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3

台風17号

抽到今天的卡通友都哭了。

まあ〜抽到今天又抽不到昨天的哭得更凄涼。

抽到今天抽不到昨天又取消不了機票又Claim不到保險的哭得像狗。

今天的場次取消了,直接退款,沒補。



看了卡通同學的照片,倒抽一口涼氣。

這個時間,風其實還未上到福岡頭頂,是說,這個風根本不在福岡上陸,只是略過。

只望千葉無事。


2019/09/22

食・大阪【但馬屋】

打開個室的門,和神戸友人C君二人一齊驚呼!



從未遇過這麼狹小的個室,拍照的位置其實已在門外,椅子已經拉到最盡,後面便是牆壁。

我那個討厭京都去到臨界點的神戸友人C君,選了大阪E-MA的但馬屋,因為只有E-MA的還有個室可予訂,而且還要11時去吃,13時還枱。

白飯和味噌汁到達後其他肉類都沒位置置放了。



M姐說京都北山的牛タン全日本最好吃,C君即時臉色一沉(爆)。這裡400円一枚,不是不肉痛的。



最好吃的還是カルビ,もも厚切也很好吃,至於ちまき很微妙。



把Sirloin切的這麼長肯定是故意的。



Sirloin實在嫌太多油,說到尾牛肉還是信州的好,多肥也不膩。



但馬屋
▪️ https://www.tajima-ya.co.jp/








2019/09/21

鮨M

第一道端上來的是一口藍湯😂。

M姐作的,因為日本語不知道叫甚麼,又或者當是一個用大蜆製造的出汁好了,很有趣地湯帶點藍。



SHOW TIME。



接下來大將給了一個魷魚,忘記了拍照片,好像在那裡吃過,酢飯略嫌酸。

第二道來的是來自岩手県的いしかけ貝,沒說是不是陸前高田,石掛貝很甜美。



接下來的平目,沾的是調理少用的白ポン酢,可配わさび,淡淡的紫蘇香,是新感覺。



小肌是全個菜單中比較普通的。



即場做的マグロ漬け。



據說從宮城來的,一尾的體重是148kg。



超好吃的イワシ巻き,讚!



意外地接下來一品是クエ,配塩和スダチ。



十分Creamy的北海道(仙鳳趾?)生牡蠣,配柚子胡椒。



好厚身的アワビ,據說有十歳,配中華火腿雞殻鎌倉的椎茸等煮的上湯,鮑魚愈咀嚼味道愈來出,上品。



アジ焼き。



忘記這個是甚麼魚,燒的,很好吃。



不在OMAKASE Menu上的活伊勢海老。



每個人都分了半邊。



再來的中トロ也是現場漬け。



SUSHI M的ソムリエ木村さん從NYC回流後在NARISAWA待了十年,是日來自美國的客人以前也是NARISAWA的常客。今頓配的洋酒較多,也有日本酒,來到這刻才發現原來也有Tea Pairing。



北海道小川うに,先拌飯,分碗,再刨Truffle。



M姐嫌不夠喉,追加うに(爆)



うなぎ吃前再熱一下。



海苔還很脆很脆很脆,只是有小骨未去淨。



又擺開新陣勢。



上配いくら,輕灼過的牛肉下是寿司飯。是說其實除了第一件的イカ略嫌酢太濃外,其餘都剛好。



赤出汁。



果物。



未到茶餘飯後已經和大将吹水。

M:「因為将太の寿司,所以才對寿司はまってる」
 
大将:「懐かしい〜那間店就在六本木ヒルズ,現在已經不在了」

M:「我知道,在朝日那邊」

大将:「店主上了年紀,早幾年前已經不做了」

M:「館野さん好多料爆」

大将:「十數年前,那時晚上放了工便過去他那裡吹水,還有他師兄清水喜久男那裡」

M:「喜久好也閉店了。那你有沒有吃過次郎?」

大将:「沒有,兒子的STYLE不一樣」

M:「對,次郎同期那個年代出身的,都捱過苦,對己對人都很嚴格」

大将:「弥助さん也是,但弥助さん永遠笑咪咪的」

M:「 寿司枱就是弥助さん的舞台,動作流暢美麗愉快」

大将:「他永遠一眼關七,好像漫不經意,其實很仔細地留心每一個人」

M:「是的是的」

大将:「還有北九州的......」

M:「宇宙一!!!」

簡直是大爆炸。

你說的那些人,他認識;他說的那些人,你認識。甚麼叫做知音就是這麼一回事。是遇上知音,不是相逢恨晚。這次並不是はじめまして,只不過大家都忘記了。又得多謝M姐有寫Blog,上一次是2013年的9月在中村さん另一家店,當晚有客喝醉了一直在店裡唱歌,結果甚麼話都沒說過,就是這麼一回事。😂





鮨m sushi m
▪️ https://www.sushi-m.com/



2019/09/20

塩田千春展:魂がふるえる

患有人類密集恐懼症的M姐挑了一個下雨天的平日,主婦已經回家煮飯,就算不用殘業的人還未下班,蹺課的人不會來的時間去森美術館。

入場前的新作。



6月開展,又未到10月結束時間,排隊入場只需五分鐘,然而進到場內還是比預料之外的多人,拍一張沒人的照片還是難過登天。



看過塩田的作品多年,此件也在今回森美術館上的網頁看到,進內還是合不上咀巴。



有些人害怕塩田的作品,覺得很是血腥,但很奇怪那只是照片表現出來的感覺。在現場,只有無限的驚嘆。人人都懂的原理,但如何實行,而且在這麼大的一個場地創作已經不止是一件很複雜的事情。



在瀬戸内的豊島,作品永久保存,但在東京,展覽完了,也就消失了。



那裡密集,那裡留白,照明不似以前般刻意。



外頭在下雨。



赤系線連繫著的小物,是一個又一個的家庭。



凑巧這刻在場的人都是黑白二色。



據說作品的創作靈感來自塩田小時候鄰居火災後的記憶。



沒有觀眾而且已經燒焦的椅子,不能再發聲的鋼琴。



釘書釘把線和地板連結。



人的第二層皮膚是衣,第三層是居住空間。



有內有外,此作品和豊島的作品概念類同。



也有平面作。



日本不少藝術家都愛這個空間概念,「在」與「不在」。



人人皆好奇張望找尋到底有幾多空間。



塩田千春以前也做過舞台設計。



今次用了440個六、七十年代舊皮箱,隨著音樂會活動的,照片表現不來。



今回展示作品數有113點,有18點是新作,七年前在MIMOCA看塩田的作品不很明白,現在卻又不一樣的體會。據說,兩年前塩田千春接下今回個展的翌天,發現癌症再發,兩年間,一邊和病魔搏鬥,一邊思考新作。今次能夠看到大型新作,是我的幸運。





塩田千春展 魂がふるえる
▪️ https://www.mori.art.museum/jp/exhibitions/shiotachih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