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30

應景遊

「你們串錯字啊......」

「不!這是用來提醒本地人,本店的目標並非閣下!」



大埔海濱公園有啤酒販賣機有何出奇?口罩販賣機夠有咯!



膠袋一個收五角,購物車一架就免費。



2009/09/29

半端

話說數日前,左門神打電話來,從這個日本語老師不教的五十音「ゐ」和「ゑ」,聊到簡體字。

毒舌女不抗拒簡體字,簡體字也好,繁體字也好,只不過是代表著不同地區的文化。等如英語裡,Color還是Colour?Theatre還是Theater?License還是Licence?Traveling還是Travelling?

英國人的英語最正統?那Yale、Stanford畢業的算甚麼?夾雜著英式和美式英語的加拿大又算甚麼?

用甚麼字,只是代表著年齡世代出身背境
等文化

以前香港人只會用Aeroplane這個字,現在還用的話人家當你是出土文物看待。

繁體字也好,簡體字也好,有甚麼所謂,香港根本就是夾雜種,像「OT」,如果從不光顧茶餐廳,就算住在香港50年,也一樣不會知道這是檸檬茶。

小執著可以是「」不等同「」,大前提是簡體字能否減少文盲。

簡體字難明?難道「e+你睇5睇得明d人講乜」就容易明白?

不論是「涉谷」還是「渋谷」還是「澀谷」,
文字只是用來溝通,看的人明白就得啦,唯一要執著的只是內容。

「黒」田征太郎也好,「黑」田征太郎也好,總不能當成是
臼井儀人(或是臼井義人)。而且明知道弄錯了,至今還未見有傳媒出來道歉。







2009/09/28

火星文

數日前,左門神打電話來,聊起這個日本語老師不教的五十音「ゐ」和「ゑ」。



■ ゑ

「ゑ」的發音也許難記,但它的片仮名「ヱ」就易記得多。

■ ヱヴァンゲリヲン=Evangelion

至於為甚麼有時是ヱヴァンゲリヲン,有時卻是エヴァンゲリオン?煩請EVA的春雨來解答。

這個「ゑ」,現代的發音是「え」,日本起碼有數十間食店叫做「ゑ比寿亭」。記得「恵比寿」的發音是えびす,自然就不會弄錯ゑ。

■ ゐ
「ゐ」的發音是「い」,滋賀縣大津市的「ゐ勢屋」被喻為燒鳥屋中的極品。




此為在東池袋的「郷土料理ゐなか」(←留意是「郷」土料理,不是「鄉」土料理)


(先此聲明,毒舌女雖然知道ゐ的發音,但不曉寫ヾ(@^∇^@)ノ)

日本語老師又豈只不教足50音,大把常在街頭雜誌書籍上見的漢字也不教。奇怪的是,日本的居酒屋偏愛用火星文,像在日本任何一個大城市都常見到的「贔屓屋」。

■ 贔



贔屓屋讀作ひいきや,一家連鎖居酒屋,位置永遠座落在最旺盛的地點,營業至深夜兩三點。至於為甚麼漢字字典裡的「屓」的一個貝變了做三個貝,不詳。

■ 驫

「驫」和「轟」的發音一樣都是とどろき。在渋谷東急附近的三隻馬是居酒屋,在赤坂見附的是自然酒庵。驫是渋谷最便宜的一家居酒屋,全部食物飲料一律398円,上月還見到,剛剛上他們公司網頁卻失了蹤。

■ 麤



以前都介紹過的あらがわ,漢字是三隻鹿+皮。麤皮不賣鹿只賣牛,全日本最高級的Steak House,米芝蓮一星店。

■ 犇



犇めく的發音是ひしめく,不過犇亭的發音是ほんてい,廣島縣最高級的燒板燒名店。

■ 㐂



這家TONKI不是那家TONKI,二者無關係,這家三個七的吉列店,被庶ミンシュラン(庶民芝蓮)冠以兩星,「七七七」,是漢字「喜」的草書體,發音作き。



三個七雖在UNICODE字符集內(CKJ Unified Ideographs Ext.A),但無法用平仮名的方式輸入,所以不少日本人索性用三個土的「垚」來代替,此為另類「誤字」。




2009/09/27

模棱兩可?模稜兩可?摸棱兩可?摸稜兩可?

路上看到隧巴的車身廣告,才知道余命一ヶ月の花嫁終於在香港上映了。

給人問了好幾回:「『生命最後一個月的花嫁』(←這個翻譯真拗口)好看嗎?」

看過原著的話,就會覺得電影不好看;從沒看過原著的,話就會覺得電影很感人。

模棱兩可/模稜兩可/摸棱兩可/摸稜兩可
請擇一)的答案,但是心底話。

有幾多電影,會較原著更能打動人?


好看的電影,會寫,不好看的電影,也會寫,兩者之間的,不寫。就算大佬的「私は貝になりたい」看十回也不寫,哈哈哈!

