。

吃過淡路的海膽,覺得北海道和愛媛產的不外如是,人生味覺又再提昇至另一個層次。

對大將菅本博夫先生的用心良苦,毒舌女佩服得五體投地ヾ(●⌒∇⌒●)ノ平常教導都知道吃壽司需由淡而濃,每吃一件不同材料的壽司,味蕾先前存在著的記憶會被洗去,這樣才能完全品嘗到至高的味道。

但當你要同一時間比較不同產地的同一名物時,一定要先吃最好味的那個,當你再吃餘下的那幾件時才能突顯最好吃的那件的風味。

像青森大間一吃進口,那然天然油脂的感覺一下子給發揮著淋漓盡緻,再吃奄美大島的鮪時,那個油比青森大間更厲害,但是完全無法沖走第一品的天然香氣。\(*^▽^*)/:・;^*.";.*: ♪

又像吃過淡路海膽,所有在北海道吃過的海膽都拋諸腦後。

文字,無法表達出十分之一的感動,唯有親身去體驗過,才知道甚麼叫做「此生無悔」。

((8-(o・ω・)o□☆□o(・ω・o)-8))乾杯♪



新明石鮓
http://g.pia.co.jp/shop/58657



2007/10/15

食・大阪【新明石鮓】(上)

昨晚十一點幾,YB突然要毒舌女建立自己的BLOG,玩乜!? 熄機上床,今朝看其他村友的網誌,多人均中招,僥倖個個都逃過大難。唔理你,繼續我有我的吃喝玩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次去新明石鮓時只掛念著拖羅拖羅拖羅,回來後才發覺原來他們有「天然鯛」供應,懊悔得幾乎吐血。



鯛(TAI),又稱之為「魚之王樣」,日本人嫁娶喜慶時必有鯛。關西人老是說鯛是天下第一魚,比鮪好吃一百倍,你知關西人說話誇張,皆因毒舌女吃過的鯛,味道均平平無奇,直至一次吃到新鮮鯛,雖然只是養殖,超好吃。便一直嚷說要來一次「尋找天然鯛」之旅。兵庫縣明石產的天然鯛最著名,入寶山空手而回,係咪アホ丫!(>ヘ<)



天然鯛,身上帶點半透明,每一層紋理,都散發著不同的光環,不信?放大照片給你看看。那種美麗,筆墨根本無法形容。啖進口,那個不叫做甜美,是一種帶著海洋氣息的甘味。

吃過,才明白關西人的說法沒誇張,一種只有大人才懂的深奧味道。

友人嗜吃白身魚,吃了勘八(KAMPACHI)。



老饕看照片大概會以為毒舌女搞錯,沒錯,這個是勘八,不是油甘魚。

油甘魚(HAMACHI)是鰤(BURI)的幼魚,許多人愛吃油脂肥美的油甘魚,卻不知道油甘魚只是養殖魚,懶於運動,所以才養到肥肥白白。油甘魚在日本屬於下價魚;而日本的勘八,和油甘魚是兩種完全不一樣的魚,只能天然捕捉,不能養殖,是高級魚。

勘八放久了,色澤便會暗澹帶灰,本地的超級市場不得不把它當做最下價的魚生賣。但在日本,盡管就算去的不是甚麼高級鮨屋,見到的勘八都是白雪般光亮耀目。毒舌女第一次在魚心吃到勘八時幾疑捏錯。

勘八的甜美,又和鯛的層次不同,皮下一層薄薄的油脂,混和了魚肉本來的油脂,入口芬香四射。☆⌒v⌒v⌒ヾ((`・∀・´)ノ ヒャッホーィ♪

毒舌女完全是一個關西人口味,至愛的便是棒寿司。現代人口味改變,在大阪,除了做外賣為主的店肯替你做一整條的棒壽司外,一般都只是單件上。

像鯖(SABA),味道取決在於上面那塊昆布,魚肉經醃製後帶一點點酸,加上帶甜味的昆布,混和醋飯,人生醍醐味。新明石鮓的造法更勝一籌,飯底下黏了一層混和了的黑白芝麻,入口時混合了兩種芝麻的香氣和脆脆的咬感,更引人入勝。



Ahhhhhhh~~~!!!!! 毒舌女對著照片已經寫不下去了,為甚麼在日本吃到的魚生都那麼鮮!那麼甜!

