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2

集郵記 - 新宿風水楼 -

這些植入式廣告真搶眼。😂 是說,其實買回來後,老是忘記,一個月也用不上一次。



謝謝Lu君(還請繼續提點下去)。

今季奈奈搬了去新宿風水樓(實在有點害怕會出甚麼事故)。此劇並不很富士,反而有點WOWOW的治癒劇的味道,因為有一生,也會追下去的,生肉就算了,反正同時段要看大佬的仰天。

僕らは奇跡でできている



神探夏洛克小姐



Daisy Luck



民衆の敵



乒乓情人夢(ミックス。)



貴族探偵



賣房子的女人SP(家売るオンナ)



按摩偵探丈(マッサージ探偵ジョー)



女人中的陌生人(女の中にいる他人 )



俺のセンセイ



IQ246



富士家族(富士ファミリー)



婚禮的前一天
 


37.5℃の涙



偵探的偵探



I'm Home



醫師們的戀愛情事



為了N



White Lab



MOZU



失戀巧克力職人



我最討厭偵探



天魔大師



相棒



Legal High



集郵記。


風水樓








2018/10/21

無雙

失驚無神被人拉了去看港産片。

其實「無雙」也不知好不好算港産片。

上一套看的港産品可能是「一念無明」,之後也可能看過甚他的港産片,但沒留下印像的就當沒看過咯。

都上映這麼久了,不要怪我直接雷了。

「無雙」完全是一套為發哥度身訂造的電影。

李問自幼可能在唐人街看很多港産片,於是在他的謊言裡「畫家」就是 八、九十年代電影裡的發哥型像。如果不是發哥,而是偉仔,或是華仔,就不是英雄本色、賭王之王、喋血雙雄等。而發哥,比李問年長十年,剛剛好。



很多年前看過The Usual Suspects,但主要劇情已經記不起,是說電影中被扣留在警察局中的Kevin Spacey根本就是隨便拿眼前人物來大話連篇,記不起也是理所當然。

想說的是,「無雙」很微妙地和「屍殺片場」也有一些共通點。

觀眾在看「第一版」時,察覺有點不妥但又說不出那裡不妥。像「屍殺片場」裡鏡頭曾一度躺在草地上好長時間不動,演員幾乎完全離開鏡頭焦點,而「無雙」也有發哥在將軍陣營裡大開殺戒。奇妙在銀幕裡的人相信那是真的,於是銀幕外的人也相信那是真的。

五月時道具領班保管偽鈔罪成判監,幸上星期高院裁定上訴得直,否則電影也成了一個諷刺。

友問:「為甚麼英文片名叫做Project Gutenberg?」Gutenberg,是第一個發明活字印刷術的歐洲人。曾經從事印刷或出版的人,大概都挑不出甚麼骨頭來。

也不是沒有疑問的。李問有說自己在Vancouver(電影拍攝據說也是在Vancouver),但感覺上他一直在Toronto(太冷),畫家(?)名片上的電話號碼也是多倫多的。莊文強是不是想故意一早留下線索還是別的原因這個不詳,日後在魚翅台再仔細看一回好了。





2018/10/20

食・台北【同安樂】

沒去豫園,沒去阜杭,沒去MUME,但去了大稻埕的同安樂。

出發前打電話去預訂雙喜連,結果去到卻被告之「昨天生意太好,所以把今天的份量也賣光了。」...Orz

某友的某友和某友剛好在台北,一行四人,先叫了四個午餐。糯米粥燉雞,糯米粥極綿,好吃,但跟來的不是白飯而是多士; 芋仔排骨和獅子頭都好吃,但就只是一般菜而矣。



奇妙的是石碼卷(雞卷),三個菜都來了超過30分鐘才來,據說是因為要即做即炸,但時間也未免太長了吧。



外表不像現在外頭做的雞巻,裡頭,像是魚漿,也不是傳統的造法。

甜點要另點,油䓤糕仔潤,好吃。



蛋黄酥是有點普通。



這個忘了是甚麼,桌面不大,沒能拍下的茶是很好喝。



餐廳內裝。



都好算古董了。



以前外婆家裡用的便是這些酸枝椅。



同安樂的菜不怎樣,倒是陳悅記的茶葉比許多地方都好。



外頭茶行的裝飾。



台北的大龍峒、大稻埕是早期福建泉州同安先民移居地,因此許多飲食習慣、戲曲娛樂,都有濃濃的閩南傳統味道。身處此地的同安樂,為觀光客提供臺北風味、為老臺北人尋找優雅生活的記憶。在這清幽的環境,靜下心來沏壺好茶、吃口傳統糕點及道地的家傳料理,伴隨著沈心的古琴聲,體會老台北的古幽風情。
M抄AM,AM抄誰不詳。


