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31

臨急抱佛腳




靴用滑り止め

毒舌女應該一早買定受験生縁起之物すべり止めバンド,或者可以防止滑鐵盧,不過すべり止めバンド也好,靴の滑り止め也好,似乎只適用於北海道的考生,現在札幌考上了,名古屋卻考不上,唉...

數十年來,受験生之間最人氣的お守り是大宰府天満宮のお守り,拜祭的是菅原道真公,又名「学問の神様」或「受験の神様」。除了九州大宰府外,京都的北野天満宮據說都很靈驗。

靈驗都無用,已經決定不會去九州。o( _ _ )o

至於名古屋那個山田天滿宮,聽說那個並立的金神社的「銭洗い」好像比天滿宮的「合格祈願」靈得多。「銭洗い」,係咪應該拜託名古屋的友人去求一下呢?

但係會唔會愈洗愈多......



2008/10/29

うに丼


自從那天吃過那一頓後,
味覺就沉淪在回憶中,吃甚麼都覺得不外如是,就算是鏞記的鵝肝腸飽也只能帶來三分鐘的滿足,直到今天...

其實現在不是うに的季節,只是,
吃完兩個小時後,口内依然存在著豐厚的雲丹味道,甜味裡帶著甘味。幸福滿瀉...

2008/10/28

匿名鎗手地區排行榜


今天,大家一起來跟毒舌女溫習日本語。ヾ(@^∇^@)ノ

第一個是バラ売り,廣東話即是散賣。バラ売り可,即是可以散賣,一張可,兩張也可。バラ売り不可,即是不可以散賣,要全套買。一張八萬,兩張十六萬,知位都話丫,唔知位收人十六萬,難得願者上吊!

第二個是FC枠,FC枠=会員枠,FC=Family Club。拿拿拿... 睇清楚,福岡都只係二萬五,札幌仲只係九千,名古屋FC位一張都要收七萬,仲要一買就兩張,我都話名古屋人係超〜お金持ち!

第三個是一般発売,即是透過其他渠道如チケットぴあ等公開販賣的意思。咪以為一般発売一定係星席,今年S班的一般発売裡出現了アリーナE・F・G,個個交了會費又抽唔到或者抽到星席的都魚蝦蟹。但變態的是名古屋的一般発売全部都是5階61列,三萬五?唔係呀....

第四個是事務所関係者席,這個不需要解釋了吧!咪以為一定係筍野,好似係東D咁,就見到1階的26列兩個位後面貼著「関係者席」,也有人試過是半天吊隔著玻璃看「貴賓席」。

今天的四個生字,要好好溫習一下呀!X&!$#^@%我係那個發窮惡的毒舌女!
SMAP super. modern. artistic. performance

2008/10/27

円到用時方恨少

M欠下好多人情債,即是... 我其實也不知道名古屋友人S小姐委託了幾多十個人今早不停的打電話,還未算那些背著M打了「一般」電話,但因為完売而沒有聯絡我的日本友人。

唉... 這些債都不知何年何月何日才能還得清...

友人不明M為甚麼不聘用名碼實價的匿名鎗手。

如果鎗手說:「考取100分要30萬,90分要15萬,80分要8萬,70分要5萬,剛剛及格的60分要3萬。」這還好,看預算做人。慘的是現在匿名鎗手說要收8萬,嘩... 如果到時拿回來的只是60分,豈不蝕本?

從毒舌女發現K2班和K6班今年的課堂裡,創最高拍賣記錄的是名古屋時,心裡已經發毛,「名古屋人莫非個個都是お金持ち?」即是,S班歷年來最激戰的都是大阪而不是名古屋,就算福岡的匿名鎗手在未能保證分數之餘,收取的都只是2萬3、2萬5的價錢,名古屋的匿名鎗手憑甚麼收取3萬5至8萬?

「一般」出來後,更加不敢聘用匿名鎗手,皆因人人都知「一般」藏在五樓,到時蝕讓都冇人要損失更慘重。

最傷的始終還是荷包,從8月25日的109.5到10月24日高見90.87,TMD的那個麻生太郎還說日圓上升有好處,11月末會不會回到95年的79.75?唉,早知當日渣日元長倉......



備註:
1995.3.3 日圓兌港紙的匯率從七點九幾穿破8
1995.4.6 日圓兌港紙的匯率是9.063
1995.4.19 日圓兌港紙的T/T買入9.604賣出9.622;US$1=79.75YENS,史上最高值
1995.5.12 日圓兌港紙回落至8.972
1995.8.16 日圓兌港紙回至7.88


2008/10/26

難為了監製

每次為自己做旅行企畫都覺得像個一腳踢的電影監製。

不理故事從何而來,總之主題要吸引,然後才能開始寫劇本,劇本内容要夠豐富,有主線,也不能忽略副線;有高潮,但也需要有平淡才能突顯高潮。

劇本内容寫好了,然後開始做預算,主角,配角,工作人員,拍攝場地,交通路線...

主角最難搞,甚麼期都度好了,價錢忽然談不攏。

影帝的價錢太貴,唯有退而求其次,找個二線或三線演員當主角好了;影后肯客串半天做大茄,大喜,改劇本,加強副線的故事。

演員搞妥,那就可以進行拍攝?不,還要看天做人!天氣好,順利開工,天氣不好,一是呆等,二是臨時改拍攝場地。Plan B、Plan C、Plan D,一個不行去第二個,第二個不行就第三個。

登山涉水,為的只是一瞬而逝的一個鏡頭;然後,永遠又會有意想不到的意外發生,可能只是小小的交通意外,又或者中途發現主角是假冒的...
!大吉利是!

從開始籌備到拍攝完成,需時三個月,已經累得沒了半條人命,反正電影觀眾就只有自己一個,還未進行自我檢討會,又來籌備下一個。

這次故事的主線發生在名古屋和札幌,副線就是發生在「名古屋→札幌」的路上。

看了很多外景... 噢!兼六園有紅葉,正!原來路線不合,好,改去後樂園!要配後日方的工作人員,時間又不合,好,再改!改來改去,最後落實從關西去函館,咦... 點解十一月底JAL冇直行便?好在ANA有,不過要算2 SECTOR,一萬變二萬,Over-Budget,CUT!!!!!!!!!!!!!!!!!!
當機立斷,改坐火車北上。

副線的影后搞妥,劇本大網也寫好,然後才想起要落實主角。

連絡經紀人,對方懶洋洋的說:「我們只能保證是『偉哥』,不一定是梁朝偉...」「那是不是曾志偉?」「哦... 不一定,可能是苗僑偉、馬浚偉,又或者是楊英偉...」o下.... 八萬看楊英偉?

陷入絕望的階段,好在S小姐肯幫忙,拜託上天保祐S小姐順順利利打通電話,管他曾志偉還是楊英偉,總之八仟五買個「偉哥」回來...


