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5

CHANGE & CHANCE

有錢沒地方花?

不是。

有錢不能花?

不是。

是「有錢沒法花」。😭



JOE君。



有スマ友關掉燈,放了支電筒在上,滿天星光,也是很美的。



一人限定一把傘的關係,所以M姐的選擇就是爽やか風的CHANCE咯。



而ポーチ,自然也是一對。😅



對於半透明的袋,M姐完全沒有抵抗力。一邊的袋可以放電子卡之類,另外一邊就放電話。



不過,拉鏈在旁邊,像M姐這樣粗手粗腳,裡面的東西會不會邊行邊掉下來?



CHANGE的拉鏈設計比較正常,但有點膠。😅



今年的Sneaker就算吧。(去年的還未穿😅)



相對鞋,更想要盒子。



CHANCE原作。



向右轉90度便看出端倪。



1964 → 東京五輪
2020 → 東京五輪
81 → 日本
03 → 東京
333 → 東京鐵塔 (333是Tokyo Tower的高度)
1965 → 祐真朋樹的出生年份
1977 → 慎吾的出生年份
2018 → JANTJE_ONTEMBAAR的誕生年份
1-1-1 → JANTJE_ONTEMBAAR的地址
10_15 → J_O

2032→?

謎之2032,有有說法是2TOP的還暦,加上用的是代表中居大佬的藍色,畫題又是「CHANCE」,說法又未嘗不無道理。不過,答案大概就只有慎吾才知道了。




2020/07/14

天涯孤独

テレ東有個番組叫做「家、ついて行ってイイですか」,番組人員通常半夜三更在街上隨機找個路人,支付他計程車回家的費用,讓攝製隊跟隨入屋拍攝。有趣的路人並不少,見過有個家中件件都是高價古董的,也有屋內每個角落合共放了幾十張過世妻子的大頭相的,見過家中比垃圾崗還要垃圾十倍的,此回6月10日放送的有點意思,也記錄一下。

此一集的主角是一個在水戸的夜總會(?)當服務生操流利日本語25歳的泰藉小哥。小哥說自他三歲懂事以來,他就住在日本的孤兒院,一直以為自己是泰日混血兒的小哥,到了小學畢業時才得悉自己不是混血兒,父母都是泰國人,他是正真正銘的泰國人。至於為何他被父母遺棄本人自己也不清楚理由,總之小學初中高中他都在日本唸書,18歳後就出來打工。小哥生性樂觀,想見親生父母,對未來有憧憬,希望能親身帶大子女,可惜近兩年還未有女朋友。



主持人都以為他拿了日本藉,但沒有,連永住權都沒有。每年他都要更新在留卡,直到今年2月他才第一次取得三年簽証,在此之前,因為有一年忘記了續期,那一年間每隔一個月便要去品川一趟,合共通過六次審査,才能回復到在留卡可以每年更新。小哥說要遞交在職証明書、住民証、納税証明書、課税証明書,甚是麻煩,所以想盡快取得永住權,在取得永住權之前,還必須交連續五年的年金(Pension)。

主持們都覺得他根本是一個日本人了好嗎,問題就是不是咯。每次這些話題必然教人想起軟銀孫正義,明明是在佐賀出生,因為父母仍是在日韓國人,所以他這個韓裔第三代,出生後仍是韓國人,據說直到日本政府承認他的日本老婆的姓是「孫」時,終於不用改一個日本姓也能正式歸化為日本人。

根據2018年的統計,申請帰化的人數為9,942,韓和加朝鮮申請者有4,357人,中國有3,025人,來自其他國家或地區有1,692人,符合資格的申請人合共有9074人,不符合者有670人(中間消失了的198人去了那裡?),申請「帰化」的人著實很小。

相對帰化來說,申請永住權簡單得多。可是疫情期間,三個因為配偶的關係都拿了永住權的朋友,一個父母有事但自己不敢離境,怕回不了日本;兩個離開了日本想回去卻被告之縱使有永住權也不能入境。

等疫苗出來後再算吧。






2020/07/13

42.9度



這不是日本在住妄想日記。

這是多哈在住妄想日記。

一直都以為印度是最熱的。

老是在電視看到40度、50度,印度在住的日本人投訴說半夜常停電,沒有冷氣熱得要命。但今天的新德里,天氣予告說,最低29度,最高34度。

而且一直以為七、八月是最熱的,原來新德里通常六月的氣溫較七、八月還要高。

再看了一下經常50度據說最熱的印度城市,在拉賈斯坦邦的Churu(中譯丘魯),是日最高氣溫36度,呵呵呵,真是小兒科。

非洲各個國家的氣溫都該比36度的印度更熱吧。

瞄了一下約翰內斯堡,嚇一跳!

2度!!!!!?????

