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31

HKIFF 2019【甜咖哩之味】

週末,份外熱鬧。

排在前面的一個女生(以下簡稱A)「我喜歡上日本,完全是因為掛居...」

她的朋友(以下簡稱B和C)「電影嗎?」

全世界只有一個掛居,不是掛居保還有誰?

A「不是電影,是日劇,記不起名字」

B「掛居是男名星的名字嗎?」

A「不是,是劇中人名字」

C「內容是關於甚麼的?」

A「講述幾個大學生的愛情故事」

B「《東京愛情故事》?」

A「不是~有愛情的,是同性戀線,木村喜歡上了掛居」

好想糾正,強忍,在大家樂現場直播。

56ちゃん「西島當年暗戀筒井道隆,木村無hehe」

M「那有hehe,掛居都不吼松岡」

56ちゃん「松岡好可憐」

M「既然是同志卻又搞大人個肚,一點也不可憐,正牌渣男」

是日,今年在文化中心看的第一場HKIFF,標題非常無厘頭的「甜咖哩之味」。




為甚麼不直譯做「漫長的告別」?全片和甜咖喱有甚麼關係?

導演中野量太沒來,倒是拍了條短片在上映前播放,還自信満々說自己最擅長描寫家族關係,希望觀眾感受沉重之際還能發出笑聲。

簡單無雷食評。

周圍許多人半場開始不停号泣啜泣,是「不停」。兩年前,宮沢りえ和杉咲花都憑「幸福澡堂」拿下日本奧斯卡的最佳女主角和配角(及新人獎),今回山崎努很大可能會憑此片去競逐。

「幸福澡堂」兩年前拿下優秀作品賞,但今回個人感覺和上回有點不同。「漫長的告別」很有山田洋次風,當然這個很可能是因為有蒼井優有份演出而産生的錯覺。今回劇本改編自中島京子原自個人經驗的小說,電影中人物設定和小說有少許不同。

電影中,並沒有解釋到家姐兒子性格上的轉變,有點突兀。順道一說,扮演家姐兒子的杉田雷麟,也在「半世界」中扮演吾郎的兒子。

日本5月31日公開,香港不上映的話,去日本看。

長いお別れ
http://nagaiowakare.asmik-ace.co.jp/


同誌加映,恒例的一年一度文化中心照片。





2019/03/30

閉關

去年10月,大廈通知說光纖入屋了。

去完台灣又台灣又日本又台灣跟著過年後又日本又台灣,都差不多半年了,應該比較穩定。

數天前,就和某大台預約了今天10:00~13:00拉光纖。

師傅來到的時候是12:00。

這一拉,拉到19:30。😂😂😂
 
本來頭號約今天交收Boum3的票,幸好改了日子。

搵食不易,難為師傅還要OT一天才只做兩個客。

師傅忙他的拉線,我在忙那已經忙了兩天恐怕還需要一個星期才能完成的偉大換機作業。

繼續閉關。















2019/03/29

PET SHOP BOYS THE SUPER TOUR

坐飛機住酒店有Upgrade,連看演唱會也有Upgrade。

被Upgrade的不是我。



進場前遇到某友,拿票一看,咦!? 座位調動!



友換票後一看,從Block D連升兩級去了Block B。市儈M姐心中一算,相差$500喔!



還不是票賣不掉所以後排的移去前排?

不對,像Block C,被調動的,每行只有4~6個位,Block D是每行12個位,都在中間。果然,真的是要遷就製作方。



市儈M姐又算,簽名海報限定200張,每張$900,悉數售光,進帳$180,000。



   .    Inner Sanctum




    .    Opportunities (Let's Make Lots of Money)




    .    The Pop Kids




    .    In the Night




    .    Burn




    .    Love Is a Bourgeois Construct




    .    New York City Boy




    .    Se A Vida É (That's The Way Life Is)




    .    West End Girls




    .    Love Comes Quickly




    .    Love etc.