2008/10/25

宿・高松【ANA Hotel Clement Takamatsu】

說到日本的鄉下酒店,印像最深的是香川縣宇多津的Sunroute,先是花了兩個小時去Set-Up那個Modem,其中一個小時,是用來找牆上的插口,根據指示,那個插口是在電視機旁,整台電視幾乎被毒舌女拆掉,才找到插口位置所在。

這個只是惡夢的開始,晚上冷得要命,關掉空調,穿上所有隨身衣服,包括襪子,再蓋上雙重被,扭開浴室的熱水製造桑拿效果,亮著所有的燈,依然冷到不能入睡,非常後悔不跑多一點路,住到比較多旅客的高松去,像高松駅旁邊的全日空ホテルクレメント,即是ANA Hotel Clement Takamatsu。

日本的兩大集團酒店,日航和全日空,住得最多的是日航,因為日航經常佔據最有利最方便的位置。高松沒有日航的酒店,所以住到全日空去。

地點,就在高松火車站傍,隔鄰便是往直島的渡輪碼頭,方便。

房間窗外對著的便是高松駅,廣場右邊便是巴士站。天氣不差,只是酒店的窗髒。



另一天拍的,天氣不太好,窗子一樣髒,好在還有個海景。



單人房算是寬敞,窗戶倒映了房的狀況。電視不是LCD,接收順利。反正在日本時不看電視,所以問題不大。



房間明顯近年裝修過,鄉下地方專用的那個熱水壼數十年不變。雖然不用自己Set Up Modem,但上網設備又是另一個極明顯失敗的設計,鏡框的厚度擋著Ethernet插頭,還有那個笨蛋充電位置,勉強只能插下三腳的Adapter。

睡衣設計倒是十分可愛,過頭笠。相比之下,日航的睡衣設計雖然醜但實用。至愛的是那張可以調校高低的椅子。



浴室就是一般日本商務酒店常見的原裝整個啤出來。高松是一個缺水的城市,夏天經常要制水,好在這裡水壓夠,風筒獨立,毛巾薄,但好在不臭。



高松友達說「全高松最高級的酒店便是Clement,囍宴甚麼的,都在這裡舉行」。



Room Type: Standard Single 17 sq.m

1. 空氣溫度調節(註:可以半度調節)8
2. 室內清潔程度          7
3. 燈光              8
4. 床舖軟硬、乾淨及溫暖程度    6
5. 上網及充電等          6
6. 酒店位置、交通方便等      9
7. 員工態度            6
8. 房間物料手工新淨程度      6
9. 窗外風景            6
10. 浴室設備及Amenities Kit等    6







ANA Clement Takamatsu 
http://www.anaclement.com/



2008/10/24

宿・大阪【Swissotel Nankai】

從大阪關西機場出來,坐上南海電車,一出閘便有電梯直接通上去Swissôtel Nankai,不用日曬雨淋,不用擔心言語不通,樓下便是地下鉄御堂筋線和JR的難波駅,但豌豆姫様去到大阪時極少會利用那裡。

第一次住Swissôtel Nankai時它的名字好像不是叫做Swissnotel的,酒店的設計調子現在看起來有點落伍,但所有的房間都開揚,寬敞舒適,尤記得當年看到床上有個所謂「保護環境」的小名牌,上面寫著如旅客在宿泊期間,不需要替換床單的話,請把小牌放在床上。

那個年代,所有的日本酒店都不會有這樣的小名牌,一是完全不換,二是有理沒理都換,心想關西人的省錢招數果然比日本其他地方厲害。

事隔許多許多許多年後,再度探訪,那個小名牌藏到浴室的角落去。上面寫的是「如果需要替換床單的話,請把小牌放在床上。」嘎... 即是如果找不到這個小名牌,那床單就永遠不會替換?意思和以前的有點不同啊!



檢視過浴室的清潔,大致上肉眼可見的地方都拭抹得乾乾淨淨,除了馬桶上沖水的地方明顯有污跡,用紙巾一抹,嘩... (紅圈位置)



室内風景



以前沒有高樓阻擋。







Room Type: Classic Room (Single/Semi-Double Bed) 23 sq.m

1. 空氣溫度調節          8
2. 室內清潔程度          5
3. 燈光              8
4. 床舖軟硬、乾淨及溫暖程度    7
5. 上網              8
6. 酒店位置、交通方便等      9
7. 員工態度            7
8. 房間物料手工新淨程度      5
9. 窗外風景            7
10. 浴室設備及Amenities Kit等    7



以上評分純是個人口味。

Swissotel Nankai
http://www.swissotel-osaka.co.jp/top/index.html








2008/10/23

名古屋駅・栄

先說一下有關這個頭文字W事件,又有最新情報入手。根據湯川學教授的助手栗林宏美調查所得,每次從樓上乘搭這個頭文字W的升降機,它都會在二樓,即Front Desk那一層自動停下開門,數年來均是如此,和VV無關。據說,不少打算往地面那一層的中國人住客,經常不以為意便衝出去云云。

嗯... 自從發生那個頭文字W事件後,毒舌女催促鞍馬六郎加緊巡查各大酒店旅館的評價。唔... 住一天半天沒甚麼所謂,不過這趟要在名古屋滯在好幾天,好似上回住Westin咁就大件事咯...

這裡綜合了樂天的評價,紫色字體部份是毒舌女的個人體驗評價。關於大眾投訴的部份,純屬小事或是無關痛癢的不會加入。例如隔音設備不好、浴缸邊沿發霉、太多團客、五星酒店住Executive Floor也沒有Bell Boy/Girl提取行李、人手不足、酒店職員黑臉、冇禮貌、打掃時門也不敲便衝進房然後又不道歉、浴室沒有抽氣扇、不能調教室溫、房間狹窄、Amenities不足、禁煙室卻有煙味、喫煙室卻不設灰皿、浴室排水問題、半夜水管發出聲響等...皆不會列入。考慮的因素要加以備註的有兩個。

(1) 清潔 大部份人的投訴都是床上或是浴室内發現頭髮,這個我覺得有點兒挑剔,所以不加理會,但如屬枕頭、睡衣、浴衣、毛巾、浴簾發出臭味,上手住客留下皮脂(!)的話,即以「清潔」加以備註。

(2) 空調 基本上日本大部份商務旅館的空調都不能調校,但如果冬天依然發出冷氣或是夏天冷氣不夠熱的話,即會加以備註。

選擇地區只限名古屋駅及栄的部份酒店或商務旅館。


■ホテルアソシア名古屋ターミナル
清潔・熱水不熱・暖氣不夠・NET接続不良

■サーウィンストンホテル


■ソフィテル ザ サイプレス 名古屋 
NET有料(部屋内新舊混雜有種怪異的感覺)

■ヒルトン名古屋
(毒舌女也沒有任何投訴)

■名古屋東急ホテル
清潔・TV接收不良・冷氣不夠・冬天太熱(調整不能?)・SHOWER時熱時冷

■ホテルプリシード名古屋


■リッチモンドホテル名古屋納屋橋
Double Booking・清潔・NET接続不良・従業員教育不足・類似門限

■名古屋マリオットアソシアホテル
(水壓有問題!)

■名古屋フラワーホテル
無冷氣

■ロイヤルパークイン名古屋
清潔・水壓不足

■名古屋栄東急イン
清潔・水壓不足

■ハミルトンホテル
換氣扇等小問題

■プリンセスガーデンホテル
清潔・空調

■東京第一ホテル錦
清潔・NET接続不良(已解決?)

