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31

Up In The Air【Down On The Ground ~2~】

前篇:Up In The Air【Down On The Ground ~1~】


此生人,第一次登機證在手,被飛機在眼前撇掉。


感覺,就好像一個新娘低頭簽好一紙婚書,抬頭一看,新郎卻跟隨另一個女子走了。

新娘流著眼淚,追著飛機,高呼:「你等我啊~!」腳上穿著的一隻高跟鞋,忽然鞋根「啪」的一聲截斷,新娘摔倒在地......

笑片?

新郎走掉還有候補啊。

SFO的內陸機很頻密,才不擔心。

問題是,星期六,只怕有人滿之患。

步向閘口頭文字U的櫃檯。

「我miss了20:15那班往LA的機,下一班是甚麼時間?」

「下一班是20:55,頗滿,要改趁快。」

「改、改、改。」

拿了新的登機證,還是問一下。

「再下一班是甚麼時間?」

「再下一班是22:40,是本日最後飛LA的航班。」

有點危險,千萬不要再出甚麼亂子,否則真的要做電波少女,在公路上載順風車。

拿著登機證,無奈又跑去公眾電話打給Mr. J。

「Mr. J,抱歉,我上不到20:15那班機,要改乘20:55那班,來到LAX大概是21:45。」

那一頭爽快的說:「沒問題,我正在駕車前往LAX,一於等到你出閘為止。」

可憐的Mr. J,接了毒舌女後,還要連夜駕車去Colorado。

(熟悉美國地理的應該會發現這裡出現亂子,從LAX駕車去Colorado State要15小時以上,到底發生甚麼事,又賣關子)

百無聊賴,不敢買東西吃,在自動販賣機買了杯咖啡,撥電話給三藩市的友人們,手機家裡辦公室都沒人接聽。

誰叫這是週末,毒舌女唯有斯人獨憔悴@SFO。

從Gate 66步行去Gate 90,等待上機。

打量四周的乘客,三五成群,大多說西班牙語,你不來搭訕我,我也不來搭訕你。

飛機準時在20:55開始移動,舒一口氣。

行呀行,行呀行,行了15分鐘後,飛機停下來。

機師說:「由於機頭兩盞大燈都壞了,不能亮起的關係,我們要暫時停在這裡等工程人員趕過來維修,請大家靜心等候。」

換燈膽?

有冇咁黑呀!!!!!!!!!!!!!!!!!!!!!

乘客上機前不是應該已經檢查清楚的嗎?

除了機頭燈,還有甚麼壞?

工程車趕來,又等了半個小時。

想打電話給Mr. J,飛機還在陸上,當然沒可能,除了等,還是等。

機師又再廣播。「由於工程人員說維修不到,我們將會回泊,所有乘客將會改坐另一班機,要在LAX轉機前往智利及秘魯的乘客,將會如此如此,前往哥倫比亞的乘客,則如此如此......」

南美人大聲起哄,毒舌女未聽完已經昏倒。



A點便是位於Orange County的John Wayne Airport,駕車的話,從SFO到LAX起碼6.5小時

つづき

 

2010/03/30

Up In The Air【Down On The Ground ~1~】

在機上呆坐了差不多一個小時。

機師說:「我們很抱歉方才由於上層的逃生門不能關閉,所以未能起飛。經維修人員協助下,現在逃生門已經緊閉,但由於不能再打開的關係,現在必須重新安排坐在上層的乘客換到樓下,請再耐心等候一下。」

想起如果機頭玻璃有裂縫,緊急維修時用強力膠黏著就算。莫非這次維修人員在機艙門外用牛皮膠紙黐著就算?

頭皮發涼,心中想逃。

心裡,忍不住咒罵Mr. B。

Mr. B是我們在美國的一個客。

星期五的晚上,和當時身在德國的Mr. B在長途電話上爭論不休。

「香港沒有航機去Portland呀!你的辦公室在橙郡,為甚麼要飛去Portland?(註一)

「如果不能從Portland入境,最壞的情況下也要從三藩市入境。」

「三藩市的海關比羅省海關更麻煩,我從LA直接入境不成麼?」

「總之你絕對不能從LA入境,辦公室給人裝了偷聽器,如果給LA海關一擋,那貨就不能星期日到達Client手上。」Mr. B呱呱叫。

一次又一次,只有Mr. B和他的客戶才知道的保密資料不知怎的洩漏出去給對手知道,疑神疑鬼的Mr. B兩個月來已經無數次把他們辦公室的牆璧、天花、電話、傳真、防盜系統,又裝又拆,根本發現不到甚麼偷聽器。為了避開他口中的偷聽器,他甚至飛去德國,才敢打電話給他在意大利、愛爾蘭等地的客戶。

客戶付錢,客戶大哂。

結果,毒舌女屈服,為了避開在LA入境,採取了一條有點迂迴的路線,坐頭文字U,從香港飛三藩市,再轉機,飛去加州的橙郡。

橙郡(Orange County)在那裡?就在LA的南面,Disneyland、Knott's Berry Farms便位於橙郡。

星期六,過了中午,等到人人下班,減少行蹤洩漏的機會,才即出晚上的機票。時間太趕,貨郵寄趕不及,被迫親自出馬押鏢。

Mr. B怕有人在機上把行李偷龍轉鳳,還要被迫坐經濟艙。

去到機場,Check-In的時候才發現少了一個錢包。

平常隨身帶著兩個錢包,一大一小,大的,用來裝護照、美金及一張信用卡,小的,用來裝其他的信用卡及港幣。找來找去,身上只有大錢包,裡面不見美金,只有一百元港幣。

心中泛起不祥的預感。

去到美國有人接送,沒有零錢,買點零食時比較麻煩。


回家嗎?太遲了。


還是不安心,用信用卡從櫃員機提取一千港元出來,在禁區內的兌換店換了一百元美金,找回一百幾十港元,八點幾算,簡直是黑店。

然後,在機上呆坐了個多小時,傳來機上的廣播,說樓上的機艙門「不能關閉」,還以為會換機,如今卻從「不能關閉」變了做「不能打開」。

身在密室,開始胡思亂想,如果坐樓上商務艙,會不會飛行中途,膠紙甩脫,逃生門在空中打開,椅子給扯出機外?開始慶幸,坐的只是經濟艙,

飛機終於離地,前一行的女人攬著個名牌奶粉袋睡得香甜,我也想攬住我的Pullman!

可惜Pullman不是人,是長闊高加起來等如115cm的新秀麗。

毒舌女睡不著,因為頭頂上的行李箱,裡面雖然沒有藏著任何違禁品,只是裡面的東西價值足夠在加州買座小房子。連去廁所也要等到派餐的時候,趁所有人不能站立才飛奔去廁所。

機師加速,然而還是比預定的時間遲到。幸好,前一班來了一堆不知來自何地的難民,只說法語,海關沒空理會毒舌女,完全不檢查行李,揮揮手讓我離開International Terminal。

看看錶,去橙郡的飛機應該已經走了,還是急步跑去Domestic的Terminal 3。

「最後往Orange Country那班19:15機也已經走了。」地勤說。

「噢... 那可否改乘去LA?」

「下一班往LA是20:15,OK嗎?」

還有大半個小時有多。

「OK!」

拿了Boarding Pass,提心吊膽的過了本地海關的X-Ray,星期六,海關果然寧捨散漫,非常順利的又再不用打開行李,步向閘口中途,先去買排朱古力。

在飛機上吃了十排朱古力有多的毒舌女還要買朱古力,是因為要把那張面值一百元的美鈔兌換零錢。

要兌換零錢,是因為要用公眾電話打給在橙郡的Mr. J,Mr. B派來接毒舌女的Sales Manager。
(註二)

Mr. J啊Mr. J,希望你見到公眾電話不要不接。電話接通。

「Mr. J?我是毒舌女。」

「啊,你到了嗎?我在John Wayne Airport的3樓。你在那裡?」

果然,Mr. J已在機場等候(汗)。

「我還在SFO。香港去三藩市那程飛機誤點,往Orange County那班機已走了,現在唯有轉飛去LA,抱歉麻煩你駕車去LAX接我。」

「沒問題,我現在去LAX好了。」

打完電話,轉身,看看閘口....

為甚麼所有人都消失了?

媽呀!這個電話都沒有三分鐘,飛機走了!!!!!!!!!!!!!!!!!!!!!

毒舌女呆在當場。

...............................................................................