至於未看的日本電影,是例外。

《さまよう刃》,台版小說譯作「徬徨之刃」。期待,不是因為改編自東野圭吾的小說,而是竹野內豐今回終於做回有型幹探。







さまよう刃 ■ http://yaiba.goo.ne.jp/

另一套應該會很有趣的是《カイジ 人生逆転ゲーム》,不太一樣的賭船故事。主角有藤原竜也、天海祐希、香川照之,還有松山研一客串。YUI唱主題曲







カイジ 人生逆転ゲーム ■ http://www.kaiji-movie.jp/index.html

這兩套想看的話,恐怕要飛去日本。不用飛去日本可以看到的還有昨天在日本剛公開的《空気人形》,HKAFF有得做,譯名是非常貼題醒神的「援膠女郎」。

想看,不是因為有小田切讓,而是因為有ARATA!







空気人形 ■ http://www.kuuki-ningyo.com/index.html

另一套有點意外被選入HKAFF的是《クローズZERO Ⅱ》,很老套的跟台灣譯作「熱血高校II」,要棒場因為恐怕是小栗旬最後一次扮演高校生,最近在雜誌上看到的小栗君,愈發像十年前的唐沢寿明。

Crows Zero 2除了加上備受力棒的三浦春馬外,還有在Buzzer Beat~崖っぷちのヒーロー~裡大家看他很不順眼的金子統昭。







クローズZERO Ⅱ ■ http://www.cz2.jp/index.html

桃君,左揀右揀,還是靠樣貌取勝。哈哈哈!






2009/09/26

渋谷・澁谷・涉谷・澀谷・涩谷

■ 圖片版




■ 文字版

「略字」是不是中國大陸的簡體字?

不是。

像繁體字的「點」,簡體字是「点」,上「占」下「大」的「奌」,雖然在使用漢字的地區皆廣泛認識,連電腦也可以打出來,但不在國務院公佈的《漢字簡化方案》規範裡,所以「奌」只能算是一個民間流傳甚廣的「略字」。

上「人」下「十」的「仐」,也是一個在日本街頭常碰到的略字,猜到這個字的繁體版本怎麼寫嗎?日本的漢字也有簡化,但和大陸的簡化不太一樣。像繁體字的「攝」,大陸的簡體字是「摄」,右邊的三個耳朵,變了做上「耳」下「双」,日本現代的標準字是「摂」,右邊的三個耳朵,卻變了做上「耳」下「×」,所以「摂取」(音:せっしゅ)和「攝取」皆通。

說起這個日本漢字「摂」,不得不提另一個日本漢字「渋」。「渋」是1945年以後才採用的新字體,之前的標準字是「澁」,因康熙字典裡「澁」和「澀」相通,以前以訛傳訛,香港傳媒皆使用「涉谷」,近年才大多已統一使用「澀谷」。

微妙的是,雖然現在已很多人知道渋谷的中文是「澀谷」而不是「涉谷」,但用廣東話交談時,大家都不自覺繼續讀「涉谷」。

更妙的是,這個以訛傳訛回歸日本,東京留學同學仔如有空可去渋谷駅看看,裡面有個看板寫的正是「欢迎光临涉谷PARCO」。(-^〇^-) ハハハハ




2009/09/25

略字

沒有了「ノ」的「番」,究竟是「誤字」?還是「略字」?

基於求真認證的態度,毒舌女結果幫人宣傳了三次,蝕哂。

先說甚麼叫做「略字」(りゃくじ)。

所謂略字,即是將原來的漢字筆劃省略,雖然在正式文書上不能使用,但基本上大部份人一看便會明白。

第一次認識「略字」,還得多謝來自名古屋的美人老師,當時教授的,正是這個燒肉店大同門的「門」字。



日本人對於這個「門」字的略字寫法和中國人的略字寫法有所不同,像簡體字的寫法是「门」,但在日本,這個一點變了一劃,而且一定放在中間,驟看,可能會誤會為「内」字。


除了「門」字經常被省略外,還有一個經常都在停車場見到的「第」。如果不是有羅馬字對照,恐怕難倒不少精通日本語的外國人。



更多的略字,請參考Wiki。



為甚麼看板上會出現錯字?174cm的Naoki夠高嗎?謎......





2009/09/24

2009/09/23

十人十色


每逢火曜日都會定期去探望傻哥的A君說:「個個星期都見到,賣來賣去都賣不出嘛....」

每逢木曜日都會定期去探望傻哥的B君說:「為甚麼我每星期去都買不到?」

不定期去探望傻哥的C君說:「噢!又有新貨回來了。」

從不探望傻哥的D君說:「陰功!枉我在網上用三倍價錢Bid回來...」

偶爾露過傻哥的E君說:「嘩!這是甚麼?甚麼時候出來的?為甚麼我不知道?」

不知道甚麼時候探望傻哥的F君說:「唉... 這已是我的第三本了,為甚麼還未起價?」

上月從日本回來的G君說:「早知我就不用特意飛去日本抬回來...」

上月從日本回來A班的H君說:「我都買了兩本,為甚麼S班同學反而不買?」

上月從日本回來K2班的I君說:「早知我在日本抬一箱回來。」

下月去日本的J君說:「你認為我去到日本還買到嗎?」
 
《十人十色》 四字熟語。十人いれば十種の個性があることから、 人間の考え方や好み等が一色同様で無く、さまざま多様であること。
 

為證明此照片乃今週所拍,犧牲了一下鬼屋,將另一隻亀放在上面。(=^_^=) 





2009/09/22

好色一代娘

將今日話題的anan西人頭換上涼介頭,又或是侑李頭,毒舌女不會有罪惡感,只是未成年,會不會惹上官非呢?