ウェスティンナゴヤキャッスル
(完全貨不對辦,是毒舌女眼中日本至差的酒店,見酒店的品格一誌)

■プリンセスガーデンホテル
空調・TV接收不良・清潔・部份房間無上網設備

■R&Bホテル名古屋錦
Check-In或Check-Out後酒店無放置行李之所

■ザ・ビー名古屋
雪櫃不冷・清潔

■ラグナスイートホテル&ウェディング
水不夠熱・清潔・空調

■名古屋ガーランドホテル
NET接続不能,可借MODEM,但要收保証金・雪櫃・清潔・空調(過冷)

■ホテルコムズ名古屋
清潔・空調(過冷)・自動販売機無熱飲

■ホテルトラスティ名古屋
清潔

■ダイワロイネットホテル名古屋駅前
清潔


另外,這個調查有趣的是許多位置在「栄」的酒店,經常被旅客投設「駐車場」,例如翌日發現車子被刮花,予約時明明有予約駐車場但去到時卻沒有,Check-Out Time是10點,但車卻要9點Check-Out,否則當一日辦等等... 但許多酒店其實沒有駐車場,只是借用人家的或是指示旅客泊往其他停車場,但因說明不足,引起許多誤會。

另一個比較嚴重的問題是,不知為甚麼許多名古屋的酒店水壓不足,包括五星的Marriot。

有幾嚴重?個人體驗是洗一次頭要花一個小時以上才能沖淨...


2008/10/22

第21回東京国際映画祭TIFF

如果毒舌女這時身處東京,會在看那套電影呢?

首選一定是阿部寬的「青い鳥」。阿部さん愈來愈型,愈來愈有味道。電影好看不好看都沒緊要,反正阿部さん一出場便大爆笑!

次選一定是及川光博的クローンは故郷をめざす,看看他行綠地氈個樣,ミッチ真係好得意!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M16fWdC3a4

三選應該會是小池徹平的ホームレス中学生,這部書有中文版,應該不少人看完都留下成桶眼淚,不知電影會拍成怎樣一個樣子。

少年メリケンサック也會去看,捧捧宮藤官九郎的場。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sK5DGapAkE

旭山動物園物語~ペンギンが空をとぶ~今次是津川雅彦的第三部作品(第一部見寝ずの番),企鵝會不會爆粗?

另人詫異的是,在特別招待作品類別裡,TIFF選取了一部由瑞典導演Mikael Håfström執導,John Cusack主演的電影1408。這是毒舌女最喜歡的2007年電影。

速報!華麗なる開幕 東京国際映画祭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6fD9gTpKfY

毒舌女其實不太明白,那個麻生太郎為甚麼要跑去和偉哥握手...




2008/10/21

食・大阪【本福壽司】 - 閉店 -




翻了一下舊網誌,原來,毒舌女從來沒寫過「本福寿司」。坦白說,三千多日圓一棒,得五件,這個價錢去燒肉一丁吃,撐到不能彎腰穿鞋。

本福其他的壽司並不是那麼貴,像一個大阪寿司才只要1,200円,只有那個鯛及鯖做的棒寿司才貴得咋舌。

好不好吃,見人見智,有名氣,倒是真的,本福,是屹立150年的老舖。

雕花!



本福很捨得用昆布,飯團下面一塊,魚肉上面一塊(已切),再在上面舖多一塊。



本福的バッテラ中間不夾薑,夾上了大葉,是傳統的造法。當然,又有些人不愛大葉的味道,那又是別個故事。

有些地方吃バッテラ跟黃色的芥末,本福跟一顆顆的山椒,ビリビリ,山椒,像大麻,會吃上癮,小心!


店  名■本福寿司
住  所■〒542-0085 大阪市中央区心斎橋筋1-4-19
電  話■06-6271-3344
営業時間■11:00~20:00(水曜定休)

http://www.hon-fuku.co.jp/omiyage.html



2015.2 追記
接近二百年歷史的本福寿司已經閉店

2008/10/20

親愛的J家飯局友達へ

親愛的J家飯局友達:

請你們原諒毒舌女又再放飛機,這個約了又改,改完又改,改到沒完沒了的飯局恐怕又要延遲...

本來毒舌女的如意算盤是22日去指宿,23日上長崎,24日去倉敷,25日上京都,26日入名古屋,27日去岐埠,28日去兼六園,29日仙台,30日青森,1日函館,2日到達札幌,4日上稚内... 買張JR14天全國PASS,係咪好正呢,14天從南到北,從紅葉變做落雪,幾好玩,不過理想與現實往往是兩回事...

問題是22日至24日的三連休,影響到福岡21日沒有房,結果整個九州の旅要棄,棄掉之後唯有改28日去京都。明明不是連休,但因為行事的關係,京都市28日至30日又沒有房,好,冇所謂,咁咪25日從東京入,26日去到名古屋,28日去倉敷,29日仙台,30日青森,1日函館,2日到達札幌。買張JR7天全國PASS剛剛好,北海道嘛,再買3天PASS囉。

都話世事豈能盡如人意,名古屋全滅...

紅葉看不成,越前蟹吃不成,唯一的安慰獎是札幌的課有著落。

我是不是應該又棄掉名古屋呢?

頭痛中的毒舌女上

2008/10/19

應景

點解寫Monet?嘿嘿嘿,BLOG除了用來記載每日生活,也可以用來記載大事的...














2008/10/18

放課後食事【東京】

一篇過,補回九月東京放課後食事。今年的上課時間都在週日的關係,翌朝人人要上班,所以沒有オフ会,更加沒有打上げ。

第一天,和日本同學一起,太多人,沒拍照;其餘的,如下。

牛角■ http://www.gyukaku.ne.jp/index1.html


「牛角」既安心又便宜,有美國牛肉澳洲牛肉日本牛肉。這回挺好彩,還抽中獎,獎品是雪糕!好好味!


BASEBALL CAFE■ http://www.tokyo-dome.co.jp/gourmet/bbc/


美式棒球主題餐廳,店內環境尚可,食物質素一般,服務也一般,優勝在上課地點隔鄰,不過,跑慢D就會滿座咯...


駒形前川■ http://www1.odn.ne.jp/unagimaekawa/


在東京,如果要吃鰻魚,一定要去野田岩或是尾花。但兩家都在七點半關門,惟有去了標榜只使用国産鰻的駒形前川,以為跟著高村光太郎和池波正太郎去食沒問題,豈料不論食物質素或是服務水準,以價錢相對來說,竟然是M在日本吃過這麼多家中最差的,異常失望。意料之外的是,裝飾用的那個紫蘇莖好好味!


井泉本店■ http://www.isen-honten.jp/
CHIANTI■ http://www.chianti-1960.com


左圖是井泉本店的外賣カツサンド,味道和まい泉不相伯仲。豬扒放了整晚也不硬,麵飽又軟,完全沒有油,正!

右圖是1960年創業的洋菓子店CHIANTI,Rare Cheese已經好吃,Mascarpone Cheese那個更好吃!


いなば和幸■ http://r-wako.com/tonkatsu/wako/index.html


いなば和幸的とんかつ,坦白說很一般,不過很喜歡那個梅紫蘇卷きひれかつ,毒舌不喜歡那個チーズチキンカツ,但友人卻很中意,果然不同人口味也不同。



2008/10/16

老兵

前天,放工時間,地鐵人頭湧湧,在電梯前給人捉著...

