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30

花戰

很奇妙,野村萬斎主演的電影我都看過,雖然明明不是他的飯。

雖然明明不是他的飯,但又很喜歡野村萬斎獨特低沉的聲音,不知是從喉嚨還是丹田的發聲方式,還有神神化化的角色。

4月22日日本公開的3月のライオン後篇還未在魚翅台上映,可卻等到了6月3日日本公開的花戦さ。

八月看了,今日才記起未寫。

主角是野村萬斎飾演的花僧池坊専好,其他演員還有扮演千利休的佐藤浩市、演豊臣秀吉的市川猿之助、織田信長的中井貴一、前田利家的佐々木蔵之介、石田三成的吉田栄作等。

天真爛漫不記得也不知道誰是前田利家的専好。



為解秀吉的心結也為救少女的専好。



和池坊専好花戰的,正是曾在織田信長面前救了池坊専好一命的豊臣秀吉。至於千利休,在電影裡頭和傳說一樣是一個悲劇人物。

市川猿之助不熟,一邊看一邊忍不住比較,如果由同是歌舞伎的香川照之來演豊臣秀吉會如何。

原著是鬼塚忠的「花いくさ」,負責劇本的是森下佳子。

花戦さ,正是「世界に一つだけの花」的故事。

世上沒有兩朵相同的花,各有各的美態。

小推一下。




花戦
http://www.hanaikusa.jp/


2017/09/29

丸い串 vs 四角い串

大門神:「為甚麼串焼き的棒有的時圓形,有的是長方形?」



你說呢?(^▽^)



無獎問答。






2017/09/28

撞板多過食飯

老是寫吃好喝好,也寫一下吃不好喝不好,好讓看官嘲笑一下撞板多過食飯的M姐。

M姐大愛的Mt.RAINIER,其實以前也撞過一次板,遇上味如白開水的期間限定Latte,今回不是白開水,只是Maple Nuts的味道完全不是自己那杯茶。



以為DOUTOR很穏定,一樣!生草藥茶加了是奶生草藥茶,完。



蕉味的明治的乳酪外間好像口碑還可,入口才知原來不是香蕉一味,各式各樣的味道混雜。



Dydo的話正眼也不看,Pokka Sapporo就姑且一試,喝了半瓶後拿來當清潔劑用了。



吃的比較好一點,這個月只撞了一次板,每日無吃不歡的Uchi捲蛋,好試不試,試了個肉桂味的。算不上難吃,只是也無下次。



以後不會臥薪嘗膽了。




2017/09/27

無下次



巧克力的味道很淡,一點也不濃,包裝紙中間分開的設計驟看仿似很有心,吃時,手指還是沾滿半溶化的巧克力醬。



第一次入口,覺得很普通,第二次,仍是普通,大家樂友達的評價皆是「無驚喜」。巧克力的味道太淡了,雖然産品註明是「牛奶」。



Tart過甜,且巧克力內有微妙的橙味,比Uchi Cafe的Cinnamon捲蛋更難吃。





2017/09/26

食・名古屋【陣中 うなぎ屋】

陣中町,其實不在名古屋而在豊田市,為方便自己査閱,且放在名古屋,情況和丸亀的うどん屋被放在高松一樣(毆)。

那一天,イチビキ的火警鐘響,吃不成,於是索性找家在豊田市美術館附近的吃。這家店,谷哥很高分,某食評網卻一般。



到達時已過了一點,一位老先生離開後全場就只餘下S小姐和M,看看簽名板,都是足球選手。



不是地頭,就只叫了個うな丼,也沒留意不含肝吸い。



看著板前拿著個盆捉了兩條活生生的鰻魚經過。即叫即劏!?



很快,一陣香氣撲鼻而來。

上桌,賣相很好,只是份量少了點,早知叫「上」。

吃入口,和S小姐二人即時對望。

這三個月來,在名古屋吃過不少うなぎ,但是,風味完全不一樣。

名古屋人的S小姐意見是,完全沒有其他鰻魚屋的腥氣。

M的意見是,相對其他鰻魚屋,醬汁的味道很淡,鰻魚的鮮味被突顯出來。

待って!! 兩個人的意見豈不是相反嗎?還是說愈濃味的蒲焼愈腥(爆)?