つづき  




註一:橙郡,Orange County,在Los Angeles以南,Disneyland、Knott's Berry Farms便位於Orange County。Portland在Oregon州,北面貼近Vancouver,因為Portland有自己的International Airport,Mr. B以為香港會有航機飛去Portland。

註二:已經是數碼手機的年代,香港用的是TDMA/GSM,美國用的雖是AMPS,但行Dual Mode,在機場裡有Roaming等於無Roaming,不過這個在這篇網誌裡不重要就是了。




2010/03/29

月滿軒尼詩【Lockhart Road】

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晉陶淵明獨愛菊;自李唐來,世人盛愛牡丹;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靜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予謂菊,花之隱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貴者也;蓮,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愛,陶後鮮有聞;蓮之愛,同予者何人;牡丹之愛,宜乎眾矣。
~《愛蓮說》~周敦頤 


眼光光,等天光。

街頭唱完Hey Jude~♪,又輪到街尾的We Are the Champions〜♪,此起彼落,未停過。
自星期五開始,連續三天,是一年一度Hong Kong Rugby
Sevens的朝聖日,每到黃昏,眾嘩鬼便雲集在駱克道的酒吧,街頭到街尾,水洩不通,插針不入。
球迷的夜半歌聲,響徹雲霄,管你站在合和中心還是稅務大樓的天台,不可能聽不到。



這條街,英名叫做Lockhart Road,中文路牌以前曾見過「洛克道」,現在大多寫成「駱克道」。


吸星小姐的辦公室在謝斐道,晚上九點在駱克道等過海小巴,怕得要死,硬要毒舌女陪。

「妳到底怕甚麼?」

「怕那些袒胸露背的姐姐呀!」

「應該是那些姐姐怕你搶走她們的生意吧...」

毒舌女被人追斬九條街。

很多區外人稱呼駱克道頭段(軍器廠街、分域街、盧押道)為酒吧街。與其說駱克道是酒吧街,不如說是燈紅酒綠的地。日本語有個好聽的名字,叫做「歓楽街」。

九七以前,英軍艦艇來到香港,泊在天馬艦,水兵哥上岸便來這裡喝天光,穿著海軍制服的二皇子還曾經在京菜館美利堅吃飯。

駱克道過了柯布連道的另一段,酒吧數量漸少,賣裝修材料的店舖最多,地板、燈飾、地氈、大門、廚具、潔具等。一個是夜的世界,一個是日的世界。


愛蓮舅父的舖頭,就在駱克道。


湯唯在電影《月滿軒尼詩》裡飾演的角色叫做「愛蓮」,岸西是否暗喻「出淤泥而不染」?

再次申報,毒舌女不認識該片導演或任何一個工作人員,更非粉絲,也沒有收取任何利益。



2010/03/28

Up In The Air【大家樂】

坐在前座一個只有30歲左右的香港男人,正在搭訕鄰座一個約莫40歲的洋婦。

我認得他,是跨國公司頭文字A的本地銷售經理。耳朵豎起。

男:「你住那裡?」

女:「陽明山莊。」

男:「幾多錢租?」

女:「六萬幾。」

男:「嘩!咁你咪好有米...」

這樣的問題也問得出,難怪有些女人情願不嫁。

鄰座的是一個接近50歲的中年男人,也來自我介紹。

「我姓周,你可以叫我Peter(假名),昨天從Vegas飛過來Fresco,剛好碰上那場風。」

「你好,我是毒舌女。你從Vegas過來,是去電子展覽吧?」

「是啊,我的公司乜乜電子有去參展。」(乜乜電子是上市公司)

「那個展覽不是還未完結嗎?」

「對啊!所以我叫弟弟留在Vegas主持大局,他是PhD,所以是CEO,我雖是真正的老闆,但不是PhD,所以不用當CEO,哈哈哈!」

港男也有好多種,前座那個簡直無法相比,三言兩語,已交待清楚個人實力。


「你做盛行?」

「我?作家。」

「真的嗎?那我要找你替我著書立說。」

「哈哈哈,開玩笑的,我和你同行,不然也不會同坐這班機。」

「咦,你的Office在那裡?」

「灣仔。」

「那好哇,我們天天都去灣北那家酒店的Club House游泳,可以找你哇。」

上一代人果然厲害,用「我們」,不是用「我」。

「呀... 我不懂游泳啊...」

生意人是生意人,立刻明白言下之意,不再在這個話題糾纏下去。

通常,坐Business Class的,都不會理睬旁人,這班機是例外。

話說,23個小時前,上午九點左右,肚子咕咕響,前一夜六點鐘吃飯,已有15個小時沒東西到肚了,路過那家賣Fish Chowder很著名的機場餐廳,想想,反正一上機便有Lunch吃,還是省下吧。

如常,上機,倒頭大睡,睡醒,飛機在滑走道上動也不動。奇怪,睡了多久?看看錶,已經是兩點多。

機上傳來機師的廣播:「由於天氣惡劣的關係,只要風向一改變,我們便會立即起飛,請各位乘客繼續耐心等候。」看看窗外,幾十隻飛機在排隊。無奈。

等了又等,旁邊原定比我們遲5分鐘起飛的那班往台北客機也飛上了天,我們還是在等。

肚子咕咕響。

坐在第一排佔據了兩個座位的胖子按捺不住,站起來大聲咆哮:「你不飛是一回事,甚麼時候才有東西吃!?」

一直坐著的空服唯有站起來安慰胖子:「我們在滑走路,不能派餐,請再耐心等候一下。」

胖子:「那你起碼給杯水我喝!」

空服面有難色:「所有飲料現在都上鎖,請你再等一下。」

胖子發難:「等了5個多小時還等?我不理,一是你現在放我下去,一是你派餐...」

多得胖子這一鬧,機師終於讓步,決定不飛。離開機艙的時候,已是下午四點。

一溜煙的跑去櫃檯搶酒店,住的是Holiday Inn,不用住Motel,還好。

慶幸自己是高級難民,不用和其他人等排隊,想在機場先找點吃的,但地勤麻鷹捉雞仔,把我們趕上車,一時大意把大衣寄了艙,在機場外等車那幾分鐘,冷得哆嗦。

一月的三藩市也會打風,唉......

去到酒店,拿了房間鎖匙和Coupon,未上房,先去找吃的。

去到Coffee Shop,烏燈黑火,門外掛著個牌「18時開始營業」。天呀!

跑去問酒店職員,有沒有甚麼熱飲或是自動販賣機之流,職員搖頭。

這是家甚麼爛鬼酒店?又餓又冷的毒舌女唯有上房,這家機場酒店,連睡衣也沒有。洗顏用品、內衣,都在寄艙行李內,想洗個澡也不能。

終於等到六點搶到位吃飯。當然,大家都要搭檯。

半夜三點,又被召去機場,飛機預計會在五點起飛。

所有人都被捉到閘口前,附近的餐廳當然沒開門,肚子又再咕咕響。

過了六點,飛機還是未能起飛,航空公司運來一車飲料。

為甚麼只有我不喝的橙汁?清水、蕃茄汁、蘋果汁都沒有。


等到八點,皇恩大赫,終於讓眾人上機。經此一役,上到機,人人戒心消失,薪金屋租住址大開放。


 

毒舌女不喜快餐,直到現在,早上依然沒有吃早餐的習慣,然而,經歷過這一次餓昏了的經驗,每次上機前還是會去大家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家樂」真的幾過癮。有的人整天留在「大家樂」不是為了吃飯,而是為了打機;又有人愛在麥當勞買東西拿去「大家樂」吃;更有人一天到晚在「大家樂」吃廿幾卅餐,看的人也覺厭倦,吃的人卻樂此不疲。

你知,我說的這家「大家樂」,不是那家「大家樂」。



2010/03/27

少年メリケンサック

今日輪到「大家樂」跪低o左,為甚麼沒有人投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指せ20万サクセス!!!!!!!!!!!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OI83ntfeuk


劇情簡介
Kanna(宮崎あおい)在唱片公司負責發掘新人,兩年來毫無建樹,如果再做不出成績合約就不會延續。正當緊急關頭,Kanna在YouTube上發現了一隊名為「少年手指虎」的日本Punk Rock組合,這幾個風格狂野的帥哥在演唱會現場令樂迷如癡如醉,但當Kanna去找他們時,才發現影片原來是25年前的舊作,同時,因為片段的Access數字不斷上升,唱片公司已安排了日本全國Tour......



