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6

一個人の一期一会 〜大分篇~

這一篇很短,這一篇也要很低調。



有說,河豚的聖地是山口県下関。

也有說,要吃河豚便該去大阪。

一般人說,天然的河豚危險,吃養殖的才安心。

老饕說,天然的味道比養殖好一百倍。

真老饕說,河豚的味道其實很普通,要吃就是要吃肝。

恃老賣老的老饕說,不是肝,是新鮮的生肝。

日本全國,只有一個地方還可吃到新鮮的生肝。

那一家店就不告訴看官了。

反正,都不止一家。

有些人以為很忌諱,又或者要撻誰誰誰的名字的才能吃到生肝。

不用,就算你是外國人也不會歧視你不讓你吃生肝。

河豚的生肝對當地人來說平常不過,等同我們吃雞腳,不會大驚小怪。

相比河豚生肝,日本人看到雞腳立即腳軟。

不過有甚麼事也不要連累同伴,所以還是「一個人の一期一会」。




2020/08/05

一個人の一期一会 〜福岡篇〜

烏冬,可以拍照;鋤焼,可以拍照;鰻魚,可以拍照。

寿司,無法拍照。

愈好吃的愈難拍。

最初,在追加後還偷拍一兩張留記念,後來,索性不拍了。

Counter一列十個客,只有一個人拿起手機,明明九對眼睛的方向都不是向著自己,但老是覺得九個人的心裡都在嘲笑自己。

能夠拍照,就只有包場,但就不是一個人咯。

一個人包場,就只試過一回,在只有五席的九州一,鄰席三個西裝友比我早來,七時廿分,我才吃到一半他們一齊走了。



一個人吃寿司,和兩個人吃寿司,兩回事。

一個人,默默的吃,偷偷的笑。

兩個人,多少都會交流感受。

「呀~!熟成的赤貝竟然比新鮮的更美味」「イワシ竟然比秋刀魚的味道更濃」...

有趣的是,吃別的菜,口味不同,總有意見相佐,吃寿司,從來不會,不論旁邊的是A君,B君,C君還是D君,總之好吃的話,大家都會一同覺得好吃,普通的話,大家都會一同覺得不外如是。愈是有經驗的職人,大家的意見就愈發相同。

離題了。

福岡的一期一会,是寿司。

重要的事說三次,寿司、寿司、寿司。

つまみ,無可無不可。

福岡,有米芝蓮的法蘭西菜,有庶民的餃子和拉麵,都好吃,但不是一期一会。

不一定是宇宙一又或是九州一,總之不是回転寿司,都可以。

並不因為九州寿司不是江戸前風格,而是九州捕穫的魚,在本島根本沒有。

那在九州捕捉的魚,不可以送去東京處理嗎?

可以,不過去到銀座,鮮度不再。

如果想吃熟成的拖羅,根本毋需去九州。

在九州,當然就要吃地魚。

有時候,也不是魚。

像蕃茄,像牛油果。

去到東京,有些人會說「噢~!這些是創作寿司」。

不是。

明白的人不用說也明白。

不明白的人解釋三天也還是不明白。

總之,福岡県的一期一会,就是寿司。




2020/08/04

一個人の一期一会 〜京都篇〜

如果牆會說話......

2008.5.14 不是一個人の一期一会,和神戸C君去吃,C君兩星期前予約,從這時開始做了做信州牛信徒。



2009.4.28 一個人在本店的最後午餐。不及 ↑ 的美味,但還是追加了野菜。



2011.4.16 2010年沒有去過三嶋亭,自從日本放寬自由行後,一整年都訂不到枱;2011年311東日本大震災,和関東相比,関西的影響輕微,一個人,巴士上爆睡下錯站,唯有走去最近的高島屋,既來之則安之,價錢便宜很多,味道也不壞。也沒想到,整個2011年,就只飛了一趟。



2012.10.7 只不過一年多的時間,除了災區,日本完全恢復舊貌。Walk-In本店,門僮區吉桑說最快也要等個半小時,建議去不用等位的高島屋,結果在高島屋還是等了一個小時。既然等了這麼長時間當然要吃最貴的。



