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02

HKAFF 2017【三度目の殺人】

烏龍事多多的F行 ψ(`∇´)ψ

入場時同一行靠牆位置已經坐了兩個女生,5分鐘後來了兩個男生說他們也是1, 2番,大家一併門票,時間對,House又對,再看日期,兩個女生原來是後天的票。

未開場,掃一下大家樂,看到某友的照片「今年AFF第一場」,咦!! 同一場,同一行,同一套電影,同一HOUSE,怎麼不見人?嚇得我又去檢査門票有沒有進錯影院。

這時某友才進場,寒喧時,一對男女在旁邊的4, 5番坐下,五分鐘後,又來了兩個女生,又是同一行同一HOUSE同一席番,一Check之下,先前來的一男一女是明天的門票。

我是雷的分界線。



特意等中文字幕版出來才去看的「三度目の殺人」。

繼《誰調換了我的父親》揚威康城影展後,是枝裕和最新法庭片不賣溫情,轉營心理懸疑題材,從普通殺人事件勾劃出人性最絕最深的陰暗面。福山雅治飾演信奉「勝利至上」的精英律師重盛,神級影帝役所廣司扮演有殺人前科的嫌疑犯三隅,三隅對殺害解僱自己的上司並毀屍滅跡直認不諱,但在見面追問的過程中,辯護律師重盛發現案中疑點重重,三隅的口供不甚一致,犯案動機也模棱兩可,直至《海街女孩日記》廣瀨鈴扮演的受害者女兒出現,令重盛開始改變想法,認真追查三隅是否殺人、為何殺人,真相卻叫人震驚,劍指人心。(HKAFFより)

真相真的很震驚,因為沒有交待真相(爆)。

役所広司演犯人三隅。

福山雅治演辯護律師重盛。

吉田鋼太郎演從檢察官轉業為大律師的摂津大輔。(第一人選是Lily Franky嗎?)

広瀬すず演受害人山中光男的女兒咲江。

斉藤由貴演的是受害人山中光男的老婆美津江。

満島真之介演的是在重盛辦公室掛單的初出道律師川島,還未領會司法制度的遊戲規則。

橋爪功演的是重盛的父親,是30年前「留萌強盗殺人事件」的法官,對沒判死刑,令犯人有機一而再犯案耿耿於懷。

其實有雷和無雷的分別並不大。

關於犯案動機,重盛不斷推翻自己的口供,殺死山中光男為錢,後來改口說乃是受美津子所托,為保險金而殺人,再後來說是因為未成年的咲江受到父親性侵,到最後自己完全推得一乾二淨說根本從來沒有殺人。

被告不斷推翻自己口供,被視為不可靠的証人,未判已被視為有罪,只欠量刑多少,辯護律師也不在乎真相,只注意能否推翻檢察官採得的各種證供,從而取得勝利。

真犯人是誰?

電影並沒有交待。

所以勉強算是無雷(爆)。

以為是法庭電影其實仍是很重的是枝裕和的倫理風格。

重盛和三隅一樣都是不合格的父親,都想補償,如果女兒沒犯事,重盛會否重新思考三隅的作案動機?

律師注重勝利(死刑變終身監禁已是勝利),法官注重的是訴訟經濟效益(判案時間不能拖),檢察官注重的是能否將犯人定罪。每個人一開始已作出個人的判斷,沒人關心真相。(題外話,讀書不為學問,只為完成考試一樣?)

真犯人是誰?

三隅?咲江?二人聯手?

個人無責任的臆測。

電影名稱是「三度目の殺人」。(港譯:第三度殺人)

第一次是「留萌強盗殺人事件」,第二次是「山中光男」,如此類推,第三次是不是三隅自己裁決自己,令自己被判死刑?

如果殺死山中光男的是咲江,那就不是「三度目の殺人」。

微妙的是如果咲江是共犯的話,那也符合「三度目の殺人」這個解釋。

再看十字架。

第一次出現的十字是山中光男被火燒滅跡,第二次出現的十字是五頭金絲雀的墓,還有一次出現在重盛的夢裡。



雪上的三隅和咲江成十字架狀,重盛則成大字狀,而且重盛被排在腳印以外。不過,即使隱喻也只是重盛個人的聯想,並不構成咲江是主犯的證據。

是枝有在雜誌訪問裡暗示過誰是真犯人,不過也只是暗示。

役所演得出色是必然的,令人心寒的卻是斉藤由貴,尤其是背後抱著女兒頭碰頭那一幕。

三隅和重盛屢屢二人長篇對話,頗考觀眾的功力。

順道一說,電影一開始的鏡頭便是横浜(雖然明明和案件無關)。

幸好在本地看字幕版,否則又浪費了水曜日。




0 comments: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