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8

朝食・台北【Palais de Chine Hotel】

時間:上午八點。

地點:君品雲軒

去拿食物,發現一個疊一個的碗裡都有水。

不用碗,用碟吧。



碟也是濕的。

捉著就站在旁邊的小二。

公主:「有沒有乾的盤子?這些盤子上面都有水。」

小二:「你要乾的盤子做什麼?」

😂😂😂

關連記事■ 集星記 Day 1

雲軒的小二們天天都有新花款。

酒店官網「頂級法式燒烤餐廳,以開放式廚房展演精彩料理手法,賓客可以徜徉在雲軒的頂級海鮮與碳烤牛排中度過最美好的饗宴時光,窖藏精選葡萄酒更可為您助興。每日並供應自助式早餐,以及半自助式燒烤午晚餐。」

供應自助式早餐,但更像歐洲大陸式早餐,菜有很多款,青豆荷蘭豆蘿蔔苗紅蕃茄黃蕃茄洋蔥青瓜生菜胡蘿蔔玉米椰菜花香菇西蘭花木耳紅椒黃椒青椒南瓜苦瓜,都是冰的,完全沒有熱的。



大腸麵線滷肉麵蚵仔煎台灣香腸豬腳熱豆漿(都不敢奢求鹹漿了)烏龍茶沒有都算了,連暖開水也沒有。

烏龍麵(Udon)和蕎麦麵是有的,也是冰的,也不提供熱湯,公平的是,冷湯也沒有。



有沒有熱的?

有。

有一個專門負責煎蛋的廚子。

右門神問:「為甚麼廚子煎蛋加醬油?加了醬油的煎蛋洋人會吃嗎?」



還有,前天廚子大概賭馬輸了,口黑臉黑。

幸好餐廳也是黑麻麻,也不太容易分辨。

對了,涼盤還有給日本人吃的三文魚............骨頭。😂



煙三文魚這些貴價貨就沒有出現在Cold Cut桌上。



吃飽不肯動的宿泊客。







雲軒 君品酒店
http://www.palaisdechinehotel.com/tw/restaurant-info.php?id=8


2018/10/17

集星記 Taipei Day 2

是日,微雨。

第一道菜來自泰國的英俊小生Chef Ton。



上面是Beetroot,裡頭乾坤一個是Caviar,另一個是咖哩雞(!),品牌不同,Caviar不及昨晚的美味。



第二道是Mingoo Kang的花枝鱈魚卵越式米粉,材料都很普通,但是小腿的毛管卻偷偷的豎起來。



第三道仍是Mingoo Kang,鮑魚配韓式年糕。



年糕的口感完全不是年糕的口感(毆)而像是白糖糕那種一層層不規則的質感。南非鮑魚下墊的是韓式Cabbage,但味道和口感卻不是平常韓國料理吃的泡菜而極像廣東人的梅菜,山椒起了畫龍點睛之効。最初還沒有甚麼,可是當把年糕放進昆布高湯後,大半個身子都鳥肌了。



Mingoo Kang的菜式和理念雖不是自己的那杯茶,但本能反應卻教自己再次反思何謂喜惡。網上一直說他愛用傳統的韓式調味和手法,但今回印像卻剛好相反,是一反我對韓國料理的印像。

又再回到英俊小生的波士頓龍蝦咖哩蒜味飯,非常花人手功夫的一道菜,其他幫廚們都過來幫忙,到後來連各主廚們都出動了。



吃下去,辣的瞟眼淚,但又好過癮,仿似渾成一體的味道(都是咖哩汁)但一小口一小口的吃,卻每一口都有不同的味道,好複雜。



同是來自泰國,80/20的Napol和Chef Ton的風格完全不一樣,但也帶一點辣。用的是台灣本土的馬頭,一新耳目。



打趣說日本料理人都不用鴿來入饌,J兄說高田裕介用的是法蘭西鴿,飯後問高田桑,意外地用的是台灣本土乳鴿。本尊親自燒烤,切肉起骨,數個Sauce包括青辣椒等,個人最愛的卻是不知台灣有沒有産的スダチ皮配鴿肉。



