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31

挪威的森林

今年最後的忘年会,在UNION。



今年最後的日本電影,是《挪威的森林》!對,這不是今年看的最後一套電影,只是最後的一套日本電影。( ̄▼ ̄)ノ_彡



毒舌女其實不太記得《挪威的森林》的故事內容,只記得在村上春樹流行的那個年代,吉本芭娜娜好像比較紅,起碼我記得的《我愛廚房》由陳小春和富田靖子主演。

既然陳小春可以拍吉本芭娜娜,那鄭伊健拍村上春樹也應該可以吧!(逃)

電影版的《挪威的森林》由陳英雄執導,跟紅頂白的日本記者都說青木瓜之味如何如何,為甚麼沒有人提I Come With The Rain?

今天是《挪威的森林》的初日,鬼塚佐治早兩天去劃位,大家都被迫打散坐,照道理去得捧初日場的都有期待?

有人自爆睡醒又看,看著看著又睡過,睡醒又再看,看著又睡過(爆)。

有人說一邊看一邊想起余華。

有人半途忍受不了,中途離場。

有人一邊看一邊吃一邊和鄰座高談闊論。

有人拿著紙巾不斷的拭抺淚水。

有人一邊看一邊在爆粗。

有人看了一回不夠,翌日要看第二回。

觀眾的反應認真極端。

毒舌女的反應?

沒睡著,也沒有很感動,只有不明白。

上一回看《歳月神偷》,六十年代用的卻是八十年代的電話,今回《挪威的森林》,六十年代用的卻是八十年代的燈。明明羅啓銳和陳英雄的年紀都比毒舌女大,為甚麼看不到那個分別?

如果道具和時代背景只是相差十年八年還不覺,但相差二十多年啊!莫非導演以為只有九十後才會去戲院看戲?

難怪張叔平在這個圈子吃得開。

電影開拍前觀眾對選角的反應極大。看罷,覺得菊地凛子確實能夠演出直子那個神髓來,只是換上広末涼子可能會更佳。不論如何,歳月不留人,二者夥拍松山ケンイチ都顯得老。高良健吾的戲份甚少,有點失望。

這不是毒舌女今年看的最後電影,接下來還看了Love & Other Drugs。明天,回歸電視,連續看十個鐘,想想也頭痛。


《ノルウェイの森》公式網頁
http://www.norway-mori.com/index.html




2010/12/30

宿・名古屋【Daiwa Roynet Nagoya Eki-Mae】

名古屋駅西口出是太閤通,東口出來是桜通。太閤通一帶,根據老名古屋人的說法,以前比較龍蛇混雜,有點像砵蘭街,桜通雖然也繁盛,但卻像西洋菜街。

這家位於桜通的Daiwa Roynet,正式名稱是Daiwa Roynet名古屋駅前,酒店在MODE HAL ISEN(モード学園スパイラルタワーズ)隔鄰,不難找。



名古屋有兩家Daiwa Roynet,名古屋駅前的Daiwa Roynet拿下了《2009年楽天アワード銀賞受賞》,名古屋新幹線口的Daiwa Roynet則在2010年9月才開張。

新酒店是不是一定較好?前一篇都說過咯,有就有,沒有就沒有(爆)。

離奇的是,不論Rakuten還是Jalan,新開的那家,除了立地(位置),各欄評分均低過舊的那家。



豌豆公主不是因為看評分才選駅前那家,只是新幹線口的Daiwa Roynet滿室,不然就成為公主這半年來第四次住的新酒店。酒店地下是飲食店,二樓才是Lobby,有昇降機到,樓高十層,偏偏卻被安排住到Lobby的二樓去。自我安慰:「二樓人來人往,有『蟑螂』的話也可以高叫求救。」,幸好,可能沒客的關係,蟑螂也不來。



甫進門是無門儲物櫃,床靠浴室,窗前便是書桌,熨衫板釘在牆上。唯一不習慣的是名古屋人愛用的白燈。



拖鞋是循環再用的Econ拖,沒有浴衣,睡衣是長身一件過那種。房間的設計格局和Richmond的一模一樣,一張單人沙發,旁有小几一張,再隔鄰便是加濕器。雖然是Single Room,床的Size全是154cm,電視已是地デジ。