呀!忘了南半球現在是冬天。

是日氣溫高於40度的有多哈、杜拜、巴格特、利雅得。

熱的這樣,無法動了,已經變做化石。




2020/07/12

日有所思

成田機場Terminal 2。

CHECK-IN完,就進入禁區。

辦理好離境手續,就去了Lounge。

成田的Lounge沒有甚麼好吃的,加上是非常時期。

沒有吃的,也沒有甚麼心情坐下去。

看看鐘,還有大半個小時才起飛,還是決定離開Lounge。

或許去免稅店逛一下。

是的,或許。

根本沒有目的,但心浮氣躁,不想呆坐。

升降機來了,一齊步進升降機的還有兩個航空公司的男職員,然後還有一台類似裝貨物的Trolley。

其實那個不好算Trolley,因為體積龐大,像平日在香港地鐵裡遇到運貨的那種三面鐵架,只有一面沒遮掩,用來運送餅食或麵包之類的大型的手推車。

大型的手推車上面放了類似貨物或行李的東西,因為上面還舖了一層網,看不清楚。車實在很佔位,被迫貼牆而立,很大壓迫感,而兩個航空公司的男職員一個在我的右邊,另一個則面向他在說笑。

升降機的牆壁是湖水綠色,抬頭望了一下天花上的光管時,頭仰了一下,奇怪,怎麼感覺到頭部後面不是硬的牆璧而是軟的,又或是...空的?但身體,腰部部份明明靠著升降機的扶手。

喀嚓!

升降機停下來,轉了九十度,行李車壓過來,我又被迫向後退了一步。

這一退,發覺自己上了一架接駁車。

升降機停下的地方就連接著一輛Shuttle的門。

Shuttle上已經擠滿人,車子開動。

在隙縫中瞄了一下窗外,怎麼都是建築物?為甚麼不是飛機?

心裡有點慌,站在身傍的是一個非裔穿著民族服裝的女人,用英文問她這是去那裡的巴士,女士嘩啦嘩啦,聽不懂的語言。

靠在她後方一個戴著草帽棕色長髮高大的白種女人開口,「巴士中間的柱位有路線圖,我拿給你好嗎?」說的是英語。

好的,謝謝。

巴士很擠,勉強打開那張紙,手繪地圖(!),而巴士,分明就走去市中心。

糟糕!上錯車了。

趕忙拿起袋裡的Boarding Pass看甚麼時間關閘,希望趕得及坐回頭車,若不,就坐計程車。

Boarding Pass上,用Helvetica Black很大隻字寫著595。(註:CX595,関空→香港)

離開關閘的時間,還有30分鐘,在這裡可以下車嗎?回去又要重從Check-In嗎?

重新Check-In的話,還趕得及上機嗎?

很辛苦的擠到車頭,打算問司機現在在那裡時,醒了。

不是一般被電話鈴聲鬧醒,而是自動自覺的驚醒。

偶然也會發夢中途驚醒,例如被不知名物體追趕之類,自己嚇自己而驚醒的,比較罕有,所以細節還很清晰。

這個夢境究竟是甚麼意思...

是那台升降機將人瞬間轉移,從成田去了関空嗎?


2020/07/11

三角

今天才發現▲是負數(MINUS),赤字。😅




美國無印申請Chapter 11。

Uniqlo海外收入大幅下降,韓國、東南亞、澳洲、印度、北美,歐洲全部赤字。

9日,眾日本会社公佈業績。

雖然只是日本,但有海外分公司的也得見家翁。

無意瞄了一下高島屋等日本本土為主的公司,這才發現▲代表負,赤字。

決算表上負的話為甚麼是▲,而不是▼?

放上大家樂,輪到神戸友人C君嚇一跳:「難道是日本獨有的嗎?」

更頭昏腦脹的是,不論是白或黑,不論是△和▲,在決算表上,都代表負,MINUS。

而明明日本股票市場,股價上升的話是△,下跌的話是▼。

學極都學不完的日本語。



2020/07/10

無限LOOP

話說,獅子銀行和城超的契約去到6月30日終止,於是在割引卡最後能夠使用的那天在城超買了1kg的Mozzarella。😅

為了盡快消滅Mozzarella,而水曜日某日系超市的Portobello會有推廣,於是,買了大菇,也買了細菇(Mushroom)和蕃茄,家裡還有洋蔥就沒有買了。

如意算盤是,細菇蕃茄洋蔥炒起用來釀大菇。

自吹自擂的M姐告訴你,M姐的釀大菇是天下極品,四種不同的味道混在一起,比Four Cheese Pizza還好吃。

然後,猶豫了。

釀大菇,只需要一個小菇便可。

用了一個小菇,那餘下的怎麼辦。

嗯,沒關係,就用蒜茸加Parmesan來釀餘下的六個小菇。

釀大菇是天下極品,釀小菇是天上極品。😂

等等。

那蕃茄要不要也拿來釀一下?

