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8

寺島忍

今年國際電影節打算去看《芋虫》的,好像就只有毒舌女和鬼塚佐治。

寺島忍在今屆柏林電影節憑《芋虫》取了個影后回來,理應大熱,為何一眾對此電影有點冷漠?

明天,是《血は立ったまま眠っている》大阪千秋楽。今天,若松孝二大導親手把銀熊送到大阪的舞台去。

延伸閱讀
http://mainichi.jp/select/today/news/m20100228k0000m040010000c.html
http://www.yomiuri.co.jp/entertainment/news/20100227-OYT1T00825.htm?from=navlp
http://www.asahi.com/culture/update/0227/OSK201002270130.html

寺島忍為甚麼不親自去柏林領獎?哈!說起來也真奇妙,她有出席柏林影展,還逗留了好幾天,不過因為蜷導的舞台劇在大阪公演開始,又要趕回日本,結果,這個獎項就由《芋虫》的導演若松孝二代領。

 

寺島しのぶ,京都市出身,父親是歌舞伎尾上菊五郎,母親是女優富司純子。

出生於歌舞伎世家,但女兒身,不能踏台板(後記:結果兒子上了台板),於是專注電影和舞台。

有些演員天生搶戲,像樹木希林,做演員的最好不要站在她身傍,一動不動,只是一個眼神,全部人紛紛倒地,不見樣,只聽聲,已經壓場(本地有個黃韻詩)。寺島忍的母親是美人,女兒長相不及母親。

寺島忍有份主演過的電影都是電影展常客,包括《男たちの大和/YAMATO》、《大停電の夜に》、《単騎千里を走る》、《やわらかい生活》。最近生田斗真主演的《人間失格》她也有份做一角。

她主演的日劇更少,幾乎都是時代劇,包括現正放送的龍馬伝,飾演坂本乙女一角。

如果不是《血は立ったまま眠っている》,也看不出她那種內斂式的功架。三個主役,只有她才令觀眾感受到那是六十年代的日本,森大王唸對白是機關鎗式的,卍さん的聲線忽高忽低,只有寺島忍捉到寺山修司的對白節奏和神韻。在舞台上,近看遠看,她是只有18歲天真純潔的詩人夏美。

在《芋虫》裡,寺島忍飾演中日戰爭中一名負傷退伍軍人的妻子,從而傳達戰爭所帶來的矛盾,由於寺島忍正身在大阪演舞台劇,故由導演若松孝二代領獎項及讀謝辭,期望世上再無戰爭云云(節錄自on.cc)。

題外話,這次參加柏林電影節的日本電影不少,商業味比較濃的《宅配男金色搖籃曲》(ゴールデンスランバー)和《暴走仨》(ケンタとジュンとカヨちゃんの国)也有被第34届國際電影節選上,但柏林電影節的閉幕電影《弟弟》(おとうと)卻沒份!




キャタピラー CATERPILLAR
http://www.wakamatsukoji.org/



2010/02/27

西域有戰事

話說,昨天的戰場是HK Ticketing,今天的戰場輪到Urbtix(Cityline),為甚麼要分開兩天?說來話長,總之,戰事延長,如今還在拼個你死我活中。

台灣的兵阿哥有鄧麗君,毒舌女有George Clooney。有沒有看Up In the Air?Ryan Bingham就是男版毒舌女...

不過,這一篇的體驗來前自前一部的電影,同一間影院。


和友人去看電影,全院八成滿,只餘下最前排的A・B・C和D列。不愛坐前列,心想,如果排到買票的時候只餘下A和B的話,那轉看另一套好了。

D列的中央ブログ只餘下三個位,唯有選路側的D4和D5。

遞了信用卡出去,正準備簽名之際,看看銀碼....... $70乘2=$140。
正價!

恰我老花?


港女上身。

「○○Bank的信用卡不是有八五折嗎?」


「哦... 你的卡是...(把檯面標明折扣的某銀行信用卡的牌扁牌對了又對)噢,是有折的... 那我先取消之前那張單...」

遊魂售票員先是再刷一次卡取消,緊盯著屏幕,先出現Cancel,然後出現Refund字樣,跟著前後在三張單據上簽名,兩張是$140的,一張是$110。售票員再重覆一次購票步驟之際,屏幕上的D5和D6赫然消失。

遊魂望著隔鄰的另一個四眼售票員,問:「你剛才賣走D5和D6嗎?」四眼答:「沒有呀。」

毒舌女正準備發爛渣之際,遊魂說:「後一點的G列6和7沒有人坐,給你好嗎?」

屏幕上不是顯示已賣走了嗎?沒人坐...... 幽靈席?

