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31

泡湯

@大家樂

問:你推薦一家溫泉旅館給我。

答:不能。

問:為甚麼?

答:因為不懂。

問:你看那麼多溫泉書籍,又認識甚麼設計溫泉旅館的建築師,也不懂?

答:你也從事旅遊業呀,你告訴我那一家航空公司的班次百份百無問題?

問:那不如我問你答?

答:也好。

問:應該選有大浴場的旅館,還是私家風呂?

答:這要視乎你的喜好。

問:那你呢?

答:私家。

問:為甚麼?因為私隠?還是大浴場髒?

答:都不是,只是愛甚麼時候浸便浸,不受約束。

問:大浴場都有時間限制的嗎?

答:下午如果5點Check-In,泡15分鐘便晚膳,旅館晚膳太過豐富,從6點吃到晚上10點,這個時候才去大浴場,人擠人,背貼背,不過癮。旅館早上8點半便開始清掃大浴場,泡完湯才吃朝食,已經逾時,欲浸無從。

問:半夜不是可以泡湯嗎?

答:有些可以,有些不。即使可以的話,日式旅館通常黑麻麻,半途跌倒便煩了。

問:私家風呂的話,那你喜歡露天風呂?還是半露天?抑或是隠閉式的?

答:視乎季節,又要視乎那是甚麼類型的湯。

問:甚麼意思?

答:夏天無所謂,冬天冷冰冰,碰上那些只有30度的溫泉,露天的話,著涼怎麼辦。前年七月,在北海道,我在內湯都幾乎冷到肺炎。

問:咦!? 溫泉不都是熱的嗎?

答:不是。美國的規定是21.1度,德國規定是20度,日本沒有規定,只要是含礦物質的天然水就算是溫泉。像大分的「寒の地獄」溫泉,只有13度。



問:但是露天的話,不是都有蓋嗎?

答:你在泡的時候會不會蓋住自己?

問:長野的地獄谷不是標榜99度嗎?

答:對呀!所以要視乎季節而決定地點。

問:有一些溫泉旅館不是標榜ぬるめ、あつめ、ほどよい都有嗎?

答:源泉只有一個,又怎會有很熱、少熱、一般!? 還不是源泉太熱就加水,源泉不夠熱就加熱。

問:檜風呂、石風呂、岩風呂,誰比較好?

答:用甚麼材料視乎那個溫泉的pH值。只要不是浴缸,或是五右衛門風呂便可以。

問:浴缸啊,我明白,但是為甚麼不喜歡很有風味的五右衛門風呂?

答:將自己丟在桶裡燒,下面柴火紅紅,你不覺得自己像一隻掛爐鴨嗎?

問:我覺得比較像煲水魚湯(笑)那循環式的溫泉是不是不好?

答:不是,要視乎源泉是那一種,像草津和万座的強酸性泉,退伍軍人菌完全無繁殖機會,我的要求很彽,循環式的話,只要能過濾掉毛髪便可。

問:那鹼性溫泉是不是很容易長菌?

答:但鹼性溫泉泡了後皮膚滑溜溜的,像長野的白馬八方在女性間超人氣。

問:倒底溫泉應該如何分類?

答:有些人用pH值分類,有些人用浸透壓力分類,我用溫度分類。像住城市酒店,我並不介意客室大小,清潔與否,但盡量都選擇可以調節室溫的。

問:白濁色的溫泉是不是比茶褐色的好?

答:茶褐色的通常含鐵,湧出時本來無色,但因接觸空氣才會變成茶色,就像把切開的蘋果放置在桌上一樣。含硫化水素的就會從透明的變為白色。含藻類的通常綠色,還有黑湯。

問:硫化水素!哈哈!對了,不是說有些溫泉含放射性物質,叫做「放射能温泉」嗎,那是不是輻射泉?

答:對啊,去年三月「埼玉40倍、東京20倍の観測」很多人尖叫,有馬溫泉觀察到的是40,000倍,自然界本來就存在輻射,沒甚麼好大驚小怪的。至於自然界和人為的有甚麼分別,這個我不懂。

問:你喜歡有氣味的溫泉嗎?