甜品是80/20的仲夏椰子,味道驚喜不大,但展現多種口感和不同材料的配搭,功序複雜,也令人深像深刻。



總的來說,Mingoo Kang是今晚最大的驚喜;二星的高田裕介桑是穏重高水準;Chef Ton和80/20的都好吃,可惜泰菜不是M的那杯茶。



飯後團隊大合照。



2018/10/16

集星記 Taipei Day 1

時間:上午八點。

地點:君品Coffee Shop

公主:「你們朝食沒有中國茶嗎?」

小二:「甚麼中國茶?」

公主:「例如烏龍香片之類...」

小二:「沒有 」

吃刈包當然要配拿鐵,吃烏龍麵當然要配香蕉奶。

S君在大家樂問:「台灣高山烏龍也沒有?」

豈只高山烏龍,連熱或暖開水也沒有。

幸好,晚上在INGE'S吃的彌補了上午的不足,是說兩者其實沒有關係。

是夜Cocktail上的不是菊花,是用炭火烤乾而成的新鮮菠蘿。



第一道菜,鳥肌便從背部的肩胛骨滑去腳跟。Caviar比前兩天在HAKU的正就不在話下,生蠔是Majestic,但厲害的是那三小顆白色不起眼的醬汁,就這樣吃Caviar如何,和生蠔一齊入口又如何,把醬汁撈勻又如何,一層又一層的Layer,風味不斷提升。



也是JAAN(Chef Kirk Westaway)的作品,獨立來吃的味道如何,炒埋一碟時又如何。紅色的醬汁不知是甚麼,茶色的就只吃到一味蟹。



最強的是兩道菜的Contrast,第一道用的入口材料,第二道用的是本地材料,同一料理人,不論甚麼材料,好吃就是好吃,不會貴的好吃,便宜的便不好吃。

第三道菜是福山剛的炸蛋(爆)配台灣産的無花果。炸蛋實是時令當道的秋刀魚,GOH的Signature Dish。



前面三個太厲害,第四道Luca Fantin的海胆PASTA當堂給比下去。據說PASTA不是義大利麵,而是小麥粉製作的麵條(そば?😂)。



第五道又回到福山剛桑,日本鮑魚+頂級花菇+黑松露。



大根上的醬汁真的很好吃,醬汁有混了少許的黑松露,那個像蓮藕的東西好像不是蓮藕,反而不像蓮藕那個才是用蓮藕「組合」而成😂。



鹿児島和牛和黑松露也由Luca Fantin負責。和平常在日本吃慣的分別不大,且松露沒有甚麼松露味。😂反而前一道的大根那個Sauce有松露香。



甜品是Fabrizio Fiorani的Pear/Ricotta/Salted Caramel。



最後Cocktail前還來過白酒紅酒,右是送的。



從Marriott看過去101,雖然下雨,還是挺美的。



早知君品如此不濟,投宿遙遠的萬豪好過。



#ICSA2018



2018/10/15

大鄉里出城

大鄉里出城。

第一次在香港機場出境時,自己Scan護照和Boarding Pass,沒經海關人手檢測。

第一次去開了半年有多的The Deck。

第一次坐A350-1000。



不是坐最後一行,也不是最後二行,竟然午餐就只餘下一款,幸好在The Deck吃飽飽。



第一輪是洋式朝食,meiji的Yogurt很好吃啊~!第二輪沒叫難吃的雲吞麵,喉嚨痛又不敢叫担担麵,結果要了地瓜粥,倒了半隻鹹蛋下去還可以。



然後,剛好遇上轉餐時間,難得吃到Lounge的Lunch,吃不下也要吃(爆)



