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30

3分鐘

這不是一件羅生門事件。

這個故事,一點兒也不引人入勝;這個故事,還未有結局;這個故事,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外人,根本難以判斷。這個故事,和所有人都沒關係的,大可不必看下去。

記在網誌裡,只因毒舌女.....................懶!

不是,而是今天發生的事要等到後天完成了才能寫出來。

以下是日本傳媒的報導。

中国機が成田に無許可着陸、管制官と交信せず

25日午後0時12分頃、成田空港に着陸直前だった中国・大連発の中国国際航空951便(ボーイング737—800型機、乗員乗客155人)と管制官との通信が途絶え、着陸許可を得ないまま着陸するトラブルがあった。

前後の航空機とは間隔があり、衝突の危険性などはなかったが、国土交通省は無許可着陸に当たるとして、同社に口頭で注意を行った。

国交省によると、中国国際航空機は、滑走路から約12キロの位置までは羽田空港のレーダー管制室とやり取りしており、午後0時9分に「以後は(成田空港の)管制塔と交信するように」との指示を受けた。通常なら同機が無線の周波数を切り替えて成田の管制塔と交信するが、約3分後、成田の管制官からの着陸許可を得ないままB滑走路に着陸した。この間、管制塔からは6回にわたり、同機に対して「こちら管制塔です」などと呼びかけていた。同機は着陸後まもなく管制塔との交信を始めたという。

航空管制のルール上、管制官から着陸許可を得られない場合は、着陸をやり直す必要がある。同省では、同社から当時の状況について事情を聞く方針。

資料來源 http://headlines.yahoo.co.jp/hl?a=20100425-00000795-yom-soci


以下是中國傳媒的報導。


国航:日媒称其飞机未经许可着陆与事实不符

民航资源网2010年4月26日消息:针对日本媒体称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imited,简称“国航”)飞机未经许可在日机场着陆一事,记者向国航方面进行了核实。

记者了解到,日本媒体所述航班为4月25日大连——东京CA951航班,该航班准备着陆前一直按东京进近空中管制员的指挥飞行,当飞机下降至1800英尺时,东京进近管制指挥CA951可以按16号跑道仪表着陆程序飞行,并更换到塔台频率,但机组多次使用塔台频率和应急频率呼叫塔台均无反应。

此时天气状况良好,飞行高度较低,机组观察飞机状态稳定,且目视跑道上无障碍物、无飞机,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机组按正常程序安全着陆。对此事国航也表示还将进一步调查。


資料來源 http://finance.ifeng.com/air/hkxw/20100426/2108687.shtml



毒舌女的著眼點不在誰是誰非,也懶得寫日本傳媒如何老作。關於日本傳媒如何渲染,請看延伸閱讀。

飛機在上空約1,800米,跑道已在眼前,離開著陸點只有3分鐘的飛行距離,和地面控制塔的通訊突然中斷,你是機師的話,你會如何判斷?

準備著陸?升高等候重新收到地面控制塔的指示?

3分鐘。

是否違反守則,已不在考慮之列。

升高,難保不會和別的飛機相撞,著陸,也難保不會和別的飛機相撞。

3分鐘。

每次飛機著陸前的3分鐘,我都心驚膽顫。






延伸閱讀

http://mikesakai.blog.sohu.com/149499269.html




2010/04/29

關西姊妹花香港食文化體驗記【茶餐廳】



Cさん:「茶不是用來喝的嗎?」

Aさん搶著答:「我知道,香港人認為茶比水乾淨,所以用來洗筷子和匙的。」

Cさん:「真羨慕你們,香港到處都有茶餐廳,中國人的粉麵飯又有,西洋人的意粉三文治咖啡紅茶又有,總之甚麼都可以吃到。」

毒舌女:「你們不是也有居酒屋嗎?一樣東西合璧,價錢相宜啊。」

Aさん:「但是,日本的居酒屋會自己煮飯,香港茶餐廳的麵包卻是從外面訂回來的啊!」

語塞。




2010/04/28

關西姊妹花香港食文化體驗記【一蚊雞】

 被香港西餐館嚇怕了的關西姊妹花,嚷著要吃中華料理。

坐下後,Aさん探頭探腦,低聲問:「鄰桌那一家四口叫的是甚麼套餐?怎麼桌上都是四碟雞?」

兩大兩少,一對是父母,另一對像是兒媳的樣子。

四個大人,桌上放著四碟雞。

「他們叫的不是甚麼套餐,是推廣菜。那個雞叫做《一蚊雞》。以前,香港的一元硬幣廣東話叫做《一蚊雞》,這家店取其音,推出《一蚊雞》,意思是每碟雞只需一元。」

「每碟雞的意思是...一隻雞?」

「好像是...」

「哇,那我們一於也一人來一碟雞!這樣你也不用怕傳染到我的感冒。」

菜,上桌。

 

姐妹同心,一起別轉頭。

「哎也也... 我不要見到雞頭呀!」

一時忘記了有些關西人也是日本人。



2010/04/27

關西姊妹花香港食文化體驗記【釘子餐】

「Aさん,你點的是燒春雞套餐,餐湯是忌廉湯或菜湯,加二十元可轉龍蝦湯,加四十元頭盤沙律可轉鵝肝,加二十元普通咖啡可轉榛子味咖啡、維也納咖啡或其他咖啡,甜品加二十元可轉芝士餅。Cさん,你點的是白汁海鮮意粉,不是套餐,加湯三十元,加沙律二十元,加咖啡三十元,加甜品二十元,如果要轉龍蝦湯就如方才所說的,再加多二十元......」

一口氣翻譯完店主所說的,坐在對面的兩個日本人依然滿臉疑惑。

關西友人Aさん和Cさん兩姐妹來香港玩,Cさん好像有點感冒,決定不吃中菜,改去西餐館,各顧各,減少交叉感染的機會。

「即是我這個燒春雞套餐,從一百元變做二百元?」

「是。」

「那我這個白汁野菌飯如果變做套餐的話,從一百元變做二百元,如果改為龍蝦湯,轉鵝肝,要榛子咖啡和芝士餅的話,就從二百元變做三百元。」

「是的,再加一。」

「那我這個燒春雞套餐,不要湯,不要沙律,不要咖啡,不要甜品,只要雞的話,那應該免費啦?」

「那我的白汁野菌飯也改成你那個燒春雞套餐好了。」

菜,上桌。

 

「哎喲!早知不要薯條,叫店方再退回二十元給我們。」

さすが関西人!



2010/04/26

食・東京【天狗】

Bちゃん問毒舌,除了本地也有的「和民」外,日本還有甚麼連鎖店居酒屋。

和「和民」同級數的連鎖店居酒屋,還有白木屋、天狗等。

日本友人中,認為「白木屋比和民好,天狗又比白木屋好」的人多的是。

問毒舌的意見嘛,每一家都差不多。

鹽多油多煙多,引誘口渴的客人狂飲至昏醉為止。

上回和餅君去天狗時拍的照片。





那一個好吃,那一個不好吃,都不記得了,反正餐牌常轉,侍應常轉,廚房也常轉。重要是是否物有所值。

天狗最近做黑毛和牛「すき焼き鍋」480円。超值!

