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31

SPLOG

「Splog」即是Spam Blog;「Flog」即是Fake Blog。

三前年已經出現的Splog風暴,最近才吹到雅烏島!

遅い!( ̄  ̄!)

圖一:平日見慣的Splog



圖二:今日見到這個Splog


Click入去這個○○子的Blog(←當然不會用毒舌女的ID),也是空白內容,換句話說,這也是一個Splog,至於是不是Flog,不知道,天知道○○○○○○○-way是否認識○○子!

何解要寫這篇網誌?因為毒舌也害怕有朝一日,被Splogger看上,替毒舌女大賣廣告.......................




延伸閱讀

別假了:Flog and Splog SEO SEM
http://www.dns.com.tw/blog/2008/05/flog-and-splog.html

Web 2.0後遺症「垃圾部落格」風暴來襲
http://mag.udn.com/mag/digital/storypage.jsp?f_ART_ID=89677

Fake Blog
http://en.wikipedia.org/wiki/Fake_blog

Spam Blog
http://en.wikipedia.org/wiki/Spam_blog

垃圾投稿對策講座
http://blog.fc2.com/tw/spam/

2009/10/30

とんかつおしり

おしり的漢字不能在網誌裡寫出來,不然可能被封扑...... (´Д`)

おしり(Oshiri),雅稱叫做「臀部」,俗語叫做「屁股」,幼兒語是「Pat Pat」。英文是甚麼?問蕭SIR。

去吉列䐁吃吉列豚,不是去吉列豚吃吉列䐁,改名字的人果真有心思!
   ↑   ↑
(看不到的請放大十倍)



芝蔴開門,吉列醬汁和沙律醬都是日本口味。



 海鮮餐就是大蝦一隻、生蠔,帶子各一雙。

借較剪,姐姐不知所措,最後端來刀叉。

可否借砧板一用?

材料本身冇問題,只是為甚麼端上檯時不熱?



再來的ロース,入口是熱的,海鮮不熱的原因是甚麼?



宮城來的黒豚,脂肪十足,可惜爐頭火候不足。椰菜任添,白飯普通,味噌汁更普通,隨餐附送的甜品更更普通,但那個Cream又不弱喎。結果追加甜品。酸到牙甩的Crepe,幸好有豐厚的Cream搭夠。



有人說黑糖即是Brown Sugar;但有人堅持黑糖不等如Brown Sugar;有人認為黑糖是Brown Sugar,不過沖縄生産的黑糖不是Brown Sugar,而是Black Sugar;有人說只有沖縄生産的才能叫做黒糖,日本其他各縣或日本國外生産的只能叫做黒砂糖;至於赤糖漿是不是即是黑糖漿,更加不懂。


2009/10/29

欲罷不能

因為京阪米芝蓮,撩起了那個藏在腦袋裡數年的問題「為甚麼祇園的幾家名店都叫做祇をん乜乜乜,而不是用祇おん乜乜乜」。

結果搞出一個大頭佛!

Firefox


Safari


同一個字,同一內碼,選用同一字體Comic Sans,一樣都是Medium,同一台機,偏偏只有Firefox顯示時就不一樣。

終於明白為甚麼日本人堅持手寫時,「氐」字最後那一筆,不能用點,一定要寫成長長的「一」條。



2009/10/28

GION



(a)(b)(c)都沒錯。

寫法不同,但是三個字的發音都是ぎおん(GION)。

先說一下京都花街的ぎおん(或ぎをん)。近年使用無點的「祇園」比較多,不論電車還是巴士,見到的都是「祇園」。




但據說以前,街上的招牌,寫的都是「祗園」。


照片轉載自http://centre.cocolog-nifty.com/media/2008/01/post_0ec2.html


翻查了舊版的漢和辞典,裡面只有「祗」,沒有「祇」。

去看新版的電子漢和辞典,部份只有「祇」,反而沒有「祗」。

去問數十代都是京都人的友人Y君,友人的媽媽堅持以前京都人只用「祗」園,友人的爸爸則堅持從來都只用「祇」園,結果,二人吵架收場。ごめんね〜

日本坊間,備受爭議的,並不是有點抑或無點,而是那個部首的寫法。

有人堅持左邊必須寫成「示」才正確,有人認為「ネ」根本就等如示,何用多此一舉。

結果,堅持「示」才是正確的人,在電腦輸入時會選擇(b)!