答: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太喜歡。我是後者。

問:甚麼叫做「平屋タイプ」?甚麼又叫做「メゾネットタイプ」?

答:平屋就是一層過的,メゾネット(maisonette)是兩層的。有些人不愛有樓梯,嫌房間變相縮小,也有人害怕樓梯會滑倒。

問:你為甚麼老是選擇那些可以望海的溫泉旅館?山裡的溫泉不是更好的嗎?

答:因為「吃」呀。山裡頭的旅館,吃的永遠是山野菜,早上給你一塊雪了一整個月的魚,但近海的溫泉旅館,吃的是「海」,吃的是鮮。

問:對了,為甚麼溫泉旅館的晚餐老是數十碟的?

答:住到溫泉旅館有甚麼好做的,除了吃就是泡湯,有些在深山裡的,連電視也接收不到,數十碟,讓你不停的吃吃吃,好打發時間。

問:那你對溫泉旅館有甚麼要求?

答:可以上網。

問:難怪你說你不懂溫泉旅館。



溫泉關連網誌
マイナスイオン浴び
温泉旅館冷知識



2012/01/30

愛奴

北海道体験.com在FB出了條「北海道難読地名」題目給日本人,大樂。

①長万部 おしゃまんべ Oshamanbe
②晩生内 おそきない  Osokinai
③大楽毛 おたのしけ  Otanoshike
④馬主来 ぱしくる   Pashikuru
⑤温根沼 おんねとう  Onnetou
⑥輪厚  わっつ    Wattsu
⑦花畔  ばんなぐろ  Bannaguro
⑧妹背牛 もせうし   Moseushi
⑨白人  ちろっと   Chirotto
⑩弟子屈 てしかが   Teshikaga(←答案在這裡)

不要說本州人,連毒舌女都不懂(←這是甚麼邏輯)

像長万部、妹背牛、弟子屈的發音,懂的,有車站嘛。再說,你看看中港台每年有幾多旅行團去北海道。

馬主来、花畔等,就算你知道正確的發音,用電腦或手機,怎麼打都不出來。(為甚麼日本人不發展一套漢字手寫輸入法?)

原本,北海道的地名大多是愛奴語,北海道地名,像稚内、幌加内等的「内」意指「澤」,紋別、然別等的「別」意指「川」。

延伸閱讀
地名アイヌ語小辞典 http://www.geocities.co.jp/Outdoors/6952/masabi_ainugo.html


想廣東話消失?

冇咁易。唐詩也好,佛經也好,你用普通話去讀丫,讀個大頭佛出o黎!Ψ(`∀´)Ψ



2012/01/29

根室雜談

根室出身,已經移住東京的小次郎(仮名)告訴我十數年前發生在他身上的一個故事。

發生地點在国道44号(關連網誌妄想之旅)。

前面的車,龜速地跟隨上限的50km行駛,小次郎,年少氣盛,爬頭,豈料前頭停泊著一輛警車向他招手,警員下車。


警:咦!? 小次郎君,你超速駕駛?
次:呀!大雄君!
警:你知道方才你的行走速度是多少嗎?
次:好像是80km…(實際上是90km,先減少10km)
警:84km呀!你超速上限34km啊!
次:可以當看不到嗎?
警:明知故問,有儀器記錄啊,我看不到,機器看到,如何交待?
次:那怎辦?要停牌嗎?
警:唉,恐怕要了,你跟我上車來。

翌日,小次郎去到根室警署的窗口報到,是另一個相識的婦警。

婦:小次郎,你怎麼了?
次:來報到啊。對了,要交多少罰款啊?
婦:罰多少由裁判所決定,不關警察事。
次:嗄…那大概要付多少?
婦:超速34km,應該不會超過10萬吧。
次:嗄…10萬!?
婦:(奸笑)我沒超速的經驗,不知道啊,小次郎君,罰金很重,以後不要再超速啊。

身上只有2萬現金的小次郎,當日沮喪的問家人借了8萬,湊合了10萬。

數日後,去到根室的裁判所,排隊準備付罰款。排在小次郎前頭的是個七十歳的歐吉桑。

裁:唔…12萬。
歐吉桑:嗄!? 12萬!沒弄錯?
裁:沒弄錯,是12萬。

歐吉桑有點不服氣的從腰包裡掏出12萬,「歐吉桑的速度不可能比自己還高吧」小次郎面青了。

裁:○○小次郎先生是嗎?
次:是。
裁:唔…罰金4萬。

次:4萬?不是14萬嗎?
裁:4萬円。
次:是是是(一額冷汗的趕快掏腰包付錢)。

從此,小次郎不敢再超速駕駛。

M:你頭髪捲曲,眼深,鼻高,又懂俄語,可以扮俄羅斯人嘛。
次:整個根室人口三萬不到,你識我,我識你,怎扮?