要注意,黒毛和牛不一定是日本国産。


天狗 http://www.teng.co.jp/


2010/04/25

すき焼き【関東風 vs 関西風】

執輸行頭慘過敗家,這幾天人人趕住去截尾糊。

「投訴呀!貨不對文!」

「抵死!誰叫你不預我的份。」

這個日本牛肉和豚肉真是禁運得及時。

本地提供日本和牛鋤燒(或壽喜燒)的料理都是關東風,モリタ屋、三嶋亭等是關西風。

個人體驗,吃A4級以上的日本和牛,關西風比關東風好吃。

關東風的Sukiyaki,是「鍋」。關西風的Sukiyaki,才是「燒」。

◎ 關東風


◎ 關西風


比較動畫

 三嶋亭(関西風)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2NB5FIcTew

 モリタ屋(関西風)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pezBdeQupY

 人形町今半(関東風)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4hrNyKL99w

關東風和關西風的最大分別是,關東風會把砂糖、醬油、酒等調味料預先混和調校,日本語叫做「割下」,牛肉放在汁內煮;關西風是放牛肉進鍋後,加糖,加醬油等調味料(三嶋亭的做法是先加糖進鍋再放牛肉);菜,不會和肉一起煮,因為蔬菜會出水,牛肉的味道減半。

甚麼時候下糖,甚麼時候下酒,甚麼時候下醬油,時間必須拿捏得很準,在講求效率的高速城市,莫說要侍應站在桌旁侍奉30分鐘,5分鐘也不可能。

講究的,都不會加蒟蒻,據說因為會令牛肉變硬云云。

既然本地吃不到關西風的Sukiyaki,唯有自己改良一下吃的方法,務求吃到牛肉的最佳水準。

那就是《牛→牛→牛→菜→烏冬》。(假設一人有三片牛肉的話)

也可以參考北大路魯山人的吃法,不加割下,先燒牛肉來吃,然後輪到菜和牛肉互相交替,如果喝酒的話,燒牛肉時不加糖。

關東風的「割下」,一般會加醬油、砂糖、味醂、酒等。煮久了味道變得過濃時,會加事先用昆布和鰹節煮好的上湯。

至於吃Sukiyaki時牛肉的厚度,也是好吃與否的關鍵,一般來說,一定要比Shabu-Shabu的厚。三嶋亭一人前份量是160g,約三片;モリタ屋一人前份量是150g,約三片;和三昧的鋤燒一人前份量是100g;也是三片。人形町今半是幾多?去看看連結的動畫便明白。

只選上等的牛肉不一定便好吃,油脂分佈要均勻,才能感覺到一瞬間在口裡溶化的感覺。在日本吃的,並不一定最佳。

横浜某店


京都三嶋亭


香港和三昧


唔怕貨比貨,只怕唔識貨。

寫網誌,和吃鋤焼一樣,要懂得調節。例如動畫出現時文字可能變亂碼,不用心煩氣躁。用連結好了。

適者生存。









2010/04/24

知事


森田健作知事は20日成田国際空港を訪れ、空港内で寝泊まりを続けている外国人旅客を激励した。第1ターミナル出国ロビーのサポートカウンターでは、居合わせた外国人女性と握手を交わし、肩を抱くなどして励ました後、成田市が実施する滞留旅客対象の市内観光ツアーに出発する人たちを、手を振って見送った。

from 毎日新聞2010.4.21



口蹄疫の感染が確定すれば、国内では宮崎県と北海道で発生した2000年以来10年ぶり。東国原英夫知事は同日の記者会見で「肉を食べても人に感染することはない。肉も市場に出回ることはない」と呼びかけた。

from 日本経済新聞2010.4.20


一年前的今天,泡菜人出事,毒舌女沒擔心過,失業又如何,藝人變身做知事,有森田健作、東国原英夫等做前科,去競選埼玉県知事好了。知事這份工比藝人好,又有年金,又不用向電視台買怕,又不愁臉孔要被打格仔。





2010/04/23

Respect: NATURE

4月22日,地球日,Earth Day。

地球日,你想到甚麼?

滅碳?環保?關燈?不吃肉?不上網?

毒舌女想起大麻。



六年前,那是一個星期天,早起,遊遊蕩蕩,去了代代木公園。

大清早,空氣裡瀰漫著大麻煙的味道。

碰口碰面的人,都包著頭巾,穿著紮染長袍,足上一對Birkenstock,或赤足,站或坐者,皆一臉悠閒。

看不到有人在吸大麻煙,但是空氣裡就是一股大麻煙味道。

小販賣的不是鱆魚丸子,而是有機豆腐雪糕、有機沙律。

幾乎以為自己穿越時光機,去了60年代的美國胡士托音樂節。

那天,是Earth Day,在渋谷代々木公園裡有一連串的活動。

アースデイ http://www.earthday-tokyo.org/

小廣場上,歌手輪流獻唱,唯一認識的名字,是大友康平。

然後,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才認識サヨコオトナラ,後來才知道主唱的サヨコ(高橋佐代子)是80代年代Zelda的主音。Zelda,一隊日本全女子組合的搖滾樂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H507mLzKOU

沒吸大麻,卻可能吸入含大麻煙氣味的空氣,腦袋一直渾渾沌沌,直至七七四十九天後,被小木的一通電話嚇醒......


2010/04/22

兒童不宜

呵................................................

呵........................................

呵.....................................

呵.......................

呵..................

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呻吟聲。

「你願意把靈魂賣給我嗎?」魔鬼獰笑。

「呵......願意願意願意我願意......」

就算金城武、木村拓哉、福山雅治、竹野內豐、阿部寬、赤西人、山下智久、Gackt...... 全部脫光光坐在面前,也及不上口裡這一刻的歡愉。

為甚麼Sukiyaki這麼好吃?Why?なぜ?どうして?

久違的鋤燒。



久違的和三昧。



如果你自四年前開始看這網誌,你會發現毒舌女的口味一直改變。從最初只吃焼肉,到升級愛上ステークハウス,然後到鋤焼。

唯一不變的是,美味的日本牛肉。

常說,余生帶來的是精神上的慰藉,牛肉帶來的是肉體上的歡愉。進入口裡那一種粗糙原始的快感,令人願意把靈魂賣給魔鬼。

不過,那必須是三嶋亭的鋤燒。






2010/04/21

地下室潜入記

有人在日本別荘留下口訊...