且不只鮮味,肉質也和在名古屋吃到的不一樣,比較接近天然的那一種肉質。但斷估,鰻魚從三河或浜松而來,那就是養殖而不會是天然。

十分滿足,推一下。



https://www.facebook.com/unagiya1966


2017/09/25

食・名古屋【イチビキ】

スマステ最終回第一位的食店要排三個多小時。

數天前才排了三個多小時有多,不過是分開兩天進行。0(>_<)0

店裡一個爐,每次最多燒8~10條,賣光就沒有,雖說用的是鯱備長炭,每燒一回也頗花時間。

店11:30開始營業,S小姐說,早上10:00去的話,應該吃到頭輪,不用拿整理劵。

基本上就是第一輪的顧客不用整理券,接下來的顧客會派整理券,當天的整理券派光就沒有了。白昼不接受予約,晚上可,一般予約約是一星期左右。

於是,那天10:00去到,前面已經有兩個人,一個拖著行李,另一個不(後來知道也不是本地人),大概都是趁出張時間來吃。排隊?本地人睬你都儍。

大概10:10,店主人回來,排前面的一人一枝お茶,真優しい。

排的位置剛好看到店主人處理鰻,這才發現店走的是直接放在爐上烤的関西風,而不是先蒸後燒的関東風,燒完第一次後會沾醬,再燒。重點,自然落在那桶千年滷水上,店主人一回來,先調汁,把舊汁拿起部份來候用,再把新調的汁加進舊汁內。



等到11:30,店主出來點人頭,派整理券,滿心歡喜,一心準備吃。然後......

火警鐘大作!!!!!!!!!!

時停時響過了十多分鐘,店主人出來道歉,說抽風系統有問題,所以火警鐘響,要等專家來修理。整理券換了做日後的不用排隊優先劵...(_´Д‘) 

散水。

晚上路過時,舖頭已作打烊,問了店主,明天照常營業。

於是翌日,又排過,依然有很多喼神。



イチビキ(ICHI-BIKI),顧名思義,就是「一匹」,約700g。

這店著名的,就是份量十足,都被外頭的店舖大。

S小姐要了個普通的丼,特大的話用上1.5匹,大概後天也不用吃飯了。



M姐自然是ひつまぶし。



関西風真好,皮燒得脆卡卡(是誇張了),入口,千年醬汁真厲害,濃郁豐厚,難怪要排個多小時人人無怨言。



大愛的茶漬,一點也沒令人失望。

吃完出來,都沒有12:30,整理券已派完,一眾這個時候才來的人均露出失望的眼神。





2017/09/24

巡・食・東京【泰香園】

一直懷疑台場的士大夫們愛咖啡店,而赤坂的士大夫們則很愛焼肉。

這篇網誌其實是前兩天的。

和Y君在豊洲看完松ケン的髑髏城の七人,去新橋轉車回横浜,盤算在那裡吃飯之際,Y君建議:「既然今天看松ケン,不如就去泰香園?」

泰香園在大森,正好順路,上回心有餘悸,某食評網寫下的營業時間只去到14:00,Y君於是打電話過去確認,那一方問了幾多個人,但竟然沒問予約甚麼時間就收線了。

Oops...大丈夫?



不過,真的有點怪異,兩個人,兩個網絡,兩個不同地圖,都指示在大森駅向左轉,不知為甚麼和上一回一樣,一出了大森駅我們都向右轉。σ(^_^;)

街口有一個小招牌。



一進門便看到二人簽名,樓梯旁邊的牆𤩹還有岸谷五郎、中尾明慶等的簽名板。



女将超好人,本來不在營業的二樓,我們說來看ロケ,竟然開燈開冷氣讓我們霸佔二階全層。ヾ(@゜∇゜@)ノ



照辦煮碗,點了個「撮影セット」。



聽說村爸不太愛的カルビ,但M姐很愛這裡的カルビ。www



不知道村爸愛不愛吃的ロース。據聞醫生們都很庶民化,沒點「上」(平均每碟貴一千円左右)。



四少奶,聽說村爸愛吃的是ハラミ。



還有野菜盛合。



野菜和肉要分爐燒烤,沖田醫生,你到底有多討厭野菜? (・・;)



