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31

食・台北【阜坑豆漿】

三點醒來,看看窗外,無人,倒頭再睡。

六點再醒,看看窗外,雖然無人排隊,不敢再睡,匆忙更衣。

準備過馬路的時候,看到有兩個妹妹從另一個方向走過來,慢條斯理的在地下按升降機。

升降機!?

這個時間坐升降機?開玩笑吧。

一口氣利用樓梯跑上二樓。

嗨!! LUCKY!!!

前面只有十多個人。



過了三分鐘,兩個妹妹從升降機出來。

咦!? 怎麼不是向我的方向走過來,而是走向廚房!😑

員工還未上班,客人已經都來了。

為了吃到阜坑有幾盡?

首先住到對面的和逸去。



然後,前一天先來視察,簡單說,長龍通常由地下經過樓梯排到二樓,有方向指示。再問酒店前枱這兩天的狀況,前枱說五點半的話應該不多人排隊。當然,擁有多年排SMAP SHOP經驗的M姐不會選擇週末,選的是過年前的平日。



信不信由人,那些年,基本上スマショ都排在頭十名,但從未試過徹夜,當然也不是代行。

排隊時的偷拍。



七點,室內其實還沒有幾多人。



去到八點半,長龍樓上排到樓下再來到轉角位。



好吃,鹹豆漿比燒餅好吃,可是我記憶裡有更濃更美味的鹹豆漿,不是豆漿自己,而是配料。阜坑的已經非常好,可是香菜不夠香,辣油不夠辣。就是說,現在的香菜都改良過,都沒有了以前那種刺鼻的感覺。

*後記


翌日早上八點的照片,被捷運的入口擋住看不到龍尾到底在那裡。前一天吃到該感謝了。

2019/01/30

食・台北【My灶】

絕代雙嬌、軟絲丸、娘二味、現撈炸透抽、腰裡白、金銀川七...... 樣樣都想吃,可恨自己沒有四個胃。

我都估我唔到😂,2019年第一擊是台北。

又台北。

嗯,是的,又是台北。

對本地人來說,My灶是很普通的台灣菜,對M來說,My灶的台灣菜並不普通。唯一的普通是四神湯,勝在藥材味不濃。



台灣坊間評價超高去到七點通常已經賣光的滷肉飯,因此原因,五點半便去吃。好吃,但比較喜歡迪化街金仙魚丸分店的滷肉飯。



蒼蠅頭一入口,不由分說,手上的汗毛都豎起來,送酒超良品。順道說,今天才知道香港人叫豆豉的東西台灣人叫豆鼓。



筍米燴蝦汗毛沒豎起來,可是手卻不聽話的不肯停下來,吃的比蒼蠅頭還要多。那個說是筍,口感卻更像菌類。



樹子高麗菜。樹子,俗稱破布子,一般用來蒸魚或炒椰菜。和前兩者相比,這個味道比下去了。



店的門面不大,聽說還是最近才做晚市生意,最好還是訂座。



飯後去建國假日花市逛了一下,也有日本入口貨。



完。





2019/01/29

〜柒〜/警視庁公安部公安第5課 不明事件対策係事件簿



為甚麼這個2018AW特別版會是007?

如果一早決定叫做007,那又為何要叫做2018AW特別版?

謎。








2019/01/28

風流+勝八

神說:「愛你的兄弟姐妹,如同我愛我的兄弟姐妹」

眾說:「不!我不愛我的兄弟姐妹,如同你的兄弟姐妹不愛你一樣」

神說:「你膜拜我,但不信任我」

神難過而去。

* *  * * * * * * * * * *

是日卡通讀經班聚會在銅鑼灣風流居酒屋,食物普普通通,招呼不壞,只是週末也冷清清,吃了兩個小時後,全場包括我們就只有3枱客,急急腳轉場。



樓上勝八,氣氛熱鬧,食物好吃,小推一下蟹味噌,風流埋單人均$450,勝八埋單人均$150。勞氣的是勝八埋單時才發現風流也可使用ML APP但店內卻無說明,白白不見了一張台北單程機票。