地下サイト=地下網站
レス=回覆
お節介=多管閒事
春咲き=花癡

「シカト」一詞直譯就是「無視」,要意譯有點困難。自己去語源由来辞典看解釋吧。

你在偷偷偵察別人時,別人也在偷偷偵察你。

毒舌女名正言順的潛入別人的地下室偷窺。

至於看到甚麼,唔話你知住。




2010/04/20

翻牆




多得小空姐的國內球迷,熱情推介翻牆技術,令到這幾天其他日星的Twitter和Blog都淪陷成為偷渡客的休憩所。

新米偷渡客往往肆無忌憚,大搖大擺坐在人家的客廳互相評頭品足,品評主人品味壞還好,又或是自我陶醉一番也好,偏偏卻是說著些無關痛癢人人都看不懂的話題,惹來旁觀者的鄙視眼光小事,害苦了一眾平日生怕IP曝光,一言不發的常連偷渡客。

某脚本家剛說以後要轉為地下室(日本時間00:44)。



上星期已經開始放送的某日劇的題材就是Twitter,脚本家以身試法,把親身體驗融入劇本裡,偏偏忘記網絡就是現實生活,Follow寵物!獵人嗅到野猪的氣味還不立刻跟隨在後?

聰明的話,就應該第一時間刪掉Following,而不是趕走Followers啊...

如果你是寵物的主人,你會改個甚麼名字?


2010/04/19

✓ Music Shoe

不明白為甚麼會有人穿高跟鞋去追星。

不明白為甚麼有人會穿高跟鞋上飛機。

不明白為甚麼有人會穿高跟鞋去遊船河。

更不明白為甚麼有人會穿高跟鞋去行山。

好的跑鞋是很貴的,但也是良好的投資。

一對耐看的跑鞋,也許花你數千,但兩三年後,價錢可能升值兩倍,好過投資股票。

但是,自從目睹祖母的✓跑鞋甩底之後,對此品牌已經敬而遠之。

其實,只是想介紹負責演奏的HIFANA











2010/04/18

一絲不掛

這個題目,和E神無關。

話說去年十月,美國一男性在家赤裸裸,一㩦子上學的婦人路過他家窗外看到,婦人報警,男性被捕,經過多月來上訴,終於上週裁判團於20分鐘內通過被告無罪,當庭釋放。2CH和Twitter對此話題沸騰,搞出了這個「因在家中全裸而被逮捕」的日本藝人可能性排行榜。

 1位 東山紀之
 2位 草なぎ剛
 3位 伊藤英明
 4位 堂本光一
 5位 稲葉浩志(B'z)
 6位 成宮寛貴
 7位 Gackt

 8位 
江頭2:50
 9位 
たむらけんじ
10位 
上島竜兵

☆(o_ _)ノ彡☆

2010/04/17

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

昨日,豈只網誌被河蟹,電郵也被河蟹。話說,右門神在雜件箱內將一件電郵,移往收件箱,搬完,郵件不見了,收件箱沒有,雜件箱沒有,垃圾筒找過,草稿箱也找過,消失得無影無蹤。

毒舌女,你還死守在雅烏村幹嗎?

說來話長,這次嘗試用一個大部份人都看得懂的用語來解釋一下。

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當世界只死剩兩大免費電郵系統的時候,Antims的毒舌女用的是yahoo.com。

那個年代的yahoo.com,只有US版,電郵更加不支援2-Bytes的語言系統,包括中日韓文。和日本台灣等地的友人聯絡,用的還是家裡的netvigator.com。

netvigator.com有時收到日本來的電郵會變亂碼,在上世紀末時,迫於無奈在yahoo.co.jp開了個ID。

香港拍賣場開始的時候,用戶ID強制要用yahoo.com.hk,所以自動開設了個yahoo.com.hk的郵箱。這個電郵系統,支援繁體中文,不支援日文和簡體中文,結果基本上所有聯絡上還是用回netvigator.com。

netvigator.com的郵箱限制4M,如果香港的友人傳送檔案過大時便不能收取,唯又叫他們送去yahoo.com.hk的郵箱。

後來,索性全部用yahoo.com.hk的郵箱來連絡所有中文人。

所以基本上毒舌女的尾巴拖著的可能是yahoo.com、yahoo.com.hk、yahoo.co.jp。(實際上還有yahoo.com.tw等等,至於數年前可在hk登記中文版而不需使用.com.hk,暫略)。

用gmail就可以統一,為甚麼不用?

不是不用,是情況有一點兒複雜。撇除穩定性、安全性、可靠性等問題,複雜的是在yahoo每一個郵箱都有一本長長的電話地址簿。

電話地址簿裡不止有電話地址,還有聯絡人的生日日期,辦公室號碼、手機號碼,手機電郵、實家地址等等等等,要全部整合在g-mail,太花時間。

毒舌女有幾多個電子郵箱,這個不好公開說,會被鴉烏追斬。

為甚麼要開設多個電子郵箱?有時,是烏龍。

某天,毒舌女在某掲示板上換票,留下電郵地址yahoo_c○m@yahoo.com.hk,等了三天都沒有回音,回到掲示板一看,媽呀!竟然打錯自己的電郵地址做yahooc_○m@yahoo.com.hk。

唯有將錯就錯,開設一個yahooc_○m的ID,就是這個Blog的來源。托賴,四年來至今尚未收到任何垃圾。

因為友人四散在不同的電子郵箱,這個在這裡Add我,那個在那裡Add我,於是Facebook又出現不止一個毒舌女。

那有幾多個Blog?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人鬼又怎會同一屋簷下?


2010/04/16

烏鴉河蟹事件



方才還興致勃勃的跑去鄰居家裡發牙痕,回來準備加多幾句時才發現... 咦,去了那裡?

最後見到「今季日劇」這篇網誌時是4月11日。

草稿匣找不到,垃圾筒也找不到,

雖說凶多吉少,但起碼也有條屍骸啊!

今季有甚麼日劇好看的,請參考goro chan的春季日劇巡禮

村爸和阿部寛的當然會看,但最想看的,是NHK的Chase,三個主角,都見過真身。

2010/04/15

誰偷走我的芝士

除了東京島外,還有《十三人の刺客》,2010年是「男色天下」!


演員有役所広司・山田孝之・伊勢谷友介・沢村一樹・古田新太・高岡蒼甫・六角精児・波岡一喜・石垣佑磨・近藤公園・窪田正孝・伊原剛志・松方弘樹・松本幸四郎・稲垣吾郎・市村正親・内野聖陽・岸部一徳・山崎努。

原作拍於1963年,今回三池崇史翻拍,2億日圓的大製作,2010年秋公開,公式網頁暫時欠奉。

但2010年,最想看的電影還是踊る大捜査線3

織田裕二可能在不老不死溫泉浸得多,樣貌神態20年如一日。

沒提名字、照片裡樣貌欠奉,人人一樣知道誰是上篇的主角,嗨,那個也是不知吃甚麼的完全不顯老。

毒舌女和大師姐坐在Cafe S數近年入屋的日劇男主角。

大澤隆夫、阿部寛、唐澤壽明、織田裕二、江口洋介、藤木直人、村爸、大佬、泡菜人......