反正釀大菇時只用中間部份的肉,皮又不吃的。

猶豫了三刻。

不如也釀蕃茄吧。

用甚麼來釀?又是大菇細菇洋蔥的話,味道豈不一樣。

打開冰箱一看,噢!還有100g的免治肉。

一於免治肉加洋蔥加細菇去釀蕃茄。

等等,只有3個蕃茄,50g的免治肉已很足夠。

餘下的免治肉怎麼辦?

不如用來釀彩椒好了。

昨天也買了彩椒,雖然本來打算過兩天用來做回鍋肉的。

等等。

那就是有四個菜。

蕃茄洋蔥細菇釀大菇。

蒜茸芝士釀細菇。

免治肉洋蔥細菇釀蕃茄。

免治肉洋蔥細菇釀彩椒。

那後兩者味道不是差不多嗎?

那不如用把彩椒切碎來釀大菇?

那... 還有甚麼可以用來釀彩椒?

打開冰箱,看到油揚げ。

可以用免治肉來釀油揚げ。

那,好不好只用Mozzarella來釀彩椒?



無限的循環。



↑天下極品



↑天上極品 ↓普通品



最後一個,所有剩餘物資全部和Fusilli一鑊熟,冇乜品。😂



東京224,大阪30,以人口比例來說,比本地嚴重得多。




2020/07/09

人人搬運

晩ご飯料理中,突見8CH成田検疫初取材,左手還拿著蒜頭,右手匆忙拿起手機。
寫網誌前在官網和水管匠搜索了一下還未見動画出來,這幾天新聞全力九州,也不知會不會出來,還是先下手為強。

PCR的檢查結果需時1至3天(72小時)。



三月在Twitter上看過過夜的機場難民照片,但那時並不在行李區。成田檢疫所所長說如檢測到陽性,患者的紙皮床會銷毀,那即是附近的陰性患者床只消毒不銷毀嗎?是說,一直懸念的是被,除了感染的可能性,還有衛生問題,氣味問題。



早機到的人可以在機場等到夜晚便知道結果,而下午機的人在採樣後便移動去指定的酒店等結果。



有專門的旅遊車接送,司機固然全副武裝,車內椅子全部封用完即棄的膠袋,也封了窗(比囚車更囚車)。



當場找到一個剛從美國回國的留學生。



從大堂出去一直到停車場檢疫人員一直跟隨,並抄下車牌。已經不能像三月末部份旅客般偷乘公眾交通工具,



父母據說從仙台駕車來成田,然後又由成田駕車回仙台。來回雖然8個小時還好辦,住北海道或沖縄的怎辦?



三天後確認陰性,換句話說,結果未出來便可以離開空港。




2020/07/08

ひとよ 一夜

其實看了很多電影都沒寫。

原因只有一個,都是過眼雲煙。😂

ひとよ。

一夜。(台譯那一夜)

2019年的電影。



導演是白石和彌,不寫不寫還是寫。

以下不好算雷,反正,就算不看予告篇只看過海報都會知道的故事背景。

為了保護長期被家暴的三個孩子,稲村小春(田中裕二)殺死了丈夫。自首前和孩子約定15年後再會。

一夜過後,三兄妹的生活起了翻天幅地的變化。

有這樣的一個母親,會自傲?還是不能接受?

感受到愛?還是覺得被離棄?

原諒母親的所作所為?還是覺得有違倫理?

以為電影故事是說這些嗎?

原來不是。

所以看到中段還是一個又一個的意外,雖然,但最後,卻是一個正常無比的結局,正常得有點煩。😂

沒看過原著,好些細節位還是覺得有點違和。

小春出獄後並沒有立即去探望子女,而是在日本輾轉流浪等到相約那一天才出現。小春入獄後子女曾否探望,猜想多是沒有,是本人不願意,還是環境不許可?

白石和彌也沒有長篇大論去交代兄妹三人在沒有父母下的生活情況。本來其實並不重要,因故事是說重逢後如何,但個人覺得相比兒女們,小春這個阿媽實在太強,又或者說兒女三人都很弱。小春雖然強勢,但為何當日她不帶兒女們離開丈夫而選擇做殺人犯。

白石監督的作品中,ひとよ和凪待ち,論喜愛程度,還是未及得上「彼女がその名を知らない鳥たち(鳥獸行),和孤狼の血。





2020/07/07

七夕の願い事


┏┷┓
┃早┃
┃く┃
┃コ┃
┃ロ┃
┃ナ┃
┃が┃
┃終┃
┃息┃
┃し┃
┃て┃
┃、┃
┃気┃
┃兼┃
┃ね┃
┃な┃
┃く┃
┃旅┃
┃行┃
┃に┃
┃行┃
┃け┃
┃ま┃
┃す┃
┃よ┃
┃う┃
┃に┃
┗━⭐️





2020/07/06

宮本から君へ

7月3日,金スマSP,大佬一副意味深長的表情問山里亮太「你會看老婆的作品嗎?」

「會」

山ちゃん不中計。

「宮本から君へ呢?」

「有看,而且還和老婆一齊看」。

呵呵呵~~~!