2015.1.7 2013年、2014年都有去只是沒記錄在網誌,找不到日期就找不到照片。2015年,一個人在本店吃的「第61回近畿東海北陸連合肉牛共進會最優秀賞」的静岡出身牛肉,色澤和別的照片不一樣,因為花了差不多50天熟成,好像很多雪花,但入口只有濃郁醇厚的肉味,感覺不到一絲的肥油。



2016.4.16 難忘,因為牛肉是這麼多年來在本店最差的一次,油份已經不勻,還要切的薄,口感甚差,那裡的牛?大阪。早上在酒店洗衣服時打算出外繞一個圈,連手提包都沒有拿,時間尚早,剛開門,一個人佔據了個室,那一天的晚上,熊本地震M7.2。



2016.12.24 被本店嚇怕所以去了高島屋?不是,是因為本店沒有位(一個人真的不好意思訂位)這才又去了高島屋。二千円,比 ↑ 在本店吃的大阪牛美味得多。😂



2016.12.28 沒有放上網誌的照片,從東京去福岡,約了T城M君在京都,中途跳車,本打算去四条的抹茶館,要排六個小時的隊,轉場去三嶋亭本店好了。



2017.9.13 也是沒有放上網誌的照片,在京都跳車去了高島屋吃了個便宜午餐,不去本店,皆因晚上預約了宇宙一,要留肚。看官,你明白M姐為甚麼從東京去福岡有飛機不坐而要坐新幹線的目的沒有?



2018.12.14 去找草間大師就順道在高島屋吃了當年最後的午餐。來來去去都是高島屋,悶嗎?不悶,有去大丸的,不過不是吃御膳就不放照片上來了,又,高島屋的STEAK LUNCH也沒有放上來。
 


2019.9.23 在高島屋的一個人午餐,其貌不揚,一吃入口,驚叫,問小二,果然是信州牛,二話不說,立即追加二枚。



2020.3.6 和右門神吃的今年最後的午餐(恐怕是),超級美味的牛肉,來自京都。整個本店,就只有我們一枱客。



緒方,高台寺和久傳,三芳,都不選。

如果要選「人生最高的餐廳」,一定是宇宙一;但如果要選「最後的晚餐」,就算宇宙一在面前還是選三嶋亭。

宇宙一的話,吃完只會戀戀不捨,三嶋亭的話,安心上路。

如果可以的話,指定要信州牛。
 
三嶋亭的熟成技術,也許不是日本最頂級,但以CP值來說,無出其右。

年中三、五、七回,都會刻意路過京都,一個人也好,兩個人也好,三個、四個都好,京都的一期一会,就是三嶋亭。






2020/08/03

BG2 最終話 *有雷

都是四重奏的錯,自那時開始一邊看日劇一邊懷疑編劇都在試探觀眾的視力。

劉社長電郵內的指示是「35109301561385038669」但菅沼(菜々緒)輸入的GPS卻是「63510930159138503866」,頭尾數字不算,但中間的6變了9是暗號嗎?😂



不論上下的座標數字都不是在駿河灣空港附近就是了。

看劇勿駁咀啊〜!

最終回。

看鮮肉,不明白。

再看熟肉,還是不明白。

結果將週刊八卦的料看了一遍,終於明白了。😂



騒動の裏で活躍した民間警護会社

劉氏の逃走に関与した人物は不起訴処分に

 最近まで世間を賑わせていた桑田議員騒動の裏に民間ボディーガードの活躍があったおことはご存知だろうか。今回逮捕された劉氏が代表を務めていたKICKSCORP社のように大手の警備会社や警視庁の警備課などをイメージするのが一般的だが、今回は個人経営で活躍するボディーガードに注目した。この逮捕劇の裏には、ある二人のボディーガードの存在があった。彼らは元KICKSCORP社に所属していた優秀なボディーガードだったが、現在は個人の警護依頼を主に引き受けている。今回、劉氏の警護を行なっていた。逃走していた劉氏を警護する依頼まで引き受ける島崎警備は他の会社とは一味違うようだ。桑田氏の騒動に関わる重要参考人を警察から護るのは、前代未聞だ。逮捕時の状況を警察関係者に取材すると「劉氏も桑田氏も逃げる様子はなかった」と話す。
 そして劉氏の自首を手助けするため警護をした島崎警備の四号警備員に関しては、犯人隠避の容疑で捜査が行われていたが、懇親会襲撃事件は桑田氏の自作自演であり、劉氏は関与しておらず、この事件に関する劉氏の嫌疑はえん罪であったという。関係者によると、二名の四号警備員の犯人隠避容疑については、当時二人が認識していた劉氏の容疑が懇親会襲撃事件だけであり、それはえん罪であったことから、捜査当局もこれ以上捜査せず、不起訴処分とする方針とのこと。今回の行動が一連の事件の終息に繋がったとして不問とされた。
 そして今回は彼らと以前から面識がある警察庁出向外交官の落合義明氏に彼らについて話を伺った。