也屬光物的針魚(SAYORI),也是毒舌女的大好物。照片不用放大也看到,半透明的魚身和酢飯之間放了一片大葉,那個清爽感,呵呵呵,真的好幸福!



再來多一個光物,秋刀魚(SANMA),做法和鯖一樣,都是用醋醃過再加昆布,壽司底部也是黏了一層黑白芝麻。



赤貝,前所未有的鮮味~!ワッショ━━(∩´∀`)∩´∀`)∩´∀`)∩´∀`)∩´∀`)∩━━イ



接下來是栄螺(SAZAE)刺身!(*^0゚)v ィエーイ☆彡



嗜貝類的老饕一定一定一定要吃!三個部位,三種完全不一樣的口感。

第一個吃的是觸(足?),堅硬的口感,想不到甚麼食物會有這樣的口感;第二個是足部較柔軟的部位,有點像象拔蚌,鮮甜;第三個是榮螺的肝,起初帶著甘味,再咬下卻另有一種甜味跑出來。





つづき...


關連網誌
食・大阪【新明石鮓】(下)


2007/10/14

食・大阪【美々卯】

話說去年十月,除了受了傷的大佬,我們班那四個,在大阪時跑了去美々卯吃烏冬。嗯... 其實他們吃的不是一般的烏冬,吃的是うどんすき。

うどんすき(UDON-SUKI)是美々卯的註冊商標,你如果懂日文,一定會話「咁都註冊到做商標?」係,就係咁都得。就等如《愛雲吞》在香港註冊成為商標一樣。

うどんすき有點像以前圍村的盆菜,毒舌女小時候吃的盆菜,貨真價實,是村人用的洗臉盤,猜想那個盆大概也是田舎人的洗臉盆吧。盆放在爐上,放湯加熱,再放海鮮菜蔬進去,最後吃的是烏冬。

 

美々卯的うどんすき一人前是3,500YENS,Lunch時段烏冬或蕎麥任吃,櫥窗展示的是二人份量。只吃一個至普通的烏冬,才680YENS,未到十二點已見不少退休人士吃飽離開。



旁邊兩個男人來了足足20碗(盤)烏冬,看見那個大臉盆心驚驚,中午時間沒甚麼胃口還是來個松花堂弁当。

第一張照片左上的便是松花堂弁当,便當的內容隨季節變化而更改。

魚生有勘八、赤身、イカ,意外的是很鮮甜。



跟著來一盤四小碟。



粟子虚有其表。



這個燒鴨胸,好吃!但每次吃到好吃的鴨胸還是想起某年在難波吃到的鴨鍋,沒一次及得上那家店,可惜已經不在。



芝麻豆腐,加了山椒和茗荷很過癮。



忘記了為角煮影大頭(><)那個東坡肉,是歷年以來吃過第二最好味!平時吃甚麼拖羅甚麼神戶牛,告訴你在口中融化都是騙人的,唯有炆得腍腍的肥豬肉,真的完全不用嚼,放在口中自動融化,天下第一美味...

不明白為甚麼中國人煮五花腩完全做不到日本人角煮那個效果,更不明白的是最好吃的角煮都不是在角煮店吃到(毆←邊度有角煮店呀?毒舌女)。

天婦羅有蝦有魚有茄子有青椒,不錯,但不是特別的好吃,始終這裡不是天ぷら專門店。



松茸飯和烏冬,不知有幾多人吃完上面的食物還吃得下這兩個大碗。

 

對酸東西沒甚麼興趣,蘿蔔總算可口。烏冬其實不怎麼樣,但那塊腐皮(?)超好吃!飯嘛... 肚子飽飽,抱歉咯...

 

最後又來一個四小碟。Sherbet,酸。菠蘿,苦手。團子,可口,另一個是......椰汁糕?(爆)

如果不是因為那四個去過,毒舌女一點也不想去。( ̄。 ̄)ボ〜〜〜〜ッ



美々卯
http://www.mimiu.co.jp/



2007/10/13

食・大阪【燒肉一丁】

話說人類都是遊牧民族,只要社會形態有變動令人感到不安便會爆發移民潮,有人選擇低調進行,有人喜歡高調表態,各式其式。毒舌女的選擇是你有你修復,我有我遊樂。(^O^)g