重點不是山ちゃん老婆罕見的激烈床戲,而是中居君看了「宮本から君へ」。



還有男男肉搏。😂



去年9月在日本上映時人在香港,10月人在日本可那個是沒有電影院的高松,11月人在香港,但上映時譯做「男人真命苦」,錯過了。「男人真命苦」只會想起寅さん,怎會想起宮本啊!?

M姐有追日劇的「宮本から君へ」, 奇怪的是,很愛テレ東的字幕君好像一直都沒出現過,是嫌卡士只有池松壯亮、蒼井優、松山研一、柄本時生不夠強嗎?😅

電影,就是漫画的後半部,前半部就是日劇版,都是同一個導演真利子哲也。

導演厲害,即使時間軸跳來跳去但次序很清晰,完全不需要解畫。而且電視劇是有點沉悶,但電影版完全沒半分鐘冷場。

電視主角是池松,電影主角是池松和蒼井。電視劇裡沒出現過的ARATA也有份客串,且角色和以往很不同,是個渣男。

憑「鳥獸行」十和子一角,蒼井優拿下影后,在「宮本から君へ」演技並不遜色,只是被主演角色性格所限,不是多元化的發揮面。但老實說,個人覺得比當期幾位拿下日本奧斯卡女優賞的還要強。

還有一個有趣的發現是,蒼井優在不同角度下原來和菅野美穂還頗相似。

原作或電影,算不上熱血,只是一個青年成長的故事。

小小雷一個,池松說話時漏風但並沒有拔牙,這就是「演技」。





2020/07/05

緩慢看

◎ BG2
雖然班底一樣,BG2和BG的感覺大不同,BG2明顯地很婆媽 多了幾分人情味,脫離了京都地檢之女、科搜研之女、相棒等老人台的傳統風向。據聞今季只有7話,不要緊,Season 3補番數。



如果今集前妻來客串的話,就是LV同窓会哪。


◎ ハケンの品格
ハケンの品格第一期是2007年,那個年代流行○○の品格,M姐有好幾篇網誌Title都用了品格。要突顯正社員無能的話,十幾年前的版本還及格,來到2020年,仍是一個部門幾十人一齊去構思一個策劃,太過離地。加上沒有了東海林,收視還可以Keep住雙位數,只能說托躁底大前春子的福蔭。



回去做甜品吧。


◎ 未満警察Mid-night Runner
每次看到伊勢谷友介都會想起監獄のお姫さま裡的高富帥板橋吾郎,未来警察裡的片野(好玩嘢的一個姓)呈現老態,有點不忍心。主角就是兩個鈍胎 純樸青年,中島健人和平野紫耀。全劇看點是肉,不過每次露肉都是漆黑一片,很不滿意。



◎ MIU404
❤️❤️❤️ 愛到看不到演唱會也要去買源哥的グッズ。



第3話的外景場地「ほうとうの老舗 山中湖 庄ヤ」,那天才能完成M姐的第47塊也是最後一塊的Puzzle啊?


◎ 探偵・由利麟太郎
所有背景是京都的日劇我都不會放過,更何況有吉川晃司。但全劇的照明,比老人台更老人台。



眼利的日本鄉民發現八墓村。


就等半沢直樹開鑼。




2020/07/04

蘇州過後......




上海出生的淅江人倪小姐說粵語活靈活現,其他方言比不上。

「蘇州過後無艇搭」、「有得食好食」、「執輸行頭慘過敗家」,相比之下,「活在當下」、「把握機會」,誰更虚無飄渺?

「有得食好食」的十天後,收到通知入圍Asia 50。

收到通知入圍Asia 50後的翌日東京緊急宣言開始停業。

暫時停業停了三個月,迎來了「長期休業」。

開業不足兩年,準備迎接三星,偏偏,來的是「長期休業」。

感謝日本全國提供食材的職人。

感謝イヌア。

去到80歳也不會忘記那塊像棉花的烏冬

Frebel,等你。


 


2020/07/03

君の名は。

2020年7月2日2時32分,東京上空出現大火球。



身體並沒有互換,時間也沒有改變。

也許,其實改變了而只不過都記不起了。

又或是都鈍感了,發現不到改變。

是彗星也好,不是彗星也好,到底穿過大氣層闖進來的是甚麼?

是不是半空已經燃燒成千千萬萬塊碎片?有沒有殘片流落在人間。




2020/07/02

きさらぎ駅

等大前春子煮咖哩時瞄了Japan Trends一眼,咦,怎麼「きさらぎ駅」出現在第5位?