「請問,往金鐘那裡走?」提著沉重行李的婆婆,說的是標準國語。緊隨其後的是位行動不便拄著拐杖的伯伯。

「啊... 要再下一層...我和你們去坐升降機吧...」

坐升降機時,隨口問「你們要到那裡去?」

「嗯.. 我們要到力寶中心那個中華旅行社去,我老公是老兵,我們剛從大陸遊玩回來,明天早上八點的飛機回台灣,我們要找賓館,想找家可靠的,人生路不熟,又沒港幣,所以去中華旅行社...」

大驚...「這個時間中華旅行社關門了吧!」

伯伯操著閔南口音的國語:「不會的,我是老兵,他們一定會替我找到地方住的...」

「你等一下,讓我替你問問...」心想... 任你是蔣老先生又如何,人家關門就是關門,更何況朝代已改,一邊上車一邊趕快打電話給吸星小姐,好在緊要關頭電話一接就通。

「喂喂喂... 我而家係地鐵站呀,中華旅行社收未呀?」
「咩事呀...」
「就咁咁咁...」
「嘎... 就算搵到佢地都冇用個喎,個到又唔係賓館...」
「所以咪打俾你囉,如果佢地收左,咁就要諗諗點搞...」

吸星飛快地在電話另一頭打過去中華旅行社,吱吱噚,吱吱噚...

「佢地話收五點半,你趕快去啦...」

提著20公斤的行李,TMD便利店女職員老點,搞到要行樓梯,裙甩褲甩的從金鐘站跑到上去力寶四樓,總算關門前趕到。不敢離開,伴著婆婆在一旁,由得伯伯和職員交涉。

「我是老兵,我是甚麼甚麼師的...」伯伯用他的大嗓子閔南口音國語對職員說,隱約聽到職員問他們有沒有錢...

不好意思偷聽,故意和婆婆聊:「嗯... 你們今天從大陸過來?」

「對啊... 我們在大陸待了一個多月,他哥住那裡,我們今早離開桂林,下午到了深圳,然後坐車過來香港,他老是吵著說自己是老兵,來到香港也一定也沒問題,沒想到香港原來不用人民幣,又不知住到那裡才好...我們有手提電話,但是大陸的電壓原來跟台灣不一樣,所以一直不能用...」

伯伯這時得意洋洋的把頭伸過來:「我都說,我是老兵,他們不敢不理我...」

噢... 沒想到中華旅行社不但替他們安排住宿,還找了個職員送他們到住宿的地方去。安心告辭。

今天,收到婆婆打來的長途電話:「我們安全回到高雄的家了,你記得來高雄時找我們啊...」

行到那裡都被外地人搭訕,要識人真係好容易...





2008/10/15

Monet @ Bridgestone Museum of Art

每次一寫美術館,收視即會跳水直插。以為見底了嗎?試多一次,原來低處未見低。



胡言亂語後,言歸正傳。

日本人愛收藏Monet的畫,特別是一系列的睡蓮,剛巧東京的石橋美術館有個從印像派到抽像派的展覽,又跑去看。

許多人都知道在泡沫年代,很多名畫落到日本人手中,但很多人不知的是,其實不少都落到新興宗教團体去。毒舌女不敢去新教團的美術館,唯有去踩大商賈的場。

東京石橋美術館的原名是「ブリヂストン美術館」,英文名字是Bridgestone Museum of Art,沒猜錯,這個Bridgestone就是賣輪胎發達的石橋正二郎,順帶一提,石橋正二郎也是發明「地下足袋」的人。

Monet畫了200多張的睡蘧,BMOA就藏有三張,三張的畫作分別是1903, 1907, 1908年,大約是Monet六十多歲時的作品。

看畫,還是要看真蹟,否則很難分辨為甚麼這個的價值比那個高。當被價值數億的作品包圍時,會好想據為己有,偏偏這次卻不心動,因為上回在大山崎山莊看過更好的,那是Monet在1914年至1917年期間畫的一幅睡蓮,那個光與影的展示,沒騙你,感動得令人眼淚直流。屈指一算,那時Monet已經七十多歲了。

BMOA同時展出Monet三四十歲時的作品,一有比較便體會到,Monet原來也不是天才,他的成就還是靠後天畫畫畫畫畫。

Monet的晚年比梵高富裕得多,不愁衣食之餘依然天天畫,畫來畫去,畫了十多年,還是畫他家池塘裡的那堆花。

有甚麼體會?做甚麼都要專注,炒股票炒外匯都一樣,買買賣賣都是同一隻,只要你夠長命,總有出頭天!



ブリヂストン美術館 Bridegestone Museum of Art
http://www.bridgestone-museum.gr.jp/




2008/10/14

HKAFF【TOKYO SONATA】

HKAFF有大佬份咩?

名古屋友人S小姐去看デトロイト・メタル・シティ(Destroit Metal City,港譯《爆粗band 友》),寄來劇場内「私は貝になりたい」的巨型看板。



巴巴的趕回香港看日本電影,有點奇怪。不過,趕及看到Tokyo Sonata,太好了!

何解要將「私は貝になりたい」並列在同一網誌内,因為兩套電影同樣是以「家」為主題。

Tokyo Sonata,港譯《東京奏鳴曲》,日本剛在9月27日開始上映,本來電影不在HKAFF最初公佈的名單之上,如果不是康城電影節拿獎,可能與本地無緣。

電影好看,非常的好看,好看在導演只是平平淡淡的道來,沒有誇張的情節,沒有控訴社會不公平,沒有堆砌的眼淚,沒有澎湃的音樂,沒有視覺上的刺激。

導演黑沢清和黑沢明沒有關係,之前的作品,抱歉的是,毒舌女一部也沒看過。

關於部份内容備受日本國内爭議,可參考每日新聞的導演受賞後的訪問。
http://mainichi.jp/enta/cinema/news/20080924mog00m200020000c.html

Tokyo Sonata的主題是「ゼロに戻った」,工作丟了,遭受欺凌,友人自殺,家裡遭盜賊光顧,還有不顧別人感受的家人,沒關係,一切從零開始。



2008/10/13

隠し砦の三悪人

魚翅不愧是魚翅,品味極度貼近M口味,呀!不是說蒜茸飽,說的是電影。

JAL呢... 雖然多日本電影,但都是曲高的多。

當M打開魚翅本Discovery時,看到「隠し砦の三悪人」七個字,咦... 名字好熟悉喎... 在那裡看過片頭呢?莫非是大阪?

誰做主角?找不到。不理了,反正魚翅不多日本電影,就看下去。

一看,嘩!阿部ちゃん呀!大興奮... <\(@^o^)/

何以見到阿部寬出場便自動大爆笑?我也不明白。話時話,今年已是第三次在飛機上看阿部ちゃん有份出演的電影。

阿部寬不是主角,男女主角另有其人,所有人的臉都搽到黑卒卒,MON又細,點認?

咦... 男主角的聲音有點熟...誰?

看到一半... 嘎... 終於知道誰是男主角是松本潤... (°_°;)

女主角依然未能看到臉孔,吃不消,打開Discovery,終於找到...長澤まさみ。

化妝和演技果然了得。




「隠し砦の三悪人」,原作是黑白片,1958年時由黑澤明導演,三船敏郎主演。M沒看過原作,拿新版和舊版比較也不公平,不過憑心而論,新作的CG有點吃力不討好,但故事内容和節奏拿捏得不錯。

故事就此完結?