「殺!」

但是,卻見到屏幕上座席C2和C3消失了,票打印出來,遊魂在票上大筆一揮,改成G07、G08。

和友人相視:「方才不是說G06和G07嗎?」






提心吊膽進場,D5和D6果然有人坐,C2和C3沒人坐,至於G列,4・5・6
・7・8都是吉的。進據了G6和G7。

到底是不是有人Reserve了G列的五個座位而沒有出現?還是G列根本被保留下來以防不時之需,例如留給PASS的持有人?抑或是別的原因?

故事完結了嗎?

未。

數口精的發現未?

2010/02/26

撲飛日

清早,開機,在村友的Blog裡赫然發現Tears for Fear在5月6日的演唱會於2月25日在HK Ticketing發售,失失慌,趕忙上網站訂票。

咦...... 冇料o既?莫非不是今天開始發售?

一邊打電話刮有沒有関係者席,同時在網上找Seating Plan。

至於HK Ticketing個熱線,慣例,打通,傳來嬌滴滴的女聲:「現在線路非常繁忙,請遲點再打來啦。」

其實,只要落樓下問問便知道,不能走,是因為今天也是HKIFF網上優先訂票的大日子。

十點半,沒時間理會TFF,先搞妥HKIFF為上。

一開波,便臨門失腳...

HK Ticketing幾時增設這個15分鐘時限的啊?

未熱身便玩旦。好!再接再厲!

這回是「網上購票系統現正非常繁忙,請於稍後再次登入。閣下亦可致電信用咭『購票熱線』...」

嗨...好在深明所有笨蛋系統的奧妙,又再重頭開始。

非常順利地輸入開幕兩場各2枚門票,繼續輸入第三場。

嗨...英文!
(~。~;)~

「Sorry, you have exceeded the maximum quantity allowed for PB for Citibank Credit Cards on 25/2 to purchase in one transaction.」

有冇搞錯?
每次交易上限4枚!?

這是那門子爛鬼信用卡優先?會展的票已經沒有九折優惠,快達票還要每張票收$10手續費,還要限購?

千萬不要以為系統這麼好心讓更多人可以購票,因為,完成此次交易後,你又可重頭來過一次。又可以收多一次手續費!

哼哼!豪俾你!(反正不是毒舌女的票(爆))

完成HKIFF,回頭再找TFF演唱會的票,還是未有料到,乾脆關機。

下午,收到小友的SMS,打過去,劈頭便問:「做乜叫我幫你訂飛,我正打算搵你幫我出快達票的飛!」

「唉... 藝術節就簡單啦,這個是電影節嘛...」

哈哈哈!藝術節的演出,缺乏古典細胞的毒舌女大概會睡足全場。

開機上網,赫然見到Tears for Fear終於出現在HK Ticketing的網頁裡,和小友研究一輪,決定暫時不買。問題是最接近舞台的兩側Balcony席竟然被Block。

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B級

料理和芸能人一樣,有A級アイドル,也有B級タレント。←黎生風

過年期間,路過勝利道「才叔粥店」,吃了這個好好味的粽。



要點是那個五花腩,不但肥油滿溢,略燒過,帶著五香粉的香,咬下去芬芳滿瀉,那一點點連著皮的瘦肉,入口溶化;蛋黃不鹹,心不知是不是被挑走,軟綿綿的;整體來說,都比「靠得住」那個住家粽還要好吃。

不過,「才叔」的粥麻麻,不及西貢街的「彌敦」,「彌敦」的麵又不及「麥文記」。

很少麵店的麵是乾濕都好吃的,喜歡吃麥文記的蝦子麵多過雲吞麵。



至於你吃到的和我不一樣,那不是你不好彩,只是你還年輕,未懂欣賞B級タレント嘛...