寫完這篇網誌又再瞄了一下,「きさらぎ駅」仍在第6位。

「きさらぎ駅」,一個不存在的車站,每隔數年便又來一波。

每一個人的版本多少總有點出入,也寫一下M姐聽回來的版本。

這個都市傳說起源於2004年。

故事,發生在掲示板2CH。

換轉這個年代,該是Twitter無疑。

2CH,那個年代,最出名的故事莫過於「電車男」,今次也是電車,不過主角是「電車女」。

話說,有一位叫做はすみ的女性在静岡県的新浜松坐上了平時坐慣的私鉄回家,中途發覺該停車的時候車還在行走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覺得不妥,而車上雖然有其他人但都在睡覺,於是就在2CH上徵詢大眾意見,雖然已過了23:00,2CH的網友那有這麼早睡,大家就七咀八舌的討論起來。

有網友認為她一定是方才睡著了,坐過了目的地,所以感覺陌生。

也有網友建議不如問一下司機或者車掌,はすみ於是走到去車的盡頭,發現司機位置附近都被窗簾遮蓋,於是敲門,但又沒有人回應。

有網友問她窗外是甚麼風景,她說一片濃霧,看不清。

穿過一條隧道後,車終於停下,はすみ慌問網友「我該下車,還是留在車上?」眾說紛紜下,はすみ選擇了下車,還向網友們報告「這個車站叫做きさらぎ駅,但一個人都沒有」,然後火車開走了。

網友們Google的Google,Yahoo的Yahoo,輸入靜岡,輸入私鉄,找來找去仍是找不到きさらぎ駅,難道是「不存在的車站」?到底はすみ坐了甚麼車?

有鉄宅見始發是新浜松,はすみ說坐上了私鉄,直接在遠州鉄道的網頁找,但遠州鉄道也沒有一個車站叫做きさらぎ駅的,最接近叫法的是さぎの宮(さぎのみや),但附近都是住宅不會沒有人煙。

はすみ打算離開きさらぎ這個無人駅叫計程車回家,但沿路只看到山和草原,已經是半夜三點多,終於看到一條隧道,上書「伊左貫」,在隧道外聽到另一方傳來類似㪣打太鼓的聲音,有網友反對,也有網友認為她穿過隧道後可能找到村落,回頭又要走數小時,はすみ決定穿過隧道去一尋究竟。

穿過隧道後,村落看不到,但卻遇上一個男人,這個男人問明究竟後,說送她回家,於是她上了男人的車,困惑的是男人一直向山裡駛去。

然後,はすみ的実況中継就停止了。

有鉄宅計算了一下從きさらぎ駅步行去到伊左貫隧道的距離及時間後,懷疑伊左貫可能是伊折隧道,而きさらぎ駅是匂坂駅。匂坂可唸做さぎさか。

鄭健和的漫画將きさらぎ駅譯做「如月車站」。「如月」唸做きさらぎ,而「鬼」也可以唸做きさらぎ,はすみ還到鬼嗎?不過日本語的「鬼」不是中國語的「鬼」。

冷氣來了。

匂坂駅,本屬光明電気鉄道,而光明電気鉄道,1928年開業,1936年廢止。

はすみ是不是踏進了時光隧道?還是踩去了異世界?抑或,只是一個鐵宅和網友們開玩笑?




2020/07/01

信不信由你

無獎遊戲,猜猜23年前的今日M姐在那裡?

0. 阿媽肚裡
1. 台灣
2. 大陸
3. 日本
4. 大西洋
5. 馬來西亞
6. 印尼
7. 菲律賓
8. 意大利
9. 西班牙
10. 英國
11. 火星
12. 加拿大
13. 美國
14. 千里達及托巴哥
15. 俄羅斯

翌天,查爾斯王子去了我家樓下的幼兒園。

後悔不在香港嗎?

沒有,那是查爾斯王子,又不是吾郎王子。

大概因為保安理由,事前事後都沒有公佈過。如果幼兒園內不是後來掛了大合照,恐怕自己也不相信一個王子會探訪屋村內的幼兒園,假如是戴妃的話反而可信程度更高。

聽說也只不過逗留了差不多大半個小時,不太明白的是為甚麼7月2日會有幼兒上學,假期只有一天嗎?