還沒有。

當在寫這篇網誌時,才發現... 為甚麼連椎名桔平、上川隆也何解也認不出ヘ(゜Д、゜)ノ。

果然是一套暗黑電影。








2008/10/12

秩父

M有次無意撞入鉄道オタク必考的「時刻表検定」試過去問題集網頁内,竟然取得75%的高分,Ψ(`∀´)Ψ!那個「時刻表検定」考的當然不是時刻表,而是例如幾點鐘從某某站開去某某的是乜乜車幾多號,某某線的六門車是幾時限定,諸如此類。甚麼準備都沒有竟然取得如此成績,自己都嚇一跳。(沾沾自喜中)

變成鉄道オタク,多得身邊友人,例如左右門神二人。左右門神豈只飲食習慣一模一樣,連興趣都一樣,去日本,人家血拼購物,這兩個人卻會行火車博物館,找蒸汽火車頭。呀!新近看M網誌的Blog友大概不知道,這兩個人從未碰過面的。

話說,當M發神經去到東京都要搵佢個法蘭西老友MONET時,右門神去了秩父(Chichibu)。

秩父,在埼玉県,一個春天有芝櫻,秋天有紅葉的好地方。右門神去秩父,不是看風景,為的是坐蒸汽機関車,這裡是離東京最近還可以坐到蒸汽火車頭的地方。



回來,和右門神交換照片。自從那一頓後,食慾不振,右門神就說不如去鏞記食爽腩,貪佢平過九記,件數又多過九記,都好,反正入了九月,有鵝肝腸飽食,又叫了皮蛋瘦肉粥、及第粥、各式各樣點心,就一邊吃一邊寫碟。

吃完,碟也寫好,就開始火車頭欣賞大會。這時已經感受到背後鄰桌的日本遊客投來好奇的眼光。

看到以下這張相時,鄰桌的おじさん終於忍不住站起來,指著M個MON大叫:「我DFriend呀!」



「秩父?」
「係.....」
「本地人?」
「係.....」
「我係秩父人喎...」
「嘎...」
「張相裡面個D係我DFriend黎架!」
「下... 講真!?」弊... 以後係公眾場合都係要檢點D...
「真o架!幾時去架...」
「上兩星期......」M真係碌到對眼好大...
「這個是我們的秩父川瀨祭,有個神輿洗い,每年夏天七月中左右舉行...」

啊!原來秩父除了有芝櫻有紅葉有蒸汽火車頭還有好多好好玩啊...

「おじさん你黎香港玩?」
「係呀... 我個仔黎公幹,我地兩公婆跟埋黎啦... 」

おじさん原來經營秩父餅七福本舖,真係... M行到邊都會撞到食神。呢間係おじさん間舖「水戶屋本店」http://db.dokoikube.com/mitoya_h.htm。交換E貓後,おじさん好親切的說下次去到秩父要搵佢,左門神,如果你下次去東京記住哪!



秩父鉄道
http://www.chichibu-railway.co.jp/
秩父観光協会
http://www.chichibuji.gr.jp/
秩父観光ナビ
http://navi.city.chichibu.lg.jp/
秩父市
http://www.city.chichibu.saitama.jp/

2008/10/10

大阪最終日

どうも〜我是那個白白付了三年會費,一點也不ENJOY,拿著三千倍望遠鏡看豆的毒舌女。
 

 

今天慎吾,因為翌朝要開拍特ドラ云云,剪了個... 陸軍裝?平頭裝?不太懂男仕們的髮型,總之比大佬仲短,被四人一齊取笑老套,感冒好似好番少少。繼前晚沒有和大眾一齊食飯後,昨夜,大佬繼續為了睇巨人戰的新聞報導(未C過,明知大阪全是阪神飯的天下)所以只有那三個一齊去了食飯。咦?咁細佬去左邊呢?

今夜,MC短了,Mermaid冇左,Original Smile冇左,トロッコ停留在アリーナ時リフター沒有昇上去,時間短縮至3小時15分鐘完課,根據機場的留守番情報,是夜已經悉數徹回東京去了。

以上。



2008/10/09

因果

寫Blog的其中一個好處是,事無大小都可以記錄下來,記下那件事,其實可能只是當天無事可記,可能只為洩憤,但三個月後、半年後、一年後重溫,原來冥冥中自有主宰,彷似無關連的事情,原來千絲萬縷。

今天,要多謝徐小姐,也要多謝易先生。(通識教育我係徐小姐前傳

今天,日股重挫9.4%,自87年股災以來最大單日跌幅。日圓再度衝破100。






今天,Late Lunch。

鄰桌來了個中年外國男性,側目的是手上的兩本厚書The Hedge Fund Edge,他有他上網,毒舌女有毒舌女上網,然後他拿出Calling Card,打去歐洲某銀行的東南亞某地分行。

偷聽人說話無道德,公開人家的對話更加不道德,只能簡單的說,此位貌似剛從失業大軍轉為自由職業的人兄要訂購某平台輔助其買賣,電話的另一頭似嫌他只得十球不願敷衍。

陳永仁?劉健明?傻強?

忠也好,奸也好,不是主角都一樣,同一下場...




2008/10/08

容疑者Xの献身

幾乎遺忘了向大家報告頭文字W的進展。



夫逮捕「少しでも一緒に…」 新宿スーツケース女性遺体
2008年9月22日20時25分

 東京都新宿区の新宿ワシントンホテルの一室からスーツケースに入った女性の遺体が見つかった事件で、警視庁は22日、女性の夫で住所、職業不詳の幸山(こうやま)泰之容疑者(56)を死体遺棄の疑いで逮捕したと発表した。容疑を認めて「少しでも一緒にいたかったので、スーツケースに入れて持ち歩いた」と話している。同日、都内の知人宅から任意同行を求めて逮捕した。

 捜査1課によると、幸山容疑者は8月7日から9月5日の間、同ホテルで、妻の容子さん(58)の遺体をスーツケースに入れて遺棄した疑いがある。幸山容疑者は「8月上旬に横浜市内のホテルで亡くなった」と供述しているという。

 これまでの調べで、夫婦は数年前から都内などのホテルを転々としていたことが確認されており、同課は今後、死因や遺棄した経緯などを詳しく聴く方針。

 幸山容疑者は8月上旬からこのホテルを利用。当初はツインルーム、その後はシングルルームと部屋を7〜8回替えて生活。4日に「異臭がする」との訴えが宿泊客からホテル側にあり、幸山容疑者はその騒ぎの最中に逃げたと話しているという。

資料來源:http://www.asahi.com/national/update/0922/TKY200809220276.html

帶著行李箱從橫濱搬去新宿,在頭文字W住了整整一個月,期間換房七八次,頭文字W竟然沒有任何發現?

話說,有人在知情但無奈下住進了頭文字W,Check-In時就說:「我不要住本館」,櫃台人員就回答:「好的,那住Tower 1好嗎?」

怪事就由第一天起發生...

且稱呼當事人為A君及B君,二人住到十幾樓去,晚上放下行李便坐升降機出發去覓食。當時在升降機內只有二人,按下往地面那層,升降機徐徐下降。

A:「頭先走廊好暗呀...」
B:「係囉... 好心酒店整光D啦...」

話口未完,升降機按鈕上的2字燈突然亮起,升降機內並無第三者,二人面面相覷。

去到二樓,升降機門自動打開,又自動關上。

A君和B君二人晚飯後在新宿徘徊了好一陣才回去,是夜,無事發生。

翌日,上完課,大興奮,吱吱喳喳的去到半夜兩點多才入睡。

A君在朦朦朧朧中給怪聲吵醒,黑暗中一看,房內的電水煲竟然亮了燈在自動煲水。A君意圖叫醒B君,但B君睡得像頭豬(根據A君的說法),A君惟有大被蓋頭,瑟縮等天亮。

聽到這裡,毒舌女已經忍不住...