(a) 和 (c) 的Unicode是7947,只不過字款(Font)不同,在顯示時,一個出現「示」,另一個出現「ネ」。

(b) 的Unicode是7957,很奇怪,不知為甚麼好像所有字體商都把左邊取「示」不取「ネ」。

悶爆嗎?

寫那個都覺得悶,不過點都要裝胸作勢完成這篇。



2009/10/27

SPAM字元 vs SMAP字元

SPAM字元




SMAP字元






遲早,M會被封扑........

2009/10/26

グルメの戯言

日本版的米芝蓮可信嗎?

嘿嘿...... 這不是可信或不可信的問題,而是有沒有品味的問題。要瞭解其品味,先從港澳版米芝蓮入手。


在港版米芝蓮的第27頁是這樣寫的:「給予一、二或三粒米芝蓮星時,我們考慮到以下因素:材料的質素和相容性、烹調技巧和特色、氣味濃度和組合、價錢是否相宜,以及味道。同樣重要的是能夠持續提供美食。」

開門見山,大前提是:「能夠持續提供美食」,否則遊客一場去到,食店關門大吉,誰會再信車軚人。

在香港,怎麼樣的食店才能夠「持續」?

一是位於酒店內裡的餐廳食肆,二是自資物業,或包租公(地産商)是食肆的大股東。總之,廚子可以炒,店名不會換。

港版米芝蓮的二星和三星名店名單上,除了Bo Innovation外,龍景軒、Amber、Caprice、L'Atelier de Joel Robuchon、香宮、夏宮、唐閣,全部位於酒店(並且位於米芝蓮的四星或以上酒店名單之上)。

所有似模似樣的酒店食肆都入選了三星和兩星,留下四家在一星,接著下來的是如何填滿一星類別裡餘下的十個名額。

這個本來是很簡單的...

名店如福臨門、富臨(阿一)、鏞記都入選了。

陸羽被飛。

被飛的陸羽,有份入圍安慰獎「Big Gourmand」,和何洪記、翡翠拉麵小籠包、正斗粥麵並列。(_▽_)ノ彡☆バンバン!

港灣道一號、留園雅敍、Nobu、Spoon... 連安慰獎也沒份。

看完,你大概瞭解到車軚人的品味如何...

以上,只是前言,現在才入正題,日本。

日版米芝蓮和港版米芝蓮最大不同的處是,幾乎沒有一家店附屬在酒店裡。

話說,車軚人第一年登陸東京,遇上不少糗事,幾個名廚一齊耍手擰頭,拒絕三星,車軚人吃閉門羹,臉懵懵,被老饕們笑足兩年。

今年是車軚人第三年登陸日本,但是,是第一次登陸關西。

車軚人並不瞭解關西人,有理沒理,先下手為強,聲明就算店不接受訪問不肯拍照也好,星一樣照出。

結果一:某二星店不賣帳,不接受訪問,結果照片欠奉;結果二:某三星店以人手不足為理由,缺席頒獎禮。

至於關西老饕們的反應是「為甚麼某二百年老舖不能入選?」「為甚麼居酒屋也可摘星?」「為甚麼只有京都和大阪沒有了神戶?」「為甚麼這家只用爛缸瓦當瓷器的店也可以是三星?」「為甚麼用客人殘羹循環再造的也可拿三星?」......

都說,不關可信或不可信,而是有沒有品味的問題。

以下,和上文無關。

在看引用網誌時留意到一個有趣的字,到底那個寫法才正確?