2012/01/28

京町屋(三)

格子,代表京都住文化。在其他的城市的町屋,只覺還是條子,唯獨京都,才是格子。

京町屋的格子窗,仿似一樣,走近一看,才察覺每家不一。

不同類型的格子窗,代表著不同的行業。有米屋格子、酒屋格子、炭屋格子、堺戸格子、麩屋格子、仕舞屋格子、糸屋格子、織屋格子、紐屋格子、呉服屋格子、染屋格子、郭格子、江子屋格子、吉原格子......

(這篇網誌遲遲未完,皆因找不到正式中文譯名。像糸屋,英文是Yarn House,總不能直譯為毛冷店或毛線店(汗),又像吉原,Huh…有看~JIN~仁的應該明白吧。最後決定是甚麼都不譯。)



幾乎密不透風的是炭屋;疏落一點,木頭也厚一點的是酒屋;樣子差不多,木頭更厚重的是米屋。

今時今日,京都那裡還有炭屋,要看,可去京都文化博物館。
http://www.bunpaku.or.jp/

賣衣服的,選的都是「親子格子」或是「子持格子」。

要訂造一套糸屋格子,網上有售,顏色也有限制。





一行長,兩行短,是吳服屋。

一行長,三行短,是糸屋或是紐子屋。

一行長,四行短,是織屋。

長的是「親」,短的是「子」,或稱「切子」。

短的愈多,採光率愈高。(都說,賣衣服的,比較聰明)

除了一長四短,還有二長二短、二長三短、二長七短、三長兩短(毆)。
 



走在路上,尋找真正的京町屋,樂趣也。





2012/01/27

撤退

masuiさん在日本谷哥輸入「完済 標語」,搜尋出來的結果都是「関西 兵庫」。



另一個Mさん有樣學樣在日本鴉烏輸入「標語 完済」,搜尋出來的結果,除了第一條是masuiさん的Twitter,也只是「関西 兵庫」。


谷哥老是指鹿為馬,難怪要從一向強調和諧的強國撤退。( ̄▼ ̄)ノ




2012/01/26

氷筍

氷滝,Icefall,日本語是ひょうばく(Hyou-Baku)。氷柱,Icicle,日本語是つらら(Tsurara)。氷筍,Ice stalagmite、日本語是ひょうじゅん(Hyou-Jun)。北海道人暱稱「扭扭」。ニョロニョロ(Nyoro-Nyoro),語源大概出自姆明家族的Hattivatti。



想看氷筍,可以去北海道伊達市的大滝村。



赤口日

本來,我有好多事情想寫。

例如,為甚麼我會有五六十個伯父叔父姑母姑姐,又例如為甚麼他們明明都在M埠出生,卻結果一個都沒留在M埠,不是回歸強國,便是去了隔鄰的H埠,又或是去了頭文字C國。

又例如我想介紹給女生們,如何利用穴位撞擊法來禦寒。

又例如我想說今天DoCoMo在東京既不能上網,又不能打電話。

又例如為甚麼俄羅斯的飯們,比日本的飯更早知道村爸又再拍木瓜導演的電影了。

還有上一篇寫了一半還未完成的京町屋《格子篇》。

本來,我有好多事情想做。

例如,看完書架上那數十本看了一半卻未看完專講關西人的書,或是重溫那數本只看了一遍的小說。

又例如,清潔一下浴室,把放在櫃裡的厚被拿出來,連絡電訊商,整理一下舊照片,把硬碟裡的檔案抄到DVD,上網再把檔案下載回來,還有無數的Apps要更新。

結果,在室內戴著帽,貼著暖包,開著暖爐,喝著熱飲,天氣太冷,手指不聽話,還是上床算了。

寫在氣溫只有7度,體感卻在5度的年初三晚上。




2012/01/24

雪達磨

藏在被窩裡,右眼看春晚,左眼看著現場直播的カミスン。

昨夜新宿的風雪,比旭川還要厲害。

風雪過後,街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的「雪だるま」。

雪だるま,漢字又寫成「雪達磨」。

半夜三更那裡來的飛鴻?