「咁做乜唔拔走個插蘇喎?」
「拔唔甩架,黐實係牆上!」
「咁仲唔搬?」
「俾左錢呀...」
「咁換房啦...」
「酒店話冇得換呀...」

呢樣又唔得個樣又唔得,咁你自己搵湯川學搞掂佢哪....



2008/10/07

食・東京【Breeze of Tokyo】

毒舌女誤闖人家的網誌,無意中見到照片,大嚷:「我要黎呢到!仲要日頭黎!」反正星期天魚市場休息,傳統的日本料理也休息,食物不好吃還有風景可以補償。匆匆的上一休.com預約了日曜日11am的時段。

不知是早預約,還是預約的時間早,抑或預約時是最貴的Course(一休只得一個選擇),結果又霸佔了全場最佳的風景位置,既可看到皇居外苑又可看到台場和彩虹橋,但人算不如天算,雖然一樣有飛機經過,不過陰天,加上用手機拍出來的效果就變成這樣Y(>_<、)Y。



Breeze of Tokyo是家Bar & Dining,賣的是法蘭西創作料理,氣氛輕鬆開放,去其他的名店吃飯,影相偷偷摸摸,這裡幾乎人人都拿著相機,還有,這裡最便宜的Lunch Course只是2,100円,抵過去牛角,此為優點。

缺點是收得平,個人空間便被減少,人多聲浪大,兼且檯面超細,放麵飽的碟也要放到桌子中央去,但如坐沒風景看的卡位的話,檯面闊落。而且桌上放置的不是孖桌布,只是紙一張。

單論食物質素和服務水準來說,Antica Osteria del Ponte好得多,但論風景和氣氛,Breeze of Tokyo好一點。價錢就平有平吃,貴有貴吃。

跟麵飽來的新鮮牛油好吃,不過不及文華的Clotted Cream。麵飽也好吃,但是只得一款。包一杯飲品,不喝Sparkling Wine的可要Juice。



前菜有四款,右上的是海胆啫喱配黃色的紅蘿蔔Mousse;左上像巧克力的其實是鵝肝醬;左下的是鯛加發泡柚子醬油;右下的得芝士混了不知甚麼。問侍應他們只曉答是盛り合せ。



主菜有二,先來一個函館即日送達的鰤魚,配磨菇汁。魚不錯,但汁太濃,搶味。



再來一個和牛,山形牛,意料之內的味道,但沒有大驚喜。小兜裡放的是紅酒燴牛肉,極稔,可惜也是汁太濃。



甜品是草莓雪芭和草莓汁内的乳酪芝士雪糕,不愛雪芭因為怕牙痺,草莓汁好酸,結果只吃掉雪糕。咖啡是最弱的一環,唯一勝在不是用紙包糖。



都說了,吃完上一頓,任何一家料理都覺得平平無奇.....(><)





ブリーズ オブ トウキョウ(Breeze of Tokyo)
http://breezeoftokyo.com/


2008/10/06

東京食道樂第二章

一進門就被隔離在個室,門沒關上,門外就只有一幅牆,久不久就聽到Counter傳來一陣又一陣的男女喧笑聲,但又聽不清楚。心想:「果然只做熟客生意...」



女將進來,端上一個小碗,附小瓷勺(不是木勺也不是金屬匙),碗,熱辣辣,驟看以為是湯汁之類,把小瓷勺放進去,咦,固體!碗上有三つ葉。嗯... 是那種蒸し呢?

搯一小匙放進口,好滑,好細緻,再加上一種很熟悉的味道,但那種香氣那種質感完全不是那回事,眼睛不自覺的閉上,全身的感覺都集中在舌頭上,啊... 我知道了,怎麼會變成了分子料理... 魂遊四海之際,給友人喚醒。

友人瞪著眼問:「這是甚麼味道?」「山葵嘛... 真香,從沒想過可以用來做茶碗蒸...」「不是山葵呀,是不是栗子蓉吧?」「嘎... 怎麼會呀?明明是山葵的味道呀!」「我沒吃到山葵,我只吃到栗子蓉啊...」再試,不是呀,三試,噢... 吃到魚,好像還有一點點的蟹肉。「你吃的是魚吧?」「除了魚,還有其他...」再吃,啊啊啊,栗子的味道跑出來了,愈來愈複雜啊...

簡單的說,小碗內像分了數格,小瓷勺搯起山葵的部份就會吃到山葵的味道,搯起栗子的部份就會吃到栗子的味道,只是當中又混和了魚肉,再加上了三つ葉(野蜀葵,又名鴨兒芹),撈在一起,每一小勺入口時質感味道可以完全不一樣。這裡的栗子蓉不是蓉,就像燕窩鷓鴣粥不是粥。當你說栗子蓉時,只會想起栗子糊,但實際上舌頭只感受到栗子的纖維,而栗子的纖維又和手磨山葵的纖維混在一起,産生一種很奇特的口感和香氣。

再用一個奇怪的比喻,像一件冇縫的衣服,袖子部份明明是80%麻20%綿,但到領口的部份卻變成了50%麻50%綿。

前半生是白活了,以前吃過的京料理原來完全不是京料理。


先付け3種盛り


還在夢遊中,大將踏著四吋高的木屣撻撻撻走進個室,上來的才是「先付三種」,比手掌還要小的碟,紅葉上放了兩小塊魚、一點點的芝麻菠菜、一小塊像玉子的物體。

大將解釋說:「那個是○○蟹的○○部份。」魂遊中,聽不懂,蟹的手和蟹的腳有甚麼分別?那兩枝小小的紅羌大概用來漱口,於是問大將:「吃的順番是...」大將瞪毒舌女一眼:「おつまみ來的,怎麼吃都沒關係。」

先吃那個魚「ハモ焼霜」,ハモ,漢字寫作「鱧」,風味絕倫,再吃菠菜,芝麻醬完全沒蓋過菜的味道,再吃玉子。一入口,非常的震驚:「那是甚麼?」

小小一吋方不到的玉子,入口,味道濃郁,千變萬化,不是像吃蟹粉,而是像吃了一隻既有黃油又有白色豊膏又有肉的蟹,還有那個獨特的甜甜香氣,嗅不到,只是吞下後不知從那裡湧出來,又是一個前所未有的體驗!

三個一口小吃,各自變化萬千,混在一起時很和諧,但三種的味道卻又很清晰。

友人一直堅持:「那是一隻蟹,絕對不可能是玉子!」毒舌女還是堅持己見,那只是混了一隻蟹進去的玉子,不是蟹。

後記:我們拿著各自拍下的照片互對,毒舌女那個明顯是有兩條類似腿肉的物體,友人那個像是三頁岩。究竟我們吃到的,味道是不是一樣?謎...


焼松茸


女將捧來一隻燒松茸,先是一陣很輕很輕似有若無,類似柚子的香氣,味道從舌頭非常慢非常慢的逐漸擴散開去,每咀嚼一下,又出現一層新的味道。

松茸の傘要切成十字,沿直紋的纖維切下去才能把香氣發揮得淋漓盡緻。講究的料理人還要用備長炭來燒,毒舌女坐在個室,看不到如何燒,不作無謂的猜測。

每年只有兩星期的時間可吃到新鮮的松茸,最靚的應該還未出來,否則今頓的主角便是松茸。

啊... 之前吃過的米芝蓮算甚麼?差天共地啊!