2010/02/25

肉食女

東京回來後,已經在香港吃了四頓日式吉列.......(^▽^;)

とん吉@TST


和眾損友的J家飯局。左看右看都覺得,とん吉的豬扒怎麼愈來愈薄?(汗)

浪漫館橫浜@iSQUARE


有蘿蔔茸就不用怕熱氣,不過蔥不是日本蔥,椰菜絲切得不夠幼,豬扒不夠油,衣嫌脆,肉總算還有嚼勁,大致上可接受,只是這家店的白飯,真是......掉它一顆星也嫌少(><)。

相手是大師姐,雖然大家口味不同,不過是非黑白觀念一樣,哈哈哈!

天勝


看不到吉列豬扒的咖喱吉列豬扒飯。和頭號粉絲C君的午飯,那天11度,不假思索,只想吃又熱又辣,一時忘記日本的咖喱根本不辣。不論飯還是咖喱,味道和日本吃到的一模一樣就是了。

とん吉@C-Bay


今日是有朋自遠方來的V君,還吃豬,一於來個海鮮大餐,蝦爽蠔甜,但最好吃的竟然是鮮味十足的帶子。

對上一次在日本吃吉列是在平田牧場,但最掛念的,卻是八月在かつくら吃到的桃園豚。

桃園豚是不是真的那麼好吃?還是記憶騙到毒舌女?抑或其實是毒舌女也給自己的文字騙到?


2010/02/24

LESLIE KEE「SUPER TOKYO」写真展



愛と平和と世代をテーマに、東京で活躍する1000人の様々な人々を撮り下ろしたプロジェクト「SUPER TOKYO」。会場では、約700点の作品展示のほか、写真集『SUPER TOKYO』なども販売。収益の一部を国連人口基金「お母さんの命を守るキャンペーン」(UNFPA)に寄付。


■期間:2010年4月23日(金)-5月7日(金)
■時間:11:00-21:00(日曜・祝日は-20:00)

■場所:表参道ヒルズ 本館B3F スペース オー

■料金:無料

■主な参加著名人
AI / 相川七瀬 / 青空球児・好児 / 秋山成勲 / 有森裕子 / 飯沼誠司 / 池内博之 / 岩崎恭子 / 宇野薫 / 梅宮アンナ / 太田雄貴 / 片山正通 / 香里奈 / 紀里谷和明 / クリス・ペプラー / 窪塚洋介 / くるり / 黒木メイサ / 小島よしお / KONISHIKI / 澤野大地 / Jesse McFaddin / SHIHO / 笑福亭鶴瓶 / ジョン・カビラ / 鈴木エドワード / 鈴木桂治 / TAKAKO / タナカノリユキ / 田中麗奈 / 玉山鉄二 / Char / 知花くらら / テリー伊藤 / ドン小西 / 西村由紀江 / はるな愛 / 林家たい平 / 平間至 / 風吹ジュン / 前田典子 / 松田美由紀 / 丸山敬太 / 三池崇史 / 道端ジェシカ / 宮坂絵美里 / 武蔵丸 / 武藤敬司 / 箭内道彦 / RIKACO / リア・ディゾン / LiLiCo …and more (順不同・敬称略)


資料來源:http://www.omotesandohills.com/info/omotesandohills-press/vol9.html



つるべ... 你不是全裸吧...(; ̄ー ̄川

2010/02/23

一額冷汗

收到台灣友人W君的新春電郵。

按下《回覆》鈕,打了一堆字,再按下《傳送》鈕。

雅烏的電郵梳化跳了一堆字出來,大意是說傳送有問題,Error 15,如果問題持續,敬請向雅烏請示云云。

 

哦... 有問題嗎?那先檢查一下好了。於是就按下《OK》鈕。


屏幕上出現「已傳送的郵件」,但收件人的電郵地址赫然是.............大師姐的!

吓!!!!????

驚惶下進入寄件箱。

TMD,只見到剛才寫完的郵件收件人果然是大師姐。

再開啟電郵,毒舌女寫給W君的電郵內容一字不漏的送到大師姐的信箱去。

這不恐怖,恐怖的是... 下面Quote的原文內容是大師姐於2月12日發給毒舌女的另一個電郵。

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即使雅烏的電郵梳化出了事,下面Quote的原文內容也應是來自台灣友人W君,而不是大師姐!