我們不是沖田所以一個爐已經足夠了,順道一說,用的是紀州備長炭。



再追加劇組以外的イカ,魷魚很厚身,很好吃。



沒叫碳水化合物,就追加了一個海鮮チヂミ,份量十足,且好吃。



據說,牆真的是以前被醉酒客打爆的,不過禁止標語卻是士大夫強加的。o(>▽<)o



拍攝完了,松ケン先離開,一如以往村爸留下來東長西短。着替時借用了斜對面的関西風お好み焼きふじ。

女将說有一個香港女生獨自來過,也有四個台灣女生結伴來過,其中一個住東京的,還有一個是つよぽん的粉(噗)



女将好好玩,還模倣小粉絲松山研一在現場如何向村爸撒嬌(爆)

這場飯,吃到差不多終電才離開。v(≧∇≦)v

埋單,連酒水,以上合計七千円,好抵食!




2017/09/23

新地圖

5MEN。((((^Q^)/



一切都似是預算之內的時間表。

八月,三個元首相和一個現任首相在大BOSS的別墅把酒言歡。

那時已經鐵定事情很快會公佈。

雖然,到這一刻毒島百合子還是搞不懂為甚麼兩件無關的事會扯在一起,修憲的理由實在有點牽強。

有表有裏。

剛翻了一下網上的資料,抄埋一碟。

第一次才知道某甲和某乙的Office連在一塊。六月末,某乙辭了在台場打了12年的那份工,心忖,難道真的出面過去坐正?為甚麼毒島百合子一直這麼說,因為某甲在漢人那裡打的那份工,疑是某乙的父上,即是大BOSS做介紹人。

但某乙並不是獨身的(遲早又會有也是末子的某乙和末子有一腿之類的曖昧流言),某乙的嫁さん不詳,小朋友倒是有三個。

會有人相信從頭到尾都要將他們置諸死地的丁家會大發慈悲嗎?

唯一可以解救困局的,是「以毒制毒」。

「以毒制毒」,日本語唸做いどくせいどく,中國語是「以毒攻毒」或是「以夷征夷」之類。

是不是跳進另一個火坑不知道。

要記著的是,丁家從來沒有大發慈悲。

過去沒有,現在沒有,未來也不會有。

嶄新的地圖,嶄新的開始。

走前人從沒走過的路,新的天地由你們去開拓。

我Join了,你Join了沒有?



2017/09/22

髑髏城の七人 Season風

是日節目,去豊洲看「髑髏城の七人 風」 。



今回座席在24列,前半Section的最後一行,比上回後,但位置正中,一切還是看得很清楚。



花和鳥的演員簽名。



今回多了個蠟像人。



話說上回:「是日舞台小栗君全程穿著雪駄,一次都沒甩過拖。呵呵呵~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大部份時間都露出養眼勾魂美腿!除了小栗君的勾魂美腿,還有耕史君的吸魄電眼。」