茄子田楽の生雲丹のせ


再來的是賀茂茄子,中間是一層京都白味噌,上面盛載著雲丹,雲丹上面是鴨兒芹。賀茂茄子燒過,上昇的熱氣,把冷冷的雲丹的香氣和味道逼出來,又怕會熱溶雲丹,中間放了白味噌阻隔一下。

應該整個的吃進口,還是忍不住先偷偷拈了一點兒海胆入口,好美味... 味道像是北海道産,這個時間沒法吃到淡路島的,明白明白。再整個放入口,除了「哀思」說不出話來。

京料理啊京料理,京料理的學問到底有多深?和早幾天吃過的東西比較,天婦羅也好壽司也好,忽然變得很膚淺...


から揚げ & 銀杏


聽到女將說那個から揚げ是鱧(はも)的肝,不過吃下口應該是鱧的皮,還在魂遊中的毒舌女大概是聽錯了,請諒。不論刀工,不論炸的功夫,絕讚!

翡翠般的銀杏(ぎんなん),大如葡萄,比在天政吃到的更大更好吃。可怕的是吃完後碟上的紙幾乎沒油,功夫比天婦羅專門店的更厲害。

友人這時低聲問:「為甚麼剛巧我們每次剛吃完便端另一個菜上來?會不會房內安裝了監視器?」嚇得毒舌女左看右望連桌底都翻了一下。

找不到,想了一下,說:「個室的門沒關上,你背門坐,吃時會俯前,吃完會靠後,女將路過靠簾子的隙中看到,應該是憑這個來推敲的吧...」


お造り


天然鯛登場,晶螢透剔,極美,お造り不是直接放在冰上,中間還有兩層大根擱起。旁邊那一小撮的山葵,既滑且辣但又有一點點的纖維感。還有那朵用青瓜做的花,一刀切成捲狀。正在欣賞之際,大將又撻撻撻的走進來...「剛好有新造的スダチ出來,正!記得夾著和魚一齊吃。」

揭開魚身一看,果然夾了一片薄薄的スダチ在裡面,刀工實在太厲害了,0.3mm都沒有!

入口... 哇哇哇哇哇哇... 做得比一流的鮨屋做的更好吃!

鯛,極彈牙,スダチ本來帶酸,但一點酸味都沒有,爽的不得了,完全不搶走鯛的味,反而有一點點的鹹味,把魚的味道提升。

後記:回心一想,把魚生放在炸物之後,竟然還可以吃出那個鮮,料理人的膽色也真夠!


スッポン鍋


門外又傳來啐啐的聲音,大將和板前各自分別拿著一個滾瀉中的鍋進來。好香!似曾熟悉但又不太一樣的香氣。

打開鍋蓋,看到スッポン,立即明白為甚麼要收這麼貴,貴的不是人工裝修手藝心思,貴的是材料。一人兩隻肶,即是說兩個人吃下一頭スッポン。去日本的スッポン專門店看人家收你甚麼價錢。

湯太熱會燙口,大將小心翼翼把鍋裡的湯用勺倒進小碗内,置涼一下。

不得不承認自己是鄉下人,見識少,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湯。

那些米芝蓮乜星物星全部變了掉那星。

後記:明白為甚麼人家要推米芝蓮,你怎麼去解釋給外國人聽甚麼是スッポン?


鮎の子


這個季節是鮎(あゆ)的季節,但吃的不是鮎,而是「鮎の子」。一條鮎有多長?去頭去尾,為的只是吃腹部的子,還是第一次,輕嘆一句「なんとも上品で味わい深い〜」!

為甚麼要在東京才能吃到比京都更上一層樓的京料理?

後記:一截一條,三截三條。


焚合(たきあわせ)


「焚合」,根據料理用語大辭典的說法,就是兩種或以上的煮物放在同一器皿内上菜,但為著保持原來的味道,必須要分開不同的鍋來煮。かぶ・小芋・あわふ共三點,三種食物都是「京野菜」的代表者。

樣子像迷你大根的かぶ,漢字寫作「蕪菁」,上面放了少許海老,再上面是かいわれ(本地叫做蘿蔔苖)和大根的原理一樣,吸收盡海鮮的精華味道,入口溶化。從來對芋頭類沒興趣,但這個小芋,和理芋的味道不一樣,至於あわふ是京生麩的一種,高級和尚吃的食物,愈簡單的食物愈難煮得好。

如果說銀座寿司幸本店是富士山的2合目,Antica Osteria del Ponte就是5合目,這裡就是8合目。

上山容易下山難,吃過這頓,以後還可以吃甚麼?


松茸ご飯 & 香物


香物(こうのもの)和漬物(つけもの)有甚麼分別?唔知... 好似香物是上流人用的字眼。

總之,香物就是香的,入口清新爽快,梅漬那個最好吃。但是,友人已經停箸。


葛きり黒蜜かけ


換上了煎茶後,來了甜品。甜品是京の葛きり黒蜜かけ。在冰水内的葛きり(くずきり)美麗得像水族箱内的水母。友人吃不下,毒舌女是掃除大隊長(^∇^) アハハ!

味道嘛... 不就是吃慣的京料理味道,淡茂茂。哈哈哈,葛又怎會有味道,所以才要沾黑蜜,但這個又是好考功夫的做法,就算讓你在京都吃到,樣子頂多像素麵,做到如此透明感兼有彈性,不容易。

藉口去洗手間,以便觀察Counter的情況,Counter共有八個座位,非常狹窄的環境,兩組客人,左邊是二人組,右邊是六人組,但見連大將在内共有六名廚子正在忙碌著,根據其他光顧過的客人網上情報,應該有十名廚子,部份是為短期修行而來。

去到洗手間,推門進去,蓋著的廁板自動升起,用罷,自動關蓋。呀!一切都符合米芝蓮的標準。

大將送走六人組後,一如所料,開始進房審犯,犯人當然是毒舌女。

「你怎麼知道這裡的?」

「朋友介紹...」

朋友二字真好,永不撞板,對方總不好意思直接追問名字。不過開始旁敲側擊...

「早前奧運期間,章子怡來過...」

「是嗎...」

模稜兩可,最不會惹人懷疑。唔通話俾人知我個朋友叫做美味しんぼ咩...

「最初知道是外國客人時,英文唔掂,擔心C了...」站在旁邊的板前插咀。

毒舌女擔心店方大鼻唔肯招呼小薯仔,對方擔心言語不通文化觀不同得罪食客,好在結局是皆大歡喜。不用對方明言也明白,入了米芝蓮便會跑來很多古古怪怪的客人,不止外國人,也包括本地人。要遷就這個那個,料理人的立場便會失去,值得嗎?

最後結帳,看到銀碼,暗暗偷笑,這一頓,超超超值!

