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9

出走南半球 Day 9 Ollantaytambo → Machu Picchu → Cuzco → Lima

寫這篇網誌時,馬丘比丘已經停止網上出售門票了。

* * * *  * * * * * * * * * * * *

天亮,酒店濕透,走在房間走廊也要打傘。



上山?不上山?

想到日後再來的機會低於20%,就決定還是如期出發。

走去問酒店前枱借雨衣,前枱說有雨傘沒有雨衣,但女人街賣雨衣的店舖已經開門,啊~早知甚麼都不用帶過來,花了US$2買了件黃色套頭。反正,原本在Iguazu穿那件雨衣都是有袖的也不適合背著背包上山。

一直說上山,不上山,其實當初一早決定只去遺跡,根本沒打算過上山。😅

出門時,神奇的事發生了。

太陽出來了!!!

C君一臉得意洋洋的說:「老早告訴你我是『晴れ女』」。



在熱水鎮排巴士上車真的要看護照及馬丘比丘的入場劵。



巴士門票上除了自己名字還列印年齡(!)、護照號碼等。



巴士上斜下斜,但沿途都見到有人徒步。



上山前大部人都乖乖的放下銀両去廁所(請留意不同人等的衣著)。



1月時,曾發生過這樣的事件。



整個馬丘比丘(還是只是遺跡部份?)只有一個洗手間,就在入口處。

當時在Twitter裡追查了一下,在遺跡內拉💩被捕人士雖然只有6人,但有上山的人說當時食物中毒的超逾20人(一說32人),且是來自不同組別的旅行者,茅頭直指當地唯一一間餐廳,但大部份人皆是上午出發,而餐廳尚未營業,所以不敢肯定。

洗手間收費是S/2.00,同時也提供其他服務,好像不收外幣。
Luggage Storage S/5.00
Sanitary Towels S/2.00
Still Water S/6.00
Rain Cover S/5.00
Tampax S/5.00
在洗手間門外看到到垃圾桶,是說,塑料瓶很多。



因為同行的C君未出發已說了不上山,所以買的是馬丘比丘的入門版票「Llaqta」,此票限在城跡最多逗留4小時,第一Round的入城時間是6am,7am,8am,第二Round是9am,10am,11am,第三Round是12pm,1pm,2pm。

順道一提,五年前和D君計劃去馬丘比丘時,考慮過Huayna,Wayna是就算只是20歲也一樣放棄。今回同行者不同,選擇最簡的城跡線。



上回M去完立雲峽和竹田城翌日便和C君合流去城崎溫泉,所以今回C君未出發前已誓神劈願不上去只在門口等,結果還是跟我們一起上山(再重申一下,其實不是上山,只是看遺跡)。忘了竹田城是否不能帶手杖和三腳架,但馬丘比丘是禁止攜帶此兩項物品的。



響導說這是以前的樓梯。(在水管匠看過Wayna的視頻後會覺得這太過小兒科)



第一個打卡點,從入口上到這裡約20分鐘,若滿足的話已經可以下山。



 第三個打卡點,從入口來到這裡約30分鐘,只要手機鏡頭良好,已經可以拍攝很漂亮的照片了。



都是索尼手機,都是同一時間,出來效果相差好遠。www



山城內還有各種各樣例如防止跳欄(遇到一個小朋友跳完欄跳樓梯)勸阻吸煙或走回頭路的工作人員外,還有不斷遊走的不知如何稱呼的「伴隨員?」如圖中的小姐姐。



真・天空之城。😂



在這裡見到一個小朋友跳下去,十幾個哨子一齊響。



八吋長走不了。😫



好像每時段限制200人入城?但很難看不到人龍。



繞來繞去。



來到這裡C君說走不動了,響導就請小姐姐帶她走捷徑下山,其實也不是捷徑只不過不再繞來繞去,所以說找當地響導還是必要的,我們的響導很仔細,連遺跡內廁所的下水道設計都解釋得很詳盡,不過他的口音有點悶(爆)。



友小木君不斷提醒要穿短袖,上到山頂只會脫剩一件,但她當年去馬丘比丘是八月的事,加上是日氣溫只有16度而且下雨,就穿了長袖Tee再加薄外套,上到第一個打卡點時已經要把外套脫下,不過,不過,不過,再上高一點時天氣忽然又變冷,又要穿回外套。



響導說以前的人病了沒法下山看醫生,就吃山草藥解決。現場看不到寫了甚麼文字,寫網誌時放大棕色的小牌一看,Huh... 又是Coca。



在這裡遇到一個操流俐英語的響導帶著一團美藉人士,響導的解說非常有趣,不背書,會發問問題如「這麼重的大石頭如何搬到這裡?」,偽関西人好想跟他走(爆)