寫舊事,也不是懷緬,只不過還是未慣用Blogspot的新Editor,沒有照片提供。

15個選擇,頂多猜到第13個會中吧。😂



2020/06/30

料理上手

意外地今日在Cookpad Live看到喫茶今井。



其實自4月末小翅膀便開始在Cookpad做料理配信,因是Live的關係今回才是第一次遇上,不過Screen Cap卻是後來重播時再選的,因為小翅膀害羞,大多時候都沒有面向鏡頭😂。至於觀眾,看雙頭肌的多過看他的料理。

Cookpad說小翅膀下廚多年,是高手云云。在M姐心目中,真正的王者是水哥,速水直道。

十個榜中十個的第一位通常都是水哥,除非那個榜限定只能選女藝人。

同樣都是清晨路線的競爭對手坂本昌行,一次都沒看過他入圍。坂本的Presentation並不差,欠的,是大部份觀眾未能感受到他對料理的狂熱。這麼說,是他前輩又是他後輩的松岡昌宏就強得多。

木村也是很多觀眾心目中懂得煮的人,但看得木村さ〜〜ん多,又加上還有個前同僚Youtuber的四少,終於明白榮耀其實都是來自服部。

慎吾的老友天野博之的料理也是行內著名的,一回上ナカイの窓,中居吃了天野的生姜焼き大嚷有生以來吃過最好吃的生姜焼き,之不過,後來在新・日本男児(好像是)裡中居吃了一個他說比天野更厲害的生姜焼き。

說起生姜焼き,不得不提四少的契爺タモリさん,十個日本人有九個都知道他是「食通」,不但懂得吃,還懂得煮,所さん雖然煮的好像也不錯,但感覺上所さん雖然在享受但卻是玩的心態,タモリさん也在享受但卻很認真。

女藝人方面,最煩的大概是上沼惠美子,每次其實都不是她煮,但咀巴從未停過。

北斗晶是典型的媽媽愛心飯,好吃不好吃已經不重要。

流行榜上長年見名的還有超級大胃王ギャル曽根,但每次看她煮一個菜都是數十人份量,眼角都向下彎了。

疫情未過,都已經重了三五七磅。






2020/06/29

木毛

我到底是在那裡看過真「木毛」的呢?

是瓷器或陶器的包裝嗎?

還是放置食物的容器例如盒子或果籃?

見過,可不懂得那個東西叫甚麼。

如果不是看四少,也不知道這些長型一絲絲像碎紙機碾出來的木條名字叫做「木毛」。

是「木毛」,沒有「尊長」 。



說起緩衝材,想起的是類似棉花糖的發泡膠,又或是充塞著小氣泡的「啪啪紙」(M姐其實中文英文日文都不知這些東西叫甚麼😂)。未有這些石油副産品時,人們用的是「木毛」。

木毛,唸作もくめん。

據說,もくもう(木毛)本是正式的名字,現在利用木毛來做地板做牆𤩹的仍是叫做モクモウ。在昭和40年代木毛行業還興盛時,因為競爭關係西日本為求突出與眾不同,就用了「もくみん」。



不知道當年的関西人是不是想表達木毛的柔軟度有如棉絮一樣輕巧,所以發音用了 「めん」。

據說,目前日本全國就只餘下一家在高知縣土佐市製造木毛的工場,此外還有兩家兼營的小工場。

木,既有吸音性,又可調節濕度,兼可脱臭。



像土佐和紙檜木枕,通氣性高,又能吸濕,兼且檜木本身的特性是抗菌、消臭、防虫,重點是木是天然物,不是人工製造,夠哂環保。

若有機會再去土佐,也去見学一下。




2020/06/28

献血

這個Blog的網誌真的很隨意,去到23:30,有甚麼便寫甚麼,沒甚麼便到時再想寫甚麼。天天如是。

連續兩天大家樂的時間軸都是捐血事件。

M姐也告訴你一個故事。

昔…昔…(SHINGO風)

當年阿姨在九龍某公立醫院生第二胎時大量出血,姨丈怱怱的從醫院坐的士去尖沙咀買血,因為要買了血才能輸血。

搞不懂那個年代的公立醫院為甚麼沒有血?如果沒有親人在身邊的話,誰去買血?孕婦有錢,但當時昏迷,會不會就這樣死掉?如果沒有親人在身邊,可否請阿嬤去買?如果阿嬤已經下班,又或者上班時間不能出外,怎辦?如果有親人在身邊,但賣血的地方已經關門,那又怎麼辦?不要討論道德觀念,為甚麼病人不可以在公立醫院付錢買血?

故事未完結。

而且是一生的故事。

因為輸血,阿姨結果得了肝炎。簡單的說,就是輸血者有肝炎,而收血站不知是沒有檢査又或是真空期又或是那個年代檢査不到,還是可能是下了柯打收血站才去找人來捐新鮮血,已經無從䅲考。

得到肝炎的阿姨,換來的是政府終生診治免費。

姨丈去買血的那個地方叫甚麼名字?如果那個不是半官方的機構,為甚麼政府又會終生免費治療?是說,有誰願意用健康來交換終生診治免費?

