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29

Hotel Sofitel Guangzhou Sunrich(下)

前篇 Hotel Sofitel Guangzhou Sunrich(上)


被那個體重計騙倒,結果去到樓下二樓吃早點的時候出事了。

先來茶碗蒸,再來是法式蒸蛋,還有茶葉蛋,還未計算那些加了蛋漿來煎的Crepe之類,結果被迫棄掉心愛的太陽蛋。

還有,你看到的還不是全部(爆)。








愛在雞蛋裡挑骨頭的豌豆姫様也無法不讚嘆酒店的早餐。

味道,皆為中上;款式,小巧精緻;種類,繁多至眼花瞭亂的境界。最為理想的是,桌與桌之間有相當空間,聽不到談話聲音,也沒有忙碌的侍應在旁邊跑來跑去。一頓早餐,吃了兩個鐘頭,幾乎忘掉自己身在何地。

酒店在天河,微妙的位置,但愛吃豐富早餐的人,不妨一試。




2012/02/28

歩いても歩いても(一)【Hotel Sofitel Guangzhou Sunrich(上)】

一進門,偌大的一個四層高Welcome Basket放在眼前,真貼心。



沒有蘋果沒有橙沒有大福沒有曲奇的四小點。

教我怎能不寫你?



和所有的四小點一樣,好看不好吃,不論寛帶還是WiFi,不論任何時刻,皆一視同人。



書桌設計良好,文具匣內有釘書機膠水剪刀萬字夾,貼心。衣櫃內有熨衫板熨斗鞋刷套鞋用具雨傘防毒臉具保險箱一應具全。



樓底高,光線足,38平方米的房間,電視是三星。



開業半年,裝修依然新簇。



在東京或大阪,同樣面積的話,也可以找到同樣的價錢,只是裝修設計卻還停留在八十年代。

浴室是從Resort流行過去商務酒店的半開放型,兩邊門均不透光,皆可關上。



Separate Bath,浴室尚有電簾,絕不透光。先說獨立式的浴糟,夠深夠大,水壓足,熱水不涼,附送兩瓶浴鹽,大方。吹風筒夠力。L'OCCITANE的馬鞭草系列洗頭水淋浴露潤膚露,有梳、棉花棒、指甲銼、浴帽、牙刷和高露潔,牙刷十分的好用,但沒有剃鬚用品。

浴缸是Gold Iden,洗手盆卻是ROCA,還有一個小型電視。



獨立淋浴間,那個價值數萬元的Rain Shower本不俗,但關掉水後依然滴漏,是為敗筆。花灑頭是近年流行的平板型,無法調校高低,無法調教水量,無按摩,慶幸是水壓正常,溫度也可調校。



去水時好時壞,那個門,可推入,又可推出,花灑頭的水量剛好,但Rain Shower的會令淋浴間氾濫,水漏出門外,失敗。

至大缺點是酒店不提供浴袍,淋浴後容易著涼,扣分。奇怪的是浴室內卻有掛鈎。

毛巾份量充足,不舊,厚度一般。

獨立馬桶室有獨立抽風設備,但當然不是日式馬桶,馬桶室內有「敬請等候」按鈕,如有人按門鈴時而宿客正在辦公,大可按鈴請候。

還有一個原因教我不能不寫這家酒店,你看這體重計有多窩心,你信不信我只有三十多公斤?ヽ(´▽`)/



雪櫃充實,兩樽免費水,如果向井理同房,可否叫他調一杯?



綠茶烏龍普洱各二合共六個,皆為茶葉,不是茶包,普通及低因咖啡各一,需用它的咖啡器(不是Espresso)沖泡,小差錯是杯邊破裂,管房不力,扣分。

重點是床,究竟豌豆公主有否輾轉難眠?



