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1

食・大阪【銀座久兵衛】

去了安倍6回連呼最近火紅火紅的銀座久兵衛,不過不在東京,在大阪,原因是戴著田罩沒氣力走很遠。

沒予約,上到24F,裡面熱鬧的嚇人,位貼位,人貼人,甚麼高級鮨屋,是高級鮨屋台,女将さん硬是將我插進兩母女和一個60歳的媽媽桑中間。



お通し沒收錢。😂



お造り先來鯛,新鮮,不過這些年在各大日本鮨屋流傳的鯛都是養的。



再來是中拖羅。



不要小看這個鰹,份量足足有大半隻手掌。



三明治的造法,兩塊厚カツオ夾生磨蒜茸,切碎的大葉、葱,配ポン酢。



燒魚是穴子,超好吃。



鳥貝,燒完再淺漬,有趣是加了スダチ,很好吃。



拖羅,不過是寿司。



イカ也沒啥特別。



海胆有兩種,都是北海道,好濃厚的バフン。重點是海苔是脆的,脆的,脆的。



肝,大概是鮑魚來的,鄰席再鄰席的大阪ジジ不斷講笑話,沒留意大将說甚麼。



サワラ也很好吃。



再來是活生生的エビ,善哉善哉,生或茹で,生的再選擇塩或醤油。



鮑魚也是正!



小肌好新鮮。



大拖羅出場。



鄰席的媽媽桑吃的一模一樣,去到這裡有分別了,味噌汁和お吸い物的分別。



這一頓來到這裡,鳥肌君終於來探訪哪!!!



大根裡頭夾的是大葉,塗了梅和味噌的混醬,再加芝麻,全頓最好吃的一道。



再上回方才的海老頭尾。



沒有拔乾淨骨頭的鰻,一個塩,一個平日的蒲燒汁。



結束還有一個蛋,也是極品,甜,柔軟。



女将さん將M姐插進兩母女和一個60歳的媽媽桑中間。60歳的媽媽桑左邊是一個典50歳的型大阪歐吉桑,他的左邊是一個23歳單身來的女生,M姐右邊的兩母女大概是50代和70代,母親扮聾(爆)歐吉桑一直吹水不停,歡樂年年,搞到大将們都停手聽他說笑話。人生結局個個一樣,選😄還是😭,自己決定。

順道說,曾經有一隻🐢來過。



2020/02/20

Go with the Flow - Chapter 5 -

一般発売的大概都是立見席,官網說有700席,想當年第一次去看V6便是立見席,



進場後有消毒液。



座席大概是這樣。



是夜トロッコ並不是走Arena,而是Stand!





日替:Lion Heart

是日金句:ウイルスに負けない

ゲスト:関西Jr.

相隔25年的大阪城ホール。

不是我,是村爸。

還有村爸昨晚去了火柴東山光一常去的那家店(就是2016年4月30日寫的那家店)大将「噹」的扔下魚頭,村爸一看,咦,鯛,大将說:「おめでたい嘛,我以為你不會再來了」,然後不是簽名板而是本人的CD簽名。

是日的票,還得多謝Y君,因為今天要残業,結果將T姉さん多餘的票讓了給M。

好心有好報。

T姉さん坐C3的4列通路側。

不過,也可能是T姉さん的拓運太強。

自我認識她以來,沒有一次她不是坐花道端的,只爭在正中,偏左,還是偏右,不是一列目便是路側,於是村爸每次見到她都要跪拜一下(爆)。

詳細報告沒時間寫了。




2020/02/19

瘟疫蔓延時

等了六天又十二個小時後,終於收到AM的電話了。



故事是這樣的。

早在去年七月,出了一張2月18日香港往関空的機票。

2月2日那天,打算將2月18日香港往関空的機票改做2月2日香港往羽田的機票。

電話當然打不通。

果斷半夜出了張新機票,六個小時後飛走了。

機票出發日期拖無可拖(其實可以再拖,不過再拖的話要換的機位又消失了),於是2月12日凌晨Online要求將2月18日香港往関空的機票改做6月香港往羽田的機票。

中間的勞氣事就不要提了(都是老問題,既然設計一個要排隊的Online Chat就不要加Time Out Error好嗎?Online對話竟然可以因為職員要離位確認對話Inactivate而被踢走真係無言而對)

總之,就是2月12日由01:22等到04:07完成了改機票這個偉大的工程。

AM那個就說,因為不同機場,稅項不同,要票務部主任打電話來退帳及確認信用卡入帳。

M:現在要多久才打電話來?

AM:現在的情況是三天內。

收線。

於是問數天前與我有類似情況但成功打通電話改機票的右門神。

右:早上打通AM,傍晚票務主任就打電話來了。

M:嗄!? 那你不是要付長途電話費用?

右:唉,算啦。

不敢靜音,把聲量略為調高至不騷擾到附近民眾的聲浪,而且在街外每隔一個小時便要望一下手機。

提心吊胆的過了三天,毫無聲氣。

又再提心吊胆的過了三天,已經忘記了改機票這回事的時候,電話響了。

即是,本來這張機票如果沒改動的話,電話響起的一刻,應該剛剛從関空下機去到酒店了。

只不過現在變了做剛剛從新大阪下車去到酒店了。

等了六天又十二個小時,用一分鐘又八秒完成通話。

去年十一月改機票時,根本就是直接轉駁,不要說等數小時,數分鐘都沒有。

不是抱怨,也不是讚賞,只是做個記錄。

記錄瘟疫蔓延時。




2020/02/18

巡・Be the Difference

得閒去那天偏偏遇著入學試外人不能內進,沒有入學試那天又偏偏在忙別的,結果今午和五反田P君吃完飯心血來潮坐到渋谷下車。

建築物古色古香,都帶有歐洲色彩,路痴走錯路繞了去後山,卻是大正年代庶民家。




聖地巡禮



看完畫,見到村爸也喝的鹿角巷,不執輸,要了個芝士白桃烏龍珍珠。也很不錯。



兩個星期去了渋谷沒十次都八戈一弓人弓,偏偏就是忘記了タワレコ去看45手形。😩





2020/02/17

食・東京【玉ひで】

早上一直在下雨,又加上新肺,還不趁這時候去吃人気店。

我錯了。

完全忘記了日曜日。

星期日又怎會沒人排隊。



在外頭排了半個鐘,在裡面又再排了半個鐘。當然還是要搭枱,這個時候搭枱,大家也真夠勇。



最抵吃的是「進化」,同桌互不相識的四個人點的都是「進化」,但「進化」用的是胸肉和脾肉,「極意」用的是熟成(!)ささみ,還多一個烏骨鷄卵。



玉ひで用的是東京軍鶏,東京しゃも。味道真的好吃的不行,個人覺得比名古屋コーチン好吃,可是太多肉,還是有點消化不來的感覺。



飯後散策,從人形町逛去日本橋,四野無人,很不東野圭吾。



循例見到日本橋都會拍一下m還是n。



去到COREDO都沒人。



車都沒有,於是很多人都很自由地走在馬路上,是的,那是日本人。



自從中日航線暫停後,日本市面上倏地好像少了一半人。三藩市有一個笑話,在你左邊的人不是Gay,右邊的人也不是Gay,那你一定是Gay。來到東京變了做,在你左邊的人不是中國人,右邊的也不是中國人,那你一定是中國人。

從日本橋走去東京駅再去有楽町奉獻。😂



去完有樂町再上銀座奉獻。😂





玉ひで
http://www.tamahide.co.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