等一等,我們在數的好像都是40代,或接近40代的男星。

上戶彩的配搭是比她年長13年的中居,綾瀨遙的配搭是比她年長13年的藤木。

山下智久也屬於「入屋」一類吧?對!但是山P是25歲。

30代的男星去了那裡?堂本光一、堂本剛?沒拍日劇很久咯。妻夫木聰、小田切讓?去了拍電影。押尾学呢?等收監。

數來數去就只有一個玉木宏。

是誰偷走我的芝士?

PS 給某台的主持,那個是Beach Boys,不是Bitch Boys。




2010/04/14

螳螂捕蟬

網民甲:「我等這一天等了足足十五年呀!我準備今天三點鐘去排頭位。」

網民乙:「好嬲呀!公司不許我請假(泣)」

網民丙:「拿部Canon 550D好丫?還是Nikon D90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甲:「他Out了!」

記者乙:「好老呀!」

記者丙:「他是誰?」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粉絲甲:「我準備了他的寫真集讓他簽名。」

粉絲乙:「我已在四季Book了間房全天等候。」

粉絲丙:「我這個燈牌花了三天才完成。」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護衛甲:「來的是誰?」

護衛乙:「木村拓腮?」

護衛丙:「不是哪,好像叫做反丁龍史。」

 
 

萬人空巷,水洩不通。



2010/04/13

露出解禁

事發逾半個月,日本傳媒才發文,又做文抄女一下。

ネットで露出しないと生き残れない SMAPや嵐「ジャニーズ動画」開始

ネット上で露出規制をしていたジャニーズ事務所が、公式サイトで所属タレントの動画配信を始めた。そこでは、SMAPや嵐など看板グループのメッセージ動画が見られるのだ。どんなきっかけで方針転換したのか。

「嵐で~~~す」。5人固まって、こぶしを振り上げる「嵐」のメンバーたち。櫻井翔さん(28)が「29枚目の嵐シングル出ます!」と宣言し、リーダーの大野智さん(29)がシングル名「Troublemaker」と告げると、メンバーらが「やったー」と叫んで、パチパチと手を叩いた。

これは、ジャニーズ事務所の公式サイトで始まった「メッセージ動画」の嵐バージョンだ。

メッセージ動画のサイトでは、嵐のほか、SMAP、Hey! Say! JUMP、V6、NEWS、滝沢秀明、近藤真彦といったグループ、タレントの動画がある。ただし、無料なのは冒頭部分だけで、全編は有料会員にならなければ見られない仕組みになっている。このほか、CD、コンサートなどの情報があり、シングルなどのジャケット写真も小さく載っている。

ジャニーズ事務所は肖像権に厳しく、テレビの番組宣伝サイトでさえ、所属タレントの写真が御法度になっていた。それが最初に変わったのが2008年ごろ。番組サイトでは、タレントの写真を加工したイラストなどが使われるようになった。

そして、10年に入ると、嵐らも出演したNHK紅白歌合戦の動画がNHKサイトで有料配信された。その後、櫻井さん主演のTBSドラマ「特上カバチ!!」など民放各局の番組サイトなどでも次々にジャニタレの写真が解禁になった。

今回のメッセージ動画配信は、ジャニーズ事務所自らも「解禁」し始めた形だ。公式サイトによると、今後は特定の場所で公開していた写真やポスターを紹介したり、インタビューの内容を伝えたりするというのだ。これまでのネット対策を考えると、手のひらを返したようなサービスぶりなのだ。
「ジャニーズの独占・寡占が崩れている」

写真・動画解禁の背景には、コピー防止などセキュリティー技術の進歩ももちろんある。しかし、ジャニーズタレントといえども、ネットでも露出しなければ生き残りが厳しくなった事情もあるようだ。

ジャニタレ出演のドラマは、視聴率が10%を切るものが出るなど低迷も指摘されている。テレビに出過ぎてやや飽きられ、高齢化が進んでいることもあるらしい。それが続けば、出演機会がどんどん減っていくことになる。

芸能評論家の肥留間正明さんは、こう言う。「テレビでは、韓流グループの東方神起のメンバーやNHK『龍馬伝』に出ている若手俳優の佐藤健ら、ジャニタレのライバルがたくさん現れてきました。こうしたライバルたちは、ネット上でも、写真や動画などをどんどん配信して人気が出てきています。ウェブで見せていく時代では、それを無視してはタレントが成り立たなくなっているのですよ」

いわば、ネット上でも露出の機会を増やさないと生き残れないということだ。

さらに、広告収入の激減で、テレビ局が高いギャラを払えなくなってきている事情もあると指摘する。

「テレビ不況で、ギャラの高いジャニタレは使えなくなってきています。最近よく使われる嵐は、ギャラがSMAPの半分という話もあります。ライバルが増えていますので、テレビ局も、かっこいい新人を使おうと考えています。いわば、ジャニーズの独占・寡占が崩れて、芸能プロが競合しているわけです」

ただ、ジャニーズ事務所が、今後も写真や動画をネット解禁するサービスをどの程度続けるのかはまだ不透明だ。動画の画質が十分でなく写真が小さいほか、公式サイトでは、こんな但し書きが付いている。

「不正な二次使用や、他の動画配信サイトへの掲載等が発覚した際には、新サービスの提供を停止する可能性があります」

資料來源:www.j-cast.com/2010/04/09064249.html




不懂日本語的也能著書自稱「日本文化專家」,那毒舌女也可以自稱為「詩人」咯。


2010/04/12

東京島

我熱愛花嬌美~♪

願明月姣潔常圓~♪


...
..................... 



點解唔搬?

如果沒有了背景的櫻花,又如何襯托出23個姣潔的月亮呢?


直木賞作家、桐野夏生さんの同名小説をもとに、無人島に漂着した23人の男と1人の女のサバイバル生活を描く物語。

超~楽しみ!\(o⌒∇⌒o)/ ♪♪♪




《東京島》公式網頁
■ http://tokyo-jima.gaga.ne.jp/

沖永良部島

http://www.oki-erabu.com/

徳之島

http://www1.ocn.ne.jp/~kyokai/



2010/04/11

三年零八個月 @ 馬頭圍道

今天,剛好是搬進馬頭圍道三年零八個月的日子。

前一夜,把日記Back Up過去Blogspot時,愈看就愈覺得【キャタピラー/Caterpillar】那個「/」不順眼,就順手改成【芋虫~キャタピラーCaterpillar】

24小時後一看...

咦?那個「/」為甚麼沒有消失?「芋虫」又為甚麼沒有出現?