答案是「沒有」,但不是睡得好。原因可能是床太軟,又可能是枕頭太軟(不像花園酒店可換枕頭),也可能是室內太乾燥,欠了一部放濕器。放濕器可不可以借不清楚,總不成半夜咳醒才問酒店借。

室溫可作每度調校,風速有大小之分,空調不吵。可能是房間較深的關係,隔聲設備良好,不吵。至於窗外的風景,不寫也罷。

室內插座是萬能制式,不用問酒店借。還記得住Chisun時前枱說沒得借,賣我一個二手的也要800円。



在日本住得太多一舊膠,一旦離開日本,趕快選那些外貎比較現代的酒店。

未完,待續。




後篇  Hotel Sofitel Guangzhou Sunrich(下)



2012/02/27

口に残る余韻

白子最高的食法,不是燒,不是湯,是天婦羅。

半溶化的白子在口裡,配上薄衣,似有還無,銷魂蝕骨。

比白子更奇妙的是雲丹。

北海道人拿雲丹拌熱飯吃,微溫的雲丹,香氣若隠若現,引人入勝,天婦羅時,味道更勝刺身,雲丹到了胃裡半個鐘,香氣依然從喉頭直湧上舌尖,比好酒更好酒。

每次去東京的天政,只吃一個雲丹一定不夠,追加後又想追加。

夢縻魂牽,去吃天婦羅。



一次又一次的自己搵自己笨。

雲丹很美味,只是那個海苔,潮了的海苔,不脆且硬。

白子更糟糕,不是半溶化,而是水汪汪。

連那個咖啡,倒了半杯奶進去依然平淡如水。

唯一的一點兒驚喜是明太子。

忽然懷念那個討厭的東京。

東京沒樣好,除了天婦羅。




2012/02/26

天!


天!

為甚麼Blogspot也來改版?

「沒啥分別嘛...」看官一定是這樣說。

但是寫的有分別呀!

給我一點時間來熟習一下新環境。







2012/02/25

HKIFF【筋疲力盡】

昨夜,還很老定的和鬼塚佐治說:「今年眾星不撐場,會展六齣電影裡四齣有其他場次,應該不用爭,唯一担心的是不知要和幾多自由行爭開幕電影。」

一語成讖。

開波,順利的選擇類別,票價,枚數,輸入密碼後,「抱歉,閣下的指令未能成功處理」。

時為2012年2月25日10時02分。

兩分鐘內,開幕電影沽清。每人每場限購4枚,究竟幾多部Terminal被動員去圍剿?

以上是HK Ticketing的狀況。

那邊廂的Cityline,懶懶閒。

懶懶閒的原因是,明知道一定出問題,而解決問題,有時要等大半天,有時要等兩三天,有時要等兩三個星期。既然如此,急也無用。

然而,多有耐性的人,今年和往年,和前年,和前前年,和前前前年一樣爆粗。

十數年來,藝術節如是,電影節如是,年年重覆同樣的問題。


放大。



在一個小時內,每隔五分鐘後選「按這裡重新提交」大約十次後,出了這個結果。


剩餘時間是20分鐘,只是......如何重試?



最後Time Out。



重複又重複後,終於進入付款區,噩夢,才從此開始。免得悶壞大眾,不寫了。

吃不消,要換人輪班。

影痴們都筋疲力盡,意興闌珊,然而每一年又再樂此不疲的参加。

這個Blog,應該加開一個分類叫做「HKIFF血淚史」。

2012/02/24

怪獸俱樂部


N說:「謝謝K,是他及時救了我。我才當爸爸沒多久,自己的父親卻突如其來自殺,幸好那陣子和K一齊工作,論及生死觀,救了我。」

自殺,不論那一個社會,那一個民族,都是一個忌諱的話題。就算你不是當事人,只要沾上了那個邊,旁人定會標籤你。

不明不白的自殺,對親人的打擊、傷心、震驚、悔疚,不曾有如此經歷的旁人無法想像。

八年前,友人倉惶的打電話來:「K自殺。」

那是一個微雨天,K的老婆和孩子在屋內玩耍中,抬頭一望,明明在陽台的K為甚麼不見了,出去探頭一看,K躺在地上。

K墮樓,從九樓掉到地面,大難不死。

是不是自殺?當時,當事人說完全無法記起發生過甚麼事,外界則諸多推測,說他一定是啃藥啃昏了。

如果真是啃藥的話,即使不死,警方也一定控告藏有及服食違禁藥物。日本警方沒有控告K,甚至大方的展示胃部化驗物的報告,就算傳媒報道的是真相也一樣沒有人相信。

K是不是真的失掉那一段記憶已經不重要,但是因為自身的經歷卻救了另一個人。




Monsters Club
http://monsters-club.jp/


2012/02/23

前々夜祭

自娛 ρ( ^o^)b_♪

奇跡 奇蹟(2011年6月11日日本公開)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PDLax3mI1U