和一般日本的商務酒店一樣,沒有保險箱,雪櫃也是光秃秃的,有茶包提供,沒咖啡,幸好樓下便有一家Lawson。除桌上外,床頭還有一個供電位。

浴室設計和所有的日本商務酒店一樣,Amenities少得可憐,沒有Shower Cap,連梳都沒有,但Check-In時提供多款浴鹽。



但是當你見到浴缸裡有一條毛是你還打算風呂一番嗎?

前一篇的網誌已經警告了大家,上載的照片可能會令閣下不適。

坦白說,公主真的不介意,論多毛,幾時及能上大浴場?公主介意的是馬桶坑的內圈倒底有沒有污跡,想起植村花菜的「トイレの神様」,先要有外在美,然後有內在美。外在美都沒有的話,更加沒有內在美。



楽天沒有清潔欄的評分,但じゃらん有。駅前這家是4.5。

空調不能每半度調校,但有分冷氣,暖氣,送風,自動。十二月的名古屋,開了暖氣,換上國皇的新衣依然吃不消,結果又要轉回冷氣。



有趣的是這裡沒有「Do Not Disturb Button」,但有一個「Make Up The Room In The Afternoon Button」。



上網無料,速度如上。

Daiwa Roynet和Richmond,就算Daiwa Roynet的價錢稍便宜,還是情願選擇Richmond,可惜的是名古屋駅附近沒有Richmond。

名古屋的○○イン?

貼錢也不住。



Room Type: Standard Floor, Standard Single 18 sq.m

1. 空氣溫度調節          8
2. 室內清潔程度          7
3. 燈光              7
4. 床舖軟硬、乾淨及溫暖程度    7
5. 上網及充電等          8
6. 酒店位置、交通方便等      8
7. 員工態度            8
8. 房間物料手工新淨程度      7
9. 景觀              6
10. 浴室設備及Amenities Kit等    6



ダイワロイネット名古屋駅前 Daiwa Roynet Hotel Nagoya Eki-Mae
http://www.daiwaroynet.jp/nagoyaekimae/







2010/12/29

避之則吉

小治問我:「你名古屋通常住那家酒店?」

嘿嘿…終於有個很細心的人發現年年都去名古屋的毒舌女卻很少寫名古屋的酒店。

不寫,因為怕上載的照片會嚇到人。

名古屋好像特別厲害。

大家不要以為舊式旅館才容易見到,新開設的酒店還不是一樣。

下塌時往往感覺不到,到離開翻看照片才發現。不對勁,不會推介,但也不會勸喻大家不去住。我看到未必等如你看到,你看到未必等如我看到,有些人的體質比較敏感,有些不。上雅烏村找一下,夫婦二人同床,一個被驚醒,另一個不省人事的例子多的是。更何況DC(毒舌女的情況是手機)拍下來的未必是你想像的那些,而且那些可以分成好多類。更重要的是,毒舌女對那些並不很介懷,不是不想避,而是根本避無可避。

但是毒舌女,對某些酒店還是避之則吉。

再三強調一點,要避,不是因為那些,而是當某些事情發生了,為甚麼傳媒會廣泛報導酒店的名字?是不是酒店的管理層出了問題?事發時PR在做甚麼?

一般正常的情況下,傳媒頂多描述酒店的所在位置。如此件發生在名古屋市中村区椿町某商務酒店內的母殘子案件。




但把酒店名字詳述的記事也不少。(註:由於事發已逾一年,原有報章連結已失效,只能提供2ch的記事)

這個是發生在名古屋駅上的某酒店硫化水素事件,年初時寫過的No.10





當天的網誌也曾提過另一單發生在札幌的硫化水素事件,盡管這家酒店發生過台灣背包旅客暴斃酒店房內四天無人發現事件,但港人依然超級熱愛的札幌○○イン。





閒話一則,不少太陽人暗裡稱呼○○イン為短見聖地。

好奇的是盡管2009年發生多次類同事件,2010年卻好像減少了(最近的一單發生在10月福島県)。
這篇是名古屋嘛,所以今次主題還是圍繞著名古屋的酒店。

用谷歌去找,來來去去出現的還是○○イン。

這是09年4月時發生在○○イン名古屋丸の内的硫化水素事件。






這是發生在09年6月○○イン名古屋新幹線口的他殺事件。





和硫化水素事件相比,他殺比較恐怖。

這些自殺、他殺案件難道只發生在○○イン?