上網翻了一下,以前在日本因為輸血而得到肝炎的患者還不少,那個年代,「売血」還挺流行的。香港是不是已經全面禁止賣血?有沒有地下血莊?大陸是1996年禁止賣血,但其實至今仍有黑市,且不要計算早些年前因為輸血而染上HIV的件數。

某個教派不准許教徒輸血,從某個層面來看又似乎能夠理解的。







2020/06/27

MIU404

好看! 好看! 好好看!!!

金10的BUDGET可能和日9的看齊,MIU404第一話已經如此瘋狂。



觀眾和桔梗(麻生久美子)同一反應「第一天你們就報銷一輛車,以後如何開工(誤)...」



新「陸王」,伊吹藍。



腳上穿的是箱根駅伝大熱的Nike ZoomX Vaporfly。



一心等看理性型的志摩去收拾不受控制的野生兒伊吹,結果脫線大暴走的卻是志摩。😂

機動搜査隊,MIU,電視劇用的是Mobile Investigative Unit,不是Mobile Investigation Unit。

404,就是Not Found。

現實裡並沒有Mobile Investigative Unit,只有Mobile Investigation Unit。

野木亜紀子老師、新井順子製作人、塚原あゆ子監督,三個女人撞在一起時的爆發力很驚人,等同一個人的十倍功力。

野木亜紀子老師很細膩,婆婆失走心裡難受但沒有哭,但最後的鏡頭...... (不雷不雷我不雷)

米津的主題曲好聽,但私心還是想源さん去唱。逃恥仍在火曜日再放送,唉… 原來已是四年前的作品。

要彈的也不是沒有,第一話有淡淡的九十年代港産片的影子。不是討厭,只是有點懷舊氣息。

看來,第2話的收視率會比第1話的高。





2020/06/26

SWITCH

在這個人手一機無時無刻都可上網的社會,上班時間在公司電腦上網看老闆的壞話是搏炒嗎?😅

這是一條分水線。

都是老人台作品,樓上,是「今天」,樓下,是「過去的星期天」。

SWITCH,又是坂元裕二。

好好看,好好看。

雖然,私心下覺得検事一角如果讓瑛太來做會和松隆子更合襯。不是不好阿部サダヲ,相反他演的神經質的角色無人能及,只是不知何時而來的情意結,從「四重奏」開始,就覺得松隆子的相手役該是瑛太,雖然「四重奏」裡宮九爺的客串是驚喜萬分(絕對比瑛太高😂)。

這些年看老人台的ドラマSP時,第一次在做了一半時已經覺得如果改編做連ドラ的話有相當的吸引力。

SWITCH,是今季特番日劇,不知是在東京封城前還是封城後拍,4K貨。坂元說了希望相隔5年一話,十話的話,最後是「SWITCH2050」,到時那時男女主角都已超過70歳,火花還可繼續。

阿部サダヲ演的是「検事」(HERO裡的久利生也是検事),松隆子演的是「弁護士」,年輕時二人曾是戀人,現在雖然未婚但各自有戀人。

看二人職業身份都可猜到就是基本刑事劇,今話是「背中どん男」,無固定目標推人跌倒的犯罪行為。但坂元的劇本不盡是刑偵過程,也不是男女之覊絆,而是平常生活大家都會有共鳴的台詞。例如,每一次排隊都總是黑仔地排在最長的那條龍,當你移去別的隊伍時又會輪到那條隊伍忽然出事。

然後,還有好多笑位。例如指環盒打開會自動打燈,大開眼界。



又例如中村アン的十種橄欖油配十種鹽,現實裡真遇個這樣的人。

詳細的不雷了,小推一下。




2020/06/25

鄰屋

還以為除了港人外還未准許入境,但我的台灣鄰居們都低調地回來了。

長話長說。

我住的那幢大廈大部份的單位都租了給台灣人做宿舎。農曆年前,所有的台灣人都已經回台過年,M姐自己在正月初九飛去東京,兩個月後回到家,密碼剛轉了兩天,看了大堂的信箱一眼,每個信箱裡頭都躺著新的密碼紙。過多一星期,咦... 怎麼每個信箱還是那張密碼紙,所有人還沒有回來嗎?又過多了一個星期,忍不住了,數了一下,不足兩成的信箱是吉的或是放了別的信,其他信箱,仍是那張密碼紙。

五月末,在升降機內剛巧碰到業主,於是就投訴,不是投訴台灣鄰居沒回來,是投訴家裡的對講機壞了。

去年,發現家裡的對講機壞了,AEON送貨(他們仍叫自己做吉之島)來到樓下按下對講機但就是是聽不到聲音,管理員在就會開門,管理員去了巡樓就沒有人開門,醒目的會打手機問密碼,不醒目的就只好下樓去收貨。明知道換對講機這回事可能花一個星期也不完,一個月有五分四的日子不在港也沒有通知管理處對講機壞了,如果不是疫情,如果不是因為#STAYHOME,碰到業主也不會投訴。

於是六月初就有人來換對講機,第一次師傅換了對講機後仍是聽不到聲音,說可能買錯了型號,因為少了一根線,於是第二個星期又來。

這次來了三個大大師傅,搞了半天,又手機又Walkie-Talkie,但對講機還是聽不到聲音,研究結果仍是牆內少了一根線,被問甚麼時候對講機不作聲,那記得啊。

又隔了幾天,厲害了,來了四個大大大大師傅,對講機仍然是默不作聲。花了大半天時間,結論來了,壞的是樓下大廈入口大門外的咪(對講機),而不是我家裡的對講機。等等,那個對講機沒連接去管理處的嗎?這麼多個月管理員沒用過?