ロボジー G系機械人(2012年1月14日日本公開)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JGOF252SZI



一枚のハガキ 明信片(2011年8月6日日本公開)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r-ER909QJU



さや侍 空鞘武士((2011年6月11日日本公開)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pToPf6uV_c



ハラがコレなんで 準媽媽趴趴走(2011年11月5日日本公開)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R0XZSl2xoM



アントキノイノチ 死亡讓我活多次(2011年11月19日日本公開)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1TaNk2ptdo



恋の罪 戀之罪(2011年11月12日日本公開)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IH34pJLyL8



SRサイタマノラッパー ロードサイドの逃亡者 牛屎族Rap唔起(2012年4月日本公開予定)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pWG-cmApI8



サウダーヂ 失樂園的輓歌(日本公開中、一緒ではない)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cVzSb40pR8



行け!男子高校演劇部 去吧!獃子劇社(2011年8月6日日本公開)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epiAe6S8vY



一命(2011年10月15日日本公開)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PUUcRqHqTM



十三人の刺客 十三刺客(2010年9月25日日本公開)←遅い!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_ILO2RWhEw




**** Mのおすすめ ****
相馬看花
←電影節諸公有點過份,連導演的名字都搞錯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lmtUglUVa0

ニュークリア・ネイション 核能國族
←沒有予告篇



豌豆公主



和十數年前相比,體能沒有下降,也沒有上升。

結果,又回到原點。

是時候重新檢閱所有的路線和行程。

我知道大家又不知道我在說甚麼。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說甚麼,因為實在累透了。

當你花了八個小時在交通工具上,你思念的,只有一張床。

我不知道這個世界最好的床褥是那個品牌,只知道那一個品牌最適合自己。

說起來,為甚麼SEALY、SIMMONS、SERTA都是頭文字S?

從不諱言我有公主病,全名是「豌豆公主病」。






2012/02/21

雪蟹

電話響。

「我係超級市級買左隻北海道雪蟹番o黎,點煮呀?」打來的是水晶晶。

「雪蟹?定鱈場蟹?」

廣東話,同音字,幾十個。還有,廣東人,所有急凍的食物都加「雪」字在前,急凍雞是雪雞,「雪蟹」也可能是急凍蟹。

「Snow Crab啊…」

嗄!? Snow Crab?

打電話給熟悉超市行情的蟹痴。

「北海道來的蟹,中文是雪蟹,英文是Snow Crab,即是甚麼蟹?」

「呀!早輪同事話佢買左隻『雪花蟹』,又係聽都未聽過,係咪タラバガニ?」

「タラバガニ的英文名稱應是King Crab,不會是Snow Crab吧?」

水晶晶把照片傳過來一看,Oops……果然寫著Snow Crab。



上一次不是寫過嗎,為甚麼會忘掉(汗)

關連網誌■ 蟹痴

Snow Crab,本地的叫法是「長腳蟹」,超市,不是寫「長腳蟹」便是「楚蟹」,再上網查一下,大陸的叫法是「雪蟹」,又打電話給蟹痴。

「前兩天我才在超級市場買了隻長腳蟹(註:ずわいがに)回來,唉……一點也不好吃,上當完一次又一次。」

「你也去過間人吃長腳蟹,和日本超市的急凍貨相比都知道不好吃,還要在本地買?」

「我知道,不過心癮起嘛……」

與其吃急凍蟹,情願去吃Burger King。

蟹,是吃「鮮」的。

漁民一捕捉到蟹便立刻煮熟才冷藏,何時見過生蟹急凍?