不知道,要問問名古屋的警察廳,但照常理推斷不會只在○○イン發生吧?但為甚麼各大傳媒不約而同好像份外針對○○イン,案發日期時間酒店名字位置房間樓層被牽連的受害人數,鉅細無遺詳列。

再三強調一點,要避,不是因為那些,而是當事情發生後,為甚麼傳媒會廣泛報導酒店的名字?是不是酒店的管理層出了問題?事發時PR在做甚麼?連小小的一個對外溝通渠道也搞不好,你還指望這家酒店的服務水平好得那裡去?

「下塌時往往感覺不到,到離開翻看照片才發現。不對勁,不會推介,但也不會勸喻大家不去住。我看到未必等如你看到,你看到未必等如我看到,有些人的體質比較敏感,有些不。上雅烏村找一下,夫婦二人同床,一個被驚醒,另一個不省人事的例子多的是。更何況DC(毒舌女的情況是手機)拍下來的未必是你想像的那些,而且那些可以分成好多類。更重要的是,毒舌女對那些並不很介懷,不是不想避,而是根本避無可避。」

你以為我說避無可避的是甚麼?

我在說昆虫呀,例如蟑螂、螞蟻、四腳蛇之類。




2010/12/28

宿・東京【龍名館】

在2009年拆掉改建,從旅館變身做酒店的龍名館,有獨立昇降機,酒店的Lobby設在15/F,酒店房間卻在8/F~14/F,換句話說,不要冀望有甚麼「眺望」,但外來人進入酒店,除非有Room Card,否則只能在15/F出入。



年末總結今年住過的酒店,才發現年頭的汐留Royal Park,年中的札幌三井,例年必到的赤坂Chisun Grand,到此回的龍名館,房間不是有個紅色的Feature Wall,便是主調設計根本就是紅色。

其實龍名館的設計並不「赤」,是比較深沉的Burgundy,管它,紅色,旺嘛!人黑,再住黑麻麻的酒店,黑上加黑,難保不會發生甚麼事(爆)。

和Conrad一樣,浴室有窗可望向房,但那個窗裝飾作用大於一切。



床,普通偏硬,不及三井和InterContinental,枕頭,一軟一硬。被舖夠暖,但被袋已起毛頭。



書桌作流線型設計,LCD電視有26吋,電線的插座設計在電視之後,少許不就手。

最愛的是舊式酒店常見的寛闊窗台,雜誌、飲料,通通都可放置在此。留意的是窗台和床尾之間尚有綽綽有餘的空間。



其實,龍名館初建成已打算試一下,怯於百年老舖的威力,不敢亂試。

酒店的Single Room有三種,Standard Single的浴室就如下圖,Private Single和Concept A/B的浴室只提供Rain Shower。意外地,Standard Single的浴室竟是住過的商務酒店裡頭最最寛敞的一家。

酒店說Single Room有17.5平方米,不知它只算室內面積,還是怎的,總之感覺上比岡山全日空的18平方米還要大許多。



浴室雖是Unit Bath,但又不很Unit Bath,除了那一扇窗外,地板不是膠,趟門是木造的,掛衣服的勾在牆上,不是在門上。馬桶用的是暖板。浴室比一般常住的商務酒店為大,浴槽深且長,浴簾沒有異味。大中小毛巾齊備,毛巾亁淨(起碼眼見如是),水壓正常,去水沒問題,有趣的是,找不到一般日本酒店常見到的浴缸去水溝。