有Punk,又有宮藤官九郎,毒舌女當然看得High!我杯茶不一定要你杯茶,這次又不是影評。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某天,一個初相識的日本人在網上問毒舌女:「你知道Danny Chan現在的近況嗎?」

嚇一跳。

試探式的問:「你是Danny的Fans?」

對方喜孜孜的說:「是,我是新近才成為Danny的Fans的,在YouTube上看到一套他和哥哥主演的電影片段,喜歡上了Danny,你看,我這三個月來在網上收集了這些他以前的CD、電影的DVD......」

在日本谷歌輸入「ダニー・チャン」,飛快的看了一下,一如所料,排在前面的數十個搜尋結果都沒有提到人已不在的事實。

搜尋結果,搜尋出來的卻不是結果。
還是不忍心說出真相:「網上還有更多他的資料...」。

2010/03/26

速食時代

毒舌女:「Twitter是Starbucks,Facebook是大家樂,但我還是喜歡去酒樓,即使不是鏞記,就算是乜乜皇宮,乜乜閣都好,正正經經的坐下來吃餐飯,為甚麼這麼困難?」

友問:「那MSN是甚麼?」

答:「MSN是街邊魚蛋檔,又或者是雞蛋仔。」

半夜三更,毒舌女在網上「大家樂」大發牢騷。

睡醒,想想... 不對,要修正。

MSN不是雞蛋仔,一定是魚蛋檔,還要賣的是咖喱魚蛋。

吃咖喱魚蛋要好小心,尤其當你身穿白色衣服的時候,只要一個不留神,咖哩汁會濺到衣服上去。像發生小豬事件,那就糟糕了。

不過,有時想篤串魚蛋也不容易。

星期二,3月23日,魚蛋檔關門。

這是一個速食時代,為甚麼毒舌女還愛去大酒樓?

大酒樓不好嗎?有的提供粵菜,有的提供潮菜,有的提供上海菜。

雖然食物質素其實和快餐店差不多,有時,又會像昨日,又一隻九唔搭八的蒼蠅穿過衙府門那個爛鬼無用電網飛進來。

一o野大力拍死佢。

但那條屍,死黏在桌布上,怎樣也清理不了。

大酒樓多富麗堂煌也倒胃口。

題外話,其實我不太明白為甚麼有人會和死蒼蠅對話。

發牢騷的兩小時前,衙門失火,14日的網誌自動變為13日,16的網誌自動變為15日,18日的網誌自動變為17日,接著下來的五個鐘,先是20日的網誌變為私人網誌,接者是18日,跟著是17日,再來是15日,最後是13日...Orz

要成為少林高憎,首先要鍛鍊的,不是體格,而是EQ。

2010/03/25

Up In The Air【港女飛行日記】

黑底紅花恤衫的鈕扣只扣了一半。

露出的半個胸口,隱隱約約,有點誘惑,真想把手伸進去捉住那個吊墜。

視線又再偷偷的往上移。

頸上的金鍊,起碼有一根手指那麼粗。

視線又偷偷的向下移,右手是錶帶也鑲滿鑽石的鑽勞,左手是粗約一吋鑲滿紅寶石的手鍊。男人的手上,還在玩弄著一隻麻將牌。

噢!不是麻將牌,是一隻戒指,只是那塊翡翠像麻將牌般大,大到根本看不出那是隻戒指。

單是這兩隻手,足夠去太古城買個單位了。


Up In The Air的主角不是George Clooney,而是身高像曾志偉,臉貌像王青的台灣男人。而坐在旁邊的,是樣貌身材氣質還像Penelope Cruz的港女M。

循例,飛機上的搭訕活動開始。

「去香港玩?」咦?不是閔南話,懂國語啊。

「不是,剛從台北開完會,現在回香港。閣下去香港玩嗎?」


「不是,我們先在香港過夜,明天去澳門賭。上星期輸了數千萬,不服氣,再去賭過,哈哈哈!」


「不坐華航?」


「危險嘛... 哈哈哈,而且國泰的空中小姐比較漂亮...」


看看眼前的空服,似乎只有18歲,膚色黝黑,每個都眼圓圓,臉尖尖,
青春無敵,難怪廣東人稱呼她們做「印度西施」。

(中略)

飛機起飛後大半個小時後才開始派餐,乘客的頭盤碟早已空空如也,但三個頭等艙內的印度西施不但沒有意思收回乘客的頭盤,還蹺起雙手躲在角落裡細聲講大聲笑,心裡盤算你們莫要等到機師宣佈扣緊安全帶時你們才派主菜。


終於三個印度西施慢條斯理一齊出車,先派左邊通道,前面一個負責飲料,後面一個負責收頭盤的碗碟,另一個負責分發主菜。

果然,餐車還未來到右邊通道,機師已宣佈要下降了,必須扣緊安全帶。

今回的甜品看來又要蝕給魚翅。

餐車終於來到我們這一邊。

「小姐,我要拔蘭地」豪客說。

「$qwR*&As^p7#vrX!^d(fg(@V*-]h\d':.」

「你說甚麼?我聽不懂!」豪客皺眉。


「$qwR*&As^p7#vrX!^d(fg(@V*-]h\d':.


「我都說了我聽不懂!你聽得懂她在說甚麼嗎?」豪客別個頭來,毒舌女搖頭。

「$qwR*&As^p7#vrX!^d(fg(@V*-]h\d':.


「我都說了我聽不懂!!!」青筋乍現。

「$qwR*&As^p7#vrX!^d(fg(@V*-]h\d':.


「他媽的!我都說了我聽不懂你在說甚麼!!!」豪客咆哮。

一位紫衣從商務艙匆匆跑進來,噢!還是印度西施。「Sorry Sir, we are going to land Hong Kong Airport now. We have to collect......」

豪客大力拍檯,刀叉掉到地上。

「你們是甚麼航空公司?沒有人懂中文的嗎?」

自此,國泰少了一個頭等艙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了Ah-yo的人神共憤(一)的網誌,一直沒有表態過,雖然毒舌女是魚翅粉絲,此次事件是站在勞方那邊的。

現在的管理層都是90後嗎?難道不知道有段日子,魚翅航空曾經變了做南亞航空,所有的客都跑掉啊?




2010/03/24

24個比利【天然鰻 vs 養殖鰻】



根據日本鰻魚痴們的說法,日本最好吃的鰻魚飯在岡山,是一家私房菜,店躲在一望無際的田裡,沒有招牌,只能容納六個客人。食客用膳的地方,就是店主人的客廳。

這家店,只用四万十川捉回來的天然鰻,鰻魚冬眠時店主也會冬眠。

日本雖然很多地方依然捉到天然鰻,但據說最好的鰻魚,是在「日本最後的清流」四國高知縣的四萬十川。

為甚麼最好吃的鰻魚飯不在高知,而在岡山?

最好吃的「鰻魚」在四万十川,最好吃的「鰻魚飯」在岡山。香港人叫的「鰻魚飯」,即是日本語的「うな重」或是「うな丼」。蒲焼的「タレ」,即是那個醬汁,等同千年滷水汁,可是要長年累月積回來的。店主人已經80歲,那個タレ的年齡再年輕,也和他孫子差不多。

這家在岡山的店,店主人年輕時在四萬十川住了十多年,認識捕捉鰻魚的高手,後來搬回岡山,才能繼續提供天然鰻云云。

據聞店主人堅持不用養殖鰻,因為曾到海外考察過養殖場的環境後,完全死心。日本國內的養殖鰻也不肯用,是因為日本養殖場投放大量抗生素。

店主人已經80歲,當年他認識的漁師年齡也差不多,即使天然鰻的數量不減,一天又可以捉到幾多條?

鰻魚從四萬十川送到岡山,還會養一段時間,待泥臭味盡除,才會奉客。

天然鰻和養殖鰻主要的分別在那層皮,比較硬,即是阿蘇最討厭的形容詞「有口感」。

順道說一下吃「ウナギの蒲焼き」的法則。第一,肉身要夠厚;第二,千年醬汁;第三,等待時間愈長愈好;第四,要用炭火,不能用電爐或是煤氣爐;第五,鰻魚從那裡來。

這家店,只接受熟客預訂,需時一星期至三個月不等,盡管如此,就算是住在岡山的大人物,有人介紹,摸上門也一樣碰釘。

食べログ有資料嗎?有。
 
●店主より●
ネット上に載せられて営業に支障をきたすようになりました。
残念ながら新たな一見さんは、紹介含め一切受け付け不可となってしまいました。
突然訪問されても困りますので、住所や電話番号、地図等の掲載は絶対におやめください。

愛吃天然鰻的,不妨去其他幾家店碰碰運氣,最好事前預約,據說近年四萬十川捕獲的天然鰻數量激減,即使去到四萬十川也不一定吃到天然鰻。

郷土料理 花ぜん ■ http://www.bitsoft.jp/biz/hanazen/
季節料理 たにぐち
http://restaurant.gourmet.yahoo.co.jp/0006070274/M0039000205/ 
召膳 三月http://restaurant.gourmet.yahoo.co.jp/0006070902/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生天養的鰻魚和人工養飼的鰻魚,到底有沒有分別?

你認為地盤工人和在健身室日操夜操的大隻男,有沒有分別?