    .    The Dictator Decides




    .    Inside a Dream




    .    Home and Dry




    .    The Enigma




    .    Vocal




    .    The Sodom and Gomorrah Show




    .    It's a Sin




    .    Left to My Own Devices




    .    Go West 
(Village People cover)



    .    

    .    Encore:
    .    Domino Dancing




    .    Always on My Mind 
(Brenda Lee cover)



    .    The Pop Kids

I’ve got the brains you’ve got the looks ~♪
Let’s make lots of money ~♪

不能怪主辦商市儈啊,一開波便是Opportunities (Let's Make Lots of Money)😂

沒有,全場沒有銅臭味,倒是有點老鬼味。旁邊Block連續兩行的洋人,看起來都是德高望重70多歳的樣子,搖了三份一場便坐下。

燈光一流,坐得愈高愈後燈效愈好,可是場地很低,有點殘念。



事先張揚的Set List,因為沒有Rent個人只能打個90分,也不喜歡太多歌手Recover過的Always on my mind來做Encore曲。如果將Always on my mind換做Rent或是What Have I Done To Deserve This就差不多了。

2019/03/28

HKIFF 2019【喪青獻世樂團】

子役,長大得真快。

二宮慶多,在是枝裕和「そして、父になる」裡扮演和福山雅治無血緣的兒子,也做過半沢直樹的兒子,近期才看過但還沒寫的「旅猫リポート」裡也有客串。

肥仔水野哲志做的戲更多,日劇記得的有阿草的嘘の戦争,還有anone。

而出身福岡被喻為天才畫伯數年前已在台灣出展的奧村門土君倒是好像第一次拍電影。

大家可以去看看他的畫http://mondo-art.blog.jp/

模特兒出身的的中島セナ,和出演「クソ野郎と美しき世界」時樣貌一樣,但長高了10cm嗎?維記說她身長已是163cm,雖然只是13歳,比另外三個同齡男生高出一個頭。

喪屍當道,去年有「カメラを止めるな!」,今年有「ウィーアーリトルゾンビーズ」。日本六月公開的「WE ARE LITTLE ZOMBIES」今回香港是亞洲首映。

四個初中少年,父母剛巧都死了,只感到空虛厭世,沒流一滴眼淚。他們在火葬場相遇,雖然成了孤兒,但不可憐,反而組成「小喪屍」樂隊,要在這無夢無希望的垃圾世界唱出生存下去的動力。憑《金魚亂倒少女日記》(41 屆)贏得辛丹斯電影節短片評審團大獎的長久允,繼續別樹一幟的青春態度,一於反叛到底,融合任天堂電玩美學與強烈影像風格,加上池松壯亮、菊地凜子、永瀨正敏客串,這次不只入選辛丹斯,更入圍柏林影展新世代單元。(from HKIFF)

HKIFF沒寫的串星還有佐佐木藏之介、工藤夕貴、佐野史郎、村上淳、西田尚美。

負責導演和劇本是長久允。

表面風格很電玩,開場時的快速數白欖(不是RAP)追的索氣,但內裡還是保守的題材,仍是大路的小孩控訴大人的社會。



兩天前看了的鬼塚佐治說睡了半場,同行的阿伊巴君卻讚不絕口。

M姐覺得商業味太濃,中島セナ兩度把ファミマ的主題曲配詞,雖說和慎吾連線該很高興,還是覺得可以減省。

まあ〜大家都不再期待HKIFF會帶來甚麼新意思。是說,這個電影節老早就變了優先場節,但付八十五大洋再加八元手續費只不過是本地優先場,還是慢過外地一截就付得不甘心不情願。又好像今晚堤幸彦出席觀眾見面環節,而文化中心也有当日券賣,但是兩齣電影放映時間重疊兩分鐘,也真服了HKIFF負責編表的大官,有票有時間也無法去看。