Buzzer Beat大團圓結局,皆大歡喜。

這套人物性格抄「東京愛情故事」,情節抄「愛情白皮書」,鏡頭細節抄「LV」「LG」的日劇,為甚麼竟然還會有人誤會是井上雄彥的作品?

18年前赤名莉香的名言是「セックスしよう」,18年後白河莉子的名言是「ノーブラ・ノーメイク」。

ノーブラ・ノーメイク=No Bra, No Make-Up



(題外話:「ノーブラ」使用某Browser瀏覽竟然被禁)

盡管上矢直輝亳不介意白河莉子「No Make-Up」,你猜有幾多日本女性膽敢以身試法?

香港女性,即使坐辦公室的,不化妝的大有人在;日本女性,要待主人睡著了才肯卸妝偷偷爬上床的也大有人在。要日本女性不化妝出街,好比裸體示眾。如果沒化妝去見工,就算只是躲在餐館廚房洗碗,一定不請。坐地鐵遇上頭髮都差不多丟光的婆婆,一樣塗上胭脂口紅。

女為悅己者容。日本男性到底怎樣看不化妝的女性?

問S局長,答曰:「老婆和女朋友在家當然不應該化妝,出外就無妨。至怕見到黑眼圈,一口血,還有...... 鑲滿鑽石的指甲,一想到她們如廁後如何拭抹就覺得很可怕。」

天天花三個小時把顏色塗到臉上的好色一代娘,聽到未?

咳咳... 又離題萬丈。

有巨胸男助陣,「零秒出手」的收視率今晚的收視率應該不俗,接下來的スマスマ在線觀看人數流失了一半。11集內都亳無表情的阿P,今晚在場內回望莉子那一個眼神,交足功課,還得神落。





2009/09/21

偶遇

和I君坐這個渡輪漫遊熱到無人有的維多利亞港,幸好上了一艘不知甚麼船,竟然全船冷氣。
 

在船艙內被人從後拍膊頭,轉身一看,竟然是S局長。

Sさん當然不是真的局長,只是他在東京某電視台營業部做「三陪」,大家戲稱他做「局長」。

「來香港出差?」

「放假呀!」

「收視低迷你還放假?」

「嘿嘿... 新聞部收視高就得啦!」

「話時話,啪藥的罪行性遠遠不及棄置遺體,怎麼二者收視率相差那麼遠?」

「嘿嘿... 大家只愛看名人如何從高處墮下,已在地上的爛泥又有誰愛看...」

「新聞部的收視率43.3%,劇組才得那12%,你們也太弱了吧!?」

「沒有那麼多,全部電視台加起來才是43.3%吧,現在黃金時段大家的標準是13.5%,總之過了13.5%就可以繼續公費私遊...」

「我覺得問題是劇組實在太懶,亳無創意,像BB,連主角姓名都幾乎抄足東京愛的故事,赤名莉香變了做白河莉子,抵你們的收視率愈來愈低...」

「現在是過渡時期,地デジ全面投入後問題應該可以解決,就算我們營業部,也沒有電視,只有電腦哪,反而經濟不好,很多客的予算都較以前低...」

「說的也是... 甚麼時候可以安排我去見巨胸男?」

「押尾學?」

妖!

2009/09/20

ブザー・ビート~最終選擇~【最終回拡大15分SP予告篇】

9月20日《ブザー・ビート~最終選擇~》最終回拡大15分SP

お楽しみ!














川崎教練,最後情歸何處?理事長,會否零秒出手,與教練一爭長短?

(被通緝的毒舌女逃亡中...............)




2009/09/19

中華式猫飯

友人I君說想吃「中華式ねこまんま」,本應帶她去滔滔到,想到排隊便頭痛,退而求其次,在她下榻的酒店附近解決。



ねこまんま,又稱作ねこめし。ねこめし,漢字寫作「猫飯」;まんま,是幼兒語,即是「ご飯」。

「中華式ねこまんま」,即是「豬油撈飯」,日本語裡有一個正式的名字,叫做「ラードご飯」。

■ ラード=LARD=豬油

友人吃完讚不絕口。・:*:・゚☆ very d(*⌒▽⌒*)b good 。・:*:・゚

當然,在日本只能吃到又軟又黏的新米,本地的食肆卻會選用硬度較高的舊米,而且一般日本家庭只懂用至普通的萬字牌,講究的,也不過是使用たまり醤油。本地食肆不是用頭抽,便是濃洌的醬油膏,怎可相比。

但論到豬油,還是日本的風味較佳,而且有現成的吱吱裝,攜帶方便。

黒豚工房クリヤマ的100%無添加純豬油膏



要再講究,還有陣之内工房的黒豚ラード,全部只用鹿兒島黑豚的背脂和腹脂。一樣是100%無添加,但價錢貴50%。

M,對豬油撈飯麻麻,只愛牛油撈飯,配泰國茉莉香米,一流!(o^-^)b





2009/09/18

發窮惡

銀行發窮惡,信用卡開始重新徵收年費,月結單也要付費,到底甚麼時候香港也會開始徵收ATM提存現金的費用?