2010/03/23

Crossing Hennessy【地圖版】

「我冇打算去睇《月滿軒尼詩》o架,我不嬲都唔睇港産片o既,我只係想去見識下電影節D人到時點樣Check人手機...... 手機咋喎,又唔係相機,點解唔俾帶入場呀,你當電影觀眾係咩呀?賊呀?就算係賊,你都要捉到佢先叫做賊啦,手機個功能係咩呀,俾人用o黎打電話嘛,我諗住叫個Friend霸位,你收左佢部手機咁佢點通知我呀......」

這不算是港女,港女是一邊看一邊挑錯。樓下有版你睇,哈哈哈!

右門神問:「真的完全挑不到錯處?」

對!幾乎挑不出錯處。或者說,有一些疑惑,但不是錯處。例一:當張學友和湯唯在莊士敦道(電車路)晚上漫步那一幕,心裡在盤算他們到底把腳步放得多「慢」。

鏡頭經過海皇粥店、時裝舖、三聯書店、麵包舖、去到電器舖,對話打住,那一小段路,從早到晚都人來人往,急也急不來,但是,如何拍攝而又沒引起任何騷動?就算街上的行人全都是臨記好了,那燈飾呢?還在開的店舖呢?

例二:結婚那一幕,下著大雨,阿來從香港公園跑去軒尼詩道檀島。正常的路線應該是穿過太古廣場,直接跑去軒尼詩道,但電影裡,阿來卻跑過利東街(囍帖街),即是他利用了皇后大道東又或者堅尼地道,穿過利東街,去到莊士敦道,再走向軒尼詩道。

Google建議的路線是從紅綿道直落,但最快的路線是穿過香港公園。



阿來為甚麼會繞了個大圈?阿來是路痴?阿來本來打算回家,半途忽然想去食蛋撻所以改變路線?

順帶一提,地圖中會展博覽道正是阿來和敏如(張可頤)久別重逢相約的位置。

電影其實沒有提到二人工作的地點位置,M來解畫一下。

電器行少東阿來工作的地點,正確的地址其實既是莊士敦道,也是分域街,也是譚臣道。(感謝中原地圖大神提供正確資料!)



愛蓮工作的地點是駱克道,演員不知是不是藏在那架大巴裡(爆)。



軒尼詩道上的「檀島咖啡餅店」。



地圖上,「來」就是阿來的工作地點,「蓮」就是愛蓮工作的地點,中間剛好相隔了一條軒尼詩道。




以上,是給海外友人看的版本,以下,是給本地人看的M的惡搞版《Crossing Hennessy》。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一遊行



無敵發輪功的銀樂隊。



2009年5月1日的遊行風景,沒有一個人戴口罩,十小時後,軒尼詩道變了做Ghost Town。\( ⌒▽⌒ )/



2009年5月2日維景酒店被封的風景。



也來看看長毛的誓師大會。



白天掉下來的黑天使。


缺了一邊翼的粉紅天使。



通往會展天橋上的風景,剛好就在軒尼詩道上。



惡搞完畢,謝謝收看。



2010/03/22

HKIFF【月滿軒尼詩】

岸西岸西,我愛死你!


香港電影有救了!(淚)

誇張?

沒有誇張,上次毒舌女寫「廣東話」電影的網誌是那一套?星星師兄的長江一號,悲哀的是那套其實不是港産片。

抱著踢館的心情去看香港國際電影節的開幕電影《月滿軒尼詩》,結果甘拜下風離開會展。

電影劇本的完美度是99.95%。

那0.05%扣在那裡?相親那一場,湯唯舅母說她20年前擺喜酒那一段,譚魚頭在那裡沒那麼久,20年前,那裡好像還是北海漁村。

每一個場景的接駁路線幾近完美,湯唯把抽濕機送上分域街和莊士敦道學友的電器行,受辱離開,下一個鏡頭是步上告士打道的行人天橋啜泣,告士打道有數條行人天橋,那一個行人天橋位於盧押道口,再下來的鏡頭是學友無奈的在藝術中心的天橋上遙看著坐在長椅上的湯唯。

諸如此類的路線,在電影裡不斷穿插,不斷引發會心微笑。

近年某些巨型港産片,不是不好看,只是,車子明明在觀塘繞道,轉了個急彎便到了香港仔,教觀眾如何投入劇情?咱家觀眾無共鳴,想介紹給外地友人看也無癮。

學友扮演阿來這個kidult異常出色,所謂kidult,不一定只是玩模型公仔的港男,而是賴在家裡心智不肯長大的中年人。

(以下內容有地雷)

當醫生說鮑起靜已是老人家必須經常留意血壓,學友一臉茫然。

醫生:「你阿媽幾多歲你都唔知?」
學友發忟:「佢都唔講佢幾多歲。」
醫生:「咁你幾多歲?」
學友:「41」。
(內容大意如此)

很無奈但又很現實的內容,很典型帶點神經質但無傷害性的香港人,很港式幽默啜核的對白,這才是香港電影,這才是所有海外觀眾都想看的香港電影。

岸西在台上說;「這是一套喜劇。」

《月滿軒尼詩》不是一套喜劇,只是遇到任何無奈時也能以笑相對的,才是香港精神。

岸西岸西,愛死你!

2010/03/21

うなぎ【京阪神篇】

村友C君問京阪神有沒有好吃的鰻魚飯。頭頂「叮」一聲!

マンマミーア!為甚麼會忘記「廣川」?毒舌女果然只對余生一心一意。



【京都篇】

提起嵐山,人人都曉吉兆本店、湯豆腐嵯峨野、松籟庵等,不吃魚生又不吃豆腐的日本人,會去「廣川」吃鰻魚飯。


為了鰻魚飯而特意去嵐山,不划算,如果路過嵐山而不去,又很可惜。

以前,在廣川店門外,會寫著「天然鰻入荷しました」,而且列出當天供貨的水産公司名字,諸事八卦的毒舌女查證過,廣川列出的眾多水産公司裡頭,起碼有一家是鰻魚的養殖場。到底是廣川被騙?還是廣川騙人?

廣川去年九月搬舖,不知門口還有沒有再標明鰻魚的來源。總之,和東京五代目野田岩一樣,去過的旅客都有讚沒彈。有趣的是廣川雖然在京都,蒲燒卻是關東流。


除了廣川,京都還有數家著名的鰻魚料理店,ぎをん梅の井、祇をんう、松乃鰻寮、わらじや。

「ぎをん梅の井」和「祇をんう」去年都摘下了米芝蓮一星。

「ぎをん梅の井」地下一階賣的是便宜鰻弁,二樓是高級「京会席」。他們的蒲燒依然是關東流。

「祇をんう」的正式名稱到現在我還未搞清楚。店門掛的暖簾是「祇をんう桶や」,網頁裡則說是「う」;米芝蓮、食べログ用的是「祇をんう」;Google用的是「祇園う」,也有人稱呼為「う桶屋・う」。據說,此店用的是養殖鰻坂東太郎,毒舌女沒去過,因為他們賣的鰻魚飯用木桶來算。大桶,12,000円,可供五至六個人吃,小桶,7,000円,可供三個人吃。

但如果論京都風情,此兩家可能及不上沒有摘星的「松乃」。松乃(まつの)在京都有兩家店,一家是松乃鰻寮,另一家是祇をん松乃。有機會的話,去松乃鰻寮品嘗它們的うスープ(鰻魚湯)、う雑炊(鰻魚粥)、うしゃぶ(鰻魚火鍋),而不是又是關東流的蒲燒。

「わらじや」是一家在京都400年的老舖,名字若是翻成漢字,是「草鞋屋」,這家老店的名字典故頗有趣。「わらじ」者,漢字寫作「草鞋」。「草鞋」和「草履(ぞうり)」不一樣,草履,是人字拖,草鞋,也是人字形,腳跟部份有包裹,繩帶一直縛上去小腿,是涼鞋,看過日本的時代劇大概會明白我在說甚麼。據說豊臣秀吉要在這裡休息,要脫掉草鞋,所以就把這裡命名為「草鞋屋」。這家店入口的左邊,就掛著一隻大草鞋。

わらじや不賣蒲燒,獨沽一味「うぞうすい」(雑炊)。

廣川 ■ http://unagi-hirokawa.jp/
ぎをん梅の井 ■ http://www.gion-umenoi.net/
祇をんう ■ http://www.yagenbori.co.jp/tenpo/u/index.html
松乃 ■ http://matsuno-co.com/
わらじや ■ http://restaurant.gourmet.yahoo.co.jp/0005171111/M0026000342/
 