世上本無先知,回家再唸經一百遍。




2019/01/27

食べる女



每月光顧的魚翅台,偶然也會有出人意表之選。

例如「食べる女」。

勝地和あっちゃん兩夫婦除了仮面飯店,還有食べる女。

「食べる女」,八個女生,小泉今日子、鈴木京香、沢尻 エリカ、前田敦子、広瀬アリス、Charlotte Kate Fox、壇蜜、 山田優,後七者誰也搶不了小泉今日子的風頭,雖說鈴木京香也是大前輩,而且她煮飯的容姿令女人也心動。

男生的演出,我只記得Yusuke(爆)。

中山裕介從來都不是美男,也不是性格演員,想當年,卻是堂堂正正一本正經的男主角,例如和松隆子合演夫妻的お見合い結婚,又例如花村大介,火箭男孩雖是三份一個主角,另外兩個可是市川染五郎和織田裕二啊。

也不知甚麼時候開始,一些疑似暗黑的角色,導演都愛找他,像火之粉的武內,像あなたには帰る家がある的茄子田太郎。

難得的是像我看了ぷっすま多年,每在屏幕前看到變態男出現時一樣忍不住掩面驚呼。

池内博之的角色也有印像,但卻不是一個喜歡的人物。間宮祥太朗、小池徹平,和勝地涼的角色性格都不突出,淡淡的,反而敦敦的多実子甚惹人歡喜。広瀬アリス的あかり也可愛。壇蜜的角色有點惹人同情。

說了一大堆,就是不喜歡沢尻エリカ演的田圭子。不是說不喜歡沢尻エリカ來演,也不是討厭電影裡的田圭子。但沢尻エリカ來演田圭子就是看得混身不自在。

沒有甚麼期望,所以對於電影未能好好表達「食」也沒有甚麼失望。

是說9月才在日本上映的電影,為何魚翅台12月便看到?






2019/01/26

新鈔

去頭文字S銀行辦一點事,櫃枱問:「是換新鈔嗎?」

不是。

已在別的銀行已經換了。

今年推出新版,新鈔盡管是新鈔,但卻快變了做舊版,去年新鈔還要上網預約,今年銀行催谷消化掉。

農曆年前都會去銀行換新鈔,已經成為恒例。

新鈔並不是用來封紅包的。

新鈔,留作平常用的,誰教只有農曆年前銀行才有新鈔票可換!?

以前,換新鈔,是給超級阿嫲的。

家用嘛。

當然,給 五百紙幣也可,一百紙幣也可,但還是廿元紙幣可靠,去到街市,拿五百元紙幣出來會被問候,而且找贖回來的紙弊有海水味又有血腥氣(爆)。

除了因為老人家,有輕微潔癖症的自己也愛銀包裡放的是新鈔。

每年拆利是,總是過了正月一口氣來拆。

一堆新鈔票中,突然出現一張皺的舊鈔,腦裡不期然就浮現很多故事。

朋友中大多數人都不在意新鈔還是舊鈔。

是說,我在意的,等如,我在意電子紅包。

人不在本地的話電子紅包可省下,人在如同僚之間也用電子紅包支付未必太過例行公事,虛情假義。

新鈔,就是準備良久,等待這一刻,去舊迎新,可喜可賀。

日本,白事時才用舊鈔。

鈔票是新的,但年份卻是數年前的。w






2019/01/25

心事




壱岐>由良>東京湾>利尻>羅臼



越前>間人>柴山>津居山>加能



信州>信州>信州>信州>信州 



2019/01/24

A5よりA3

超讚!



