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3

新地圖

一切都似是預算之內的時間表。



八月,三個元首相和一個現任首相在大BOSS的別墅把酒言歡。

那時已經鐵定事情很快會公佈。

雖然,到這一刻毒島百合子還是搞不懂為甚麼兩件無關的事會扯在一起,修憲那個理由實在有點牽強。

有表有裏。

剛翻了一下網上的資料,抄埋一碟,有對有錯。

第一次才知道某甲和某乙的Office連在一塊。數月前傳出某乙辭了台場那份工,心忖,難道真的出面過去坐正?為甚麼毒島百合子一直這麼說,因為某甲在漢人那裡打的那份工,疑是某乙的父上,即是大BOSS做介紹人。

但某乙並不是獨身的(遲早又會有某乙和末子有一腿之類的曖昧流言),某乙的嫁さん不詳,小朋友倒是有三個。

會有人相信從頭到尾都要將他們置諸死地的丁家會大發慈悲嗎?

唯一可以解救困局的,是「以毒制毒」。

「以毒制毒」,日本語唸做いどくせいどく,中國語是「以毒攻毒」或是「以夷征夷」之類。

是不是跳進另一個火坑不知道。

要記著的是,丁家從來沒有大發慈悲。

過去沒有,現在沒有,未來也不會有。

嶄新的地圖,嶄新的開始。



2017/09/22

髑髏城の七人 Season風

是日節目,去豊洲看「髑髏城の七人 風」 。



今回座席在24列,前半Section的最後一行,比上回後,但位置正中,一切還是看得很清楚。



花和鳥的演員簽名。



今回多了個蠟像人。



話說上回:「是日舞台小栗君全程穿著雪駄,一次都沒甩過拖。呵呵呵~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大部份時間都露出養眼勾魂美腿!除了小栗君的勾魂美腿,還有耕史君的吸魄電眼。」

今回,是日舞台松山ケンイチ穿著雪駄,一樣沒甩過拖,也露出養眼勾魂美腿。

嗯... 但是有點不同。

故事大鋼是大一樣的,但不同演員來演就是很不同。

身高184cm的小栗 旬是型,身高180cm的松ケン也是型,但是松ケン是搞笑型的型,角色演繹和A Life時的井川颯太很像。

開場沒多久便忘記對白,爆肚,觀眾也歡喜。ψ(`∇´)ψ

意外的是,一直不知道松ケン身手不凡,每個打鬥場都來側翻。雖說側翻的難度不及後空翻,但松ケン不是光一,前人也沒有翻過,舞台不能出錯。

至於蘭兵衛一角,看完向井理的演出便充份感覺到山本耕史很厲害很厲害很厲害。Kouji也不算是一個全職舞台演員,但身體語言,眼神,聲調,高幾班。

還有Ryo,從長假開始,我一直當她是一個從模特兒轉型去芸能界的女優,今回田中麗奈也是演繹同一角色,才察覺Ryo的功架不凡。

且拍一張黃昏下的IHI,過兩年地盤大概會變成高樓了。



渴望來年會見到年下三人會做髑髏城の七人,就算再来年也好。




2017/09/21

茅ヶ崎物語 ~MY LITTLE HOMETOWN~

沒有去看三度目の殺人,卻看了茅ヶ崎物語,一套近乎零宣傳,2週間限定公開的電影。



說起「茅ヶ崎」,自動自覺聯想起桑田大哥。

稱呼桑田佳祐做「大哥」,不是故作親切,而是茅ヶ崎出身,也有出現在電影裡的還有一個高一輩的加山雄三叔叔,總不成稱呼雖然已有80歳但外貌身型FIT過50歳的加山雄三做爺爺,所以桑田桑只能被稱呼為大哥。

電影其實是記錄片,不過當年人物再現是你我都非常熟悉的神木隆之介、野村周平、賀来賢人、高橋優、安田顕......。

電影主角不是桑田大哥,是他的小學兼中學同學,擁有過萬枚洋樂黑膠的音樂評論家宮治淳一,也是Southern All Stars的「親(おや)」。

扮演宮治的是神木君,扮演桑田的是野村周平君,不是演他們的少年時代,是已經血氣方剛的高中生。當時宮治在県立鎌倉高校,邀請桑田去他們的校園祭演出,從模倣外國歌手而演變成自我風格。

県立鎌倉高校,就在現在成了港台遊客熱門寫真拍攝點的江ノ島電鉄線「鎌倉高校前駅」那個県立鎌倉高校。

當時桑田大哥在鎌倉学園高等学校,和県立鎌倉高校約有半小時車程的距離。

茅ヶ崎的位置有點奇妙,有人認為它是湘南,有人認為不。當地人如宮治淳一或中沢新一的說法就是「很普通甚麼都沒有就只有海的田舎」,不過整個日本根本就是被海包圍的,又不見其他地方出了這麼多音樂人。