同場加映番外篇之「假面飯店」。




2019/03/27

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

失驚無神,講多錯多,姑諱其名。



寫在蟹季完結後,因為是日無事供諸網上。



有只縛紅的,也有單獨一條藍色的,但左看右看,結論是紫加紅最重,說不好在1.3kg以上,黑的最輕,不過理論上如不超過800g的不用索帶的話,那黑色的也該超過800g。



低溫處理的黑毛和牛Roast Beef雖然好吃,但味道遠遠不及野菜。吃菜吃了幾十年,終於懂了,只要是新鮮採摘的一定好吃,於是自家地方種的菜就多數好吃。今回的野菜入個人心水榜的四位以內,第一位始終還是新潟十日町。



宮津産鮑魚、伊根産甘鯛,好吃。



好大的一盆菜。



丹後的魚,不及間人港(汗)



最好吃的還是菜、菜、菜。



此物只應天上有!!



磯蒸し三吃,就這樣吃,沾蟹味噌,沾蟹醋。



三番四次和不同的旅館說只要蟹味噌可以了,肉甚麼的全都給我扔進鍋裡煮湯。每一間都搖頭說不可以。



以前愛燒,現在也不是不愛,只是愛燒蟹味噌,其他任從處置。



恒例的しゃぶしゃぶ。



不煮又不合,因為沒湯就沒雑炊。



小二妹妹不停道歉說擅自加了とろろ,唉,算了,反正那個雑炊雖是新鮮煮,卻不是我那鍋湯。略為安慰的是大概也不是別人的湯,味道不夠濃,並不是因為水太多,而是時間不足。



世事豈能盡如人意,雑炊雖不及格,來年大概還會再度光顧。

謝Jさん。









2019/03/26

排除法

大化、 白雉、 朱鳥、 大宝、 慶雲、 和銅、 霊亀、 養老、 神亀、 天平、 天平感宝、 天平勝宝、 天平宝字、 天平神護、 神護景雲、 宝亀、 天応、 延暦、  大同、 弘仁、 天長、 承和、 嘉祥、 仁寿、 斉衡、 天安、 貞観、 元慶、 仁和、 寛平、 昌泰、 延喜、 延長、 承平、 天慶、 天暦、 天徳、 応和、 康保、 安和、 天禄、 天延、 貞元、 天元、 永観、 寛和、 永延、 永祚、 正暦、 長徳、 長保、 寛弘、 長和、 寛仁、 治安、 万寿、 長元、 長暦、 長久、 寛徳、 永承、 天喜、 康平、 治暦、 延久、 承保、 承暦、 永保、 応徳、 寛治、 嘉保、 永長、 承徳、 康和、 長治、 嘉承、 天仁、 天永、 永久、 元永、 保安、 天治、 大治、 天承、 長承、 保延、 永治、 康治、 天養、 久安、 仁平、 久寿、 保元、 平治、 永暦、 応保、 長寛、 永万、 仁安、 嘉応、 承安、 安元、 治承、 養和、 寿永、 元暦、 文治、 建久、 正治、 建仁、 元久、 建永、 承元、 建暦、 建保、 承久、 貞応、 元仁、 嘉禄、 安貞、 寛喜、 貞永、 天福、 文暦、 嘉禎、 暦仁、 延応、 仁治、 寛元、 宝治、 建長、 康元、 正嘉、 正元、 文応、 弘長、 文永、 建治、 弘安、 正応、 永仁、 正安、 乾元、 嘉元、 徳治、 延慶、 応長、 正和、 文保、 元応、 元亨、 正中、 嘉暦、 元徳、 元弘、 正慶、 建武、 延元、 興国、 正平、 建徳、 文中、 天授、 弘和、 元中、 暦応、 康永、 貞和、 観応、 文和、 延文、 康安、 貞治、 応安、 永和、 康暦、 永徳、 至徳、 嘉慶、 康応、 明徳、 応永、 正長、 永享、 嘉吉、 文安、 宝徳、 享徳、 康正、 長禄、 寛正、 文正、 応仁、 文明、 長享、 延徳、 明応、 文亀、 永正、 大永、 享禄、 天文、 弘治、 永禄、 元亀、 天正、 文禄、 慶長、 元和、 寛永、 正保、 慶安、 承応、 明暦、 万治、 寛文、 延宝、 天和、 貞享、 元禄、 宝永、 正徳、 享保、 元文、 寛保、 延享、 寛延、 宝暦、 明和、 安永、 天明、 寛政、 享和、 文化、 文政、 天保、 弘化、 嘉永、 安政、 万延、 文久、 元治、 慶応、 明治、 大正、 昭和、 平成