大稻埕慈聖宮的大排檔中(還附有腳踏!),這家許仔猪脚麵線一直都長龍不斷,且都只是來外賣的。這裡的大排檔中,還有賣沙魚煙等的,好吃不好吃見人見智,但都是老味道。

藝風巷、七三茶堂、榕RON,都想去,下次吧。






2018/10/19

宿・台北【君品 Palais de Chine Hotel】

為甚麼住君品?

藤木直人、亀梨和也、安室奈美恵、柚子都住過嘛... 😂

這不是主因,也不是因為酒店就在台北轉運站上,更不是因為Palais就是皇宮的意思,而是因為某日本訂房網站有特價。


 
沒選Executive Room,因為房間面積設計一樣,但利用那個Executive Lounge卻要多付很多不划算。豌豆公主不止對豌豆敏感,價錢也是。Superior和Deluxe之間取Deluxe,因為面積多6平方米。床不硬也不軟,被也不厚也不薄,但枕頭是非常的差,不是硬也不是軟,而是頭壓下去,中間部份便會往兩旁推壓過去那種。



房間近窗處及柱位都用全身鏡來包著,晚上看到倒影不要被嚇怕。



設計走無遮無掩風,書桌背後是Open Bath Room。



有Handy Phone,保險箱,體重計,有浴袍,沒有睡衣。



冰箱也有啤酒等收費飲料,有即溶咖啡和黑茶,中國茶有白桃烏龍茶、橙花甘菊茶、茶花綠茶、牡丹茘枝蜜香茶,都沒喝過,就只喝了無料清水。



洗手間和淋浴間還有玻璃門分隔。



浴糟倒是光秃秃一個放在門口的中間。



也有浴簾,但浴糟本身和淋浴間分開,又不是Jacuzzi,旁邊就是入口,這樣的設計,不知是不是老板想省清潔人手功夫,但五星級酒店又不能不提供浴池,結果設計師便想了這個鬼主意出來。



Toilet和Shower雖分開兩個房間,但設計有問題,手工又壞,沐浴10分鐘後,水不只跑到門外去,再從門外流去Toilet。



要讚的是免治馬桶有烘乾功能。



浴帽牙膏牙刷等有,風筒不給力,沐浴露品牌是自家,MIT,蓮藕頭好像可以調校其實不能。



房間景觀,面向台北車站機場捷運。



整間酒店從前枱到房間都是暗黑的。



沒有浴室並不是問題,反正關了浴簾便變了浴室,雖然,如果二人同泊,一個在淋浴時另一個要上大號也是有點尷尬。最大的問題在自動照明系統,如果半夜有人去洗手間的話,廁所門外的燈會自動亮,但因為洗手間和房間無阻隔的關係,一亮燈,另一個大概也會被逼醒來。因為那個是自動照明系統,並沒有燈掣,要關燈的話便要用床頭Panel那個。然後,半夜房間又黑媽媽,不小心一按,全室又一齊光亮。



另外一個問題是抽風系統。浴室那邊,只要一開燈,便會自動啟動抽風系統,吵耳都算了,問題是關燈的話,抽風系統也立刻自動關掉。

酒店有WiFi,不需密碼,速度一般(找不到Screen Cap),但Chrome哥不斷提醒公主安全問題,好煩。

酒店的位置,是真的很理想,台北車站裡全台灣有名氣的土産店都在。坐機場捷運出來,經地下街,滴水不沾身,只是電梯有上沒落,復路時不想走樓梯時便要走路面。



君品酒店 Palais de Chine Hotel
http://www.palaisdechinehotel.com/tw/index.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