正面。



另一幀傑作。



「人生到處知何似,恰似飛鴻踏雪泥」。雪溶掉,還有飛鴻的痕跡?



國市立一條大學西生協前



横浜区



最愛還是最後這個,比例恰當,紋理清晰。

一不為名,二不為利,曾經存在,卻又瞬間消失。

這才是真正的藝術。




2012/01/23

京町屋(二)

矜貴的京犬,有私家Harley頭盃。



這篇網誌的主角,不是「京犬」,而是京犬背後的京町屋。

懶,用Inoda網誌內的照片算了。

今天,寫一下京町屋的特色。

京都市內的大街小巷,行人穿揷,是走在馬路,而不是行人道上的。因為,行人道給人圍了。

照片內的圍欄,叫做駒寄せ(こまよせ)。

駒寄,這個漢字,不是解作「泊馬」,而是古時,屋主為防馬兒撞上自己的屋,在外牆加建保護圍欄。世世代代流傳下來不變,就叫做「文化」。

除了防馬,京町屋的主人也防狗。



自家犬不算,為了防止外來的犬隻在自家門前撒尿,京都人在自家前門牆璧外,用竹加築弧狀圍欄,有文化的京都人用竹,因為滑不留尿,日本語叫做犬矢来(いぬやらい)。

裝飾作用多於實際的犬矢来,現代做一個,差不多要十萬日圓。

秦叔寶及尉遲恭你也許不知道是誰,不過你不會不認得京町屋上的鍾馗(しょうき)像。



在日本買鍾馗像,要去京瓦舖。

京瓦和一般的瓦不同。

京町屋的屋頂,使用一文字瓦,而不是一般狀似饅頭的「まんじゅう瓦」。二者的分別,在於前者的緣口成一直線。



至於二樓的窗,叫做虫籠窓(むしこまど)。

二樓,日本人叫二階,但這個二階的樓底通常比較矮,跟本地人的叫法,只能算是閣樓,或M Floor。



記得很小很小的時候,和堂阿姨們曾在大埔類似的村屋投宿過一宵,還跑到瓦頂上玩。此情此景,只待成追憶。

京町屋最厲害的設計,莫過於格子(こうし)。現代辦公室內的會議室,按一下鈕,玻璃窗變色,裡面的人看到外面,外面的人看不到裡面;幾百年前的京町屋,裝上了格子窗,一樣裡面的人看到外面,外面的人看不到裡面。



不同形狀大小的格子代表著不同的行業,下回解釋。

要住京町家,因為進入才能見到箱階段(はこかいだん)。



樓梯下的空間變成雜物箱,世界通行,只有本地才更厲害,出租,變為店舖。

文化,只會存在建築物裡,不會流傳到動物的血液。

一樣是古都的狗,京都的犬,比較有文化,不會亂吠。

莫非要學京都人,打做犬矢来?




2012/01/22

京町家(一)


愛馬仕太太抱怨:「半年前已經訂不到俵屋,連炭屋柊家都滿。」

去京都投宿,不一定要住俵屋、炭屋、或柊家,索性自己包一棟京町家嘛,更爽。

町家,或是町屋,有一個正式的英文譯名,Town House。

以前在北美居住的愛馬仕太太聽到Town House,皺眉:「Town House有甚麼好住?」

大人要體驗京都魅力,不住町家,難道像小朋友般住nine hours

町屋,主要是指1860年代後期至二次大戰結束期間修築的木製房屋。在京都,住人的町屋就叫做「京町家」,做生意買賣的就叫做「京町屋」,還有不少是前舖後居。




町屋的外表很傳統,但給大人旅客們住的町家佈置擺設不一定很傳統。某次看到某家京町屋旅館的照片,價值港幣五千大洋天童木工的Butterfly Stool,隨隨便便的放在浴室裡。