於是又過了幾天,有師傅在大廈入口換了半天,管理員說「換好了」,在樓下按鐘,對講,聽到聲音,無事完了。

在想,這幢大廈現在是不是只有我一個人住?一直都沒有人發現樓下公用的對講機壞了?還是從來沒有人會用這裡的對講機?沒有人收過掛號信?沒有人網購?沒有人會用超市的送貨服務?

是的,故事未完。

看官,你真幸福,用1分鐘時間便可看完半年的故事。

兩個星期前,清潔公司開始在鄰屋打掃,打掃了好幾天,有人住進來了。

嗯... 鄰屋的故事,又是一個好長的故事,長話短說好了。

颱風山竹來的時候,M姐人在巴黎,家裡幸好沒有損傷,鄰屋的台灣男生就回了台灣,窗沒關上,吹走了,回來後,台灣男生就搬去別個單位,原來的單位就一直丟空,直到上星期。

鄰屋打掃後,有人搬進來了。老是有樓上樓下都是鄰居的同事送外賣來的,基本上還未見過鄰人踏出屋門,除了掉垃圾時。

然後,有一天,M姐家裡的對講機響了。拿起對講機,「順豐送貨」心裡納悶,最近沒有網購,為何順豐到會?還沒答話,聽到一把男聲,「不好意思,我聽不懂,你可以說國語嗎?」「順豐送貨快開門」台灣男聲好像還是聽不懂,我唯有按下開門鈕。

過了兩天,家裡的對講機又響了,拿起對講機,「順豐」。又再聽到台灣男聲「誰?」「開門」不等台男應對,M姐又按下開門鈕,順豐又開門進來,又把東西送到鄰家去了。

對講機終於「黐線」了, 不,是「連線」。😂

今天看了大堂的信箱一下,開始清空了。

在大堂等升降機,三個台灣女生一齊回來,一個在8樓出去,一個在9樓出去,一個在24樓出去。

我的台灣鄰居們,低調地回來了。



關連網誌
隣人
CREEPY



2020/06/24

チーズ

這幾天晚上都不想寫BLOG,因為豚局在重做SPEC,今晚還有神木,集中精神追(舊)劇。😂

新劇有看的,不過大台都只做了一話,半沢就等不及了,還要等多一個月。

偷CM時間來吃這個去年3月推出的的芝士餅雪糕條。



午餐晚餐都是芝士(今天午餐還要是4 Cheese),宵夜也是芝士。

其實很想吃(?)的還有上星期日本開始發賣的Summer Rare Cheesecake,有誰在本地見到的請告知一聲,感激。


SPEC,看完最終篇再從頭看更加驚嘆劇本。

不寫了,繼續追劇。






2020/06/23

断捨離

上回樓下搬樓上,扔了一蘿穀。今回不是搬家,只是前陣子和小強決戰後,再度断捨離。



一個是Kanto Area Pass,一個是TOKYO Wide Pass,名字不一樣,價錢也不一樣,但其實就是同一樣。本來還有前前前版本的3,000円,早就被黛玉當花葬掉了。



東北年年都去,我到底有沒有買過JR EAST PASS (Tohoku area) Flexible 5-day?😅



平成28年,即是2016年,瀬戸内国際芸術祭,用了兩回Kansai WIDE Area Pass。另一張也是JR West Pass,去年3月在名古屋PASS找宅急便跟行李走了,人在大阪要上北近畿沒PASS用,在京都駅買了一張。2016年時PASS價錢是8,500円,2019年是9,000円,現場買是10,000円,至於目前的價錢海外購買已是9,200円了。



找來找去找不到那張跟宅急便走佬的PASS,上M姐的Blog返査一下再看手機,原來又是瀬戸内国際芸術祭秋期時用掉了。這次該是最後一次使用PASS(啋啋啋!!!)



而最後使用的全國證該是這張,之後來往關東關西,不是JAL便是直接買新幹線。



還有張北海道證用了來遊道東,九州證倒是一張不見,換句話說,這4年都沒遊過九州(誤)。

就算21天全國證只需10,000円,一想到坐新幹線也要全程口罩時,即時打消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