那天半夜,去7-11的ATM提錢,先取3萬,想想不足夠,又再插卡,打算再提取5萬,看看屏幕,驚呼:「嘩!怎麼要收手数料210円?」餅くん在旁說:「是不是深夜Charge啊?」沒多想,急忙取消。



事隔一個月,記起這條數,把收據拿出來看,才發現第一次和第二次提款時間相差沒幾秒,第一次不收手数料,即是不關深夜與否啦。於是上網再Check,原來eBank改了條款,本來天天利用ATM入錢提錢完全不收手續費,現在不論入錢還是提錢,免收手續費每月只限一回,還要不論昼夜,都是210円一次。

eBank狡辯:「因為很多客戶將ATM當成兌換機,入一萬円紙幣,隨即提取九千円現金(註:換回9張千円面值的鈔票),為免濫用,故此只限每月一回提存免收手續費。」

虧他們想出這樣的藉口................ ( ̄へ  ̄ 凸

香港的銀行收費繁多?日本更多。就拿みずほ和三菱東京UFJ為例,在本行ATM提存現金,週一至五辦公時間免收手續費,其他時間105円。如果利用E-net、Lawson和7-11的ATM,週一至五辦公時間收105円,其他時間210円。三井住友則視乎結餘多少而決定,如果在10萬円以下,收費和其餘兩間日本大行一樣。

作為外資銀行的HSBC在日本收費又如何?原則上使用HSBC的ATM網絡提存現金,365日24小時免收任何手續費。不止如此,在7-11的ATM提存現金,也是不收手續費。

HSBC Japan各種手数料一覧

HSBC在日本只有7間分行,如果要在7-11的ATM提存現金也要收手續費,不知誰會幫襯。

再看下去,ATM卡再發行要收1,500円,保安編碼器再發行要收2,500円,存入硬幣50個或以上每次收300円,提取硬幣50個或以上也是每次收300円,銀行月結單再發行收取500円一封,結餘證明書也是500円一封。

香港若是徵收ATM的提存費用,恐怕大家會像日本人一樣,把錢藏在床下底好過。



2009/09/17

黃金屋

昨夜在關門前一刻,趕去傻哥買Walker。

兌換率又升了。

上期還是HK$54.90,今期已經變了做HK$58.10。

翻一翻手頭記錄,2006.11.21号的Walker售價才是HK$41.40,三年不到,足足升了四成。

又去看看賊船的價錢。

2004年頭的TV誌是HK$25,現在是HK$40。

日本友人渴望鳩山上場會變天,投民主黨一票,忍不住毒舌:「對!會變天,円對美金會見80...」。書中自有黃金屋,從投資的角度來看,書比股票債券都值錢嘛。



再度返貨的增刊号,又一夜消失,買了黃金屋的人,快快自首!



2009/09/16

d(-_☆) グッ!! Love Film

保鮮紙,大陸叫做「保鮮膜」,英語叫做「Plastic Wrap」,日本語叫做「ラップフィラム(Wrap Film)」,M暱稱它做「ラブフィラム(Love Film)」。

微波適用?Nonononono... 十號波都適用!




話說昨夜八號風球,友人住的大廈停電,也有人升降機關不了門,總之就像日本地震般搖呀搖。無辦法,誰叫香港的住宅都是五、六十層高。

全賴愛情膠卷,封了窗框,一夜風雨,沒有入水,保祐M一覺睡天光。

愛煞了保鮮紙。

一個保鮮紙,一個密實袋,居家旅行,不能不備。

友人聽到M旅行帶著保鮮紙,大奇。

有甚麼出奇?零下20度在戶外十個鐘,不用保鮮紙繞身一個圈,看你會不會變雪人?

像去年在稚內,鞋底忽然穿洞入水,行李和保鮮紙一併遺留在札幌,大件事,稚內那些地方那會有鞋賣?幸好巴士每個座位備有嘔吐袋(可以想像稚内是一個怎麼樣的地方),先套袋後穿襪,膠袋不及保鮮紙貼身,好過冇。

至於密實袋,不理多厚的羽絨都好,摺好放入Ziploc,放在椅上,屁股一壓,空氣全跑出來,拉上拉鍊,輕鬆上路。

下雪也好,潛水也好,手機放進Ziploc內,S~A~F~E~!

黐到有氣冇頂透,怎能不叫它做愛情膠卷!? ヽ(^◇^*)/ ワーイ



2009/09/15

小三的夢想

八號風球下,「名鑄」和「海名軒」,到底那幢樓沒搖得沒那麼厲害呢?

台風「巨爵(コップ)」的威力果然厲害,甚麼都吹破吹爆,耐著性子看破格版《ブザー・ビート〜崖っぷちのヒーロー〜》。上回最後一集出了字幕「最終章・別れ」,幾乎以為是「最終回」,%!@&*($#@,今日第十集的「零秒出手」原來不是最終回,不過Title叫做「最終章・別れ」,大結局,還要等下星期。

最好看的... 還是緊接出場的肥仔扮Amalfi的織田裕二。

放心,以下沒有地雷。



Naoki小學三年級時的夢想是成為籃球員,Riko小學三年級時的夢想是成為小提琴家,M小學三年級時的夢想是畫家。

為甚麼記得那麼清楚,因為英文課堂阿Sir要同學們說長大後想做甚麼,有人說:「Fireman」,有人說:「Nurse」,M說:「『畫家』的英文不懂得怎麼說...」。

阿Sir想了一下:「I want to become a picture man」。

笨蛋M回家問:「女畫家是不是應該叫做Picture Woman?」,幸好父母英明果斷,翌年替女兒轉校去。

這位阿Sir,兩年後辭了教職,轉行去。

當甚麼?