後段落合義明和立原愛子的粉飾太平文章和議員被襲案無關就不抄了。至於每段開頭都用「そして」一定是諷刺現代的日本傳媒文化水平太低。😂

元警察的加藤襲擊桑田議員的原因懂了,總之就是桑田自導自演。桑田的目的只是想世人注目,這個雖難理解但也明白井上大媽的盤算了。加藤不喜歡島崎想置其於死地,這個是不理解但明白,可是,身為前警察,該知道開鎗殺人後果吧?而桑田和島崎無仇無怨,任由加藤在其家中開鎗,自己身份且是議員,加藤本人又神經質,不可思議。

還有小俣後來的行為,到底他站在桑田議員那一方?還是劉社長?抑或是島崎?小俣的企圖是甚麼?

至於加藤如何得知島崎和劉社長去了隧道,島崎明知在檢查點掉頭警察一定來査問為何仍堅持要做(如果不掉頭讓其査問的話就已經到了目的地吧!?)也就已經不再重要了。

此話看點。

高梨平時習慣裸睡。




2020/08/02

一個人の一期一会 〜愛知篇〜

8月2日,又是土用の丑の日。

是愛知篇,主力名古屋。

其他46個都府道県全部加起來吃過的鰻魚數量,一定不及在名古屋吃的多。

雖說是鰻魚,但全部吃的都是ひつまぶし。

市販的急凍或即食鰻魚,我懂得煮。←誰不懂!?😂

真的,M姐懂得如果讓関東風的市販うなぎ煮的和在店裡吃的一模一樣(甚或更佳),但ひつまぶし,完全束手無策。所以,ひつまぶし才是一期一会。

不過,好吃的店,和不好吃的店都歸納在這裡。

多一點照片,工程好像比較龐大。

東京竹葉亭 東京竹葉亭在名古屋的分店,以前這裡還提供関東風vs関西風。既然踩上地頭,當然要吃ひつまぶし,燒的香脆,好吃。



イチビキ(Ichibiki) 吃過才明白為甚麼Ichibiki長年都在名古屋行列店的首三位,同樣的價格,鰻魚的份量比別家多一半。還有溫柔的老闆,美味的千年醬汁。順道說一下,招牌上明明有天婦羅字樣,但人人都只叫鰻魚。(大概沒有人會為天婦羅而排三個小時隊吧!?)



うなぎ四代目菊川 一整條鰻魚,論CP值,不及イチビキ,但論味道,比備長和いば昇優勝得多。



ひつまぶし備長 エスカ店 谷哥榜上甚高分的備長,鰻魚燒的脆,吸物普通,茶漬的出汁難吃。



錦三丁目 いば昇 上桌時鰻魚亂七八糟,査看Tabelog的照片,人人皆一樣。飯太濕,吸收不了鰻魚的肥油,茶漬來的不是出汁而是相性不合的綠茶。寫在這裡,提醒自己,沒有下次。



あつた蓬莱軒 問十個名古屋人推薦本地鰻魚飯,十個都回答:「蓬莱軒」。如果有朋友家人同行,去蓬萊軒不會錯,去了蓬萊軒六、七次以上的M姐有保留,不是蓬萊軒的鰻魚飯不好吃,而是他們有比鰻魚飯更精采的料理,例如海胆😂。真正的料理人,是煮甚麼都好吃的。



まるや 名古屋太多名店未去所以近年都沒有去まるや,不知道是否仍保持往昔的水準,但念念不忘那件像肥燶叉燒的鰻魚。



炭焼きうな富士 相比其他店,鰻魚切的較幼(如何切的這麼幼是學問),口感很不一樣,海苔混在飯內,飯吸滿鰻魚油,比較膩,茶漬的湯不是だし,像そば湯,中和了油膩感。うな富士偶有天然鰻提供,價錢約是10,000円一尾,不予約不知能否吃到。順道一提うな富士在某食評網上是1000選,あつだ蓬莱軒本店只是5000選,しら河不入選。