像幻の蟹的間人蟹,遇上食神的話,去到京都最高級的料亭還可能嘗到,大阪東京的眾多食府一概不提供,因為,蟹從間人去到東京,鮮變霉。

就算是普通不過活生生的日本産長腳蟹,在東京蟹道樂分店吃到的味道,已經完全和大阪蟹道樂是兩回事。

差別原因在那裡?時間。

距離産地遠一點,味道就會落差一點,距離愈短,味道愈好。同樣重量大小的長腳蟹,蟹道楽賣五千円(約港幣五百)一隻,在本地超市賣港幣二百一隻。價錢決定命運。

超市買到來自日本的急凍蟹,最好吃的是花咲蟹,但是和在北海道新鮮吃到的依然有距離。

「我打算去夏天去吃這個…」

「嘩!我又去…」蟹痴大興奮。



還是讓她先看照片一下,不然去到發現真相恐怕會大失所望。




2012/02/20

‪裸男爭奪戦‬

日本三大奇祭是啥?

你去問日本領使日本三大溫泉是啥我相信他也不敢肯定。

別府說它是三大,有馬說它是三大,草津說它是三大,下呂、秋保、道後、伊東、野沢、白浜......也說自已是三大。人人都是「三大」,結果跑出幾十個「三大」。

日本三大奇祭也一樣。

吉田火祭是奇祭,島田帯祭り也是奇祭,諏訪御柱祭也是奇祭,唯獨問:「岡山西大寺会陽是日本三大奇祭嗎?」太陽人皆點頭。

年中,日本大概有七八十個裸祭,大半都在一、二月舉行,莫忘日本以前用的也是旧暦。不過最注目的還是岡山的西大寺会陽,年年都有接近萬人參加,包括女人和小朋友。女的,當然不會全裸,反正,男的也不是全裸。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iQIZdcSfY4

以上是2011年的片段,2012年的在↓,新聞片的關係,電視台很快刪掉。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7yoN8x4slY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o66MvLef2A

肉食女有沒有去看過?



當然有看過,電視有,網上也有。ヾ(@°▽°@)ノ

至於現場參觀......

只有1.1度,不被人壓扁也會肺炎,免了。




会陽公式網頁
http://www.saidaiji.jp/website/eyou



2012/02/19

帥哥稅

日本獨協大學經濟學部教授,經濟評論家森永卓郎又有驚人建議。

イケメン税!(←靚仔稅、俊男稅、帥哥稅)



提高消費稅這個問題正鬧得熱哄哄,森永建議分成五級制,帥哥(イケメン)課稅80%、普通(フツメン)0%,醜男(ブサメン)-10%、猥瑣男(キモメン)-20%,螻蟻之輩(ムシケラ)-30%。(註:中文譯法是跟大陸的)



森永的名言。

◎人生三大呆壞帳:專業主婦、兒女、屋
◎人生不應有夢想(與其發夢不如行動)
◎攻打北韓只需竹槍,不需要自衛隊
◎大部分的御宅族,其實不是真的迷戀二次元女性,還是想和三次元女性談戀愛
◎要節省開支的話,減少固定金額(保險、學費、住宅貸款)的效果比浮動金額(娛樂、食物)的好
◎當預測一致的時候,通常都是錯誤的
◎如果不知道辭工好還是不辭工好,那就不能辭

国産星巴克和台産星巴克平台上的人都說日本人瘋了,本地人,沒反應。

「靚仔稅」,瘋狂嗎?

四種男人①有錢的帥哥、②沒錢的帥哥、③有錢樣子長得普通的、④沒錢樣子又長得普通的。

去問問阿媽、老婆、姐妹、女性朋友、女性同事、街邊賣報紙的阿嬏、茶餐廳的阿姐,她們會不會選④?

日本的「少子化」問題,即是香港面對的「人口老化」問題,同樣出生率持續低企。為了促使宅男和「沒錢樣子又長得普通的」男性能夠早日結婚生子,退稅(根據森永的說法就是-30%〜0%)是最佳方法。

退掉的稅從那裡賺回來?