今回,是日舞台松山ケンイチ穿著雪駄,一樣沒甩過拖,也露出養眼勾魂美腿。

嗯... 但是有點不同。

故事大鋼是大一樣的,但不同演員來演就是很不同。

身高184cm的小栗 旬是型,身高180cm的松ケン也是型,但是松ケン是搞笑型的型,角色演繹和A Life時的井川颯太很像。

開場沒多久便忘記對白,爆肚,觀眾也歡喜。ψ(`∇´)ψ

意外的是,一直不知道松ケン身手不凡,每個打鬥場都來側翻。雖說側翻的難度不及後空翻,但松ケン不是光一,前人也沒有翻過,舞台不能出錯。

至於蘭兵衛一角,看完向井理的演出便充份感覺到山本耕史很厲害很厲害很厲害。Kouji也不算是一個全職舞台演員,但身體語言,眼神,聲調,高幾班。

還有Ryo,從長假開始,我一直當她是一個從模特兒轉型去芸能界的女優,今回田中麗奈也是演繹同一角色,才察覺Ryo的功架不凡。

且拍一張黃昏下的IHI,過兩年地盤大概會變成高樓了。



渴望來年會見到年下三人會做髑髏城の七人,就算再来年也好。




2017/09/21

茅ヶ崎物語 ~MY LITTLE HOMETOWN~

沒有去看三度目の殺人,卻看了茅ヶ崎物語,一套近乎零宣傳,2週間限定公開的電影。



說起「茅ヶ崎」,自動自覺聯想起桑田大哥。

稱呼桑田佳祐做「大哥」,不是故作親切,而是茅ヶ崎出身,也有出現在電影裡的還有一個高一輩的加山雄三叔叔,總不成稱呼雖然已有80歳但外貌身型FIT過50歳的加山雄三做爺爺,所以桑田桑只能被稱呼為大哥。

電影其實是記錄片,不過當年人物再現是你我都非常熟悉的神木隆之介、野村周平、賀来賢人、高橋優、安田顕......。

電影主角不是桑田大哥,是他的小學兼中學同學,擁有過萬枚洋樂黑膠的音樂評論家宮治淳一,也是發掘Southern All Stars的「親(おや)」。

扮演宮治的是神木君,扮演桑田的是野村周平君,不是演他們的少年時代,是已經血氣方剛的高中生。當時宮治在県立鎌倉高校,邀請桑田去他們的校園祭演出,從模倣外國歌手而演變成自我風格。

県立鎌倉高校,就是現在成了港台遊客熱門寫真拍攝點的江ノ島電鉄線「鎌倉高校前駅」那個県立鎌倉高校。

當時桑田大哥在鎌倉学園高等学校,和県立鎌倉高校約有半小時車程的距離。

茅ヶ崎的位置有點奇妙,有人認為它是湘南,有人認為不。當地人如宮治淳一或中沢新一的說法就是「很普通甚麼都沒有就只有海的田舎」,不過整個日本根本就是被海包圍的,又不見其他地方出了這麼多音樂人。

這個「很普通甚麼都沒有就只有海的田舎」,人口只有24萬,除了桑田佳祐,還有加山雄三、唱「また逢う日まで」的尾崎紀世彦、平尾昌晃等。

宮治淳一去探究原因,當然又關乎茅ヶ崎在海邊的事,是說,文化發展全部都由海而來云云。

電影全名是「茅ヶ崎物語 ~MY LITTLE HOMETOWN~」,就是宮治淳一和他的友好們的家鄉茅ヶ崎。

這套電影挺有趣,雖說是音樂探訪記錄片,但強烈表現當地風土人情,甚有電影節的風格,雖則背後策劃的卻是Amuse,目的也只為配合桑田大哥今年的Tour(電影會跟隨演唱會地點作期間限定上映)。

電影也有少許穿崩鏡頭,念在熊坂出監督年輕(爆),算吧。




茅ヶ崎物語 ~MY LITTLE HOMETOWN~
http://tales-of-chigasaki.com/


2017/09/20

Saitama Super Arena



當年圖中右手的位罝,樓下停了輛大Truck(丁家的發電車?)。



一個人來到Super Arena,因為所有スマ友都說:「不想記起不愉快的回憶。」



完全不記得當年是從那個駅出來的,問谷哥,他說,さいたま新都心駅建於2000年5月開業,那照理當年就從新車駅出來。記得當年無互遮頭,打夫屋都在樓下一併曬,現在的廣場卻仿似一個小森林。



那兩位有經理人陪同好像是名人來看展覽的,主辦方打躬作輯送客,不過駐車場不是這邊喲(毆)。



外頭䄪樓梯也有給失明人士用的凸字。



反正上不到樓上就只在外頭繞圈算了。



這個場的Stand份外斜,托51飯的友人的福入會,位置在二階,前前後後整個Stand,沒有人敢站立,每個人都生怕一站起來會掉到樓下去。

那一年。

對,那一年Super Arena的初日,背後已出現暗湧,合該有事,有人被煙花的火花彈到雙眼,神情萎頓,晚上,消息網上流竄,翌朝報紙頭版,課堂後就在Super Arena做緊急会見。

兩天後是水道橋的課堂,阿媽和阿爸去楽屋搵仔,大佬走去對徬徨的阿媽說:「歐巴桑,請放心,我會一直守護他的......」

這個承諾,至今仍然兌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