當這幾天發表網誌、留言、回覆,好像很順利的時候,原來管理處也在偷偷的替我們做Back Up,Back回24個小時或48個小時前的版本...

和Mr. Crow在馬頭圍道同歸於盡之前,還是先去檢查各大偵探有沒有做好份內的工作,Keyword是「毒舌女日本在住妄想日記」。

這一看,又脫線了。

其實,毒舌女也很好奇在看這個Blog的村外人到底是甚麼人?從馬頭圍道搬出去的,多多少少都會有點兒認識,雖然有可能是不打不相識。住在永利街的,嗯...隔了一個海,一個也不認識。

云云連結中,發現某台灣部落格用的是「M的日本在住妄想日記」,感動得涕淚漣漣,不是因為對方不覺得M毒舌,而是人家賞面連結嘛。

投桃報李,仔細的閱讀下去,哇,好長,一篇的網誌用上了一萬字也不止。一直讀下去,起疑心,怎麼熟口熟面的,良師益友小木不是介紹過嗎?對!可惡的小木,有一天竟然叫毒舌女虛心學習一下人家的寫作方式。

哼!你要我學,我偏不學,你要我看,我偏不看。這個脫離了青春期的學生不是反叛,而是頑固。


不學的主要原因其實是....................不論怎樣學習都比不上人家,相形見絀。

其實,那位部落主人很大可能認識,
在CIA寫同人誌的,沒有幾多個(爆)

宅配男金色搖籃曲裡的青柳一樣,樣貌雖然改變了,但用姆指去按昇降機的習慣始終無法改變,怎麼改人家一樣也會起疑心。

2010/04/10

暴走仨番外編【Abe Fuyumi】

由於笨蛋雅烏隨時將Video後的2-bytes文字變為亂碼,《暴走仨》分為兩篇。

前篇:HKIFF【ケンタとジュンとカヨちゃんの国】

今次《暴走仨》的主題曲,由阿部芙蓉美(Abe Fuyumi)翻唱岡林信康的《私たちの望むものは》,誠意推薦。

阿部芙蓉美,Singer Song-Writer,北海道稚内市出身,不知是否這個原因,大森立嗣找了她來唱《ケンタとジュンとカヨちゃんの国》的主題曲。

阿部芙蓉美的歌聲,有點絕望,有點凄迷,正好配合電影的結局。


歌詞寫於40年前,今日看,一點也不過時,歌聲更加美妙。

想練習日本語的同學仔,大可不看歌詞,看能否默寫出來。提示一下最後兩段的歌詞,意思和前半完全相反。

私達の望むものは生きる苦しみではなく
私達の望むものは生きる喜びなのだ

私達の望むものは社会のための私ではなく
私達の望むものは私達のための社会なのだ

私達の望むものは与えられることではなく
私達の望むものは奪い取ることなのだ

私達の望むものはあなたを殺すことではなく
私達の望むものはあなたと生きることなのだ

今ある不幸にとどまってはならない
まだ見ぬ幸せに今飛び立つのだ

私達の望むものはくりかえすことではなく
私達の望むものはたえず変わってゆくことなのだ

私達の望むものは決して私達ではなく
私達の望むものは私でありつづけることなのだ

今ある不幸にとどまってはならない
まだ見ぬ幸せに今飛び立つのだ

私達の望むものは生きる喜びではなく
私達の望むものは生きる苦しみなのだ

私達の望むものはあなたと生きることではなく
私達の望むものはあなたを殺すことなのだ

松田 翔太 高良健吾 安藤サクラ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a5Evs4vwg0







2010/04/09

HKIFF【睡衣男異次元空間〜しんぼる】

看完電影,終於明白為甚麼100個日本人看完100個日本人的評語都一模一樣「面白いけど、わからない」或「わからないけど、面白い」。

有些電影,看之前不需要做功課。

有些電影,看之前要做功課。

有些電影,做了功課等如沒做。

前回看完大日本人,好驚,今回不在看戲名單之上,沒買票,偏偏又去了看,得多謝桃君的未來表姪

這95分鐘,沒有浪費掉,拍爛手掌。

松本人志說,要拍一套不用對白也能引人發笑的電影,毒舌的日本觀眾卻說,松本人志媚外,目的只是拿獎。

媚外又如何?借張學友在月滿軒尼詩」被安子杰毆到咀角出血說的一句話:「我能令她(愛蓮)笑,你做得到嗎?」


有幾多套電影,能跨越年齡、性別、國界,引人發笑的?有日本觀眾說這是松ちゃん想超越自己的實際電影,也有觀眾說這是一個精神病患者的異想空間,也有人認為這是混沌理論的蝴蝶效應故事。甚麼都好,就是前所未見的電影。

這95分鐘,沒有浪費掉,但要我再看多一次,謝了。

片末出演員名單的時候,一眼瞥到「Ivana Wong」。

王菀之?

想來想去都只記得有一個疑似中國人的演員,莫非這個就是Ivana Wong?





《しんぼる》公式網頁

http://symbol-movie.jp/


* * * * * * * * 同 場 加 映 * * * * * * * *

女生甲:「你估坐係我地右邊後面上兩行個個係咪M姐呢?」

女生乙:「係喎,個樣真係同Blog上幅相好似喎...」

女生甲:「你都話似呢... 」

女生乙:「真係好似,哈哈,都估到佢會o黎睇呢套戲...」

女生甲:「不如叫佢咯...」

女生乙:「會唔會嚇親人呀?」

女生甲:「散場時先叫佢囉...」

以上,是開場前坐在毒舌女貼鄰的兩個女生對話。

2010/04/08

HKIFF【蟹工船】

趕網誌有好處,感謝J君,果然真的去問了答問大會。

問題是,監督答完等於冇答。

哈哈!這即是迫人除了要買伊坂幸太郎的原著,還要買シナリオ3月号。


* * * * * * * * * * * * * * * * * * * * 


 妄想号,從仙台去了長岡,從長岡路過八戸去了知床,在知床,直剷進Sea of Okhotsk。相隔十二小時,又是近期人氣度極高的高良健吾。

十二小時前是高良健吾加松田翔太,十二小時後是高良健吾加松田龍平。

蟹工船去年六月在日本上映。

DVD都出了,還看?