京都人愛推薦的有一家創業於大正年間在今出川的「(西陣)江戸川」。地址是京都市上京区笹屋町通千本西入笹屋四丁目272。

花遊小路那家江戸川,和「祇をんう」同屬やけんぼり集團,和(西陣)江戸川好像沒有甚麼關係。

至於在近鉄京都駅的江戸川,還有近鉄奈良駅、大和西大寺駅的江戸川,和在大阪的五家江戸川,雖是長龍店,同屬近鉄観光,和以上兩家更無關係,不論肉質或是醬料的味道,只能算是中規中矩,無驚喜。
 

http://www.kintetsu-kankou.com/edogawa/index.html
 

京都的人氣蒲燒鰻魚店都是關東風,大阪的人氣蒲燒鰻魚店走的也是關東風。


 【大阪篇】 

創業350年的阿み彦、中之島竹葉亭、也是老舖的志津可、吉寅都是關東風。唯獨百年老舖的本家柴藤,卻是關西風。

本家柴藤 ■ http://www.shibato.net/
中之島竹葉亭 ■ http://hk.myblog.yahoo.com/miss-m/article?mid=35997 
志津可 ■ http://www.111.ne.jp/~shizuka/

阿み彦 ■ http://r.gnavi.co.jp/k847802/ (北浜店)
    ■ http://r.gnavi.co.jp/k847801/ (くずは店)
吉寅 ■ http://r.tabelog.com/osaka/A2701/A270106/27001073/



 【神戸篇】

去到神戶還吃甚麼鰻魚,去吃牛吧!



2010/03/20

ジェネラル・ルージュの凱旋

右門神看完《JIN-仁》後迷上了醫療日劇,問除了《医龍》、《白い巨塔》外,還有甚麼好介紹。

《白い影》啦~!( ̄▽ ̄)ノ

今季四月開鑼日劇,就有一套醫療日劇,富士火10的《ジェネラル・ルージュの凱旋》。

一般情況是,日劇收得,於是開拍電影版。《跳躍大搜查線》如是,《HERO》如是,《詐欺獵人》也如是。

但《ジェネラル・ルージュの凱旋》卻掉轉,電影於2009年3月在日本上映,電視版卻等到2010年4月才開始播放。

《ジェネラル・ルージュの凱旋》其實已是續篇,前篇的電影版《チーム・バチスタ》在2008年2月公映,電視版《チーム・バチスタの栄光》則在2008年10月推出。

在看堺雅人和竹內結子的《宅配男金色搖籃曲》之前,先說一下二人已在《ジェネラル・ルージュの凱旋》裡合作過。電影主角雖然是堺雅人,但電影海報裡,阿部寬個頭比堺雅人大十倍。堺雅人也憑此片競逐日本奧斯卡的最佳男配角,不過卻輸了給剣岳的香川照之。


 

田口和白鳥兩個人一凸一凹,日劇裡的田口是男角(伊藤淳史),電影裡的田口是女角(竹内結子),每當田口遇上白鳥便會發生超爆笑場面,很有TRICK「山田奈緒子+上田次郎」的影子。

海堂尊的原作,是醫療問題小說,電影版和電視版卻變了做懸疑推理。電視版和電影版也有分別,電影版就加插了「推銷員之死」這個情節。

電影導演是中村義洋,香港國際電影節的常客。認識中村義洋,還拜他負責編劇一職的《刑務所の中》。這次電影裡也出現了反高潮手法,大場面出現在最後,而非在最前。

《ジェネラル・ルージュの凱旋》電影版除了有竹內結子、阿部寛、堺雅人、羽田美智子、山本太郎、高嶋政伸、貫地谷しほり,前篇出現過的佐野史郎、玉山鉄二都有份客串,這樣的卡士,不明白為甚麼香港沒有電影商買片。

珠玉在前,電視版不知收視會如何。

2010/03/19

映画【劔岳 点の記】

劔岳(Tsurugi-Dake)是立山連峰的其中一個山。

中國人一般寫作「劍」,日本人一般的寫法是為「剣」,提到劍岳,大部份日本人都寫作「剣岳」,而當地人的寫法卻是「劔岳」,2004年時日本国土地理院決定將地圖上的名字改為「劔岳」,電影和小說用的都是「劔岳」。

又,原本的寫法是「劒嶽」。

劔岳,標高2,999米。

托賴松田龍平春雨的J君,早在三年前開始一直聽到她抱怨,龍平為了拍這套戲要留鬍子,毒舌女才能老早就知道有這麼一套戲存在。

這套電影拍了足足有兩年,電影拍得太長對春雨來說不是好事,前有一套《2046》,後有一套《劔岳 点の記》,明白的應該已經明白。ヾ(@^▽^@)ノ

電影於2009年6月20日日本全國公開,8月在新宿見到還在上映,怕悶得睡著了,沒買票,如果知道它拿獎的話,早知就一早去看。

《劔岳 点の記》拿下了今年日本奧斯卡的最佳導演獎,還拿下了最佳攝影、最佳燈光、最佳錄音、最佳配樂、最佳男配角。

導演木村大作憑此片拿了最佳導演。

木村大作?誰?

除了影癡,大部份日本人也不會認識木村大作,因為《劔岳 点の記》才是他第一部執導的電影,雖則他是日本奧斯卡的常客,30年間拿下17次的最佳攝影,受黑澤明的影響甚深。

鬼塚佐治借我原裝日版DVD,大感謝!

Disk 2《The Making Of》裡有一幕,很暗的環境,鏡頭在訪問洗腳中的淺野忠信,一眼瞥到腳甲都瘀黑了。這不是一套災難片,不是人性片,不是男兒片,不是記錄片,這是一套用生命來和大自然搏鬥的電影,幕前幕後皆是、可惜沒拍到他們如何製造小型雪崩活埋人那一段。細節,例如化妝、服裝方面其實有一點點兒馬虎(是不是因為全片的工作人員差不多是全男班的關係?),不過完全無損電影的可觀性。人,在大自然裡,實是渺小到不得了。

全片沒有用上CG,更佩服的是70高齡的木村大作,攀上跳下,險象環生,依然聲若洪鐘,指揮若定。

香川照之憑此片拿下了最佳男配角獎,雖則他的戲份和浅野忠信一樣都是男主角。另外,有份演出的演員還有仲村徹、役所廣司、宮崎葵、夏八木勳等。

沒在雪地生活過的人,永遠不會知道,山其實比海可怕得多。

《劔岳 点の記》公式網頁
http://www.tsurugidake.jp/





2010/03/17

食・東京【Shiseido Parlour Ginza Tokyo】

在銀座打書釘,看得入迷,忽然醒覺,哇!時候不早,沒時間吃飯啦,快步跑回酒店,途中路過Shiseido Parlour,衝進去打算買蛋白餅上機充飢,見到門僮大叔,忍不住多口問:「有位?」「有」就這樣,上了4/F。

Shiseido Parlour,是池波正太郎的另一家愛店。

一坐下,男侍應順手拿起毒舌女個袋掛在桌旁。



這個銀製的「テーブル用鞄掛け」,英文中文都不知道叫甚麼的勾,母親就有一個,還是富士山的圖案。很奇怪,現代日本許多高級餐廳都不見提供,上次來Shiseido Parlour喝下午茶時,記得侍應只是拿個布袋蓋著放在椅子上的手袋。

日本倒底是不是不況?環顧四週,不見有OL或是貴婦樣子的客人,十桌裡頭有九桌都像是退休人士的午餐聚會。

資生堂自家認為最好吃的是Croquette,毒舌女卻認為是牛腩飯,但一個女子叫牛腩飯吃實在有點異相,選了Set Lunch「薔薇」,主菜沒選牛頬肉,吃的鯛。

池波正太郎說過:「資西堂西餐廳的菜,藝妓身上的顏色也給比下去」。先不論刀功,紅黃綠白金紫,單是賣相已經賞心悅目。


前菜



的鯛のポワレ レモンバターソース



デザート



資生堂的蛋白餅,是全東京最好吃的。



沒叫咖啡,來個紅茶,配樓上紅噹噹的甜品嘛。



這家在銀店超過百年的老店,最好的,不是他們的食物,而是百年不變一絲不苟的服務,是現代日本任何高級餐館都已找不到的服務。

經理是一個戴眼鏡穿著深色西裝約五六十歲的男子,走在街上的話,大概會以為他是銀座那一家公司的社長。所有男侍應,皆留短髮,女侍應,頭髮皆束起。人人神清氣爽,像軍人站崗似的星羅棋陣般散佈在自己的岡位,腰板挺直,頭部不動,但眼觀四方,只要食客身體動作稍作輕微的指示,迅速驅前,動作敏捷俐落,但完全不覺擾攘。侍應雖然嚴肅,但又令客人完全感受不到一點拘謹氣氛。當從廚房端菜出來,抬起頭,眼只向前望,手臂剛好彎曲成90度,不止如此,拿著銀托盤的手,掌心朝天,姆指和食指也成90度,令人嘖嘖稱奇的是,人人如是,十足十從軍隊訓練出來的一模一樣。

最愛的是,侍應之間完全不會互相交談,神情完全專注在客人身上。但需要協力的時候,又會互相幫忙,到底要訓練多久才能出場呢...