不容細想,即時發出電郵給大師姐,請她刪掉之前收到來自毒舌女的電郵。

事無不可對人言,內容也不是些甚麼見不得光的事,已一額冷汗。

15分鐘後,定神下來。再回去寄件箱。

赫然見到送給台灣友人W君的電郵存在,內容也安然無恙。
發送時間夾在發給大師姐的兩個電郵中間。

相比失貓事件,這個更加可怕....

TMD雅烏,你發甚麼瘋!?(><)





2010/02/22

潔癖

下午,終於回暖。

昨夜,電氈長開,手腳依然冰冷;窗戶緊閉,耳邊依然冷風陣陣,結果要戴著能蓋到耳朵的帽子才能睡覺(><)。但是已經比前天好。

2月18日下雨那天的晚上,走在街上,比2月1日東京下雪的晚上更難頂。

左門神看到毒舌女的網誌,大驚,問:「你不是不洗澡吧?」

毒舌女確實贊成老人家在低室溫下,為免著涼,只需要每天洗下半身,不過,氣溫還未低過底線,至少,說話時口裡還未冒出白煙。

說開洗澡,想起最近大佬在いいとも裡,聽到眾人說天天更換睡衣時,大吃一驚。

記得六、七年在別的電視節目裡他提出一個差不多的問題:「何時替換一次浴巾?」,所有人(二十代女性為主)的回答都是「每天」。大佬好像是說每週替換一次,給現場的觀眾狂噓。

晚上吃飯,同席的港男狂呻:「我們在美國,和客戶首次見面當然是握手寒喧,偏偏在日本,你伸手出來對方卻一臉躊躇,難道要鞠躬嗎?日本人的潔癖症真嚴重。」

日本人有潔癖嗎?

像現代的日本,也不是家家都有浴室,要洗澡得去錢湯,冬天飄著雪花好像很浪漫,當你零下十度要急步20分鐘才回到家就一點也不浪漫。你去問住在秋田、新潟的鄉下人,有幾多個冬天會天天洗澡?

天天更換浴巾、睡衣?嘿嘿... 如果沒有了洗衣機,看看有幾多個人會天天替換?

與其說日本人有潔癖,倒不如說被企業商品廣告洗腦的日本人居多。

你見過「加齢臭」這個日本語沒有?相等於廣東話的「老人除」,這個日本語是資生堂發明的。

電視上消毒劑、除臭用品的CM都語帶威脅,「人體可接觸的物件都滿佈細菌」、「若不消除氣味的話,你會不受歡迎」。

好彩,毒舌女的日本友達都沒有潔癖症。至於網友,你見不到我也不知我臭不臭...


2010/02/21

凍懞懂

高校時,同級生一家搬了去東部的小鎮,住在兩層高的獨立屋裡。

樓上是睡房,樓下是客飯廳車房。

冬天,他每天都要打開睡房的窗口,離開家上學去。

因為,每天晚上下的雪,堆積起來有兩米高,擋著門口,所以他只能從二樓的窗口出門。

那時,慶幸自己住大城,還要住二十多層高有中央暖氣的大廈。

一夜,忽發奇想,自製加濕器,在開放式的廚房裡煲了一大煲水,滾水的蒸汽充斥室內,暖洋洋,仿似桑拿浴。

半小時後,惡夢開始。

室內,掛在窗上的水蒸汽結冰!

人急智生。

馬上把焗爐的溫度調教至華氏450度,打開焗爐的門,冰終於溶化為水,抺餐C。


這幾天,有暖包也沒有用,除非毒舌女個腦可以隨意打開。┐( ̄ー ̄)┌







2010/02/20

都市伝説

一個少年聽著iPod在等候巴士,等了25分鐘,隔遠見到巴士來到,從褲袋拿出錢包時,一個不小心耳筒掉下,他彎腰打算拾起耳筒時,才發覺自己的耳朵原來已經凍僵,和耳筒一起掉在雪地上。

* * * * * * * * * * * * * * * * * *

男人和女人在高速公路上,男人便急,把車駛到小路去,跑進樹叢中解決。女人在車上等候了10分鐘不見男的回來,下車,見到男的站在冰上臉容扭曲,向下一望,赫然發覺男的褲襠外出現了一條彎曲的冰柱。

* * * * * * * * * * * * * * * * * *

汽車凍到在路中心死火,速遞員阿三見只欠兩個街口便到派送點,決定拿著文件步行過去。當他推門進去,他捽一捽鼻子,打算高叫:「○○快遞」,鼻孔只是發出一連串的怪聲:「%*&@!#$%^」。接待處的女職員尖叫:「你的鼻子掉到我的桌上!」