皆因今年在文化中心內上映的電影,竟然一套也選不中。不來文化中心看戲,老是覺得好像沒有去過香港國際電影節似的。



先加送李小龍7010紀念展@香港文化中心







散場後,碰到鬼塚佐治,被問:「高良健吾做過甚麼戲?」

「日劇有ごくせん(極道鮮師)、Water Boys 2005夏,電影有Fish Story、Bandage。還有現在正在日本公映中的ソラニン,拍宮崎葵,下個月有ボックス,年末還有挪威的森林。」

  ソラニン http://solanin-movie.jp/
  ボックス http://www.box-movie.jp/index.html

「松田翔太呢?」

「松田翔太拍《花男》出道,他和松田龍平是親生兄弟。」

「松田龍平如何出道?」

「大島渚的《御法度》。」

「一出道就拍大島渚?」

「傳聞大島渚本來找村爸的,但村爸要拍2046,推了;另一個傳聞是大島渚嫌村爸能夠接拍時已經太老,所以換了松田龍平。」

「一家都是演員啊!」

「當然,兩個的父母都是演員嘛...」

「是誰?」

「母親是松田美由紀,父親是......Huh......呢......糟糕,記不起名字!那個拍《探偵物語》,頭載紳士帽,戴著黑超,穿西裝打領呔,咀裡刁著煙仔,騎著綿羊仔那個演員呢,村爸以前在スマスマ裡常模倣的呢...」

忽然腦梗塞,去到唇邊的名字就是說不上來。

吃飯時在想,坐車時也在想,回到家,依然想不起名字,直到打算按下Google去翻查資料時,頭頂「叮」一聲,跳出「松田優作」。

唉!果然,不是我那個時代的話,是會忘記的。

《蟹工船》的導演是日本被喻為鬼才的SABU。電影前半部鏡頭頗有荷里活電影的氣派,看了這套片的人會不會從此戒蟹,甚至乎戒吃所有罐頭食物?

關於蟹工船的故事,可閱中文版Wiki

電影要傳達的訊息,和小林多喜二寫於八十年前的原作不太一樣。原著,是無産階段起革命,導演SABU,卻想強調個人思考的重要性。

必須要提的是電影開拍動機。

話說,2008年時,蟹工船一書銷量突然激增。原因,據說出自每日新聞一篇關於フリーター(Freelance)的報導。日本社會不況,終生僱用制崩潰,年輕人找不到工作,負擔不起屋租,終日流連網吧。蟹工船一書描寫的八十年前狀況,說中了今日年輕人的心聲,一傳十,十傳百,蟹工船一書銷量激增,「蟹工船」一詞成為2008年十大流行語之一,繼而電影開拍,希望社會注視年輕勞動者被剝削的問題。

以上是一般疑似宣傳稿的版本,M的版本是這樣的。某出版社老編正愁要出版甚麼書才好,原作者小林喜多二殁後50年,版權已經無效,出版社不用再付版權費,剛好媒體又借題發揮,出版社見獵心喜,迅速翻印,並印製大量宣傳海報,標榜為年輕一代的讀物,令蟹工船一書再度登上暢銷書榜。

八十年前的無産階級是窮得住在屋頂漏水的破屋,八十年後的無産階段是窮得要住在網吧。貧窮的定義,果然每個年代也不同。

(M又來脫線,擔心未能置業婚期要推遲要求復建居屋‎的80後,介紹你們看Up In The Air。)

書好賣,電影公司趁機開拍,SABU曾經透露,由於製作費有限,所以九成的場景全在船內。難怪扮演漁夫的松田龍平一個海上捕魚鏡頭都沒有。

此片只取原著的骨幹,對白新添。據說電影裡集體玩吊頸自刎一幕是真做,演員心驚膽跳,觀眾就狂笑。

又,導演本人對蟹敏感,不能吃也不能碰,如此多製肘,被壓迫被剝削的導演還能拍出這樣的水準,要讚。

一邊寫,一邊想起不合潮流的華叔,難怪會和少壯派決裂。




2010/04/07

HKIFF【暴走仨~ケンタとジュンとカヨちゃんの国】

有沒有賭過馬?你見過第一次出賽便勝出的馬,第二次第三次出賽也會贏嗎?



去慣大會堂劇院的影癡,都愛搶前座的位置。

大會堂劇院的銀幕既細且深,即使坐在第二行,也會覺得自己像在家裡偷看鄰居的電視。

芋虫,多大頭,坐後一點無所謂,宅配男金色搖籃曲,遠景多,可坐前座。

所以為甚麼要在看電影前做功課,起碼,要看預告片。

這一場,還有十分鐘便開始,前排座位首四行的位置只是半滿,和前一夜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即使大家不認識有份競逐今屆亞洲電影大獎「最佳女配角」的安藤サクラ,那松田翔太和高良健吾的飯呢?(註:HKIFF訂票手冊電影簡介上說安藤競逐最佳新人資料錯誤)

莫非飯們都趁復活節假期,通通去了上海,一箭雙鵰,去追松田翔太和村爸拍Moon Lovers?

恬靜的劇院裡,嗅到和前兩場不一樣的氣息。

深呼吸兩下。

咦?

似曾熟悉的氣味,

莫非有某兄的同類在此?

前後左右的橫掃一下,終於發現坐在側排靠右的一個穿戴得像Samurai、Woofin読者モデル的男生。

男生偷偷轉過頭來,偷偷的拿出一部類似Exilim的小型DC,鏡頭對著毒舌女。

嘩!場內嚴禁拍攝啊。毒舌女,立即變身口裂け女。

嚇得男生趕快藏起相機。

《暴走仨》日本要等到六月才上映,當然要先睹為快。而且,也有參加過柏林影展啊。
宅配男金色搖籃曲的外景場地是仙台,芋虫是新潟長岡,暴走仨是金沢、八戸、網走等等,從頭到尾自駕,和平常看的景色不一樣。

電影裡翔太說要去Abashiri,安藤問:「誰是Abashiri?芸能人?」毒舌女「喀~!」的笑出聲來,全場卻鴉雀無聲,無癮之極。

代溝,果然也是無分國界的。

電影是誠意之作,導演努力地想將他看到的那群絕望80後的想法,全面展現出來。只是,觀眾不是這樣想的,以前流行將悲慘那一面擴大百倍,合理不合理,觀眾也會感動流淚,現在流行將至慘那一面變為笑話。在二者之間的,註定失敗收場,就像毒舌女每次寫電影網誌一樣(爆)。

來到《與觀眾會面》的環節,全場依然非常安靜,導演幾乎在自說自話。

不重複導演說過的,只收錄在日本試寫會說過的。安藤サクラ為了演好角色,增肥7kg;在巴士那一幕,中途宿舍成員是真實的人物;導演接觸了在孤兒院裡長大的人,才興起寫這個故事的念頭。

逛完北海道,下一站本是京都,毒舌的妄想車脫軌,從網走直剷進オホーツク海(Sea of Okhotsk)。

有人在京都太秦物語的女主角海老瀨花的Blog內留言:「着物、見たかったー!」

好,偷拍一張。



忘了說,偷拍毒舌女的正是《暴走仨》的導演大森立嗣。












2010/04/05

HKIFF【芋虫~キャタピラーCaterpillar】

離開了仙台,下一站,新潟県長岡。(^▽^)


會不會有人為了不想排隊而買前一場的門票呢?