しら河 浄心本店 話說上回去しら河,發現他們的名古屋コーチン超好吃,更勝名古屋其他雞店。しら河的海苔不是混在飯裡,吃時另放,而且少醬汁,飯也比較接近白飯方式,沒那麼膩。薬味和茶(お湯)無料添加,M姐認為超抵食。



陣中町 うなぎ屋 陣中在豊田市,料理方式和名古屋的店很不一樣,即叫即劏,沒腥氣(大概在店內還養了好幾天?)而醬汁的味道較名古屋的薄,反而突顯出鰻魚的鮮味。



マツコ盛讚的しば福や、還有鰻木屋、鰻勝、大和田、稲生(エスカ店)、西本、うな春 、なまずや、清月、うな豊、西本、うな善、とみた、やっこ... 都未吃。看來,最快也要等到明年。





2020/08/01

一個人の一期一会 〜香川篇〜

去香川県,就要吃烏冬。

要吃讃岐烏冬,就要去香川県。

要在香川県找地道的烏冬店很簡單,第一是大清早便營業,06:00也好07:00也可以,第二是下午便關門休息,第三是週末和休日放假。

為甚麼是一期一会?因為在別的地方如大阪吃的烏冬,和在香川吃的根本不一樣。在超市或通販買回來的香川製麺所急凍烏冬一樣了吧?不一樣。「生」的和急凍的,乾的,完全不一樣。「生」的烏冬,你感覺到它仍在呼吸的氣息,乾的,是乾屍,急凍的,就是濕屍。不論技術多高超,頂多只能恢復七成,可還限制你在香川県境內,要是自己煮的話,就算你用的是高知的水,味道不同就是不同。就算你是高松人,用的是香川的水,還要是職人,但你只有三年經驗的話,時間溫度濕度拿揑欠了一分的話,那碗烏冬就從100分跌到80分了。

うどん匠 郷屋敷 第一次去「匠」時Symbol Tower才剛建成,看到菜單上有橄欖牛,就有點小奢侈地要「讃岐オーリブ牛うどん」,烏冬固然好吃,但更好吃的是吃橄欖長大的牛。但後來去了好幾次雖有牛筋但卻沒有橄欖牛,方才再在店方的HP又看了一下還是沒有,但不寫可不代表沒有,橄欖牛的數量太少,不時甚麼時候有貨,那次是好運氣。烏冬的彈力不及其他店,但店位置在Symbol Tower,就在碼頭旁,遊完島,或是住在Clement的去吃都方便。



手打うどん さか枝 本來並不是因為日劇「為了N」才去的,只是剛巧去了附近的栗林公遠,很地道,很人氣,麵是自家製的。當時吃的是釜玉うどん小,再加兩件天ぷら,才440円,現在大概是460円。當時還嫌貴,現在不嫌了。😂



松下製麺所 比井之頭五郎還要早幾年去過的松下製麺所,在高松市中心,未到十一點去到已經人頭湧湧,烏冬,當年,不計竹輪,180円一碗,現在,仍是180円一碗。端上來是冷的,想吃熱的話,自己動手放進熱水中灼一下。まあ〜烏冬縣所有的製麵所都是這樣的。



池上製麵所 多得池上才知道以前吃的根本不是烏冬,第一次去,有樣學樣,跟本地友人一樣要了一個「釜玉」(かまたま)蔥隨意,有一瓶大醬油,按三下,再自行打一隻生雞蛋進去。排隊,付錢,吃時,先把蛋撈勻再加芝麻。池上的烏冬本身帶有一種甜味,這種甜味不是砂糖的那種甜味,而是像極級靚米煮出來白飯的那種甜味。簡簡的一碗烏冬,反璞歸真,美味的真正頂峰。第一次去時的價錢是150円,2019年時是300円。



◎ 丸亀製麺 剛看了丸亀製麺的HP一下,原來高松只餘下兩家分店,上回去室新町這家已頂讓。M姐的忠告,不管你多愛烏冬,去到高松,或是去香川縣,就千萬不要去丸亀製麺了,在街上隨便找一家,都一定比丸亀強。此回去丸亀,皆因去完沙彌島回來已經晚上八點多,連麥記都關門了,無奈之下才去丸亀,實在不好吃所以去了也沒有寫。那天注文的是タル鶏 天ぶっかけ,他他醬炸雞旁邊還加檸檬加,下墊洋蔥和水菜。即是,雲吞麵來時上面還有兩球炸雞加一個甜酸醬下墊西生菜也真夠豪華的了。