有帥哥嘛。

為甚麼帥哥要課稅八成那麼多?

因為要津貼醜男,而世上醜男的比例又比帥哥多。

瘋狂嗎?一點也不瘋狂。

收入八成要呈交政府,帥哥的老婆的豈不捱窮?沒錢之餘還要担心會否有別的女人日夜纏繞,不如把心一橫,嫁個醜男,還可收到俊男的稅金津貼。

如何制定誰是醜男,誰是俊男?

這個是政策製訂的問題,等如逆權侵佔為甚麼是12年,而不是40年一樣。

如果施行帥哥稅,最贊成的一定是J校。君不見,近年喜爺力捧的都不是帥哥。

捧帥哥沒著數,你看仁哥一宣佈結婚,幾多人立即退會( ̄▼ ̄)ノ

BTW,如果日本消費税增加至10%,你還會去日本玩嗎?


2012/02/18

一筆書

你玩過「柯尼斯堡七橋(Seven Bridges of Königsberg)」這個遊戲沒有?

18世紀東普魯士柯尼斯堡(今日俄羅斯加里寧格勒市區跨普列戈利亞河兩岸,河中心有兩個小島。 小島與河的兩岸有七條橋連接。 在所有橋都只能走一遍的前提下,如何能把這個地方所有的橋都走遍?



毒舌女不是「乗り鉄」,也不是「撮り鉄」,更加不是「葬式鉄(專研究廢線及廢車的鐵道迷)」,獨沽一味,只執迷於「一筆書き(Hitofude-Gaki)」。ヾ(>▽<)ゞ


關連網誌■ 海嘯價130円遊一都六縣(上)
      海嘯價130円遊一都六縣(下)


△、□、☆,✡都可以一筆過;*、+不可以。

一筆過的話,「點」可以無限次穿過,但「線」不可重複,如何可以利用JR PASS橫跨整個日本?

從九州去本州,又或是從本州去北海道,不坐JR,坐船!不能省交通費用,坐船過夜,就當是住宿費好了。


關連網誌■ 昨夜渡輪上


可惜研究了這麼多年,還是未能設計出一條有意義的路線出來。

甚麼叫做有意義?

例如住在郊區(當然要在沿線站上蓋),但吃在市區;又例如善用寝台列車(能否予約成功是另一回事);又例如從新大阪到京都坐新幹線的話是1,380円,坐山陽本線新快速是540円,好像便宜了840円,但是車程只不過節省10分鐘,再者新快速的班次比坐ひかり頻密得多,理論上,坐新幹線節省下來的840円便無意義。



真正的鉄ヲタ,是坐在宅裡動腦不動腳的(爆)。





2012/02/17

縦断・横断

JR北海道辦了17回的《日本縦断》,今年第一次上陸沖縄。

可是,九州和沖縄之間明明沒有JR的呀!?



細看之下,原來是從鹿兒島轉飛機去那霸,更微妙的是,從西大山到山川,要坐計程車!

為方便懶惰的友人,又做文抄女。


●3/9:稚内7:10発【日本縦断開始!】→《スーパー宗谷2号(指)》→名寄9:53発→旭川10:45発→滝川11:17発→ 岩見沢11:40発→札幌12:06着/13:17発→《北斗14号(指)》→南千歳13:45発→函館16:49着...ホテル(泊)
◇宿泊先「ロワジールホテル函館」(バス付洋室) ◎食事:朝なし・昼:弁当(札幌)・夕なし

●3/10:ホテル...函館8:08発→《スーパー白鳥22号(指)》→新青森10:28発→《はやて22号(指)》→東京→ 《のぞみ43号(指)》→博多19:43着...ホテル(泊)
◇宿泊先「博多都ホテル」(バス付洋室) ◎食事:朝ホテル・昼:弁当(新青森)・夕なし