偷眼瞄了一下附近兩個穿著西裝貌似社長的男性吃甚麼,唉,果然是牛腩飯。


Shiseido Parlour 資生堂パーラー 
http://parlour.shiseido.co.jp/index.html

2010/03/16

宿・東京【Mitsui Garden Hotel Ginza Premium】

 一夜無夢,醒來,沒拉窗簾,天已全亮,轉身看看鐘。

嘩!十點半!嚇到當堂彈起!

只記得前夜躺下床,枕頭一軟一硬,硬的是中間有粒感那種,側身,咦,床褥上還有一層軟綿綿的床墊,打算用手搓一下那個厚度...... 跟著已經不省人事。

這是第三家豌豆姫様一躺上床便睡著像豬一樣的東京酒店「Mitsui Garden Premium Ginza」,開心得幾乎淌下淚來。



Mitsui Garden Premium Ginza,在這裡簡稱「三井銀座」,是東京又一家在建築物高層以上的酒店。酒店網頁內的東京鐵塔很近,其實遠得很,幸好還有小小的海景搭救。一進門,打開衣櫃,撲鼻而來的是那種新簇裝修的氣咪,咦?不是2005年年末時開業的嗎?怎麼還會有這種氣味?這個衣櫃的深度22cm不到,裡面還藏有放濕器、熨衫板、空氣清新劑、拖鞋、睡衣。

拖鞋是eco拖,洗完循環再用。

有去年才建成的三井四谷不住,住到三井銀座,是因為受夠了一舊膠啤出來的日本酒店浴室,決定住到Piero Lissoni設計的三井ガーデンホテル銀座プレミア去。因為Single Room還是一舊膠的浴室,索性選不是一舊膠的Twin Room。

沐浴設備和馬桶分隔,從淋浴間出來,玻璃門朝內拉,不是向外推,水不會濺到一地都是,讚。

不過浴缸還是很「膠」,Size比Royal Park Shiodome Tower大一倍。



有Rain Shower,但沒有按摩設備,不及The Prince Sakura Tower,幸好夠乾淨之餘還要夠新淨。水壓沒有問題,去水良好。花灑頭的出水力度也有3種,至於水溫,最熱只能調教到46度左右,愛超勁熱水的人可能不夠力。

是至簡單的水龍頭,熱和冷,一目瞭然,好過某幾家酒店的水龍頭,隨時要坐下研究半天。



感激的還有貼心的Amenities,女士的落妝油、洗顏泡沫、化妝水、潤膚液都是資生堂atty Frische。Body Soap、Shampoo、Hair Conditioner的包裝卻是自家三井的。浴帽、髮刷、鬚刨、綿棒有。牙刷很有無印良品的感覺。風筒是東芝的,夠強力。

至於馬桶,牆上控制,只是一般貨色見過好它十倍的。毛巾還未殘舊,但沒有提供毛巾浴袍。



電視是薄形LCD 32吋,天花頂安了兩個BOSE喇叭。冰箱沒有其他飲料,只提供兩瓶免費的礦泉水,也沒有mini-bar,沒有小吃。日式和洋人茶包各二,咖啡也是各二。



室內溫度可每半度調教,窗側有換氣扇。但不是雙層窗,外頭太冷時窗戶還是會出現水點,雙層窗簾,這裡房間用的物料都是光触媒(Light Catalyst),沒有甚麼古怪的氣味。迷你保險箱藏在床頭。



研究一輪後,鬧了一個笑話。發現這間房沒有書桌的嗎?對!訂房前已知道這個Superior Twin Room「ライティングデスクはございません」。

沒有書桌怎麼上網?嚇得立刻打電話去Front Desk問,姐姐沒好氣:「Cable藏在冰箱上一格的抽屜裡,插口在靠窗的沙發下面。」

嗨嗨.... 嚇得我...

上網速度不及Royal Park Shiodome Tower,總算接續良好,沒有斷線上。又,這裡的Business Centre備有電腦,提供30分鐘免費上網,再多的話便要付錢。

有缺點嗎?有,雖說酒店在銀座,但其實是在銀座的週邊,步行往新橋駅、汐留駅、銀座駅、東銀座駅都有一段距離(毒舌的標準頗苛刻ヾ(´▽`;)ゝ)。下雨或下雪時有點兒痛苦,勝在成田機場巴士直達。

員工待客態度不算特別親切或老練,但有禮,訂了機場巴士,一直相伴直至上車為止。
你以為我喜歡不停試酒店嗎?不。大阪京都札幌,住來住去都是那一兩家,只是東京,沒有幾多家可以一覺睡到天光,幾經辛苦找到Pacific Hotel,今年9月便要拆掉,The Strings,價錢和面積卻又不合比例。


Room Type: Superior Twin Room 26.3 sq.m

1. 空氣溫度調節        9
2. 室內清潔程度        9
3. 燈光            9
4. 床舖軟硬、乾淨及溫暖程度  9(扣1分是因為讓豌豆姫様發現了被袋有污跡)
5. 上網及充電等        8
6. 酒店位置、交通方便等    8
7. 員工態度          9
8. 房間物料手工新淨程度    9
9. 窗外風景          8
10. 浴室設備及Amenities Kit等  9




三井ガーデンホテル銀座プレミア Mitsui Garden Hotel Ginza Premium
http://www.gardenhotels.co.jp/ginzapremier/index.html




頂心杉

舊的東京鐵塔還未去過,新的東京鐵塔已經完成了一半。(-"-;A ...



現在的高度,已和舊的東京鐵塔相若。

上月,不是說Tokyo Walker向20~30代的讀者做了個「みんなの意識調査」嗎,其中一個調查結果是,最多人渴望住的房子能見到Tokyo Sky Tree。

嗨...一枝頂心杉,有甚麼好看的?



2010/03/15

食・東京【渋谷松川】

看蔡樣的新書,說野田岩比竹葉亭好吃,記起日本有個「辛口」食評家叫做友里征耶的,這個「辛口」不是Dry(酒類),而是比毒舌更毒舌的「辛口」。去年又再痛罵野田岩,說他們不可能花上2小時去蒸鰻魚。

在這裡先補充一下,關西風一般會把鰻魚直接放在火上燒,關東風一般都會在燒的個程中加上「蒸」這個步驟。


某個訪問裡,野田岩的五代目金本兼次郎說用上養殖鰻時,每次要蒸上兩小時才能令肉身柔軟,友里征耶質疑店內根本不能應付云云,兼且兩個小時蒸過的鰻魚一夾就散。(咦,咁似一條魚要蒸10分鐘,一百條魚要蒸幾多分鐘的問題?話時話,毒舌女吃它們的志ら焼確實是一夾就散)
 以前友里征耶曾經指摘野田岩的筷子套上的文字「天然鰻のお吸い物のきも、又はきも焼には釣針が入っていることがありますのでお気をつけて下さいませ」,是刻意誤導食客野田岩提供的是天然鰻魚。

毒舌女從來不理會野田岩提供的是天然貨還是養殖貨。反正,天然的都不知道有沒有被污染。
去野田岩,只為料理人的手藝。唯一不敢苟同的是,野田岩把鰻魚和Cavair併在一起,令我想起香港仔魚蛋粉的海膽。

細心的話,應該留意到在野田岩和竹葉亭,毒舌女吃來吃去都是茶漬。


為甚麼叫茶漬?

即是等於為甚麼不叫吉列而吃咖哩吉列一樣囉。

對材料質素沒信心,靠醬汁搭救。

沒有人知道毒舌女愛吃鰻魚。

曾經,家裡的冰箱長期藏有20人份量的急凍
鰻蒲焼き,那時候從日本來的鰻魚,不知是天然還是養殖貨色,總之肥美、鮮甜、結實、粗壯。

那時是要搶的,和住在本地的日本奥様們一齊搶,UNY的超市甫入荷,每個人的手推車上,起碼都有七、八條,放工後才去買,早已賣光光,唯有省下中午吃飯的時間去搶。

不知何時開始,日本來的鰻魚變了,又瘦又細又奀,價錢還要雙倍。那時的傳聞,鰻魚雖是日本飛機貨,實際上卻是台灣的養殖貨色,運去日本再打個轉回來,不貴才怪。

這些年來,去到日本每個城市,都找當地最著名的蒲燒店去試,春夏秋冬皆試過,跟隨池波正太郎的足跡也試過。然而,即使是標榜來自浜名湖産的天然鰻,肉還是不夠結實,不及當年的急凍貨色。

是不是廚藝失傳呢?我想不是。一個好的廚子,煮甚麼都會好吃,去過不少地方,前菜的煙鰻好吃,茶碗蒸好吃,湯好喝,就只是那個蒲燒鰻魚,為甚麼不及當年?