像這家不用跪地而坐的町家,原是醫生世家居所,面向鴨川和清水寺的塔,可容8人,每人也只是付萬多円。兩個人的話,價錢不會貴過住四季或是麗斯。



眾多出租給旅客的京町家中,最有趣味的莫過於某西陣町家。

這裡不但有虫籠窗和槙風呂,樓下是西陣織的工場,唧唧復唧唧,機杼聲代替鬧鐘。



想參觀,可在Check-In時請職員代辦,若不,探頭便可看到工場。這樣的風情那裡找?



偌大的「吹抜」ふきぬけ,Atrium,空間感十足。



相比自由行來到本地住進愛情酒店也要付千八一泊,京町家抵住得多。

愛馬仕太太:「多口問一下,旅客可以住京都的寺院嗎?」

「可以。那些叫做宿坊(しゅくぼう),還可以座禪、寫經,吃的是精進料理,酒類不限制。像妙心寺、聖護院、知恩院、仁和寺、鹿王院,除了住之外,還有和尚帶你觀光...」

大興奮:「啊!要不要像才女去到韓國一樣,要披上袈裟才能進入寺院?」

瞄瞄愛馬仕太太身傍:「袈裟不用披,只是你不能帶你的愛馬仕進去。」

噤聲。






2012/01/21

辛卯年最後の忘年会

一個說:「我相信前世今生。」

另一個說:「我相信我們現在一起坐在這裡總有『緣』因。」

你看到的食物是三份,因為還有一個,自遠方來,吃得太多,拉肚子,大家都不讓她吃魚生。



這個季節最好吃的キンキ賣光了,幸好還有金目鯛,一樣好吃。

日本的雲丹不是這個季節,管它來地,總之鮮甜。

レッドワインらっきょう也好吃,追加。

慢慢地,回到塵世間來了。

眼前二人,是鴉烏村鄰居,少說,相識也有五年,甫見面,還是客氣的說一句「はじめまして」。

兩杯下肚,丁寧語扔到腦後,無礼講。

愈講愈開放,不但有共通的朋友,原來還有共通的敵人,說不定以前也是競爭對手(爆)。

是前世今生嗎?還是緣?抑或世界真細小?

嘿嘿......只有迪士尼才會世界真細小,真相是生活圈子狹窄,不論你住到那裡,還是繞著22° 15' 0" N / 114° 10' 0" E在轉。

我當然不會告訴你最後那個經緯度數。

像砌Puzzle,這裡欠一片,那裡又欠一片,Sちゃん的出現,剛好填好了一角。Puzzle未砌好,但是已經看到輪廓。

誰說這個世界沒有誰不成!?

錯!這個世界真的沒有了誰就不成。

Sちゃん、あの数年間お世話になりました。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2012/01/20

マクド禁止

這邊廂的怪獸家長投訴半島酒店歧視三歳小朋友不准進入高級餐廳,那邊廂的關西學院大學禁止學生進入麥當勞。

為甚麼禁止?

因為學生們太靜?(爆)

在考試期間學生們為了溫習,在麥當勞長時間逗留,卻又不吃不喝,更甚者,自㩦外來便當。



題外話,日本傳媒標題大多用的都是マクド禁止,而不是マック禁止。マクド是關西叫法。

歧視?這不是歧視。店家不控告你業務妨害罪應該偷笑。

我很高興活在一個幸福的年代,富裕的都市,市民盡為雞毛蒜皮的小事而動氣,煩惱,吵鬧。\( ^o^ )/


2012/01/19

孤独のグルメ


難得見到左門神在大家樂推薦日劇,一看,大樂。原來是今季テレ東的「孤独のグルメ」。

テレ東,異色電視台,男主角是不屬偶像派的松重豊,放送時間更是水曜深夜0時43分,到底有沒有人看?