●3/11:ホテル...博多7:20発→《さくら403号(指)》→鹿児島中央→《普通列車(自)》 →山川11:25着/11:43発【JR最南端の有人駅!】→《普通列車(自)》 →西大山11:56着【JR線日本縦断達成!】⇒《タクシー》⇒山川13:09発→《普通列車(自)》 →鹿児島中央14:46着...ホテル(泊)
◇宿泊先「鹿児島東急イン」(バス付洋室) ◎食事:朝ホテル・昼なし・夕なし

●3/12:ホテル...鹿児島中央駅前⇒《空港行き連絡バス》⇒鹿児島空港10:10頃発→〔ANA便〕→那覇空港11:50頃着 →《ゆいレール(自)》→赤嶺駅【日本最南端の駅】→《ゆいレール(自)》→旭橋駅...ホテル(泊)
◇宿泊先「沖縄ポートホテル」(バス付洋室) ◎食事:朝ホテル・昼なし・夕なし

●3/13:ホテル★...旭橋駅→《ゆいレール(自)》→那覇空港11:50発→〔ANA羽田乗継便〕 →新千歳空港16:10頃着【解散】
◎食事:朝ホテル・昼なし・夕なし ★...5日目那覇の朝に解散するコースもございます。

資料來源■ www.jrhokkaido.co.jp/press/2012/120207-1.pdf

16萬円,不包午餐和晚餐喲,早餐是酒店提供的,扣除酒店住宿和一程機票,你會明白為甚麼這麼多日本人妒忌海外旅客專用的JR PASS(爆)

縱斷,無論如何編排,總有兩個樽頸。一個在北海道和本島之間,一個在九州和本島之間。不在青森過夜的話,翌朝總要在函館透氣;不在福岡過夜無問題,只是過了晚上七點,福岡仍然有得吃,九州其他地方無得吃。

除了縱斷之旅,可知JR北海道還有一個橫斷之旅,花費都是十數萬,但有趣得多。

橫斷之旅,東邊從北海道最東端的東根室駅開始,終點是長崎的たびら平戸口駅。

東根室坐鈍行列車出發,在釧路駅轉特急,去到青森駅坐寝台特急「日本海」,在京都休息一晚。翌日再坐新幹線,在新山口駅下車往秋芳洞參觀,再乗新幹線去到小倉駅,轉乗鹿児島本線去門司港,然後直踩たびら平戸口駅。

老是想嘗試利用JR PASS走一趟這樣的橫斷之旅,可惜苦無機會。冬天的根室,比稚内沒趣得多,然後,又輪到寝台特急日本海要廢止,偶有臨時列車,但又時間不合,時間配合得來,又輪到沒有位。

「縱斷」加「橫斷」,幾近完美的配搭,遺憾的是,做不到「同じ駅を二度通らず」。

2012/02/16

平常心

02:36

左、右、左、右、左、右、左、右……

左一下,右一下;從左移向右,又從右移向左,四腳床變了吊床。

「幽靈?」一刻猶豫。

不對,應該是地震。平常的是地鳴,今回是地震。

上大家樂確認一下。

啊!好孩子在哮叫,其他人等,都是乖乖寶,早早上床,沒反應。

再上国産星巴克,有人說:「可怕,我逃到街上了!」有人說:「杯裡的水都在晃...」有人說:「驚醒,都給地震刷屏了。」

據香港天文台的初步分析,2012年2月16日(星期四)上午2時34分廣東河源發生一次4.8級地震,震中位於北緯24.00度,東經114.50度附近,即河源之西北約35公里。香港天文台接獲超過十名市民報告,表示感到這次地震,震動維持數秒。初步分析顯示本港的地震烈度為修訂麥加利地震烈度表的第III度。

傳到香港,大約遲了一分鐘,又或許是同時,因為我的手機時間永遠不準。

大約是1月10日那天開始,地震老是發生在上半夜,常給震醒,振動頻率,和去年中感受的不太一樣。

去年的振動,是「振動」,不是「震動」,強烈的時候,肉眼可以觀測到的,在密室無風的空間,百葉簾桿,像龬琴上的拍子機,左搖右擺。上月初以來的振動,即使腳下傳來隆隆聲,百葉簾桿紋風不動。

今回又不一樣,不是「振動」,也不是「震動」,而是「搖動」。

麥加利地震烈度表的第III度,大概相當於日本的「震度2」。

關於日本對「震度」的定義,請閱
http://mathongkong.blogspot.com/2011/07/blog-post_28.html

數一數,過去十多個鐘頭發生地震的地點有,土耳其、加拿大、毛里裘斯、爪哇、印度、巴拿馬、日本、菲濟......