這句話是山本謙治說的。

曾經遇過一個在自稱上海六星飯店的大廚和我爭辯A5是皇道,他們不賣A3。

沒有翻白眼,只是打從心底裡覺得要追上全世界還要好一段時間。

愛吃脂肪的人愛A5,愛吃肉的人愛A3,就是這麼一回事。和美味高低無關。

愛吃信州牛,可不是所有信州牛都一樣美味。牛在信州出生,賣去北海道,吃北海道的水和草大,味道就和信州土生土長的牛不一樣。

牛不在信州出生,但在信州長大(機會率很低),味道也和信州土生土長的牛不一樣。

還要看父母,甚麼種,那個牧場,用甚麼飼料。

同父同母同一個地方出生同一個地方長大吃同一個地方的水,雌和雄,味道也不一樣。

有些人愛母牛的肉味纖細。

有些人喜歡去勢的牛(去勢後再不是雄😅)的實在感。

A3也好,A5也好,都好吃,A4是紙,不能吃。




2019/01/23

一個人的牛舌物語【牛たん若】

是時候開一個牛舌物語分類,就從仙台駅東口的「牛たん若」開始。



是說,日本大部份牛舌店賣的牛舌都不是日本牛的牛舌,而可以吃到日本牛舌的地方反而是整頭牛買回來的焼肉店居多。



低溫調理的醬油漬牛舌配芝士,劉伶的好朋友。



以前「若」老是排長龍,今回看到人龍都過檔到對面的店。夏天排隊冇所謂,冬天嘛,吃完北風甚麼都吃不下。

雖然人氣不及從前,但牛舌仍然保持水準。牛舌好吃與否,還看職人經驗。

仙台牛舌的特徵是白菜浅漬け和唐辛子味噌漬。唐辛子衝上腦,飄飄然。



這個麦飯並不很麦飯。



湯,份量有點小。



自供,在東京吃的牛舌次數比在仙台吃的多。

牛たん若
https://gyutanwaka.com/71969/


2019/01/22

禮尚往來

直接了當,禮尚往來。(其實是昨天的)



原大。



不怕丁家,不怕警視庁公安部公安第五課,只怕赤化。😂



2019/01/21

〜零〜/警視庁公安部公安第56課 不祥事件対策係事件簿

當事人講到口水都乾,兩岸兩地,從繁體到簡體。生怕你聽不懂日本語不明白甚麼是「NAKAMAを信じて」,再去有樣學樣即日抄送一個東京鐵塔,你要我自撮り我就自撮り給你,但是大頭相就絕對不改,不只不改,連上人間観察也帶大頭去,你說圓是圓的,我只相信O是方的。我就是要同框,你懂不懂。還有香取阿爺就是賣米的。



然而O告訴你,不是的,你真傻!他們要殺害你這個天真可愛的傻小子。你一定會給團字害死。

2019/01/20

失驚無神 19冬 第1弾

是因為小島遊嗎?今季日劇,律師天下。

◎ スキャンダル専門弁護士 QUEEN
第一話,真真假假,有同情成份但也有抽水之嫌。第二話,劇本廢到無倫,第一次看,半途瞌著了,再看一遍,又再瞌著,難怪收視從第一話的9.3跌去5.8。唯等山本耕史登場那回再看好了。

◎ GOOD WIFE
關於日9,已經棄了三季。都是改編美劇,雖只看了第一話,Good Wife大勝上季的SUITS,能否持續,還看唐爺的出席率。

◎ Innocence冤罪弁護士
終於沒有丁家人出入的土10,坂口健太郎演一個律師(又是律師),是晚第一話,未知收視如何,但有點悶。老實話,這些年來古家和尚的劇本,包括幸せになろうよ、37歳で医者になった僕〜研修医純情物語〜、PRICELESS,我都衰收尾(汗),例外是幽かな彼女。

◎ 初めて恋をした日に読む話
深恭再度扮演廢柴,好像Dr.倫太郎的彌助的狗狗好可愛。冬天肌肉緊張,無無聊聊,輕輕鬆鬆,看得過。



◎ 家売るオンナの逆襲
以為是安定的三軒家,豈料笑的流眼淚。毫無疑問,不吃生肉也要吃熟肉。



◎ ハケン占い師アタル
半青變廢青,遊川大魔王的劇本,好驚。殺手不太冷的小花有點恐怖,但田端、品川、大崎、神田、目黒、上野、代々木都很有趣。看完今季各劇的第一話來說,吸引力最強的暫是ATARU。