高松人,都不吃只有噱頭的烏冬,十個有八個,都吃最簡單的「釜玉」,製麵人的功力,都凝聚在那看似簡單不過的麵條裡。烏冬縣的麵店,十家有九家半都是自家製麵,價錢都很相宜,味道各有千秋。有一些店,因為沒有寫在網誌,茫茫大海那裡找,還要只得24小時期限,日後找到再更新好了。

根據Town Page的統計,2019年末時香川県有578家讃岐Udon店,大概每一萬人便有5.92家店,是日本最多,但2011年時香川県有785間店,不足10年,少了二百多家,十多年前網誌提及的店因為各種原因部份關門了,想去而還存在的還有好多家,頑張って!



關連網誌
讃岐烏冬(上)
讃岐烏冬(下)



2020/07/31

一個人の一期一会 〜高知篇〜

前言。

前夜花了6個小時去測試New Blogger,無藥可救😂。趁8月24日新版本出來前,開一個新系列,本來想叫做「一個人の47都道府県《食》物語」,這樣下一個回合就是「一個人の47道都府県《温泉宿》物語」,下下一個回合是「一個人の47都道府県《遊》物語」,可是「一個人の47都道府県《食》物語」用中文唸的話就變成了「食物」語,思量了一下,改做「一期一会」;重點是一個人也可以,當然兩個人三個人四個人也可以;不好意思的是,47是不可能哪,只有24天,所以只有一半。

47都道府県,第一個登場的是「高知篇」。

到底該用日本語的「編」,還是中文的「篇」,嗯...過兩天看效果如何再說。

為甚麼第一篇是「高知」?

因為很掛念煲仔拉麵「鍋焼きラーメン」。

又要畫蛇添足,標題的「高知」是縣,不是市。

高知有很多好吃的,如數天前所說的天然鰻魚。

鰹,日本很多地方都吃到高知捉回來的鰹,不一定需要去高知,所以不是一期一会;天然鰻,需要去四万十,但你永遠不會知道你去那天會否捉到天然鰻,誰叫那是天然鰻,不是養殖鰻,是一期一会,但可不知一期是那天;所以一期一会就只有「鍋焼きラーメン」。

煲仔拉麵的發源地是高知縣的須崎市。

高知市也有鍋燒拉麵,但即使是須崎過去高知市開的分店,風味差那一點點就是那一點點。

「鍋焼きラーメン」,是日本最好吃的拉麵。

在須崎隨便一家鍋燒拉麵,都比東京、福岡、北海道最TOP的拉麵店好吃。(←M姐偏見😂)



須崎的鍋燒拉麵的特色

1. 雞骨湯底醬油味
2. 幼麵,黃色,偏硬
3. 沒有叉燒,只有雞肉、生雞蛋、大蔥、竹輪(ちくわ)
4. 上桌時用土鍋、陶鍋、鐵鍋
5. 上桌時,湯在沸騰的狀態
6. 蘿蔔乾(たくあん)的酸味較強烈

鍋燒拉麵比其他地方的拉麵優勝之處,就是熱。

第一次吃時幾乎燙破咀。煲仔飯不一定要冬天才能吃,煲仔麵也是。用土鍋或是鐵鍋來盛載,就算慢慢吃,食物也不會冷却,之所以夏天吃鍋燒拉麵滿頭大汗真的很過癮。

東京大阪,甚或四國,吃到鍋燒烏冬的地方多的是,但鍋燒拉麵卻幾乎只在須崎找到。

鍋燒拉麵在須崎市已有五十多年歷史,據說,創始人是谷口食堂。

故事,很NHK晨劇感。

戰後日本,食糧貧乏,農村地方就只有蔥和雞蛋來做菜,雞留來生蛋,不能宰。

沉默寡言的谷口兵馬先生開了一家食堂,材料只能蔥和雞蛋,後來谷口食堂斜對面開了一家雞店,谷口從那裡收集沒人買的雞骨頭,拿回店裡熬湯,所以當時須崎的拉麵,沒有叉燒,只有雞。