廣東的太小兒科,機械人也懶得計算。




想想要不要起床把杯子裡的水倒掉,免得再來一次時濺濕了寶貝雜誌...

何必先天下之憂而憂?

還是先赴周公子的約會要緊。





2012/02/15

《我和我的……》

這本是一封很私人的信,不過,看過淇淇的網誌後,任性地決定公開。



《我和我的……》,是淇淇的第二個Baby。

第一個Baby,繊細而羞澀,第二個Baby,依然有著淇淇獨特的繊細,但是成熟了。

淇淇的第一個Baby《小心愛》,有著一個小小的缺陷,那個缺陷就是,欠缺了人生的遺憾。

然而,遺憾發生了,也因為有了遺憾,於是才能誕下第二個Baby。

遺憾,到底是不是遺憾呢?

也許不。理性的人會說,這只不過是人生經歷的一部份,很多人都經驗過,但對於感情繊細的人來說,遺憾是痛苦,是憂傷,無法解脫。

書中的那一個「我」,熱情衝動的讀者很容易便把自己投入進去;冷靜理智的讀者,卻會認為那是作者的投射。因為,淇淇的文筆真的很好,把感情完全投注在主角身上,不論你喜歡還是不喜歡書中的主角,只覺那是真實。

但我知道書中的那一個「我」,不是淇淇。

為甚麼我知道不是?

因為,我就是另一個「我」。

無論如何,因為第二個Baby,淇淇的人生圓滿了。

聽說,有人臉上給玻璃酒瓶割傷,傷了神經線,每次咀巴一牽動便會出現酒渦。

人人見到那個酒渦都只聯想到笑臉,沒想到,裡頭藏著一個遺憾。

如果你看完這篇網誌不明白的話,太好了,你的人生裡頭從來沒有遺憾二字。


《我和我的......》
澳門日報出版社2011年中篇小說徵稿獲奬系列






2012/02/14

情人節・打小人



 以上內容,來自WIKIPEDIA。



穿著西裝的四眼哥哥、担張摺椅的阿婆,人龍繞著鵝頸橋十多個圈,兩條橋底都水洩不通,要勞煩交通警察來開路。

今天,一定是「打小人」的好日子。( ̄▼ ̄)ノ_彡☆ばんばん!




2012/02/13

MISOKA

今年格林美獎嘉賓們收到的大會手信是MIJ的MISOKA牙刷。




牙刷不算昻貴,一盒12枝10,500円,只是上網訂購,也要等兩個月才有貨。

http://www.yumeshokunin.jp/

幸好家裡還有兩打,一枝如果用一個月的話,勉強可以用兩年。但其實不能用兩年,像旅行裝,兩星期便要換一枝新的了。

MISOKA的牙刷賣點是,不用牙膏,也可以把牙刷得光亮潔白,閃閃生輝。

到底有幾多個在看這篇網誌的人,平日刷牙時會用牙膏?

很多人都不信相牙膏,有些人用Baking Soda,有些人用鹽來代替。

更新問題,你相信牙膏的害處多過好處嗎?

不知道還有幾多人記得2007年時中國大陸製的牙膏在日本發現含有二甘醇,被迫下架。

二甘醇有甚麼毒性,忘記了,只記得常被宣傳用來防止蛀牙的氟化鈉(Sodium Fluoride),也被用作老鼠藥。

還有Triclosan、Sodium Lauryl Sulfate、Hydrated Silica…

說開這個牙膏,英語裡的Toothpaste,日本語的正確叫法是歯磨剤(しまざい),不過大部份的日本人依然稱呼為「歯磨き粉」。(不信的話可找回今年1月9日的SMAPxSMAP)

明明是劑狀,為甚麼又叫做「粉」?