The Sacred Square,打卡點。



完全無視人類的草泥馬。



深棕色的是動物糞便,不知是牛還是草泥馬。



Roca Sagrada。



右上的屋建在石上,真心佩服。



本來Caption是「送了C君下山的小姐姐神不知鬼不覺的不知何時又上回山(是說她們一天上落遺跡幾多次啊?)」但翻看照片時被左邊的玉背吸引了。即是,且不要說氣溫,光著玉背背一個目測有2kg以上的背包也真夠厲害的了,別的照片有拍到玉背姐穿的是裙和人字拖。



不知為甚麼Condor Temple的照片沒有橫拍(旁邊有人?),有興趣的問谷哥。



木櫓腐化後石頭掉下來,所以用石的話可以經歷更長時間。



途中遇到一個法國家庭問路,兩公婆帶著兩個小朋友,老公說走錯路想上山頂看甚麼甚麼的,打算往回走,響導跟他說如果往回走會被徵收多一次錢。😂



忘記了這個是甚麼廟哪,當年這個blog設定照片橫度假512,如果大一倍,會很可觀。



下得山來去入場口那家謠傳出事的餐廳,如果真箇食物中毒現在也該小心很多了吧。



有Pizza有炒飯還有燒牛肉Tendori Chicken,洗手間不用付費,Wi-Fi飛快,為限制上山人士偷Wi-Fi,人人的密碼都不一樣。



對於馬丘比丘的感覺就是,比竹田城容易得多嘛(毆),當然,沒有爬Wayna Picchu是主因。

飯後坐巴士回酒店,又去按摩,再去火車站等上車。



回程坐的是Expedition。



沿途其實還有很多真的也有仿造物。



咪了一大堆BLOG,沒有人提過的事,火車遲到,延遲了數十分鐘。

延誤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有住民在路軌上走(!),而且因為路軌只有一條,對頭車遲出發,自己坐的車便要在避車處等,這一等,便等了半個小時。至於對頭車為甚麼會遲到,因為前一班車遲到,前一班車為甚麼會遲到?因為再前一班又遲到。



趕到去Cuzco機場,比預定時間遲到,來不及吃東西衝上飛機回利馬。不過,更驚人的是Cuzco機場的洗手間,沒*有*廁*所*板!!! 😫

不能把衛生紙扔到馬桶直接沖水都算了,連廁所板都沒有,那不如用像日本用蹲廁好過。

LA2000(A320)
CUZ 20:03 → 21:29 LIM (Flight Time 1h26)

都是CUZ⇄LIM,這班機,連水也沒有提供,腳下的充電一如本區的A320,只作遠觀用。



利馬大堵車,去到Hotel El Tambo 1已經差不多半夜,酒店的空調一直輸出暖氣,找了個酒店職員來玩了半天無效,然後浴室又聽到鄰房的談話聲。手機一直在充電,有Wi-Fi也無暇上網,還要趕收拾行李。



翌朝和在別層投宿的I君說起,原來她們的房間也只能輸出暖氣。

找天重新評定各大酒店網站的可靠度。



延伸閱讀
▪️ 出走南半球・Day 1
▪️ 出走南半球・Day 2
▪️ 出走南半球・Day 3
▪️ 出走南半球・Day 4
▪️ 出走南半球・Day 5
▪️ 出走南半球・Day 6
▪️ 出走南半球・Day 7
▪️ 出走南半球・Day 8
▪️ 出走南半球・Day 9
▪️ 出走南半球・Day 10
▪️ 出走南半球・Day 11





2020/02/28

出走南半球 Day 8 La Paz → Cuzco → Ollantaytambo

LA2401 (A320)
LPB 04:39 → 05:30 LIM (Fight time: 1h15m)Time Diff -1hr

LA3013(A319)
LIM 07:37 → 08:59 CUZ (Fight time: 1h22m)

由La Paz去Cuzco,在Lima轉機,玻利維亞去秘魯要2小時前Check-In,La Paz的飛機出發時間是04:39,即是酒店的出發時間是02:00,La Paz夜間不像日間般堵車,去到機場是02:30。要一早出發,因為還要趕去Ollantaytambo坐大火車(謬)去日本人叫的馬丘比丘村,中華圈叫的熱水鎮或熱泉鎮,英語圈的Aguas Caliente。

口袋裡還剩下20元玻利維亞幣,見禁區內的Cafe有Empanada。(這個禁區的時鐘,不同的Panel顯示的時間相差有十多分鐘)



問了了姐姐能否翻熱,說可以就要了一個Ham & Cheese。



南美的Empanada質感好像不太一樣,裡頭軟綿綿的,挺好吃。



上了機,雖然只是1hr15m的短程,LATAM還提供Muffin和熱飲,好吃的,但照片就不放了。

05:30到達利馬,Connect Flight還是需要提取行李,然後由國際線趕去Domestic那邊。



太陽剛出來Domestic那邊廂已水泄不通,這也是為甚麼無力寫網誌的原因。



離開國際線時是06:00,結果排完隊出來已是06:54,拍攝↓時後面起碼還有20個人。忽然有個洋婆子在日本友人前打尖,日本朋友們不作聲,中國大媽上身,吆喝後過主了,一下子跳到隊的最最最前端,即是比我們快了100名。以後要記得,在LIM轉機,起碼要預留4~5小時。



過X-Ray又排。



反正都是坐巴士去上機,已經變了大混戰,分組其實有沒有須要?