中華圈對「永和」鬧的熱哄哄。「永和」都算了,坊間新元号予想第一位是「安永」也真夠奇怪。1772~1781年間的元号便是「安永」,十年不足又要換元号,大吉利是。

72個字元,斷估,不會使用疊字,也會出現四字,出現過的元号不會再出現,出現過的元号對調也不會出現。(「永和」、「和永」都不會。)



筆劃繁複,例如「慶」或「嘉」或「亀」或「興」之類大概不會入選。

安倍是當今總理,「安」也大概不會入選。

明仁天皇退位,「明」和「仁」大概也不會入選。

強國當道,「中」大概也不會入選。

「養」的意頭有點曖昧,大概也不會入選。

禽頭感未除,日本年年殺雞,鳥大概不會入選。

「禎」、「祚」,不是說日本人,中國人都一樣不懂的漢字,大概也不會入選。

 還有一星期便發表,且看走勢如何。




2019/03/25

日本城

話說,昨天テレ朝「お城好き1万人がガチで投票! お城総選挙」(一萬人投票選舉最愛的日本城),看了5份4便趕著出門去看HKIFF,今早一看,え!第二位竟然是大阪城!? 還以為第會是松本城和姫路城之爭。

どうも〜我是文抄女Mでござる。

■30位 丸岡城(福井県坂井市)



木の色的丸岡城,好漂亮。

■29位 岐阜城(岐阜県岐阜市)

■28位 広島城(広島県広島市)

■27位 忍城(埼玉県行田市)

說一個秘密,昨天才知道有這麼的一個城。😂

■26位 高知城 (高知県高知市)

■25位 駿府城(静岡県静岡市)

■24位 上田城 (長野県上田市)



如果不是真田丸也未必會去上田城,去了上田城也去了一個在上田市很美味的書店。據說上田城跡公園內的戸井下有秘道,圍城時城內的人靠地下秘道運來運送糧草。

■23位 金沢城(石川県金沢市)



■22位 今帰仁城(沖縄県国頭郡今帰仁村)



今帰仁城真的很像一個城(廢話),城牆超高,但其實喜歡中城城還多過今帰仁城。

■21位 松山城(愛媛県松山市)

■20位 松江城(島根県松江市)



■19位 備中松山城 (岡山県高梁市)

去完竹田城後覺得備中松山城也不外如是,這都是藉口,最大問題是附近的宿泊所都不合豌豆姫様的口味。

■18位 郡上八幡城 (岐阜県郡上市)

■17位 根室半島チャシ跡群 (北海道根室市)

明明去過,但老是不記得那個也是城跡。😂

■16位 会津若松城 (福島県会津若松市)



■15位 犬山城(愛知県犬山市)
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都虎視眈眈的犬山城。每次一看到照片便立即別轉頭,此生不知能否有緣相見。

■14位 安土城   (滋賀県近江八幡市)
多年來,最想去的城其實只有一個,就是安土城。其他的城,即使如竹田城,一個人去沒問題,但是,安土城就是不敢一個人去。

■13位 小田原城 (神奈川県小田原市)



難攻不落的小田原城,十年前去過,但沒有寫過網誌,排十三位這麼高有點意外。

■12位 彦根城(滋賀県彦根市)