這個「很普通甚麼都沒有就只有海的田舎」,人口只有24萬,多年來卻孕育許多音樂文化人出來,除了桑田佳祐,還有加山雄三、唱「また逢う日まで」的尾崎紀世彦、平尾昌晃等。

宮治淳一去探究原因,當然又關乎茅ヶ崎在海邊的事,是說,文化發展全部都由海而來云云。

電影全名是「茅ヶ崎物語 ~MY LITTLE HOMETOWN~」,就是宮治淳一和他的友好們的家鄉茅ヶ崎。

這套電影挺有趣,雖說是音樂探訪記錄片,但強烈表現當地風土人情,甚有電影節的風格,雖則背後策劃的卻是Amuse,目的也只為配合桑田大哥今年的Tour(電影會跟隨演唱會地點作期間限定上映)。

電影也有少許穿崩鏡頭,念在熊坂出監督年輕(爆),算吧。




茅ヶ崎物語 ~MY LITTLE HOMETOWN~
http://tales-of-chigasaki.com/


2017/09/20

Saitama Super Arena

當年圖中右手的位罝,樓下停了輛大Truck(丁家的發電車?)。



一個人來到Super Arena,因為所有スマ友都說:「不想記起不愉快的回憶。」



完全不記得當年是從那個駅出來的,問谷哥,他說,さいたま新都心駅建於2000年5月開業,那照理當年就從新車駅出來。記得當年無互遮頭,打夫屋都在樓下一併曬,現在的廣場卻仿似一個小森林。



那兩位有經理人陪同好像是名人來看展覽的,主辦方打躬作輯送客,不過駐車場不是這邊喲(毆)。



外頭䄪樓梯也有給失明人士用的凸字。



反正上不到樓上就只在外頭繞圈算了。



這個場的Stand份外斜,托51飯的友人的福入會,位置在二階,前前後後整個Stand,沒有人敢站立,每個人都生怕一站起來會掉到樓下去。

那一年。

對,那一年Super Arena的初日,背後已出現暗湧,合該有事,有人被煙花的火花彈到雙眼,神情萎頓,晚上,消息網上流竄,翌朝報紙頭版,課堂後就在Super Arena做緊急会見。

兩天後是水道橋的課堂,阿媽和阿爸去楽屋搵仔,大佬走去對徬徨的阿媽說:「歐巴桑,請放心,我會一直守護他的......」

這個承諾,至今仍然兌現。





2017/09/19

眩 ~北斎の娘~

放棄MOVIX的字幕版「三度目の殺人」(出得日語字幕版你明白日語是第三語言的人沒有字幕會看得有多辛苦),也放棄4ch的Mステ(飯失格),乖乖準時收看1ch的特集ドラマ「眩(くらら) ~北斎の娘~」。

不可思議的2017年。

van Gogh 9月去了札幌,北斎5月去了倫敦。

大英博物館那個展覽叫做「大波の彼方へ」。

沒看錯,是大波。

大波,翻譯自英語的「Beyond Great Wave」,日本語的「大波」即是中文的「大浪」。



不記得是誰告訴梵高,那個波浪,像一隻手準備抓住小舟,梵高驚嘆更加沉迷於浮世絵的世界裡。

日劇裡的主角是北斎的女兒「お栄」,由宮崎あおい扮演這個具任俠氣質的女子,松田龍平不是扮演葛飾北斎,而是春宮畫很上手的渓斎英泉,長塚京三才是北斎。

劇集改編自直木賞作家・朝井まかて氏的小説「眩(くらら)」,劇內和お栄之間有點曖昧,但現實裡二人是否相識好像沒有正式的記載。



北斎有二子二女(一說三女),但劇集只描寫一直在他身邊追隨,也是浮世絵師的お栄。

官台的細節一向做得很足,包括北斎的獅子頭造型,亂七八糟的家等,不過有些地方也沒注意,北斎去到八十多歳時滿頭白髮,皺紋滿臉,但女兒卻和30年前的外貌一樣。



雖說是4K拍攝,看來看去也看不清是不是真的牛仔褲。




有字幕也一樣不明白漢字是甚麼意思(汗),如果沒有字幕更難想像。



希望有高手出來翻譯。

關連網誌
続・三心兩意旅行記・Vincent van Gogh





2017/09/18

180分・仙台




遇上這個巨型台風18号,心心不忿。

中之条個團被取消,又下雨,那裡都去不成。把心一橫,上仙台Shopping,反正從高崎坐新幹線去仙台,所花時間只是個多小時,但一來一回車費已抵回一張七天PASS。

重點是,因為打風,三連休東北新幹線竟然前所未見的吉,座席任擇。

七月時抱憾未能吃到的都吃了,心滿意足。




幾時又再上來呢?呵呵呵...