◎ 新しい王様
也不知該不該和其他民放日劇一起比較,TBS和Paravi的新作,每晚深夜自動自覺轉去6ちゃん,Season 1的八集故事其實未完,倏地變了做Season 2。藤原竜也演アキバ一角非他莫屬,看到最終回才發現監製也是負責劇本的是SMAP飯都熟悉的山口雅俊(若者のすべて、ナニワ金融道、ギフト…,但最喜歡的作品乃是危険な関係)。



◎ 私のおじさん~WATAOJI~
可以一看。

◎ Maison de Police
醒目女高畑充希去扮演有點蠢的牧野毫無說服力,此劇的賣點是大叔Sharehouse,吸引力不在西島秀俊、小日向文世,而是日劇稀客野口五郎。姑勿論是甚麼原因令野口五郎出演日劇,但外貌一點也不大叔。

◎ 3年A組
為甚麼會忘記寫今季最注目的劇集?因為本來開始只是想取笑一眾律師劇。😅二來,因為日10,排在一星期最後,就這樣跳走了。第一話,鮮肉,即時在大家樂說:「追硬!」。第二話仍是鮮肉,缺了新鮮感,吸引力不及第一話,生徒的疑問也是觀眾的疑問。「トドメの接吻」和「今日から俺は!!」珠玉在前(崖っぷちホテル!可不是,雖然也全劇捱完了,嘮叨的說一下,Toda君扮弱者沒有說服力),3年A組還集合一大群若手俳優,對久未有作品出現的武藤将吾壓力不輕,且看今晚如何分解。順道說,川栄的吸引力比永野大(逃)。




2019/01/19

北海道2019新酒店

低調一點,將舊網誌來改,希望沒有人發現😂。如果問谷哥找到這裡就沒法了。新酒店其實還有好幾家,基於個人喜好,有好幾家因為財力,名聲,位置問題不在此記載了。資料會不斷更新也會刪除。

札幌
2019.6.21
Hotel Classe Stay

2019.8.1
Rembrandt Style Sapporo

2019.9.19
Red Planet 札幌すすきの中央

2019.9.20
JAL City 札幌中島公園

2020 Spring
三井ガーデンホテル札幌北5西6(在現址的三井旁)

2020
Forza札幌駅前

2019.12
ホテルリボーン野幌

2019.12.3
ホテルWBFフォーステイ札幌

千歳
2020.1
Portom International (機場)

定山渓
2019.8
シャレーアイビー定山渓 Chalet Ivy

洞爺
2019.8.1 
ザレイクスイート湖の栖

函館
2019.5.1
Century Marina Hakodate

2019.10.1
ホテルWBF函館海神の湯

2019.12.9
ユニゾインエクスプレス函館駅前

2019.12
ラ・ジェント・ステイ函館駅前

2020
JR INN函館(北口)

倶知安
2018.11
Skye Niseko

2019. Winter
Park Hyatt Niseko HANAZONO

富良野
2018.12.23
ホテル&コンドミニアム 一花【HITOHANA】

2019.12
ラビスタ富良野ヒルズ

帯広
2019.8.8
スーパーホテルPremier帯広駅前


2019/01/18

調髪

自我引爆!😂

免得明早各大親朋友好送來各大小農莊禮物。



到底這個「美容院」是日本語的「美容院」還是中文的「美容院」?😂 明早揭盅。



日本語的「美容院」,有很多類似詞,包括散髪屋、床屋、調髪屋......



有甚麼分別?