毒舌女和大佬一樣愛燒肉店那種無拘無束豪邁奔放的氣氛。┌|T_T|┘♪└|T_T|┐♪

鐵板燒吃的是料理人的手藝,你的Medium Rare不等如廚子的Medium Rare,然後甚麼都是有板有眼,有規有矩。

牛肉一定要在海鮮之後,炒飯又一定要吃光牛肉才來,去燒肉店,中意先食至肥的カルビ又得,中意先來件牛心又得。

大阪的燒肉一丁的賣點是「全室個室」,兩個人去也好,一個人去也好,霸間房,關埋門,中意燒到燶哂食又得,喜歡茹毛飲血生吃又得,沒有人眼望望,傳統店如蟹道樂,未熟便翻身,旁邊阿毛嘀嘀咕咕,吃得有壓力。

「全室個室」只是賣點,精采在後頭。在心斎橋,燒肉一丁是少有整頭黑毛和牛買回來的燒肉店,好!夠薑!完全不提產地來源,只說是整頭黑毛和牛,細心一想都知,處身大阪,難道從北海道買頭牛回來?

桌上五種鹽,沖繩宮古島海鹽、玻利維亞岩鹽、內蒙喜馬拉雅山湖泊湖鹽、意大利湖鹽,印尼海鹽。

喜歡吃簡簡單單的純肉味,五色鹽留給老饕享用吧。



還有ゴチュジャン(韓國紅辣椒膏)和ニンニク(蒜茸)。



桌上還有這三樣必須品。



牛油一舊(@ ̄□ ̄@;)!!TORA見到這個不知會不會尖叫!



不論去那兒都點的大根沙律,這裡的大根削成長形薄片,加上蕃茄,玉子豆腐,少許生菜。味道普普通通。



這裡是日本少有能夠吃到日本黑毛和牛牛舌的燒肉店,行內人一般覺得日本和牛舌頭不及西洋貨,毒舌女睬你都傻,以形補形,食完和牛用日本粗口鬧人都醒神D。



這店有四款和牛舌頭,包括有上タン先、上タン、上塩タン、一丁特製塩タン。個人口味中情甚麼都不加的上タン。牛舌的厚薄切得剛剛好,有咬口,又有肥油,正!

看到下面的照片,牛痴們紛紛倒地(*^3^)/〜☆



每頭牛只有3kg可做上カルビ,一啖入口,油香四溢,理它是A4還是A5。



雖然霜降牛的是不飽和脂肪,肥到頂唔順,忍不住拿起桌上的椰菜夾住來吃,味道更上一層樓。

嗜油的要吃カルビ,喜歡帶點肉感的要吃ロース。其實ロース更肥,但質感比較強烈有肉感(毆),燒久一點,油脆一點。



不懂日文怎麼辦?不用擔心,餐牌上有齊指引,做定功課食神一定照顧你。(2008年備註:有懂中文侍應)

不吃牛的怎麼辦?這裡也有高級豚肉供應。

唯一的美中不足是爐是GAS爐,不是用備長炭,考慮到身處租貴物貴的心斎橋,這個情有可原。

以上食物加埋飲品埋單才5,061YENS,抵食,下次回頭!

俾足99分的焼肉一丁( ̄ε ̄@)CHU−

http://www.icchou.com/



2007/10/12

魚翅的德政

梅花牌:「我們每次出事後一定檢討,飛機肚底有裂痕,不過只是跌貨不跌人,我們的飛機會爆炸,不過就算拿著行李走都一定趕得及逃生,我們的飛機玻璃窗可以打破,有甚麼事乘客可以跳窗;若不是有我們豐富經驗的機組人員,乘客老早被葬...」

鴉烏村管理處:「我們的防火牆有裂痕,不過只是私人回應和私人網誌被公開;我們的相『薄』相片會失踪,但只你要在自己的HD備份的話一定不會全無;我們不可以上載音樂功能視頻功能不可以改版,但你們可以自己用HTML寫;若不是有我們豐富經驗的程式人員,大家的網誌老早被葬...」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花應該學習一下魚翅最近的德政。新德政之一是椅背後加了插座。


三腳兩腳都合用。


或者有人會覺得不必要,但如果你知道曾經有人在機艙的洗手間內剃鬚,不小心把充電器掉進洗臉盆內引致機艙大停電的話,你也許會覺得這是一項「有好過無」的服務。

三年後的追記:至於這個插座三年來都不能使用那是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