2017/09/17

食・軽井沢【門前藤屋】

前夜想了半天,本來決定今早去長野藤屋。

這陣子半夜老是小腿抽筋,要時候要吃紅肉,是說,好像這兩個多星期以來除了一次最後的午餐外,天天不是海鮮便是河鮮。

吃牛肉,當然是至愛的信州牛。是日三連休首天,如果藤屋滿席,就去弥生座,又或是駅樓上酒店的鉄板焼。

在高崎上車前一分鐘,收到中之条観光協会的通知,因為台風18号的關係,明後兩天的Tour Bus取消。

嚴格來說,不是Tour Bus停駛,而是為大眾安全起見,戶外案內看板一概拆除,部份場地明後兩天會關閉,即使自駕,去到也是得個吉。

今回沒有Plan B, C, D, E。有也沒用,打風,除了映画館還有甚麼好做。

上了車,三連休,要站,盤算了一下,決定在軽井沢跳車。

車到軽井沢,一下車,所有人一齊嚷「寒い!」。

東京、高崎和長野都只是20度。

谷哥淡淡然說:「高原,13度,下雨,體感會再跌多幾度。」

都不及根室冷。

打開雨傘。

壞了。

真是呵呵呵。

連すずめちゃん在北口樓梯下遇到幹生那個位置也不用去了。

回轉南口,跑去味覚街,十一點未夠,連明治亭都要在門外排隊,看到一間賣肉不用排隊的,衝入去。

坐下,看看圍巾,才發現是門前藤屋。

天注定。



Outlet的水準又怎及本店呢。

十一點半不到外頭一條龍,濕平去。

門外熱騰騰的味噌汁試飲,但垃圾桶在店內,不愧為久世福商店。



看到一堆津軽びいどろ。



然後在其他店二、三、四... 也不斷看到津軽びいどろ。(≧∇≦)



去一轉Outlet,走的路大概是芸術祭的三倍。

告訴看官你一個秘密,甚少在這個Blog裡出現的軽井沢,其實年年都去一趟的。



2017/09/16

我為荽狂




YES!YES!YES!

No Paxi, No Life!ヾ(@^▽^@)ノ

兩個芫荽女子先乾兩杯無酒精的ヒート,右邊廂那個是冬蔭版,微辛。



再來一堆草(爆)



茜春卷。



春卷裡綠色的Pho是芫荽Pho。



菠菜做的白あえ吃得多,芫荽做的白あえ還是第一次。



茜不停。



意外地浅漬け好吃到又全身鳥肌,除了青瓜、芫荽、茄子,還有超大愛的茗荷。



S小姐很喜歡的酒盗パクポテト,M姐卻對炭水化物敬而遠之(爆)



那種魚的カマ忘記了,其實加不加芫荽都好吃的,因為有スダチ。ヾ(@^▽^@)ノ



Lemongrass溝芫荽,又名檸茜。



左看右看都認不到這個是チヂミ,哈哈哈!!!



吃走了草便露出真臉目。



東京有Paxi House,名古屋有亜鹿猪~珍。

亜鹿猪~珍,唸作「あかちょう~ちん」。

老板好好傾,因為其千金乃是平成跳的飯,哈哈哈!!!



酔喰処 亜鹿猪〜珍
https://www.facebook.com/mukokusekiya/


2017/09/15

豊田市美術館×奈良美智

谷口吉生設計的豊田市美術館。



2008年時說要來,結果一拖就九年。😅



戶外作品不少,有日本的,也有海外的。



高橋節郎館。



官網說,美術館的設計是將建築和庭園二者結合後的新貌云云。



Solomon "Sol" LeWitt的作品《立方體》。



硬件是來搭單的,軟件才是重點。



今次展出的作品不算多,大部份也曾在別的美術館看過。



友對平日竟然有這麼多人走去豊田市看Naraさん的作品大表驚奇。在弘前M發現沒有一個人聽過奈良美智這個名字時也大吃一驚。



相比Naraさん的作品,S君對豊田市美術館的茶室「童子苑」的興趣更大。



當年MIJ飛走Toyota Stadium是因為嫌遠,不是嫌離開豊田市駅遠,是名古屋駅。上課日期一公佈,十分鐘內豊田市內所有酒店已經滿室,名古屋市有房,可是如果追不到終電怎辦?



循例要渡過的豊田大橋。



豊田市美術館
http://www.museum.toyota.aichi.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