有些電影,看之前不需要做功課。

有些電影,看之前要做功課。

粉紅大導若松孝二的電影,屬於前者。


若導的電影其實不需要進電影院看,因為他的電影,和黑澤明一樣,是要儲藏的。去看,因為電影節諸公邀請了他來《與觀眾會面》。

電影的原名是キャタピラー,英譯為Caterpillar,今屆香港國際電影節未公佈前,寺島忍拿了柏林影后,當時本地報章對電影名字有兩個版本,一個是「芋虫」,另一個是「慾蟲」。

感激在《與觀眾會面》環節時提出發問的仁兄,若松孝二口中道出這套中譯為「芋虫」的キャタピラー和江戸川乱歩的小說「芋虫」沒有關係,純是借用那個比喻作為標題,解開看戲時的疑問。

所以,反正都是付一樣的錢,電影節最好還是選導演出席那一場。寺島忍的演技無可置疑,意外的是大西信満拿捏得很準。

電影傳送的訊息很清晰,「反戰」。以下內容節錄自香港國際電影節影訊4的訪問(2010.4.3)

問:為甚麼拍這部作品?

答:因為覺得這戰爭悲劇已漸給人遺忘,日本今天像返回六十多年前的模樣。小時我目擊第二次世界大戰,我在仙台長大,還記得那時給轟炸,城市燒得通紅,很多人喪生。不少男人被迫徵召入伍,有人甚至詐傻扮癲逃避兵役。 家各出奇謀面對戰爭的苦難和創傷,今天,大家已忘記那經歷。

問:你有沒有受過極端派和右翼的壓力?

答:現在沒有了(笑)。我在東京曾將影片放給一些極右派看,希望他們群起抗議。這樣一來,影片會受人注目,吸引更多觀眾入場。很不幸,他們結果沒有很大動作。
 

若松孝二公式Blog裡,已上載這幾天的盛況。你找到毒舌女嗎? 

http://www.wakamatsukoji.org/blog/

キャタピラー/Caterpillar公式HPhttp://www.wakamatsukoji.org/



Extra credit, today's weather...




IFC, no eyes see....




2010/04/04

HKIFF【宅配男金色搖籃曲~ゴールデンスランバー】

看電影的時候,和全場觀眾一樣,毒舌女不斷狂笑、狂拍手,當父親對著電影台的鏡頭突然神色一變:「逃げろ〜」時,笑到眼淚水掉下來。

精警的除了扮演父親的伊東四朗,十足十Terminator的永島敏行,心狠手辣的香川照之,還有扮演竹内結子女兒的小演員,可愛的小老人精。還有當仙台市煙花四起時,既美麗,又感動。

坐下來寫網誌時,咦,電影裡很多枝節都沒有交待清楚,例如被陷害的主人翁為甚麼會得到殺人犯キルオ(濱田岳)的救助,例如井ノ原小梅(相武紗季)到底是甚麼人,例如電視台是否警察的同謀,例如整件事到底和政治有沒有關係。

4月5日於文化中心那場導演會出席,有沒有人代毒舌女發問?


被陷害而要上山下水逃亡的青柳雅春(堺雅人)說:「我手上最強的武器,就是信賴。」。

故事,就是描述人與人之間的信賴關係。不止青柳和親人、元戀人之間的信賴關係,還有很喜歡Rock的同僚岩崎、出車出人力出煙花的轟社長、不認識但抱打不平的病患。

有些電影,看之前不需要做功課。

有些電影,看之前要做功課。

上一次看中村義洋拍伊坂幸太郎悶得要命,所以今次做多了一點點功課。


《Golden Slumber》公式網頁
http://www.golden-slumber.jp/



************************

以下,是毒舌女的補充筆記。
◎ 吉田修一的小說《パレード~Parade》拿下了2002年的山本周五郎賞,伊坂幸太郎的小說《ゴールデンスランバー~Golden Slumbers》則拿下了2007年的山本周五郎賞。

◎ 導演中村義洋第三次改編伊坂幸太郎的作品,第一套是アヒルと鴨のコインロッカー,第二套是《フィッシュストーリー~Fish Story一首Punk歌救地球》三者皆曾在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過。

◎ 中村義洋和堺雅人第三度合作。前作包括ジャージの二人、ジェネラル・ルージュの凱旋。
 
◎ Golden Slumbers是The Beatles的一隻雞尾歌,前半是Golden Slumbers,後半是Carry That Weight。此曲雖出自Paul McCartney的手筆,但首四句歌詞卻源自Thomas Dekker的搖籃曲。此四句歌詞是:

♪ Once there was a way to get back homeward  
♪ Once there was a way to get back home  
♪ Sleep pretty darling do not cry 
 ♪ And I will sing a lullaby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YwvJbkaDs0 

◎ 電影裡竹內結子買電池時唱的那隻歌叫做「ちょっとうれしいカローラ」,是1974年豐田Corolla的廣告歌。作曲的是寺内貫太郎小林亜星,作詞的是阿久悠。

♪ 一人それもいい 二人それもいい♪ 三人それもいい 五人それもいいさ♪ ちょっと嬉しい ちゃちゃちゃ カローラ

為甚麼30代的樋口晴子會熟悉70年代的廣告歌,又是一個問號。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Gkf5EfDfw4
 
◎ 伊坂幸太郎出身仙台,小說背境是仙台。電影裡沒有出現外地旅客常去的景點,但卻是仙台人生活的地方,例如有190年歷史的藤崎百貨店、仙台フォーラス前(Sendai Forus Mae)、広瀬川、勾当台公園等。

如要下載外景MAP,可進入「せんだい宮城フィルムコミッション」的網頁,在下部點擊「コールデンスランバーロケ地MAP」。



 


◎ 疑用作做製作特輯的番宣,第二段片末有提到香港國際電影節。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_S-doft1XQ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cNMTvpypa4 

◎ 扮演整形後的青柳雅春是滝藤賢一,也曾出演《Fish Story》和《蟹工船》。

基於雅烏村最近不太穩定,以上只放連結而不再放Video上來。


2010/04/03

歲月神偷

「為甚麼麥太會用現代才用的Good Fit這個字眼?」

「上海佬舖裡的電話,為甚麼是七十年代才開始使用的塑膠撥盤?」

「1962年那個風姐名字不是溫黛嗎?」

「為甚麼補鞋匠不拿手錶去當,卻要拿結婚戒指?」

「The Monkees不是1966年才推出第一隻碟嗎?」


付錢入場的觀眾,智慧自然高,但也絕對
不能小覻免費入場的觀眾。

隱形留言:「哥哥的美利堅批?愚人節?」

嘩!一箭三鵰都俾你看穿!