據說1625年,江戶商人丁字屋喜左衛門從朝鮮人那裡學懂製作牙粉的製作方法,將唐津、伊万里土地上採回來的砂土磨研,加上各種中草藥,叫做琢砂,目的,不為防止蛀牙,只為漂白云云。

在此之前,跟隨中國唐代人的習慣,用鹽。

用砂來刷牙,牙不爛才怪,後來美國傳來劑狀的牙膏,又等到1911年,獅王自行製造販賣牙膏。

劑狀牙膏在日本存在百年歷史,不過至今,叫「歯磨き粉」的人依然多過「歯磨剤」。

至於沖縄人,不叫牙膏做歯磨き粉,也不叫歯磨剤,直接稱呼為コルゲート,高露潔是也。

格林美選MISOKA總有它的原因,台前的歌手,一副牙一定雪白漂亮,是說,先知先覺的藝能界都不相信牙膏了嗎,那庶民如我們還用牙膏幹麼?



2012/02/12

床の間

日曜,收拾書架,無意中在大人の絶対マナー 知らなきゃ大恥!!一書中翻到這頁。



在溫泉旅館的和室,「床の間」是神聖之地,在床の間的上面,絕對不能放置行李、手提袋、雜物云云。

日式旅館,通常都有床の間,比座敷高一點點,在那個位置,通常都掛上了畫軸、放置了插花、藝術品等等。



書,當然不是寫給自由行看的。

是說,如果日本人都懂的話,就不用看了,等同如果本地的巴士乗客都懂的話,巴士公司就不用在車窗貼上「請勿飛象過河」。

但是,日本人為甚麼不懂?是不是因為都市人都蝸居在只有數十平方米的大廈裡,已經不知甚麼叫做「床の間」?

據聞,自室町時代,「床の間」是參拜神佛之所,但是現代家中安放了仏壇的日本人十居其九都知道,仏壇絕對不能放置在床の間之上。是甚麼原因?大家又說不出個究竟。

所有這些我們說不出究竟,但基於社會壓力被迫跟從的行為,有一個冠冕堂皇的名稱,叫做「マナー」,Manner是也。




2012/02/11

再來格子【隈研吾】

「有沒有人有興趣和我去帝都一趟!」說罷,整桌人一齊放下筷子,瞪大雙眼。

「因為我想住瑜舎。」趕緊解釋一下。



想住瑜舎,因為隈研吾。

安藤忠雄和坂茂都沒設計過甚麼酒店,隈研吾卻不少。

隈研吾在日本設計的酒店可不少,ガーデンテラス長崎(Nagasaki Garden Terrace)的外貎設計風格和瑜舎近似,可是NGT在山上,要自駕,雖說可召計程車,還是覺得有點麻煩。

http://www.gt-nagasaki.jp/



另一家是在高知縣的雲の上のホテル,但這個更糟糕,從高知市駕車去也要兩個小時。

http://kumono-ue.jp/

但特別的是連結酒店的梼原・木橋ミュージアム(Yusuhara Wooden Bridge Museum)。



真的非看不可。



在都市內的,就只有東京的ザ・キャピトルホテル 東急(Capitol Hotel Tokyu)。可是,酒店外貎不很隈研吾,二來,東急的酒店,管理一般,在東京有很多更好的選擇。

http://www.capitolhoteltokyu.com/ja/

再看一下太宰府的Starbucks,縱橫交錯,近看仿似雜亂無章,遠看卻井然有序。

隈研吾把日本的格子藝術發揮至淋漓極致。不用一口釘,只用自然材料,將平面的千鳥格子(Houndstooth Check)立體化,厲害厲害。



發揮完一番自以為是的偉論後,沒反應。

「有沒有人有興趣?魚翅假期有著數,二人同行,平過買機票...」

「算吧啦,你咁怕凍,睇怕你呢幾個月繼續做宅女…」眾損友冷笑。

知我者莫損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