原著,其實挺有趣的。

說起來,這套漫畫,和「課長島耕作」同期,差不多有20年歷史,主人翁井之頭五郎是一個已届中年還是獨身的小商人,留連在各式大眾食堂,可是,和其他日本男人不同的是,井之頭五郎滴酒不沾,日本語裡所謂的下戸(げこ)。

題外話,不能喝的是「下戸」,酒豪是「上戸」。這個上戸唸作じょうご,不是うえど。

當年,漫畫並不大熱,後來出了文庫本,日本的銷情雖是一般,可是意大利和法蘭西卻出了翻譯本,根據原作者久住昌之所說,在意大利的銷量達十萬本,法語版本的銷量不詳,可是,不但在法蘭西版的維基有介紹,密林(Amazon)仍可找到這本Le Gourmet Solitaire。



當年,第二話的迴轉壽司是一碟130円,和現在的價錢差不多,但是第四話的鰻魚飯只要750円,和現在的價錢相差甚遠(汗)。

久住昌之這個人挺好玩的,既能寫,又能畫,更能唱。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u96THHanBo

以飯代酒的井之頭五郎
http://www.tv-tokyo.co.jp/kodokunogurume/

久住昌之的公式網站■ http://www.qusumi.com

現實裡的久住昌之,好像挺能喝的U\(^¬^ )。



2012/01/18

平常心是道

有些人會羨慕那些擁有予感的人。

我不羨慕。

知道明天六合彩的搞珠結果又如何,彩票藏到銀包裡,偏偏整個銀包會不見,連帶還要報失身份證、信用卡,麻煩手續一大堆。

知道後天發生飛機意外又如何,知道是那一個班次嗎?失事的地點在那裡?就算知道,有沒有這個胆量公告天下?如果沒發生事的話,航空公司不告你造謠才怪。

知道數天後發生地震又如何,就算能夠準確推算出發生的位置,但是會發生海嘯嗎?會否影響火山爆發?會否波及核電廠?有幾多居民會受到影響?

看到那些擁有特殊體質的人也覺痛苦,不是整天頭暈身熱,便是耳鳴心痛。從千葉來,然後往茨城去,還是從千葉來,可是意外卻發生在九州?

會發生的總會發生,沒有人能改變,唯用平常心對待,活在當下,方為道。




2012/01/17

きのこ

流氷來了!ヽ(^◇^*)/ 

網走地方気象台から流氷初日が発表されました。平年より4日早く、昨年より2日早い観測となりました。流氷初日とは、「視界外の海域から漂流してきた流氷が、視界内の海面で初めて見られた日」とされています。
http://www.noah.ne.jp/ice/aeru/yurak/2012-0117-1807-12.html

人不在道東,一樣能夠盡享道東口福。

晚上,和損友們去吃了知床地鶏鍋。


在寫這篇網誌時,おねラン剛好在做世界鍋料理的排名。

從北半球到南半球,從東方到西方,從意大利到墨西哥,冬天,不吃「鍋」,吃甚麼?

鍋的主角,是知床地雞,配角,是菇。

蔡樣在今期一仔寫「菇」,一眼關七的M又寫「菇」。

這個「菇」原本寫作「菰」,為甚麼變成「菇」,不詳,總之,就是菌。

在日本的各式料理屋,菇類(きのこ或キノコ)經常只有平仮名,沒有漢字,順道寫一下中港台的叫法。

エリンギ 鮑魚菇
なめこ  滑子、滑菇
えのき  金菇
しいたけ 冬菇、香蕈、北菇、花菇、椎茸
まいたけ 舞茸、云蕈、栗子蘑、栗蘑、千佛菌、蓮花菌、甜瓜板、奇果菌

還有一個常見到的しめじ,對!就是Android手機上很多人都使用的日本語輸入法Simeji那個しめじ,本菇。

エリンギ,鮑魚菇,常在焼肉屋出現。なめこ,滑子,常加在味噌汁裡。椎茸和舞茸,更是常見。有趣的是,マッシュルーム(Mushroom)一詞,原本解釋相等於「きのこ」,但日本人和本地人一樣,洋人圓滾滾白色的蘑菇才是Mushroom,其他不算。至於Truffle,一概用上「黒トリュフ」和「白トリュフ」,雖則大家都知道那只不過是中國産。