Blogging,和拍電影很相似。

菲林失蹤?照片上載不成功?唯有加多幾錢肉緊加多十句八句對白,務求網誌好歹佔滿一版。

發表網誌,回應是「正在處理中」,還好,這一等只是三天,不像電影,拍好隨時等兩三年才見天日。

未寫好的網誌明明藏在草稿匣,無端被公開,未拍好的電影,街頭也會出現$30一隻的老翻咯。

「去日本拍櫻花?沒Budget,改劇本吧。」老闆對導演說。

幸好Internet是共産黨,貼上今年的夜櫻。唉,這個電影院日久失修,闊銀幕變了做窄銀幕。

做導演的要兼任美工也算了,難道還要去戲院替人修理銀幕?


香港電影院的觀眾都不愛看Credit,還是要鳴謝一下。

夜桜@夜景壁紙.com
http://www.yakei-kabegami.com/genre/21-yozakura/

毒舌女不愛做神偷。



2010/04/02

Up In The Air【Down On The Ground ~3~】

前言:Up In The Air【Down On The Ground ~1~】
   Up In The Air【Down On The Ground ~2~】


飛機調頭,乘客陸續下機,又再回到候機室。

南美人在和地勤廝殺。

有一半人以上要在LAX轉機。願意在LAX等乘客的,乘客卻不願今天飛;趕著今天離開的,飛機卻又不肯等。要調另一隻一模一樣的飛機過來,已非易事,若是調一隻不一樣的飛機過來,座位又得重新編排。

漫長的等待,在LAX的Mr. J莫要已經變了化石。

Gate 90沒有公眾電話,打算行過去前一點的Gate 88,給頭文字U的地勤截住。


地勤說:「小姐,所有這班機的乘客都不能離開這個範圍,我們只是調機,不是調班次。」


可憐來接機的Mr. J不知要等多久,唉,算吧,幸好通知了他航班號碼,起碼他知道這班機又再Delay。


漫長的等待終於完結,坐上另一隻飛機,一直膽戰心驚,直至降落LAX,已經是星期天的凌晨。

一離開機艙,已見到心焦如焚的Mr. J站在通道口。

毒舌女已無心情寒喧,把行李內的物品一手塞給Mr. J。Mr. J把毒舌女送到酒店門口,隨即駕車直去Colorado。

眼光光,等天光,星期日早上八點,Mr. B的老婆Mrs. B駕車來到酒店,把毒舌女送回去John Wayne Airport。

踏上往三藩市的頭文字U航機。
上機坐下,30分鐘後機艙門還未關上,奇怪中,機上傳來廣播:「這班機會延遲一小時才起飛。」

又o黎?再一次彈起!!!!!!!!!!!!!!!!!!!!!

發誓,此生不再坐頭文字U。
要黑,整個星期六都黑夠了吧,香港的星期六,再加美國的星期六,已經不止24小時!

難道,當黑的日子是從飛機橫過太平洋的星期日計算?

原定的計劃,在三藩市下機,便要去International Terminal報到,飛回香港。

結果,毒舌女在SFO下機,直出大門,拐了個彎去唐人街,買了張SQ的M-Class廉價機票,然後在三藩市住宿一宵。


翌日,順利上機,平安抵達。

 
* * * * * * * * * * * * * * * * * * *

故事完結未?

未完。

這是Blog嘛,Blog記載的當然是新事而不是舊事啊。
只有大酒樓Blog,才能長篇大論,加鹽加醋,噢,我說的鹽醋,即是例如地圖之類。

以上部份情節,其實在這三年來都斷斷續續的在網誌裡的回應欄透露過。

Mr. B後來轉行,逐漸失去聯絡。


數個月前,毒舌女心血來潮,去「大家樂」找Mr. B,還聯絡上了。

某天,在瀏覽Mr. B的朋友名單看看有沒有認識的人時,咦,沒有Mr. J?就多口問Mr. B。


「Mr. J怎樣了?」

「咦?我沒告訴妳嗎?」

「告訴甚麼?」

「他辭職多年了。」

「啊!甚麼時候辭職的?」

「妳記得那次那次我在德國,他駕車來接妳然後去Colorado嗎?」

「記得,你一直都沒說,那時我還以為那個Colorado是美國的Colorado State,心想為甚麼你們這麼笨要從California駕車去Colorado,坐飛機也不止一個鐘哪。」

「哈哈哈!San Luis Rio Colorado名字太長嘛,所以我們都叫Colorado。(註:San Luis Rio Colorado在Mexico,連接南加州的邊境)那晚半夜Mr. J去到Colorado,把車停下,進入一個空空如也的倉庫,給賊人用鎗指著頭,被敲暈,貨就被劫走。早上有人發現他的車在外頭還亮著大燈,於是報警,他住了醫院一段時間,康復後就辭職不做了。後來FBI找上門,才知道原來是一個騙局,騙徒勾線(手機)取得我們的貨源價格等情報,然後假扮買家,當貨物送去指定地點時,就劫走貨。不只我們,還有好幾個行家遭殃,我們的死對頭A社最好彩,他們的送貨車在公路爆軚,結果遲了大半天才去到,人去樓空,反而沒有損失。」

「OMD......」

如果毒舌女遲了半天才到,Mr. B做不成生意,可能會怨毒舌女一世,但是,錢和人,都沒損失。當然,FBI也不會找上門,告訴Mr. B「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天」確實會給很多明示暗喻的,無謂因為阻滯而不快,無謂因為執著而強求。量力而為,順天而行,此乃古人之智慧。


2010/04/01

さよなら・カラス先生

A long, long time ago...
I can still remember
How that blog used to make me smile.
And I knew if I had my chance
That I could make those people dance
And, maybe, they'd be happy for a while.

But February made me shiver
With every post I'd deliver.
Bad news on the processing step;
I couldn't take one more step.

I can't remember if I cried
When I read about he is blind,
But something touched me deep inside
The day the blog died.

So bye-bye, Mr. Crow
Drove my firefox to the facebook,
But the facebook was dry.
And them good old boys were drinkin' whiskey and rye, singin'
This'll be the day that I die.
This'll be the day that I die.

Did you read the book of Web 2.0
And do you have faith in Gates above,
If the IE tells you so?
Do you believe in rock 'n roll,
Can blogging save your mortal soul,
And can you teach me how to process real slow?

Well, I know that you're in love with SPAM
'cause I saw you dancin' in the gym.
You both kicked off your shoes.
Man, I dig those rhythm and blues.

I was a lonely blogger broncin' buck
With a pink carnation and a pickup truck,
But I knew I was out of luck
The day the blog died.

I started singin' bye-bye, Mr. Crow
Drove my firefox to the twitter ,
But the twitter was jupiter.
And them good old boys were
drinkin' whiskey and rye, singin'

This'll be the day that I die.
This'll be the day that I die.


先是將放在草稿匣裡不打算見光的網誌公開,繼而已發表的陳年網誌被改成不可回應,又將已發表的網誌變成私人網誌,再輪到網誌發表日期無故被更改,最新發展是
一覺醒來,睡覺前發表的網誌變了做成私人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