在渋谷松川這家老舖,
中午吃了個鰻魚飯,保留傳統,飯前綠茶,飯後焙じ茶,前菜的豆腐很好吃,竟然有井水的甘甜味,心滿意足。只是這個鰻魚,不及當年,欣喜的是味道比駒形前川強得多,料理功力雖然不及五代目野田岩,但價錢合理,最重要的是,在渋谷竟然不用等位,還是寫一下吧。

 店 名■渋谷松川
http://www.unagi-matsukawa.co.jp/






2010/03/14

HKIFF捉蟲記【2010年版】~最終章~

2010.2.25
34th HKIFF某信用卡網上優先訂票開始。先訂下所有會展的場次,一如所料,HK Ticketing的系統繁忙,但沒理由每個交易的上限是4張門票。

詳見撲飛日

2010.2.26
繼續利用某信用卡網上優先訂票優惠(用某信用卡價錢沒優惠,但訂滿20張可取得電影節的九折優惠),訂下使用Cityline系統的場次門票。

2010.2.28
繼續訂使用Cityline的場次門票。為甚麼不在26日一次過完成?因為今天才是公開訂票日的第一天,預了電影節的節目表一定有變動。

果然,Polanski的《The Ghost Writer》於當天突然加插出現。


2010.3.1
順利在HK Ticketing出齊會展場次的門票。

2010.3.4
在柏斯出其他場次的門票時發現小問題,四張換書卷有兩張出錯了,門票的問題不大。


聯絡上Cityline,Cityline說會找速遞上門取回所有門券,結果因為Courier說要等到3月8日才有空,決定翌日親自上Cityline一趟。

2010.3.5
把門票和換書卷等悉數交回Cityline。Cityline說3月8日會回覆,總之票會在3月21日前妥當處理云云。

2010.3.7
晚上,發現HKIFF的網頁上,楊采妮有份主演的電影《37》出現「停止售票」字樣。

2010.3.8
等了一整天,沒有收到Cityline的電話。

2010.3.9
上午,忍不住打電話去Cityline問進展如何。答曰:「星期五可以上來取票。」

中午,收到HK Ticketing的電話,通知《37》的放映取消,會由《一頁台北》代替。被問會否去看還是退票,其餘的票都在Cityline那裡,怎會記得是否已訂了另一場的《一頁台北》?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回答,最後被告之,若決定退票,必須在放映前一天去HK Ticketing的門市部退票。

2010.3.12
上午,收到Cityline的電話,說:「請備信用卡及身份證於下午一時後上來取票。」

下午,門票終於到手。

又,關於票套。在HK Ticketing出票時有票套,雖則票套和電影節的無關。事前向PM其中一家分店查詢,據說有票套,還是麥嘜,結果另一家店出票時,卻沒有票套。該店店長還說:「Cityline都沒有票套給我們。」

有一些郵寄收票的卻又有HKIFF的票套,但一些又沒有,在沙田大會堂買票的有,在中環大會堂買票的又沒有。

今年都已經第34屆,完全不明白香港國際電影節為甚麼弄得這麼複雜。從訂票到取得票,合共花了16天。

希望這一篇的題目,日後不需要修改為《
HKIFF捉蟲記【2010年版】~最終章之前篇~》。


2010/03/13

我愛午夜長

地點:東京牡丹樓
時間:午夜







2010/03/12

本人限定受收郵便(特例型)

損友問:「這個信封上印著本人限定受取(特)是甚麼意思?」 
這個「本人限定受取郵便」合共有三種類。除了基本形,還有特例型,和特定事項伝達型。記得2008年時J校還只是使用基本形,沒想到原來去年已轉了用特例型。(~。~;)~

關連網誌:配達記錄郵便廃止⇒特定記録郵便

 


甚麼是「特例型」?

根據日本郵局的網頁(http://www.post.japanpost.jp/service/fuka_service/honnin/index.html)指出,收取「本人限定受取」郵件時,
本人需向郵局人員展示身份證明文件,基本上不接受家人或朋友代領或代收。第一類的基本型接受附有照片的職員證、學生證,但特例型不接受,只接受運転免許証、日本国旅券(Passport)、写真付き住民基本台帳カード、健康保険証等。如果使用舊姓(日本女性結婚後普遍改跟夫姓)或舊地址的話,除要檢查證明文件外,去到郵局時更要接受口頭質詢。另外,寄件人若是使用特例型的話,會附上收件人的聯絡電話號碼,郵局會主動聯絡通知云云。

損友又問:「甚麼場合會使用
本人限定受取(特)?」

例如信用卡,又例如演唱會或舞台的門票。
 

同一個名字同一個地址同一個電話號碼,當選的機會微之又微(雖則實際情況並非大家所想像的。有些人會借人頭,有些人會使用假人頭。

所謂借人頭的意思是借用親戚朋友的名義和地址去抽票,假人頭的意思是,地址是真的,名字是假的,嚴格來說,不是名字是假的,而是現實裡根本沒有這個人存在。


為了杜絕假人頭,像J校,就會使用「本人限定受取」。人根本不存在,何來證件?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起另一個室友,做家賊也算,連親朋戚友的姓名地址也賣給假卡集團。

2010/03/11

知人口臉不知心

友達、恋人、一緒に暮らしている人・・・あなたは本当にその人のことを知っていますか?

毒舌女的第一個室友,在這裡,且稱呼她為L君。

L君和毒舌女不同學校,她是毒舌女的同學E君的男朋友的表妹。E君本和姐姐住,E君姐姐要和男朋友同居,E君被迫搬去和男朋友同居,男朋友自然要趕走表妹。

搬進來沒多久,L君便暗戀上住在我們樓上的一個英俊高大的男生P君。

P君是毒舌女的同班同學,P君和他哥哥同住,他
哥哥是毒舌女的表哥的同學,P君的妹妹,剛巧在香港中學時又和毒舌女同校。大家年紀相若,又是異鄉人,自然玩得熟絡。

P君不但長得英俊高大,是體育健將,而且煮得一手好菜。一大群同學老是在我們住的Apartment樓上樓下的走來走去。

但是我們這群人,沒有人發現L君暗戀P君,包括L君的室友毒舌女。

剛放暑假,P君的
哥哥和友人去了別省遊玩,毒舌女也不知道走了去那裡玩。一切,都是事發一星期後才知道。

那是個炎熱的下午,L君獨自上了P君的家,央他教功課。功課教完後,還是呆坐不肯走。P君推說眼睏,躲到房裡睡覺。


L君不知如何從她大學的友人裡弄來一些藥物,步進睡房,意圖用針筒注入P君的身體。

P君只是裝睡,不是真睡,自然反抗,結果L君丟下藥物,落荒而逃。

當天毒舌女晚上回到家,收到L君的電話,說明天打算到朋友家去住兩三天。又過了整整一星期,回來匆匆收拾衣物說要回香港過暑假。

L君的哥哥拿著藥物去調查,奇怪的是,那些只是一些打了會令人神智不清的藥物。

事發起碼一星期後,瞞在鼓內的毒舌女才輾轉從一個友人口中知悉此事。

當時P君又驚又怕,是說,男生遇到這樣的事也實在難以啟齒。P君明查暗訪,確認毒舌女不是L君的同謀,才敢把此事披露給身邊的好友知道。

向來甚有口德的P君忍不住說:「L君長成這個樣子,只要她脫光衣服,男人都會落荒而逃。」

L君事後又怎樣?只記得暑期末期收到她的一封疑似絕交信,信上說:「你竟然化妝,我覺得你很墮落......」


東京同棲80後【パレード】

某天,在MSN,把公式網頁的連結扔給鬼塚佐治。

「林遣都!」隔著MSN也感受到有人在另一頭大叫。



真是多得Asian Film Awards那個只有英文的網頁,Parade有份競爭最佳電影,演員導演名字卻不見。那麼多劇照不選,偏選了張小出恵介背向鏡頭的照片。

http://www.asianfilmawards.org/2010/index.php/en/afa-screenings



UA的網頁更是只有一個旋轉木馬...... 唉!教人如何意識到這套在本地被提名競逐Asian Film Awards的最佳電影《Parade》,就是那套拿下柏林國際電影節國際影評人聯盟獎的《Parade》。



更吊詭的是一早在網上購票的鬼塚佐治有劃位,去到票房買票的C君被通知不設劃位,今天在網上看也是不設劃位。



這套電影的主角是藤原竜也、香里奈、貫地谷しほり、小出恵介,和林遣都。不過,毒舌女想看這套電影卻是因為行定勲。ヾ(≧▽≦)ノあははは!