據說去了本市的律政署當檢控官。 (;´Д`A ```

如果阿Sir尚在香港未退休的話,祝各位勿沾官非。





2009/09/14

老虎頭上釘虱乸【下集】

「喂!網上痕呀?點解我個個月要俾成千蚊月費o架?我當日只係想睇Past TV,個Sell屎話又要裝咩網上痕先睇到,咁我先Join個喎,依家究竟我行緊個咩Plan...」

「閆生,你一直係用開網上痕6M計劃,月費係$180,另外Past TV個月費係$35...」

「係丫,我都記得呀!咁點解依家個個月要交成千蚊?」

「閆生,因為你個郵箱有過萬個File都未清理,超過了你個Quota,所以每個月要另付儲存費,如果你個郵箱清理左就唔會再有Over Charge...」

「我個郵箱點解會有過萬個File?我都唔用電腦,點解會有郵箱?」

「你一Join網上痕時就會俾個郵箱你...」

「我連我個e-mail係咩都唔知,點解會有過萬個file?」

「唔... 呢個我地唔多清楚,但係如果你清理左郵箱裡面的File,收費就會回復正常...」

老總就和社長就去幫忙看看大閆生個郵箱為何有過萬個File。

老總:「閆生,你用左網上痕幾耐呀?」

大閆生:「都有成五、六年...」

社長:「五、六年都冇清理個郵箱,又難怪會有過萬個File係到。」

老總:「閆生,你有冇俾個電郵地址其他人呀?」

大閆生:「就算有,我都係俾公司個電郵地址,又點會俾屋企個電郵地址人?」

老總:「而家你個郵箱裡面o既,全部都係廣告o黎...」

大閆生:「點解會有廣告?一定係網上痕將我個電郵地址賣俾人...」

社長:「奇怪。點解閆生個郵箱冇上限o既?照道理,咁多郵件會爆個喎,爆左打回頭就唔需要再收額外費用啦...」

老總:「社長,電郵過濾要收錢o架,閆生如果冇要求過電郵過濾,咪一直收垃圾電郵囉...」
大閆生:「我唔知,總之我當日只係打算睇Past TV個財經台,佢地話送埋個上網服務俾我,我話左俾佢地聽我屋企冇電腦,佢地話冇問題,唔用電腦都可以睇到財經台,但係因為要拉線入屋,所以要收服務費,每個月$180...」

大閆生再打電話講數,最後Cut線大罵:「佢地竟然話唔清理個郵箱係我個責任,企硬冇得退,唔通要我打電話俾KS呀?」

老總:「閆生,我諗就算打俾KS都冇用,你都知間公司唔關佢事...」

大閆生:「佢地當我羊牯!」

社長:「閆生,你放心,呢件事你冇錯,係佢地誤導你,而且,你個郵箱不可能冇上限,如果係咁,俾人Send過百萬個File黎咪好唔掂,我同你搞掂佢,要佢地退番先前收多你的費用...」

大閆生:「咁麻煩你...」

老總:「社長,你唔係打算出古蠱招,將D垃圾電郵寄番哂去網上痕個CS呀?」

社長:「放心,呢招冇用o架,我會搵有勢力人士去搞掂佢...」

老總:「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社長打電話給他的波友官員甲:「就咁,我老闆被網上痕咁咁咁收費,你地係監管機構,想問下有咩方法...」

官員甲聽取事情後:「咁都得?好陰毒下喎。放心,我同你Check下咩事先...」

三日後,社長正和老總又去飲咖啡之際,收到官員甲的電話...



「你放心,我地一定會跟進呢件事,因為我都中招,而且我地個Department,個個屋企裝左網上痕同Past TVo既,人人有份......」

結果,大閆生終於收到退款,不過換來的是另一紙合約。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上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2009/09/13

老虎頭上釘虱乸【上集】

「點解你要Cut呢?」

「因為我要搬屋。」

「咁我地都可以同你搬個喎...」

「我新屋要半年後先入伙,咁我而家搬去酒店,冇理由白俾半年月費係嘛?」

「我地一樣可以同你搬過去酒店個喎...」

「嗄!? 酒店喎,人地已經可以免費上網啦...」

「咁你都要收Mail嘛...」

「我用gmail個喎...」
 
「咁你屋企依家條電話線會唔會Cut呢?」

「乜我Cut屋企條電話線關你地呢邊事咩?乜唔係要打另外一個電話咩?」

「咁你屋企條電話線幾時Cut呢?」

「先生,我幾時Cut屋企電話線係咪關你事先?況且幾時Cut係你地固網個邊D人決定個喎...」

「咁我想同你續左屋企條電話線個約...」

「續約?咩叫續約?我屋企條電話線都冇約在身...」

「咁我想同你簽新約...」

「簽咩新約呢?我間屋都未入伙...」

(後略)

話說,無約在手的高Ling決定和網上痕分手,於是打去熱線等了十三分鐘終於找到一個所謂負責人對話。

老早也決定和網上痕分手的老總,在Canteen聽到高Ling的故事,決定換藉口......