■11位 江戸城(東京都千代田区)

■10位 弘前城(青森県弘前市)
上個月又路過弘前城,但仍然沒拍照,老是覺得拍弘前城一定要櫻花盛開,而每次露過都是雨天。

■9位 二条城(京都府京都市)



元離宮二条城,第一個去的日本城,這些年來路過沒十次也八次,太大了,從來都不覺得那是一個城。

■8位 五稜郭(北海道函館市)



壓根兒沒想過五稜郭也是一個城(毆),昨天看番組才明白為何設計成星狀。

■7位 竹田城(兵庫県朝来市)



朝早四點爬上去立雲峽拍的竹田城。

■6位 名古屋城(愛知県名古屋市)

■5位 首里城(沖縄県那覇市)



被某友三番四次的追問:「為甚麼首里城也是日本城?」😂

■4位 熊本城(熊本県熊本市)
以前老是覺得熊本城和松山城很相像,就是在街上等候路面電車時很普通地抬頭看一眼便看到是生活中的一部份的感覺。

■3位 松本城(長野県松本市)
下次又去拜會草間大師時正正式式的白天去一趟好了,過多幾年,恐怕天守閣也無力爬上去了。

■2位 大阪城(大阪府大阪市)
大阪城該是M路過次數最多的一個城,但每次都是在外圍徘徊,於是到現在還是一張大阪城的照片都沒有。

■1位 姫路城(兵庫県姫路市)



謝謝觀賞。



2019/03/24

HKIFF 2019【無名浪子心】

看電影時一直奇怪柳樂優彌的角色為甚麼叫做「真一」而不是「潤一」,回來看了一下導演的Twitter,原來自己記錯了。広瀬奈々子的新作男主角才是「潤一」。

未寫食評先來預告,七月関西テレビ放送的日劇「潤一」,志尊淳將會全裸演出!!!!!!!

新作連続ドラマ『潤一』予告編
https://youtu.be/5b7t3_qi3Qw

HKIFF今年開賣時,剛好要去看半世界的舞台挨拶,那有餘暇理會慢半拍的電影節,被鬼塚佐治哦了好幾次,開賣過了兩天,才上網站一看,咦,怎麼場場都有票啊~於是,海外購買香港電影票初体験。😅

無名浪子心
跳出《比海還深》(2016)的助導身位,廣瀨奈奈子繼承恩師是枝裕和一貫家庭缺失主題,以圓熟的敘事技巧,剖開父子關係的思考空間。憑《誰知赤子心》(2004)成為史上最年輕康城影帝的柳樂優彌,經歷過高山低谷,在死亡邊緣走了一回,與這個落泊孤絕角色感同身受。自殺不遂被中年鰥夫收留,獲編胡亂編作的名字竟與他的亡兒相同。亦父亦子的微妙關係,卻被兩人過去的秘密動搖。兩個「缺」的人生,能否合成一個「圓」?(HKIFFより)

故事是是枝裕和的「沒有血緣的家族」的延續,但意外地,広瀬奈々子拍的更纖細。柳楽優弥的全是近鏡,眉梢風情表情一網收盡鏡頭內;跑步鏡頭也很有風格;看「第三度殺人」時,大半時間都在和周公子周遊。今回周公子不睬我,自家興緻勃勃的HIGH足全場。

影帝做的也好,經常錯覺「真一」只是一個19歳的迷失青年,和成熟的小林薫兩「父子」之間的相互依存,然後崩潰,然後又復原。

無名浪子心,日本語的原題是「夜明け」,黎明。

夜晚過去,黎明到來。是走出谷底迎來希望?還是黎明到來後依然在絕望深淵沉淪?

故事的結局,導演留下空間,觀眾自由想像。

十一點完場後的見面會。



同一枝筆,宮九爺簽過,桃井姨也簽過。



圓方同場加映。


老實話,周公子指數假面飯店比無名浪子心高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