2009/10/23

Leslie Kee × SMAP

2009年9月17日《黃金屋》,該星期的TV誌又起價,賊船價,港銀四十大洋。

2009年10月21日,本星期的TV誌,賊船價,港銀四十八大洋。

MaMaMia!兩個星期升了了20%!日圓兌美金不是回落到91.31嗎?

真係搶就得搶.................

呻完。

入正題。



今回,an-an非常重本,請來Leslie Kee操刀。



以下圖片編排次序絕對跟足雜誌。不跟年齡排序,是不是因為要跟女編輯們的偏好?



大師即是大師,鏡頭下的SMAP依然是平日所見的SMAP,POSE依然是平日所見的POSE,表情依然是平日的表情,動作依然是平日的動作,但每一「個」眼神,和平日交行貨的SMAP完全不一樣。

仔細看,村爸的皮膚已經鬆弛、泡菜人的火山毛孔依然存在,只是不知怎的,Leslie Kee的鏡頭通通能夠避開那些缺點,難怪照片根本不需要修飾。

大佬瞳孔裡的那一點慧黠,像是說:「捉我?就看你捉到甚麼!」



四少的書生氣質。



吾郎的眼神帶一點凌厲,一點質詢。



快門有幾快、鏡頭如何擷取...... 已經不再重要,是說,你「看」到那種鏡頭以外的交流。



一聲「JUMP!」,村爸變了長腿爸爸.....




有人JUMP不起?



純是錯覺.... anan選這張照片,大概是為了吾郎ちゃん那個17歲時的笑容。



毒舌女拍的照片,和你面對雜誌所看到、所感受到的,完全是兩回事。

今期,要儲,不因為SMAP,是因為Leslie Kee。




2009/10/22

有口難食

「食べる」一定是首十個學懂的日本語動詞之一。

話說,以前有個節目叫做「どっちの料理ショー」,台灣譯作「料理東西軍」,節目裡常出現「食す」這個字。

「食べる」是たべる,「食す」如何發音?



當年,在網上找了多個辞書都找不到「食す」,三級程度也沒有的M就跑去問香港土生土長的戴老師。

戴老師說:「只有食べる(たべる),另外有一個動詞叫做くう,漢字寫成『食』或『喰』,沒有一個動詞或名詞是一個「食」字加す的。」

當真?做了十年的電視節目也一直出錯?|(-_-)

「食す」此事暫且按下不表,但學多了一個動詞「喰う」。

喰う(くう)和食べる(たべる)都是動詞,同是解作「吃」。

在日本語裡,喰う被視為一個男性專用的動詞,日本女性,一般多用たべる而不用くう。如果要用中文翻譯一下,「喰う」大概相等於廣東話的「𡁻」。

當動詞變為名詞的時候,那個性別特徵又沒有那麼明顯。



今回《ミシュランガイド京都・大阪 2010》,不少兄弟店同時上榜,像「草喰なかひがし」和「美山荘」。

「草喰なかひがし」的店主人是中東久雄さん。「中東」的發音,就是なかひがし,中東久雄是美山莊三代目當家中東吉次之弟。

至於美山莊現時的當家中東久人,是中東久雄的姪兒。「美山荘」賣的是摘草料理,而「草喰なかひがし」賣的是草喰。

「摘草料理」和「草喰」有甚麼分別?

對動口不動手的人來說,分別不大,總之就是吃料理人當天新鮮採摘的野草和菇類。「草喰」者,「草(くさ)を食む(はむ)」是也。

看到這裡,眼利的人發現問題未?

M一直打錯字。

不!不是打錯字,而是店的名字不是「草喰なかひがし」,而是一個和「喰」差不多寫法,但電腦系統裡沒有的字。

是「上口下食」,不是「左口右食」。



草「上口下食」的發音是そうじき。

而「じき」,漢字一般也可以寫作「食」,意思解作「たべもの/食物」。

例如「断食」的發音是だんじき,「乞食」的發音是こじき。

話說,前年東京米芝蓮英文版錯把三田牛譯為Sanada Beef,被老饕們恥笑,今年《ミシュランガイド京都・大阪 2010》還未到手,不知會是「上口下食」?還是「左口右食」?抑或是用平仮名表示算了?