不學無術的M姐又怎會知道。😂




2019/01/17

宿・東京【The Gate Hotel Tokyo by Hulic】

本來打算在Royal Park投宿的,為了慎吾可能隨時在休演日出現必須找家接近帝国プラザ的酒店,結果改在日比谷新建成的The Gate投宿。



前枱面積很細,旅客只有3組也需要坐在Lounge等候Check-In。



投宿日的三天前,酒店已經正式開業。但前枱說,公主是投宿這房間的第一個客人。



據說,房間照明系統可由住客選擇色彩,前枱說本來是讓旅客自己弄的,人人都搞不懂,結果前枱得放下手頭的工作,親身陪伴上房解釋。然後,弄了半天,一直網絡不通,連不上開關,而且這枱智能手機,連Setting也做不到。倒好,公主可不想在愛情酒店投宿。



不知是那一個天才設計師的與別不同設計。



豌豆姫様在日本投宿過逾二百家酒店(塌塌米的旅館已經沒算在內),第一次遇到這樣的設計。

通常,狹窄的房間,床的一邊直接貼牆,寛闊的房間,兩邊則留有通道。

床頭設計了一個不知叫作「扶手」還是叫「小几」還是「桌面」的東西,固定在床板上。而牆和床之間的通道,大概只有5吋。

為甚麼不設計在通道那方?東西掉在床下底時會發現嗎?發現了那個狹窄的位置如何伸手進去?

而且,燈掣為甚麼不是下床通道那一邊?關燈要先上床?



左量右度也算不到這個20平方米是如何計算出來的。



書桌,並不是固定的,很重,移動不能。



此房間的景觀可看到Tokyo Midtown Hibiya。



不過先要搬走書桌上各式各樣聖誕樹。



可取的是書桌可調校高低(註:椅子不能調校)。



桌上和床頭皆沒有USB插頭。



酒店設計最忌全黑,沒有法眼一樣可以看到塵埃。



掛衣服的櫃很「薄」,放不下枕頭和咕𠱸,會不會有人將多餘的枕頭都塞在床和牆之間那條縫隙?



有4個咖啡2個洋茶包,可是卻只有一包糖。冰箱的飲料有料。有空氣清淨器,沒有Handy Phone。



放一張兩件頭睡衣照,左是保險箱。設計失誤的還有抽屜,保險箱拉出來放入重物,整個抽屜就翻側了。



設計師可能也是思想家,頭髮掉光了,不需要在浴室利用吹風筒。



有暖房便座。



除了遙控,沖廁的按鈕還有一個在馬桶的右方,洗手盆之下,為何不選按鈕在左方?



Amenities有浴帽,棉花棒等,還有迷你護手霜。



開水喉時剛好頂著玻璃。



名古屋The String用的也是同款浴缸。背後中間位是凹的設計。



用花灑沐浴時,浴簾拉好,水還是跑出來。



蓮蓬頭的水花打到浴缸邊,通常水會直接流進浴缸內,但現在因為外圍高了,水通通向外流。



最近流行大號看電視?沐浴露貼上酒店自家招紙。房內有晾衣繩,酒店沒有投幣洗衣機。



房間既然沒有人住過,那吹風筒該是全新的。



Wi-Fi速度比京都Granvia還快,但到Check-Out那天還是搞不懂究竟有幾多個網絡可用?



Classy再好也不關我事,因為沒書桌,Essential有書桌,但那個書桌卻在電視機前(!)。本打算去ふふ河口湖投宿,也就完成「三山一木」Project,但ふふ和The Gate同一集團的,打消念頭。山梨,繼續遙遙無期。



Room Type: Modest 20 sq.m

1. 空氣溫度調節        8
2. 室內清潔程度        6
3. 燈光            7
4. 床舖軟硬、乾淨及溫暖程度  5
5. 上網及充電等        7
6. 酒店位置、交通方便等    7
7. 服務            7
8. 房間物料手工新淨程度    9
9. 景觀            7
10. 浴室設備及Amenities Kit等  6



ザ・ゲートホテル東京 by HULIC The Gate Hotel Tokyo by Hulic
https://www.gate-hotel.jp/en/tokyo/



#日本住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