還有好像很美味的湯,但放棄了。



沒放棄的忌廉汁蝴蝶粉。



蒜茸茄子,還有忘記拍的甜酸骨。



牛油果春捲也好吃,薯仔沙律平平,Cold Cut就是平常的貨色。



看見Danish Pastry已想逃。



意外地有青檸。



也來拍一下The Deck。



去日本,十次有九次都是77W。難得見到A350,大鄉里又拍拍拍拍拍。






猶記那些年,雙層的飛機,樓上每個位都有大大一個放Handcarry Size的Compartment,都退休到印尼等地了。


 
直到看到這個,不拍了,專心研究破解之法。



晚上,去了大佬又去過,安室又去過,ピコ太郎又去過,Nao又去過,吉岡里帆又去過,癲哥也去了的梅子。



枱枱點的都一模一樣,皆是網上人氣招牌菜。😂

煎豬肝的質感難忘,超好吃,豬腳鬆化美味,也是極品,蚵仔煎等都推薦。




2018/10/14

今夕是何年

週末13:00開售。

在The One買完AFF的票時,大概是13:10,立即徒步過去BC,巴士不及徒步快。



去到BC,約是13:30,人龍在老麥轉彎,剛好,繞了一個大圈,位置剛好在正門。粗略計算一下,約有5、60人在前面,3個賣票的Counter,心想,排隊的時間可能要一個小時,排隊不要緊,只怕一個小時後,熱門的場次票會賣光。

完全估計錯誤。

輪到自己,已是兩個小時後的事,而票,場場有不特止,且是中間列靠通道的位置,簡單說,每一場都起碼有一半票未賣出。

始料不及。

正在選位置,連BC的PC也當機,重新啟動再來,又當機,又重頭再來。真是神經病。

是日,所有網上服務跪低,直至下午5點才恢復過來。

鬼塚佐治本來買了聖哥傳的票,結果放棄,但是他由金鐘去太古城再去元朗依然比M快。

這是甚麼年代?還要排隊?

難怪網上罵聲不絕。





2018/10/13

HAKU

Welcome snack的鵪鶉蛋,有點普通。



據說特意挑選S SIZE的いくら,味道不怎樣,但蛋黃醬很幼滑很美味,絕對可以成為一個獨立産品。



Miniお好み焼き。



鰹だし再加茉莉花茶。



前菜四小碟。



木の芽,山椒葉,醬油和橄欖油打成波波。話說懷疑海近年水溫度升高,北海道魷魚失收,反而ブリ卻經常大漁。



石鯛。



今年秋刀大漁,極肥美,極力推薦。



鰹。



據說上敷紫蘇花從北海道來的紫海胆和麵包之間還有一層南瓜醬的Signature Dish,吃下去,海胆有明礬



Caviar下是Aged Beef mixed with大間マグロ。



Caviar從來不是M的茶,兩個肉混合後Texture也太分明,倒是那個脆脆是極品。



スズキ,炭燒後Slow Cook,時間捉捏得非常好,僅僅熟,又嫩又滑,但也不是自己的茶,反而味噌異常出色,插花薯仔也極有薯味,還有鮮紅的兩塊疑似Parma Ham吊味剛剛好。



前後兩方牛舌,夾著的是のざき牛,也是Slow Cook,味太濃,尤以牛舌為甚,反而又爽又脆的玉米芯帶來一份清新感,大愛。



秋風起松茸肥,雑炊的味道,只能用一個字形容「SOPHISTICATED」,今晚最愛的一道菜,如果左門神和右門神在此起碼可以數到七八種調味料,M只分辨到黑柏雞一味。



雪芭酸的昏倒,結果吃下蜜瓜卻偷偷放棄雪芭。



本來只是一個桃便無情趣可言,加了普通得很的餅碎改變風味也是意外。



不壞,但和前面的菜式比較下便少了特色。



問心而論,某信用卡買一送一,一試無妨,至於能否回頭,因人而異。





HAKU Curated By Hideaki Matsuo
http://www.haku.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