然後,還有這樣的操作,↑地勤看了一下Boarding Pass,大筆一揮,雖然位置只是相差兩行,還是搞不懂為何會改,又為何二次Check-In時沒改。



LA3013(A319)
LIM 07:37 → 08:59 CUZ

坐在旁邊的是一個秘魯女生,只有一件行李,放在地上,好大個Snoopy,瞄一下,咦!? 不是背包,是一盒冬甩。



莫說南美對病毒不加提點。



Alejandro Velasco Astete國際機場。



很有生命力的Cuzco(或Cusco或庫斯科)。



有種熟悉感。



阿嬋買雞蛋。



Cusco的巴士站都古色古香。



小販。



魔法瓶、煎鑊、水壺,和報章雜誌一起發售。



路上遇到的每一架流動小販車都百份百在賣廁紙。



巴士?



建於太陽神殿上的The Convent of Santo Domingo。





Plaza de Armas Cusco






秘魯的警察。還去了12角石,一堆人排隊,沒拍照就離開了。



從Cusco去Ollantaytambo差不多要個半鐘,走C28,中途經過一個牧場(?),不論在日本又或是秘魯,草泥馬的氣味都是一樣的,當年難為阿草對牠半個月。😂



Urubamba有很多漂亮的酒店,如果有機會的話該在這裡泊一下,沒時間就吃一下算了,食物不差,環境優美,還有樂隊演奏。

▪️ https://munarestaurante.com/





不論味道和顏色都和忌廉梳打一樣的印加可樂。



話說,自從看了文章後就打消了在Skylodge投宿的念頭😂(→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251733



請從圖中找到從山上滑下來的旅客。



令人氣餒的不是如何爬上懸崖,而是生理問題。😂



終於來到Ollantaytambo駅,M姐很想坐Hiram Bingham,買不到票坐Vistadome也好。



每張桌墊的花紋都不一樣,每個花紋都有不同的故事。



不知如何才能預約到獨家村座席,雖然有個背包,但沒人坐,好想去坐又不好意思丟下友人。帶去熱水鎮的行李沒限制,但帶上火車的行李限重5公斤,行李可放在行李架或椅子之間的空間。Vistadome和Expedition的分別只在車上的服務,前者有歌舞表演(誤)或服裝騷,還送茶點,後者都沒有。



送的茶點還可口,可是我更想吃Hiram Bingham上的餐點啊~!😤



比鬼怒川還商業化的熱水鎮。



馬丘比丘女人街,還和C君去了按摩,床有點怪味,按摩的都是印度人。



El Mapi Hotel很新穎漂亮,位置在女人街的盡頭,景觀也不及在車站旁的幾家老店,Wi-Fi很快,麥書君也跟了來,終於可以寫Blog了,打開行李一找,咦,插頭放在大行李箱,而且不只插頭,雨衣、拖鞋、暖水瓶等都在大行李箱內。😭



傳聞說不能帶膠瓶水來(後記,不能帶膠瓶那就帶膠瓶回去Cuzco算了,何需特意帶個暖水瓶來,真笨)。酒店提供的無汽水,又確是玻璃瓶。



這麼多天來最像樣的一餐,Mashed Potato尤其好吃。不在酒店吃的話,外頭還有Pizza、Cafe等。



去買土産,選擇困難症又發作,摸了15分鐘也不知選紫色還是選藍色,店主忽然交來手電筒一枝,不明所以,一分鐘不夠,全鎮突然漆黑一片,不過也只是停15分鐘便回復正常。

馬丘比丘的特色?

回到酒店,據說因為是自家發電,所以不會停電,但已經Jet Lag了三星期的M半夜睡醒,明明浴室亮了燈,但房間黑暗的不見五指,於是看看手機,中午仍是雷暴警告。




出發?不出發?😓






延伸閱讀
▪️ 出走南半球・Day 1
▪️ 出走南半球・Day 2
▪️ 出走南半球・Day 3
▪️ 出走南半球・Day 4
▪️ 出走南半球・Day 5
▪️ 出走南半球・Day 6
▪️ 出走南半球・Day 7
▪️ 出走南半球・Day 8
▪️ 出走南半球・Day 9
▪️ 出走南半球・Day 10
▪️ 出走南半球・Day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