「點解你要Cut呢?」

「因為我要移民。」

「請問你移民去邊呢?」

「哦,我移民去剛果...」

「剛果!?」

「係呀,非洲的剛果呀!我諗你地係非洲都冇Service啦?」

「請等一等,我同你Check下...」

「唔駛Check了,我諗我住個到只有獅子老虎...」

「或者你可以轉用我地個流動寬頻去上網...」

「你地非洲有流動寬頻咩?」

「你去到邊都可以用我地個流動寬頻上網,咁就唔駛Cut Mail...」

「去到非洲,仲要用你地流動寬頻個網?收費咪好貴?」

老總以為換個藉口可以避免被人問長問短,結果還是花了整整一個鐘才能甩身。


老總呷著咖啡同社長講這件事:「你話丫,當日係埋一齊一日內搞掂,仲要一粒字都唔駛簽,而家分手就要起碼一個月前通知,仲要我等o左成個星期先收到佢份分手通知書,我簽完名寄出等對方收到,打電話過來確認才算是第一日喎...」

大閆生剛巧路過:「咩分手呀?你同邊個分手呀?」

老總:「冇,講開網上痕,明明幾日可以辦妥,偏偏拖長o黎搞,無端端要俾多兩個月月費,成$360...」

大閆生:「你每個月只係俾$180?」

老總:「係呀...」

大閆生:「點解咁平o既?我個個月要俾成千蚊喎...」

老總:「成千蚊?閆生你平日都唔用電腦o架?」

大閆生:「係呀,我都唔識用電腦,又唔會上網,但我因為要睇PAST TV,佢地話我屋企一定要裝埋網上痕先得,個個月自動轉帳收成千蚊...」

社長:「老闆,你係咪裝左光纖呀?」

大閆生:「咩叫做光纖?我乜都冇裝過,我只係得一個財經台睇到之嘛。哼!佢地呃我,唔得,我要立即打電話俾佢地...」



つづき



2009/09/12

國皇出巡裏物語之下集

等呀等... 終於來了一團人,為數約有十多個,人人身穿黑西裝。

毒舌友:「呢D又係咩人?」

毒舌女:「事務所請番o黎o既CQ囉,你睇,西裝個袖全部套了唔同顏色的圈。」

毒舌友:「嘩!一個二個咁似D牛郎o既!金毛,削哂頭,仲要抆哂眉,搽哂粉!臉青口唇白,恤衫頸喉鈕又唔扣,前晚都唔知蒲到幾點咁,仲要個個咁鬼矮,都唔知有冇160,有咩事起上o黎靠佢地就死得人多啦!」



毒舌友:「Stanley Team個個都大隻過佢地喎!」

毒舌女:「肚腩丫嘛!」

來了黑衣人後,平頭裝似乎略為收歛,由得黑衣人的大佬指揮。

黑西裝群拿起繩索,分站四角,圍成一個圈,欄內的春雨,有點像待沽的豬。

黑衣人大佬大喝:「前排八行全部跪下!」

今天,國皇從江戶來到尾張出巡。

人群紛紛下跪,繼續等。

奇怪?為甚麼不是十行,不是四行,偏偏是八行?這個八行算是Arena嗎?

一個穿裙,年約三十的黑鬈髮女子,從後牽著一個又一個的二十代的金髮女子大模斯樣來到最前列插隊,原本排第一行的立刻變了做第二行。

毒舌友:「係啦係啦,頭先你未到時呢個女人已經係到,佢識平頭裝o架...」

毒舌女:「好明顯佢係帶位啦...」

毒舌友:「有冇搞錯呀?呢D人肯定剛剛先到,點解會帶佢地企前面o架?莫非係『阿嫂』?」(註:劉心悠主演的電影《阿嫂》)

毒舌女:「邊有咁多個阿嫂!? 企埋一齊,唔大打出手咩...」

升降機門打開,步出來的卻是JR的藍衣人。豬群低聲發出不滿的嚎叫。這時帶位又牽著一個40代
手揹大袋穿著西褲的黑髮女子排到前列。早上六點來到排頭位的已被擠到第三行,九點來到一個男生站著,即是已被擠到第十行之後。

毒舌友:「啊... 呢個女人好明顯係春雨,但個班究竟係咩人?」


毒舌女:「可能係傳說中的尾張裏組織...」
毒舌友:「唔通幫襯佢地買飛送出國皇出巡第一行門票?」

如果你熟讀毒舌女的網誌,大概知道尾張
裏組織的勢力有多雄厚,備註一下,尾張裏組織連教主喜爺也不放在眼內。喜爺出巡到尾張巨蛋,裏組織兜口兜臉拎住門票問他十萬要唔要。

五輛斗篷馬車來到,停在門外。這時,平頭裝和他的隨從已退到電気屋的門前,眼尾剛好睄到黑衣人的大佬和平頭裝在竊竊私語。分明是相識嘛...