毒舌最愛的是那一種菇?草菇是也,不過,是那種長柄,還要開到「撻」哂的長柄草菇。可惜,已經多年不見,只能在思憶裡懷念懷念。

2012/01/16

Savon de COOま

最近流行的北海道手信「Savon de COOま」。



這個可愛造型的肥皂出來已經兩年多,最近在札幌駅的どさんこプラザ(道産子PLAZA)和新千歳空港都有售。

造型自是來自地球溫暖化而幾乎瀕臨絕種的北極熊。

北極熊,自是住在北極。札幌的円山動物園是少種繁殖並養育北極熊成功的動物園,兩年多前,一對孖熊誕生,超可愛。肥皂的部份收入,用來作北極熊的飼料費用,現在這對熊去了帯広動物園。

双子成長記録 ■ http://sapporo.100miles.jp/hokkyoku/category/3

不打算買Cheese Cake當手信的買這個好了!(o⌒∇⌒o)




2012/01/15

無効




不同日子,不同人,在網上發佈的照片。



J校的甚麼時候出來?





2012/01/14

深奧的中文




本來,打算看台灣大選的情況,但是,給上面的標題吸引了。

發放時間相隔只有六分鐘,標題又差不多,為甚麼會出兩次?

揮手,很普通的事嘛...

如果讓我在街上見到泡菜人,又或是慎吾,我也會揮手。

我知道誰是黃毓民。

當然,我不會和黃毓民揮手,

問題是,抱歉我不知道誰是陳茂波。

為甚麼陳茂波看到黃毓民揮手,然後就點點點點...





看完「揮手」,我完全不明白。

「揮手」就是「揮手」,甚麼叫做「打中」又或是「擊中」?

如果「打中」,那就是「拍手」,又或是像村爸在上海,和飯High Touch的那種,也可以叫做「打中」。

Oops......如果你沒追天團在魔都,那你要等到年初一春晚才知道發生甚麼事。

標題用的是「擊中」,你不去看上海的飯,被村爸擊中的都感激流涕。

因為不明白,所以我又去看另一段。
 




「揮權」!

為甚麼揮手會變了做揮權?還有,甚麼叫做「揮權」?

「揮旗」我懂,「揮舞」我懂,「揮權」我不懂。

這個「權」,我見過,有權利、權益、公民權,當然還有權相佑。

「揮權」是甚麼?

雖然懂倉頡,懂手寫,但我看不明白,很氣餒。

中文,真的很深奧。



2012/01/13

AKB48GUNDAM



P-Chan至愛Tomo ん~~ ( ̄ε ̄)



最細粒但又最多話說的高橋みなみ



秋元才加



柏木由紀



已卒業的優子也有份



馬友友(爆)



這個,沒有人不認識吧...



日本警方追踪手機訊號,找到疑犯身處名古屋的商場一階,只因SKE劇場就在附近,又上頭條。

人紅,甚麼都關你事。

不過,此回真的關AKB48事。



如果不是AKB Gundam,可能沒幾多人會留意RRM的據點就在福島郡山市。

單看照片,我也想訂購回來。



照片來源
http://www.rrmjapan.jp/gallery/0401.0500/0430/rrm05.html







2012/01/12

魔都滞在26時間


過去大半年,兵荒馬亂,事情暫告一段落,放一下假,打算躲在家裡昏睡它七天七夜,結果,原來做「宅」比做「賊」更累。

【行】飛機抵達機場後,主辦方安排了VIP通道,提供從停機坪到候機樓的短駁車服務,當天魔都風力不小,停機坪更是狂風陣陣,搭車乃最佳選擇。而先期抵達的經紀人在看過環境後,認為這點距離完全不必坐車,當即決定讓大家集體步行。於是,團隊一行浩浩蕩蕩,自己從機艙下來走到了目的地。



如此短的距離,步行快過坐車吧!?