花灑的水龍頭好!可以作不同角度的調節,沐浴露、洗頭水不知是甚麼牌子, 綠茶味,綠茶香。另外還備有玫瑰味的Bubble Bath。獨立風筒,Amenities有浴帽、梳、鬚後水、Sponge、牙刷、棉花棒等等。



從未試過在冬天住酒店,要選擇冷氣的,但是,這個暖冬有點例外,穿了國皇的新衣,依然熱到受不了,好在赤坂チサングランド的空調可自由選擇冷氣或暖氣。輪到龍名館,YEAH!這家酒店的空調也分冷暖氣。27度的冷氣,剛剛好。

有加濕器,沒用上。喜歡的是那個分開設置的鬧鐘,當然還有電話設定的Morning Call Service。

雪櫃裡面光秃秃,每間房除了茶包外,還有一瓶礦泉水。



沒有衣櫃,只有兩個衣架,睡衣是一件過型,沒有浴衣,沒有浴袍,拖鞋是用完即棄形,保
險箱藏在抽屉內。


上網速度不夠快,但足夠,反正又不用DL甚麼。



離開前,酒店送我一袋近日東京大人気的麻布かりんと。三百幾円一袋,雖然酒店入貨肯定便宜,但也非常高興,很好吃的かりんと在東京駅大丸地下有售,下次路過的話不用再買蕉和樹來做手信。



酒店職員笑容真摯,服務水準一流,除了以前的Hotel Pacific,我想不到那一家東京的酒店服務水準比這裡好,包括皮不笑肉也不笑的Four Seasons、Hyatt等等所謂五星級酒店。

當打算給滿分時,還是猶豫了。

微妙在酒店的位置。

楽天「立地」的評分是4.74,接近5分的上限。



酒店的位置正正在商務區,附近並沒有甚麼購物中心,吃的選擇也不多。酒店網頁雖寫著步行往丸の内不需六分鐘,但下雨天或是下雪天,拖著行李會吃不消,雖然地下鉄日本橋駅就在酒店旁邊,但如果從東京駅轉地下鉄去日本橋,還要在大手町或是銀座轉車,所花的時間,肯定慢過步行。

更微妙的是室內沒有衣櫃,沒有衣櫃的設計,換來的是更廣闊的空間,廣闊的空間,可以放置大的行李箱,但是日本橋駅的構內設計,又上又落,加上為了擴建又在工事中,並不適合攜帶大件行李的旅客。

但從房間價錢來看,龍名館比在東京駅的Metropolitan、Four Seasons等便宜一大截,認真微妙。週末,五位數字不用,好抵,位置,還是給它9分吧。


Room Type: Single 17.5 sq m

1. 空氣溫度調節          9
2. 室內清潔程度          9
3. 燈光              8
4. 床舖軟硬、乾淨及溫暖程度    8
5. 上網及充電等          8
6. 酒店位置、交通方便等      9
7. 員工態度            9
8. 房間物料手工新淨程度      9
9. 窗外風景            6
10. 浴室設備及Amenities Kit等    9




ホテル龍名館東京 Hotel Ryumeikan Tokyo
http://www.ryumeikan-tokyo.jp/






2010/12/27

BOXING DAY増刊号【SMAP SHOP 2010】



Boxing Day,本打算用山下君的《明日之丈》來贈興一下,不過出現突發事件......




先去渋谷FC打個轉。



回來後變了這樣。




照片是札幌的圓點波波但衣装則是其他場次的星星。








31日まで限定。





關連網誌
諸神與你同在





2010/12/26

MS Super Live【烈男伝説】



背向鏡頭穿閃銀黑衣那個是走最後的松本潤,但當松本潤也走後,各色女連攝影師也不放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看眾色女的笑容,就知道「大神」一名,當之無愧。

故事就是這樣?

不。

有沒有留意到上圖臉向鏡頭的黑衣女子,在TroubleMaker時,並不是站在白衣女子的身後。

「閃得快,好世界〜!」

不只是這樣,而是再看清楚下面兩個圖,This Is Love時,是有欄杆的!



當阿拉西神在TroubleMaker從台上跳下台時,而這個欄杆是沒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