冬天時外賣,湯送到客人府上已經冷却,谷口さん幾經思量,開始改用保溫度較高的鍋來代替碗。逐漸,鍋燒拉麵在當地建立了口碑,鄰近的食堂也紛紛追隨。

那是一個沒有SNS的時代,食堂,並不只是提供吃的地方,晚上街坊們去完錢湯,就去食堂聊到半夜,才各自回家,那個鍋燒拉麵,不只是食文化,而是感情。

田舎的年輕人們都愛離開故郷往城市闖蕩,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谷口さん逝世,太太勉強支撐幾年後還是捱不住,其他提供鍋燒拉麵的食堂也一一關門。鍋燒拉麵幾乎從此失存。

在食堂渡過青春的中年人,一天回到故鄉,驚見鍋燒拉麵消失,加上一群熱愛鍋燒拉麵的粉絲,大家誓將當年谷口食堂的味道重現,終於,鍋燒拉麵重新復活。

現今最古老留存下來的是有40年歷史的橋本食堂,其他的人氣店還有まゆみの店、鍋焼きラーメンのがろ、あきちゃん、ぼっちり、すさき駅前食堂、杉乃家、谷口食堂、まゆや、小野家、なかがわ、ちあき等,都集中在JR土讚線須崎駅至土佐新庄駅一段,不自駕也一樣可以去到。



2020/07/30

純情

純情産地今天失守了,不再是唯一的47分之1。



圖文不符的純情野菜。



其實想找純情豚的照片,但忘記了那時吃的,找不到。

岩手,不論甚麼也是純情。

菜純情,米純情,豚也純情。

岩手有很多名牌豚,除了純情豚,還有白金豚,折爪三元豚「佐助」、コマクサ杜仲茶ポーク、北上山麓豚、岩手熟成豚、岩中ポーク、トやまと豚、キワの豚肉、岩泉龍泉洞黒豚、白ゆりポーク、やまゆりポーク、舘ヶ森高原豚、i-coop豚、南部ピュアポーク(Pure Pork)、南部ロイヤル(Royal)。

有赤豚,有黒豚。

最大眾化的是純情豚,白金豚據說只賣給飲食店,超市裡找不到。岩中豚超強人氣,去了成蔵兩回都入荷不到,那個一年吃900餐とんかつ的とん痴男據聞也只吃過岩中豚一次。

其他的品牌豚不曉,但我只知那個駒草杜仲茶豬,自35公斤開始直至送去市場前,一直都喝杜仲茶。








2020/07/29

山本寛斎

山本寛斎走了。

日本設計師中,買得最多的該是山本寛斎了,雖然近十年來都沒有買過,但舊衣一直在穿,破了就拿來當睡衣。

川久保玲不一樣,大學時期買回來的至今一直束之高閣。每年打開來檢視欣賞一番,自我感覺良好後又再束之高閣(爆),搬家數十次也沒丟,算很長情的了。

以前也愛山本耀司的設計,一身黑去同事的婚宴,衣服沒留下,照片留下了。去年年末市場調查,日本年輕人最愛的全世界設計師第一位的是山本耀司,第三位的是Alexander McQueen。

森英恵的沒穿過也沒見過她的設計,因為兩個孫女都在藝能界,網上找照片一看,噢,原來那麼厲害,有眼不識泰山。

如果突然有人和我說高田賢三的設計如何如何,搭不上咀,因為腦袋沒把高田賢三和KENZO連線。如果寫KENZO,要放他在日本以外

80歳的コシノジュンコ(鈴木順子),其實也和山本寛斎、山本耀司同一個年代,但我認識她是因為ブルゾンちえみ。

NIGO是設計師,雖是M姐的年代,但不是M姐那杯茶😂。

三宅一生是一個傳奇,超愛他的設計,看到有人穿他的衣服雙腳會不由自主的走過去,但這生人從未擁有過一件,包括港人很愛的BAOBAO,每次拿起來都覺得太漂亮太漂亮還是不捨得用,就放下了。