電影公司社員直輝、自稱插畫師的未来、無業的琴美、大學生良介,四人合租一間公寓,家裡附近發生一連串的傷人暴力事件,受害人全是婦女。一天一個男娼サトル闖進他們的家,展開了意想不到的結局。

不知出自誰的神來之筆,把電影譯作《東京同棲80後》。

不清楚原作者吉田修一是甚麼時候寫《パレード》,但小說於2002年拿下山本周五郎賞時,吉田修一也只不過是34歲,那時小說人物和作者的年齡,相差只不過是十年左右。隔了八年,吉田修一和行定勳也只不過是42歲,但是演員和導演的年齡,相差已有二十年。

看了一堆行導的訪問,行導幾乎是重複又重複的說:「我不明白現在(日本)年輕人腦袋裡想的是甚麼,電影裡應該笑的地方他們會笑,只是不應該笑的地方他們也在笑。」、「我想看外國的年輕人在看這套電影時的反應。」...

日本也有電影飯抱怨:「不明白為甚麼看這套電影的年青人一直都在笑。」

坐在毒舌女旁邊的女生,也是一開場沒多久便不停的咕咕笑,害毒舌女一直偷瞄坐在另一邊的G君和C君是不是已經睡著了。

這不是一套笑片,這是一套不一樣的「恐怖片」,沒有恐怖鏡頭,但打從心裡對人性的恐怖而凝結。

吉田修一寫的是人性陰暗的一面,但電影出來後,卻演變成了80後不為人知的一面。

所謂80後,是香港人的名詞,在電影裡(或小說)即是社會上20代的想法。「ここはチャットや掲示板のようなもの。嫌なら出て行けばいいし、居たければ笑っていればいい」。

2010年的80後真的是這樣嗎?2000年時的70後、1990年時的60後、1980年時的50後、1970年時的40後、1960年時的30後,還不是一樣...

《パレード》本編&メイキング映像 ビデオ■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dx2ueufMOE

Making of Parade 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7ct-z3ZAz8

Making of Parade 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v03m2tUShQ

Interview 藤原竜也×香里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EMiCQ6aMZwI
nterview 藤原竜也×小出恵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akLkj5r3t8I
nterview 貫地谷しほり×小出恵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DTR34RkKjsa

パレード(Parade)公式HP■ http://www.parade-movie.com/



ネタバレ(以下文字取材自舞台挨拶観客の質問)

Q1.最後のシーン(直輝の犯行シーン)は、当初は犯行を行わない脚本だったとか?!

あのトンネルのシーンは原作と変えようとしていて、 最初は、女が通り過ぎる→直輝が女を襲い顔をメチャメチャになぐるシーンを頭の中でシュミレーションする(つまり妄想)→いざ、襲いかかろうとしたところをサトルが止める というプランだった。

そして、そのシュミレーションのシーンでは女の顔をグチャグチャにつぶすという
衝撃的な映像にするつもりだった。 だけど、撮影が進むに連れ、これは無理、サトルは決して止める側の人間ではないと思った。 撮影はキャストたちと話し合いながら進めたが、 サトル(けんとくん)は、自分では直輝を止められない、と言った。 なので、あの場面では直輝の内面を放置しようと思った。

そして、カメラは引きで、アップでは撮らないよ、と。 変更にあたっては、竜也も面白いですね、と言ってくれたので がんじがらめにして、細かい動きひとつまできっちり指示し、 決して違う動きは許さなかった。 それに反して、良介には自由にやれ、アドリブだらけにしていいと指示した。 すると、竜也はひたすら自分を抑え込む芝居をしてくれて 走っているシーンでも、視線ひとつも決して動かさない。

竜也は舞台俳優として培ってきた素晴らしい身体能力を持っているからこそできた。

Q2.サトルのキャスティングについて

キャスティングに当たっては凄い数の人に会ったがピンとくる人に出会えなかった。 サトルは”新人枠”と思っていたから名のない人を探していた。 あまりに決まらないので、HプロのプロデューサーIさんに サトルが決まらなければやれない、と言ったら、困ってしまい。林遣都なんてどうですか?と言われ、受けてはくれないだろうと思いつつ話を持っていったら,本人が乗り気というので会ってみた。 そこで、この役がやれなかったら僕は俳優辞めますと言われて、辞めなくていいから一緒に仕事をしましょう、と、サトルが決まった。

金髪については遣都くんのアイデアだけど、どちらで(黒髪か金髪)でやるか本人も迷っていて、クラインクインの前日に直接電話をもらって、金髪に決まった。 彼も黒髪でやる自信がなかったのかも知れない。 自分は遣都が爽やかな俳優だとは思っていない。 デビューから主役という重責を背負っていたから、今回は主役でないということもあって 自由にやれたのではないか。

Q3.エンディングのこだわりについて

7年前だったら小説のラストシーンはショッキングだったが 現在は温度差がなくなってしまった。 ラストのカット。直輝が見上げるシーンは、演出じゃない。 竜也には、自分の感情の流れに従って欲しい、とだけ伝えた。 自分は、直輝が最後にどんな顔をするのか見たかった。 この部屋に身を埋めるのか、それとも、批判的に見るのか? 自分もその中にいるんだ、と認めることは、自分でいちばん怖ろしいこと。 どうにもならないものに捕まってしまう感じを表現したくて、 窓にはこだわった。

あの部屋自体が社会 。あの部屋に閉じこめられている=いわば牢獄。 そして竜也が最後に見せたのは、少年の顔、純粋な顔だった。 それは2つの選択のどちらにも取れる顔だった。

電影,另我記起10代時收到室友L君的一封疑似絕交信,信上說:「看到你化妝的樣子,我覺得你很墮落,心痛......」

誠意推薦。


2010/03/10

日本飲料搞乜鬼

在傻哥見到SUNTORY這個Chocolate Sparkling已經登陸,真快~!日本在1月19日推出,M在1月29日買來喝。

朱古力味道的梳打水不奇怪,奇怪的是瓶上成份註明完全不含朱古力(チョコレートは使用しておりません)。

意外地不冷藏喝也一樣好喝,雖然是甜味,但完全不覺得它是汽水。



記起前年チェリオ推出的豉油色橙汁「なんちゃってオレンジ」,以為這個怪物捱不到三個月,豈料還在日本賣。



去年十一月時CHEERIO推出這個期間限定搞乜鬼系列之TORANOCO,樣子像Tabasco,味道卻是Cola,風評麻麻,超市降價至37円一瓶。



なんちゃって...咪就係「搞乜鬼」囉...


2010/03/09

零食日語(55)

在惠康見到這個Raspberry & Passion Fruit,才記起又很久沒寫過零食日語了。



◎ KitKat ラズベリー&パッションフルーツ
Raspberry & Passion Fruit,兩個味道一樣嘛... ^^;


◎ KitKat ミルクコーヒー味
牛奶咖啡味,即是其實沒有甚麼味(汗)。近日剛推出了一個桜抹茶,倒是很想試。


◎ KitKat 小豆
那隻鬼,好邪!在日本拍了一次,失焦;回到香港又拍過,繼續失焦。味道麻麻,不吃也罷。


◎ KitKat メープル
不算甜,驚喜不大。


◎ 越後製菓 海老しお焼き
近期稍有驚喜的日本零食,來自越後製菓的蝦條。


◎ Glico 塩キャラメルほそ〜い細切り
為甚麼這個鹽焦糖這麼好味道?百思不得其解。


◎ Glico ベーコンほそ〜い細切り
就是有煙肉味囉,味道不及上者。


◎ Glico Pocky つぶつぶミックスベリーポッキー
つぶつぶ就是粒粒,ミックスベリー就是甚麼類型的berry都有。味道不酸,比草莓那個好。


◎ Calbee PIZZA
期間限定,味道普通,薯條也不軟。


卡樂B的味道雖然一般,但很喜歡這家公司。最近(其實不是最近,是去年12月底的事,誰叫M很久沒有寫這個零食日語),卡樂B在北海道回收了一批在包裝上沒有印刷賞味期限的うす塩味的Jagabee。

顧客只需寄回去宇都宮工場,郵費由Calbee支付,不需要收據,Calbee收到後會把錢直接寄回給顧客。

TOYOTA應該老早參考Calbee的做法!ヽ( ̄▽ ̄)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