【吃】不浪費 套餐均分
抵達酒店後,選擇了酒店的午間套餐,98元一份,且五位成員完全一樣,沒有豪華午宴。午餐之後就抵達節目錄制現場,由於安排了下午走台、晚上正式錄像的流程。因此他們必須在現場解決晚飯問題,經紀人為五人點了星巴克+麥當勞的組合,且是完全一樣的五份。其餘工作人員集體買小楊生煎,分了一小部分讓五人嘗鮮。
【住】均等待遇 無優待
在住宿需求上,唯一的特殊要求是五間房型、朝向一致的普通大房間。同時,還特別訂了2間大套房,但不安排任何人住宿,而是作為工作室,專供團隊化妝及造型使用。


【團隊】專業分工 一切自理
此次一行共19人,看似豪華,其實分工細致,人力極為節省,一切都以「五」作為標配——五位藝人、五位助理、五個化妝師,外加導演、音響、助理主管和經紀人。每個化妝師定向服務五位藝人,而助理則要負責為藝人打點所有的雜事:在後台和現場,我們經常可以看到一組西裝筆挺的男助理統一行動,分開工作,為藝人接收道具,端茶送水,伏地撰寫提詞大字報,兢兢業業,神勇迅速。而當藝人在臺上錄像時,助理團隊就在觀眾席最後一排安靜就坐,像每一位粉絲一樣欣賞節目,只不過保持了一貫的淡定。


此次的行李很多,一共10個大箱子。裡面裝了此次參加錄制的2套服裝、以及他們的日常服裝。




這套不是他們準備的。


行李中,還包括有便攜式縫紉機、針、線,熨鬥,變壓器,轉換插頭等一切能想得到的瑣碎之物,由此接待方大為省心,接到的要求,僅僅是為他們提供一套拖線板。這也許就是他們理念中以不麻煩別人為原則的體現吧。

【工作】完整唱了15次歌 粉絲「賺翻了」
做過很多晚會的大型活動中心,對大牌藝人的大牌作風見識多了,有的大牌藝人十分“篤定”,會拒絕參加提前一天的集中聯排,而是錄制當天匆匆走15分鐘台,接著便直接登場,說這類人「淡定」,其實也過於自信。


對於這個程式,大型活動中心導演表示,合同上其實並沒有規定走台的次數,但日本藝人往往都很配合。令人十分欽佩的是——這支日本天團,竟然在錄制現場耗了整整一下午:三首歌,各三次彩排,各兩次錄像。

綵排時慎吾去逗睡夢中的工作人員數趟也不醒,黒猫大師於是發功。


聽現場觀眾所說,導演說反正都只是做個樣子,結他不用插電了,村爸立刻扁咀,肥仔安撫。


算起來,整整唱了15次完整的歌!且,其中一首《SHAKE》是快歌,五人又唱又跳,氣喘吁吁之後,馬上需要重新來一遍,他們調整氣息,立馬十分投入地再度登場,激情毫不輸於前次,專業程度讓人翹起大拇指。

重點是左上有人拿著的是大佬的「私服」書。


依然是SHAKE,重點不是理解為何帝都人民抱怨何以厚待魔都人,而是鏡頭右上的2TOP紙板。

這麼多遍的走台和錄制,最受益的便是粉絲,原本就物以稀為貴,這下一個晚上聽了六次歌,實在是幸福滿滿。


加上當天下午的記者會、以及最後錄制的綜藝段落「快樂超時」,天團此次大概在上海春晚臺上站了接近4小時。一個演唱會都沒那麼長時間,媒體和歌迷真正是賺足了。

村爸耍宝■http://video.sina.com.cn/v/b/69647580-1082632935.html
在辛苦完成了一整天的節目錄制之後,天團方面,離開後特地派代表找到總導演,對此次錄製表示由衷感謝,並送上了簽名CD作為禮物。這讓一直為明星默默奉獻工作的幕後人員十分意外和感動。

重點不是吾郎王子讓位,而是背後的大神団扇。 (o ̄▽ ̄o)

錄制節目次日,為表此次獲邀參加春晚的謝意,天團一行還特地利用離開前的幾小時,參觀了上視大廈,為上海行畫上圓滿句號。

重點不是背後蹺手在參觀的領導,而是草生活貫徹到2012年。


關連動画■http://ent.kankanews.com/mxbg/2012-01-12/951447.shtml

棕色字體的日本語版 ■http://www.peoplechina.com.cn/xinwen/txt/2012-01/13/content_420405.htm



網絡是共産社會,一切順手沾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