不論是weblio辞書還是Wiki,日本時裝設計師名單中竟然還有祐真朋樹。一直以為祐真さん就是一個造型師。

然後,weblio辞書出現了一個似曾相識的名字「木村俊作」。

不是那個吧。

但原來真的是。

幾乎忘記了美式足球的弟弟當上了設計師,吃驚的是原來已經和眾大名同榜。

世人都知山本寛斎的女兒是山本未来,前女婿是椎名桔平,但大多沒留意伊勢谷友介是他的同父異母弟弟。二人年齡相差32載,可當父子,但其實是兄弟,所以森星和伊勢谷友介是隔三代。



2020/07/28

川島猛 誌上展

Blogspot堅決改版,締切日延遲到8月24日,趁新版開始前做一個大Project,全篇網誌用html改寫(誤)

(題外話,未改版已經發現一個新Bug)

以下三組照片分別來自2013年、2016年,及2019年的瀬戸内国際芸術祭,展場在男木島同一間廢置的家屋。

大部份照片皆可Click一下放大,照片原大是1920x1800,Click入放大後去到Blogger的目前最大限1600x900,雖然不及原大,但仍可以看到細節,例如2013年的雜誌文字雖然看不到寫甚麼,但起碼能分辨到日文雜誌和英文雜誌,看到作家さん和島上居民的合作。

基本上每個場地的逗留時間大概只有5~10分鐘,要拍下所有細節不太可能,有人的照片都被剔走,所以有些時候的角度會怪怪的。

2013年的Title是Time Tube。

2016年的Title是KALEIDOSCOPE Black & White。

2019年的Title是The Space Flower・Dance・Ring。

屋外對著海,別緻的風景。



2013年時展場的門外還有川島猛的立體作品。



旁邊有一個巨型的萬華鏡Keleidoscope,也拍了一下裡面的花花。



印刷品,雜誌,十數單的宣傳單張,都捲在一起,不同的形狀,有像花瓣,眼睛,水滴,營造一個萬華鏡的形狀。



屋裡有一個凹位,且叫它做地台(原本是男木島上的居民住屋,估計是地台用來置爐,冬天爐上掛壺水那種地台),裡頭放置了捲成筒狀的印刷物,地台下四面用鏡製造出延綿無盡的效果,上面的捲成筒狀的印刷物則用魚絲從天花吊下來。



近入門處牆位的設計是斜傾的(是寫這篇網誌時才發現該是屋子這個位置本來就是傾斜的,所以三年來這個位置都做了特別效果),這次是加了數面鏡。



鏡和鏡之間的接口可能是故意不連接,鏡也不是平順,製造出類似哈哈鏡的效果。



從另一方向看一下。



據說這回的作品是作家本人再加上島民合力完成,印刷物多為英語版的雜誌,也有日本雜誌如TV誌等。



2016年的Title是KALEIDOSCOPE Black & White。一進門被那個氣勢壓倒。



近門那個略為傾斜的牆璧位置,驟看,好像集點糊了,但其實是鏡的倒影。



天花。



今回多了一個投射屏,像萬華鏡轉動般的影像也會轉會。



投射屏的右方是一個有輕微凹凸變形的鋼板(?),這裡的反射疑幻疑真,因為人站在前邊會把自己拍攝進去所以就沒有正面的照片了。



原來的地台位置沒有放置物品在內。



2019年的Title是The Space Flower・Dance・Ring。這是入口的位置,放置了各款拖鞋。



入口的投影也是不㫁改變。



遠眺一下。右邊是傾斜的位置,上方斜放了鏡,鏡再反射。



看到上方是鏡的M姐證實不需要老花鏡(毆)



花花牆前再加薄紗,投射上去又多一分疑惑。



鋼板成了定番,右邊的便是 ↑ 的投射。



此年加了好幾個投射器,不知目的是不是用來調校室內光暗營造如萬華鏡的效果。



今年終於明白那個屏幕的作用,就是把作品放大。😂



還有一個位置也很有趣,看照片時也以為這個是反射,但原來是一個假門框,可以穿過的。



窗外也貼了作品的薄膜,仿萬華鏡內的光線。



欄內的是真作品(平常在美術館看那些Mount了四邊畫布那種),早一年(黑白篇)的並不是真作品,只是印刷上去的。



地台上的作品光亮時,四週便會轉暗,這個也是真的手繪作品。。



這塊不知是紙還是紗是印刷上去的,地板,和包柱的也只是印刷品。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萬千世界,世界萬千。

作家製作自己的A貨,真好玩。

謝謝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