躲到電気屋的門前位置最近,應該看得更清楚?呵呵,不可能,一團是兵又是賊的人會阻住你的視線。

今天,是國皇從江戶來到尾張出巡的日子。

國皇們從升降機出來,坐上斗篷馬車,一列目的已經不受控制,衝了出去。
日期:平成20年11月26日(水曜日)
時間:11:50
故事完結。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噓我?

咪住。

前篇都說了:「
聽故事的人想知道真相,說故事的人只想故事繼續流傳下去。」明年一月若然有幸去到尾張,請告訴毒舌一聲你又看到甚麼。



2009/09/11

國皇出巡裏物語(警告:內文可能含不雅字句)

農曆七月,看到圖是你時運高,看不到是你時運低。妙的是,Masako養的黑洞老妖有時會食滯,吃一半,嘔一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期:平成20年11月26日(水曜日)
時間:09:54
地點:尾張駅




遲來的網誌?

不是。

只是,人往往需要時間找出真相。

有些人知道事情的真相只會「哦!」隨即忘掉,有些人知道事情的真相,口裡不發一言但會牢記於心。

有些人的文字會打動人,有些人的照片更令人震憾。

聽故事的人想知道真相,說故事的人只想故事繼續流傳下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話說故事的上半截毒舌女不在現場,毒舌友不諳日語,只在電話的另一頭說:「有個好惡好惡的平頭裝在罵人,D人個個鵪鶉咁,你趕快來看看發生甚麼事...」。

當日的早上毒舌女本應從尾張趕去江戶,既然發生那麼有趣的事情,反正都是要去尾張駅,那就先去探個究竟,再決定要不要回江戶去。

去到的時候,昇降機前等候國皇出巡的人起碼已有四五十人,
毒舌友口中的平頭裝,年齡約在四十,身高約174公分,身形瘦削,上身穿一件黑色織皮Jacket,裡面是一件深色的長袖Tee恤,下身是一條黑色的西褲,腋下夾著皮包,典型的ヤクザ打扮。

平頭裝一直用粗口大聲罵人,日本春雨個個低下頭,不作聲。

毒舌友:「佢係到鬧乜o野?」

毒舌女:「佢話『你班女人成世未×見過仔呀?阻×住哂!你地係咪有爺生,冇乸教?你地點做人老母?講×極你地都唔聽...』」

毒舌友:「嗄... 真o架!? 佢係咪黐線佬o黎o架?」

毒舌女:「佢講乜我照譯咋,點知佢係咪黐線喎。不過企係埋邊個個矮矮細細五十幾歲黑衫o既應該係佢同黨o黎...」

人群一直在增加,平頭裝一直繼續罵,「後面班友你地退後D先得o架,阻×住前面」「邊鬼個叫你地企咁
×開,迫埋一邊啦,妖!」

依然沒有人駁咀,所有日本人乖乖的聽隨平頭裝的指揮,結果,本來十米闊的隊變成只有六米寬,排在第二排的硬是被擠到第四排去,第四排的已被擠到第八排去。

毒舌友:「佢係咪事務所派o黎o架?」

毒舌女:「唔知喎...」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此時來了幾個頭戴帽身穿藍色制服的男女,分站玻璃門旁。

毒舌友:「警察?點解冇人駛開平頭裝?」

毒舌女:「唔係哪,個D係JR的職員。」

毒舌友:「咁點解佢地由得平頭裝係到話事o架?」

毒舌女:「或者平頭裝就係話事人呢... 又或者平頭裝係便衣呢?」

つづき


2009/09/10

傍聴券

聲明:以下所述只是日本的情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應冷淡?才不。中午開始,電話絡繹不絕,記得的問題便寫下來,忘記的再提點好了...

◎ 真的有人會去排隊傍聽的嗎?是不是只限星?

一、真的。二、不是。

9月2日在青森地方裁判所審理的一單「強盗強姦」案件,旁聽席只有38個,但有近千人排隊要求旁聽。

◎ 旁聽席不是人滿便截龍的嗎?

不是。日本每一單案件的旁聽安排不一樣,一些採取先到先得的方式,一些採取抽選的方式。

◎ 你怎麼知道?

網上有資料嘛。像東京地方裁判所的傍聴券交付情報

◎ 不可以前一天排隊嗎?

那如果開審數天前已有數千人殺到,法庭不用辦公乎?

◎ 去旁聽的是甚麼人?

甚麼人都有。

排隊輪候旁聽的人不是學生居多嗎?

學生居多,不過好像全部都是アルバイト(受僱的散工)。

◎ 那如何抽選?

一般情況是,所有參加者到指定地點排隊等候。截龍後,每人獲發一張整理券,一個人頭一票,然後便要等待電腦抽選,在結果出來之前,不能離開,否則無效。排隊時可一樣自備可摺疊的櫈仔、舖地膠墊、水、食物、NDS/PSP/iPod、報章雜誌漫畫等。

電腦抽選時,會作出廣播,同時旁邊也會有揭示版顯示抽到的番號。抽選結果完畢後,當選者需拿整理券換取傍聴券。收到傍聴券後便可各散東西。

◎ 如果有數千人排隊那怎麼辦?

