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2

那一年。507。

関空。



候機室來了20多個女性,年紀約莫在三十至五十歲之間,有些像家庭主婦,有些像是職業女性,都衣著光鮮。

人群中有兩個女的,各自背著背包,雙手小心翼翼的環抱著一幅畫像,嗯,不是畫像,是彩色照片,約莫是A3 Size,鑲在木製的畫框內,照片裡是一個女人的半身照。如果不是眾人一臉興奮神色,幾乎誤會那是不是遺照。

「你就好啦~!可以買到教主的照片!」其中一個女的一臉羨慕。

「真的好幸運!好幸運!第一次去便已經搶到照片回來!」抱著照片的女人一臉亢奮。

「又說甚麼日本制限每人只能帶200萬現金,如果我帶600萬過來,教主的照片便輪不到你哪!」

「你下次再來時帶多些現金嘛…」

「真的沒想到只需要五百萬...」

一張照片五百萬?難怪那兩個女的不把照片寄艙,一直抱著畫框不放。

不想聽她們的對話,但是她們太過興奮,聲浪比平常的大概提高三倍。從候機室一直到下機,一直都未停過對話。

這群操廣東話的女性,是來朝聖的。有些第一次來,有些已來過不止一次。眾人好像從來都沒見過教主本人,照片也不是捐獻便可以取得,而是好像透過類似拍賣般搶回來的,有些舊教徒可能已經擁有教主的照片也沒有和新教徒搶。

心裡納悶。

一星期前才發生大車禍,都是你們同區的教友,怎麼都若無其事超興奮的?

那一年,發生在十年前。





0 comments: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