離開時,大將和板前繼續穿著他們的四吋高大木屣,愉快地送到門口十數碼,不斷鞠躬,我們又要回禮,搞來搞去,快手快腳見彎即轉。

友人大興奮:「原來真正的京料理是如此美味的...」

毒舌女也大興奮:「係囉... 吃過這裡,以後甚麼都看不上眼吃不下,慳好多...」

...(><)



2008/10/05

東京食道樂第一章



躲在東京窄巷裡頭的一家板前割烹京料理,Counter只有八個座位和一間可容四人的客室。

傳聞米芝蓮本來頒個三星給店主人,因為主人不想客似雲來影響出品質素,以「不能刷卡」為理由推辭。有人去預約店主人的大徒弟的店(傳聞中另一間推辭三星的店),不單止被問誰是介紹人,還被問:「你有沒有吃過師傅做的菜?」愈是充滿神秘感,愈發引起好奇心。

這次,還是第一趟特意找日本友人打電話去預約,不敢親自預約,因為生怕露出馬腳,讓對方知悉是外國人時推辭,還特意找神戶友人出馬,神戶友人說的是關西腔,從關西打去東京,表示有誠意。不敢找京都友人打電話,是怕他們聽到京腔,誤會同行又推。而且神戶友人腦筋轉得快,自會執生。還準備好PLAN B,如果神戶友人預約不到,就找另一個大阪友人再預約,另外準備介紹人的名字,某大手IT公司的社長,雖然...毒舌女其實不認識那個人ヾ(´▽`;)ゝ 。

最後的是,日期時間完全任由店家發落。咁都唔得的話,那就順從天意啦...

當神戶友人回覆搞掂時,大奇,問:「沒問誰是介紹人嗎?」「沒有啊!只說Cash Only,No Credit Card!」

又喜又驚!驚的是怕被人摸底,趕快狂溫功課,拿著十數本「京野菜」書刨得昏頭昏腦。

約了十二點,未夠十一點半已到達,只敢在附近徘徊,十一點五十分,見時間差不多,拉開門。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女將已在門後等待,報上名字,二話不說,連門簾都看不到,就被推進大門旁的四人個室內。

所謂四人房,其實就只是一張可容四人的桌和一部獨立的冷氣,連轉彎位都沒有。

「我們只有兩個人,坐四人房可以嗎?」

「啊,無問題」

替毒舌訂位的神戶友人愛訂個室,可是這裡是尺金寸土的東京,不是寸金尺土的京都。

如果只是收個室料的價錢還好,兩個人若是收四個人的價錢,那就吃不消,毒舌女冷汗直冒...(; ̄ー ̄川 アセアセ

「好像有點熱呢...」女將瞄我們一眼,把弄著空調的遙控,調教室溫。

「喝甚麼?」「茶就好了,麻煩你」女將出去。

同行友人低聲問...「會不會是知道我們是外國人,特意把我們和日本人分開坐啊?」

「不知道啊... 只是你帶夠現金嗎?」

「足夠吧... 看Tabelog的資料,人人的消費都在Tabelog的預算上限以上...」

「不喝酒的話應該沒問題吧...」

女將端茶進來,噤聲,看看,咦?焙じ茶?

女將問:「有甚麼不吃的嗎?」

「沒有」

女將又出去,細端桌上的割箸,是卵中箸,是杉還是桧就不懂了。



雖說「撮影禁止」,但坐個室,應該不會影響別人吧,所以絕對不能說店名,否則以後不准來的話就慘了。


つづき

2008/10/04

食・東京【Antica Osteria del Ponte】



Antica Osteria del Ponte在米蘭的兩家店都曾摘下米芝蓮的三星,主廚Ezio Santin年輕時已被喻為「天才料理人」。東京分店的設計,進門是英式的雪茄吧,先在那裡喝一杯,經過酒窖,才進入到用餐的地方。

沒訂位,大概是有人剛離開的關係,全場最佳的位置反而被我們霸佔了。180度的風景,方桌旁邊是圓桌,圓桌旁邊又來一張方桌,桌與桌之間有充足的空間,每一個人說話都非常輕聲,非常非常幽靜的環境。。

餐牌上只有兩個Lunch Course,一個是六週年Special Course,有花瓜,只是主菜的肉類用上了橙來調味,放棄。結果選另一個便宜一半的平常Course。

前菜的一口小吃美味,然後來的都是微型份量的麵飽,好吃好吃,停不下來,在主菜來之前,一直都在不停的添加。

奉上麵飽的意大利人操流利日語和英語,主動介紹每款麵飽來自何地,負責酒水的是有點點嚴肅的日藉調酒師,上主菜的卻是笑容滿臉的英俊男侍應,上甜品又是另一個女侍應,到底有幾多個人?<@@>

水接近喝光時又會有人過來添加,但是又完全感覺不到侍應的存在。

順帶一提瘀事,調酒師問毒舌女要喝甚麼水,一時口快「EVIAN」,即時面有難色,呀... 忘記了這是意大利料理,調酒師攜來PANNA,果然一絲不苟。

桌布漿得挺直,銀器的刀叉不是新的,但完全沒有碰花過,所有的瓷器都是美麗的手繪花紋,可以想像到每一次清洗時要如何小心呵護備至。上菜的時間次序剛剛好,份量也不多不少,擺設心思滲了輕微的東洋味,一環扣一環。

毒舌女對於這一頓完全無法挑出一個錯處,對著那個180度的美景,愈發放鬆,只想一直坐下去坐下去坐下去...

在進餐的中途已發現,黑色西裝戴著眼鏡不苟言笑的日藉經理,竟然陪著Ezio Santin出來向進食完畢的客人打招呼,而且人人都收到他親手簽名的證書一張,Mama Mia~早知就叫Special Course啦(爆)。

出乎意料的是,當咖啡上桌時,Ezio Santin也來到我們這一桌。Ezio非常的平易近人,和藹可親,沒穿廚師制服,衣著比毒舌女還要隨便。沒拿到親手簽名的證書也不肯蝕底,強行握手,手好厚好厚,是料理人的底子。

小個子的Ezio問食物如何,毒舌頭打結,只懂得「BRAVO!!! BRAVO!!!」。Ezio笑了,用英語問毒舌女有沒有去過Scala。

有點詫異,因為Antica Osteria del Ponte在東京的幕後老闆旗下還有另一個在香港非常有名的牌子Sabatini。難道最近Scala轉了阿頭?

總括來說,還是那一句,不論味道、環境、服務,完全無法可挑。沒有過份的熱情,沒有奇怪的目光,沒有多餘的說話,一切恰如本份,以客為上。

要問水晶晶右上那個飽的名字,焗時加上岩鹽。



前菜的帶子鮮的不得了,Mousse是栗茸。



好像下了三種Cheese,不膩,溶在口裡時也不搶Pasta的風頭。魚干(蝦干?)帶來一點點Fusion的感覺。



主菜的份量剛好,紅蘿蔔砌成一個鳥居的樣子,無花果加糖燒過,一邊吃一邊讚。



Ezio被喻為「The Best Pâtissier」,甜品果然名不虛傳.這生人不曾嘗過那麼美味的蛋白,外表凝固,但裡面的心暖暖地溶化出來。



其他的小點心一樣是非常細緻的味道。那個奶凍中央是微酸的Berry,拿上手跌宕有致。



倒了糖進去才記起要拍照,破壞了美感,哈哈哈!那個軟綿綿的糖(不是啫喱糖),又是好吃的不得了。



去日本吃意大利菜好像有點奇怪,但是不用飛去米蘭便可享用三星名廚的食物和服務,這份虛榮,值得值得!



アンティカ・オステリア・デル・ポンテ(Antica Osteria del Ponte)
 http://www.anticaosteriadelponte.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