ZAGAT如何處理?



果然要自己砌一個字出來。

題外話,在味道一欄,大市在ZAGAT明明和そうじきなかひがし同分(滿分是25分),但是米芝蓮就是不讓它上榜。何解?自己諗諗... (^_-)

事隔多年,M現在當然懂得「食す」的發音,同學們,你又盡管去挑戰一下你的日本語老師。





2009/10/21

777

溫故知新。





在書架上找回2008/09京阪神ZAGAT。

重頭翻閱,ZAGAT大阪名單上的五家777,只有兩家入選了2010京阪米芝蓮。

一如所料,就算在ZAGAT拿滿分都好,不論焼肉、鋤焼、鍋料理、焼鳥,總之沒有代表廚師的話,一概被車軚人飛走。

あらがわ(A-RA-GA-WA)的漢字是麤皮(三隻鹿加一個皮),左門神謔稱為三個6皮。

きがわ(KI-GA-WA)的漢字是川,「」,直接稱呼為三個7好了。這個「㐂」,在Unicode是3402,為防你看不到,你現在看到的這個「」是圖,不是文字。

湊巧的是三個六和三個七後面只要加上がわ(GA-WA),好像比較容易入選。五家777裡,有四家都是KIGAWA。

四家店有沒有關係?不知道。








最近777都已寫過兩次,還寫?

M最愛一雞三味。

呵呵呵。



2009/10/20

鴉烏失貓



以上圖片和下面所述事件有甚麼關係?

好像沒有,但其實又可能有。

即是這個BLOG好多時會被當作電郵用,尤其當雅烏失貓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情發生在九月初...


毒舌女約大師姐吃飯,等了一個星期也收不到回覆,於是打電話過去,大師姐說:「我冇收過你隻貓喎...」

反正電話打了過去,就約在翌日吃飯,吃飯的當天晚上,大師姐打來:「我剛剛收到隻貓哪...」

咦?貓有腳,溜走乎?不過溜走了一個星期有多,有點兒過份耶...

對!毒舌女和大師姐兩個用來通訊的電郵地址都是「鴉烏.com.hk」。

沒把事情放在心上,是因為毒舌女用這個電郵地址訂閱了毒舌女的Blog(汗),每天依然一樣收到雅烏的通知,雖然那個通知永遠遲了兩天,即是例如毒舌女在10月16日發表的網誌,會在10月19日才收到通知。

10月4日,毒舌女從「網上痕.com」送出一隻貓給毒舌女,地址是「鴉烏.com」。

雖然地址是「鴉烏.com」而不是「鴉烏.com.hk」,但這個地址用的卻是「鴉烏.com.hk」的梳化。

10月4日送出後(直至此刻),貓蹤杳然。

唔... 可能是網上痕的問題,也不太在意。

上星期六,用「鴉烏.com.hk」送了一隻貓給老太婆,順道在Blog裡留言給老太婆,26小時後,老太婆在Blog裡留言說未曾收到,老太婆用的也是「鴉烏.com.hk」,雜件箱和垃圾桶裡也找不到失貓。

火起!

香港送過去台灣收不到也算,為甚麼「鴉烏.com.hk」送去「鴉烏.com.hk」也會收不到?

雖然以前也發生過類似的事件,但通常情況只持續三數天,今次已經一個多月,問題依然存在。

至於美版的「鴉烏.com」,已經不是貓游走到那裡去,而是更嚴重的安全問題。已在FB說了,不再在此重覆。

熱郵和滋遊無問題嗎?才不!

毒舌女只想知道,近期有沒有人從「鴉烏.com.hk」送去「鴉烏.com.hk」的貓失了蹤?當然,如果你根本不知道有人送了隻貓給你,那根本無法追查。收不到貓的,唯有看毒舌的網誌好了。


2009/10/19

第22回東京国際映画祭TIFF

盡管觀眾批評演技無進步,盡管稱不上是偶像,有些演員,還是年年出沒影展的,是觀眾沒有品味?還是觀眾看不到行內人所看到的?