那抽選的地點通常會改在附近的公園進行。例如東京地方裁判所和高等裁判所的隔鄰,便是日比谷公園。

(香港高等法院座落在香港公園旁邊,是否和此有關?)

◎ 誰僱請學生們排隊?

艇仔。
( ̄▽ ̄)ノ

◎ 玩o野呀?究竟誰會付錢買「傍聴券」去法庭旁聽?

一般情況都是傳媒。S氏那單可能是例外。

◎ 不是有記者席的嗎?

有名額限制,報館好像是一個、電視台兩個,雜誌記者、評論家等等聽說都沒有份,對了,你不如問問Kitty姐。

◎ 那排一次隊可以賺幾多錢?

不清楚。你要不要我介紹你去參加本地的遊行?五百一日,毋需見樣。



2009/09/09

日本乜都有

在MSN上碰到東京在住的S君,以下對話已被翻成廣東話...

「少有見你上MSN,咁得閒呀...」
「忙呀...」
「忙甚麼?」
「忙在網上捉人
...
「捉人?捉甚麼人?」
「捉閒人幫手排隊
...
「排隊?阿拉西國立都唱完,還要找人排隊?」
「不是排隊買Goods,是排隊抽ボウチョウケン...」
「ぼうちょうけん?甚麼東東?」
「傍聴券呀!」
傍聴券?不是甚麼握手會的整理券?」
「對,是傍聴券。」
「誰?」
「你認為還有誰?」
「莫非是頭文字S?」
「正—
!」
「咁都得!?」
「有人俾得起就得啦...」
「一張
傍聴券賣多少?」
「150萬。」
「嘩っ!!!發C你!」
「抽到就係咯,抽不到要虧本。」
「何來虧本?」
我只不過是艇仔,負責搵人排隊咋...」

日本,果然是乜都有。



2009/09/07

手指指風涼話

數月前,左門神和右門神兩個牙痛咁聲,事緣自七月以來,二人的公司電腦嚴禁接觸所有需要密碼才能登入的網站,Mail收發不能事小,在M個Blog不能留言事大。建議他們買個Pocket WiFi回來,避開公司網絡,同時間可以五部機使用,如果十個人輪流分擔,也只不過是每月卅零蚊哇,建議當然立即被駁回!

加拿大V城友人回港探親,住在清水灣整整一個月,借不到線,上不到網,充滿疑惑問M:「是不是鄉下地方比較不開放?」

九州友人住到尖沙咀的賓館,也問:「為甚麼早晚都借不到線?」

香港嘛...

這不是本篇Blog的重點,借不到線那就買手指,話明廣告風涼話,當然是M一下各大手指寬頻的文字廣告。

此家標榜的是「Wi-Fi無限任用」



問題一:Wi-Fi不是免費的嗎?

問題二:WiFi無限任用,是不是因為根本上不到HSPA?


此家標榜「20個雅烏香港內容俾你免費任surf」。



字太細,放大來看:「免費瀏覽雅烏香港之內容:雅烏香港首頁、Mail、新聞、財經體育、Video、友緣人、音樂、電影、Style、星相、旅遊、去邊度(M備註:已消失)、拍賣、字典、聰明筆、知識+、BLOG、Games,人氣及討論區。」本來正正切合左右門神的需要,又夠平。咦?等一下...

天氣不在首頁,莫非要收錢?

再看清楚3仔的條款......



如果用了這個Plan又在看這篇網誌的你就慘了,M的圖,全部不是放在Masako的Server裡。點敢推薦給左右門神!?

題外話,「will be count」「will not apply」是那國語言的文法?

此家依然大大隻字標榜「Up to 21Mbps」



最貴是不是最快?有興趣的話可上YouTube輸入「21 Mbps手指寬頻」。灣仔,高達2Mbps。

最最有趣的是,打正国産招牌的,網絡卻不是国産貨,最貴的網絡,用的偏是国産貨「中○」。還有,斷線斷得最勁那個,網絡用的正正是日本貨NE○。







2009/09/06

AirWalker

P記,放置了幾部腦任上,可是沒有免費WiFi。

S記和M記,厚臉皮的話,盡管不買任何東西都可以坐在它們那裡使用免費WiFi,可是,只限20分鐘。



H記,買杯咖啡拿了密碼,任人坐上半天,教毒舌女怎能不認為H記是The Best Caffe in Town?損友問:「為甚麼你有HSPA不用,還要用Wi-Fi?」

為甚麼?

人家個仔插了USB像叼住根煙的Humphrey Bogart,老是老,依然型英帥靚正。我個仔像James Dean,但插了USB像吊住個尿袋。



賣花姑娘插竹葉,回家插還可以,在公眾場合咁肉酸點敢用HSPA!?

設計錯誤,當然不在AIR,而是頭文字V,又肥又厚,一插即爆。



損友又問:「那何不選用別家網絡商?」

其他幾個移動網絡商的手指有沒有問題?沒試過,不清楚。毒舌女的立場是,如果要用HSPA,根本只有一家可以選,其他幾家同時做固網,瞻前失後。像頭文字P的廣告「Pocket WiFi支援多人同步上網」。還WiFi?不是HSPA嗎?頭文字C更離譜,宣稱可達20M,抵被黎大君插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