不用對號入座,毒舌女說的是TIFF,不是HKIFF。

年年都要寫一回TIFF,盡管今年無法去看,也不破例。

今年TIFF的選片,商業味極濃。以下排名,和觀看意欲有關係。

《僕の初恋をキミに捧ぐ》,電影寫真集老早已在賊船見到有售。毒舌女年紀老大,就算有免費門票,也不好意思厚著臉皮和一眾少女排通宵爭看
岡田将生。免了。
http://bokukimi-movie.jp/index.html

小雪主演的《わたしは出すわ》,8月初已在電影院看到予告,上月開始在電視上也不斷看到予告片,已經生厭,原來為了遷就影展,還要等到10月31日才正式上畫。
http://watashi-dasuwa.com/

《天使の恋》,最近的人氣女皇佐々木希(注意:不是佐佐木希)加谷原章介,看預告,電影不是毒舌女那杯茶。
http://tenkoi.gaga.ne.jp/

《曲がれ!スプーン》,本広克行加長澤まさみ,又是一套預料大賣的電影。這樣的電影,有朋友叫到就會去看,自己獨個兒就一定不會去看。
http://magare-spoon.com/

《大洗にも星はふるなり》除了山田孝之,還有山本裕典和戶田惠梨香。喜歡《33分探偵》的人應該也會喜歡,不喜歡的人就會不喜歡。
http://www.ooarai-movie.com/

《ゼロの焦点 Zero Focus》松本清張生誕100年記念作品,木村多江+広末涼子+中谷美紀。傳聞電影修改了好些情節,極有興趣。





http://www.zero-focus.jp/index.html

《笑う警官》雖然沒有織田裕二,也知道是毒舌女那杯茶。







http://www.warau-keikan.com/

《E.YAZAWA ROCK》前陣子常在電視上看到矢沢永吉,現在終於知道發生甚麼事。除了沢田大叔、桑田大叔,矢沢也是毒舌女至愛的大叔之一。
http://www.rock-yazawa.com/

自去年開始,TIFF加添了一個新企劃,叫做「映画人の視点 Director's Angle/Actor's Angle」,這個企劃分成三個部份,先是2小時的Conference,然後是導演/演員選擇的電影,接下來是觀眾事前投票想看的電影。

今年的「映画人の視点 Director's Angle/Actor's Angle」組合:是枝裕和×真田広之×松田優作。

有趣的是10月22日真田広之那部份。

先說出席研討會的嘉賓,除了真田広之,還有原田美枝子、唐沢寿明、浅野忠信...。演員自己選擇的電影是2007年的《The City Of Your Final Destination》,主角是Anthony Hopkins,不是真田広之,春雨投票選出的是1990年《病院へ行こう》,共演者還有薬師丸ひろ子。


10月23日松田優作那部份出席的嘉賓也不弱,除了老婆松田美由紀外,還有岸谷五朗、小田切讓等,至於松田優作兩個兒子則不在名單之上。

至於10月21日是枝裕和的部份《歩いても 歩いても》和《誰も知らない》都在近期寫過,不寫了,唯一獨特之處是加插放映是枝裕和的處女作品《しかし…福祉切り捨ての時代に》,一套類似星期二檔案的作品。

兩部電影加研討會,合共六佪小時,前売券只是¥2,500,星光熠熠,抵到爛。更有趣的是活動時間是24:00 - 30:30(是枝裕和的去到32:00),三晚酒店也可以慳番!o(^^o)(o^^)o



2009/10/18

禍從口出

今天去了廣東道自由行。














呵呵呵... 以上只是前言,以下才是正題。

秋燥,毒舌唇乾舌焦,行到海防道,找飲料喝,見路上有人在排隊,抬頭一看.....



日本語二級時有一篇課文教的是「飲んだら乗るな 乗るなら飲むな」。

飲むな是甚麼意思?

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