* * * * * * * * * * * * * * * * * *

寫在凍僵的晚上。

2010/02/19

(((ノ^◇^)ノ 天才

現在的亀梨和也,和年輕時的梁朝偉一模一樣。

選擇題:一輪(1. 鮮花 2.番茄)扔過來。

身為天才而不自覺,老是認為還須將勤補拙。

呀!娛樂圈不是這樣的,天才就是天才,再勤力,人家也只看到你天才的一面,沒有人因為你勤力而給予你機會,觀眾更加不會因為你勤力而喜歡你。全世界的頒獎禮,只有老人獎,沒有勤力獎的。

Kame,和「先輩」特別有緣(爆)

先是人所共知的,Kame有村爸的手機號碼,呵... 大概沒有幾多個人知道,中居也不知道木村的手機號碼(其實故事不是這樣的,不過不在這裡說明)。

然後,去年11月23日那場巨人vs黑玫瑰那場世紀大戰,中井軍邀請了唯一的外援,就是Kame。

找Kame,自然是因為他的野球實力,但黒バラ不是體育節目,也不是偶像節目。就算是,這麼多人不選,只選Kame?過得中井隊長的法眼,還要過棒球迷那一關。

嗨!巨人戰啊!莫要當成J校野球大會,巨人飯不會容忍你在聖地Tokyo Dome打幾個空翻交差。

趁著四連休,翻看了12月6日至1月31日的黒バラ。

這一篇毒舌女只是借龜梨和也之名引你進來。哈哈哈!

黒バラ是一個很另類的節目,另類,不是它的內容,而是它的編輯剪接手法。巨人vs黑玫瑰那場比賽,只是40分鐘,但是一共播出了八集!

沉悶嗎?一點兒也不沉悶,連我這個看見野球便轉台的人也要拍手讚賞。

每一擊,在鏡頭出現前先出評語和感受,教不懂棒球的人也看得明明白白。

對!毒舌女也偷過這種方式來連寫「当日券」。

不懂日語會否看得明白黒バラ?

會!一定會!而且對於學習日本語的同學們幫助甚大。

基本上,這個節目會把每一句對白都打字幕出來,四個主持人各自喃喃自語,屏幕的四角便會出現四句不同對白。對練習聽解真的很大幫忙。


對內容沒興趣的又怎會有幫助?

不對,正因沒有興趣也聽得明白的話,那才能取得高分啊。

如果一句日本語也不懂的話...

那請看日劇「ヤマトナデシコ七変化」吧。








2010/02/18

放浪東京

在收拾舊雜誌時,翻看到今期的Tokyo Walker向20~30代的讀者做了一個「みんなの意識調査」。

一人暮らしの予算は?(一個人住的租金預算)

◎3万円以下    2.13%
◎3〜4万円    3.12%
◎4〜5万円    8.11%
◎5〜6万円    18.25%
◎7〜8万円    28.69%
◎9〜10万円   11.17%
◎10万円〜    4.42%

想在東京找到月租3万円以下的單人房?連TW的編輯都忍不住嘲弄80後脫離現實。

同期刊登了東京人假日常逛的地區排名。

第一位 新宿
第二位 渋谷
第三位 自由が丘
第四位 丸の内
第五位 池袋
第六位 原宿

其實每次自己在東京,來去又不是這幾個地區,比較喜歡去的是丸の内。很怕渋谷永遠人頭湧湧,但是不論甚麼Event,定番一定在渋谷,不去不成。至於新宿,因為有些友人住横浜,有些友人住埼玉,結果,若是相約吃飯的話,一定又是交通四通八達的新宿。至於池袋,上次去已是十年前(爆)。

你呢?

2010/02/17

YOKO ONO

YOKO ONO旁邊的是樹木希林。還是該說坐在樹木希林旁邊的是YOKO ONO?


話說去年12月25日那天,看了一半MS Super Live後,轉台看金スマ,因為被Yoko Ono的訪問吸引著。打算趁這幾天假期從頭看一遍MS,結果MS沒看卻又從頭看多了一遍金スマ。

這是我第一次看Yoko Ono上日本民放的綜藝節目認識這個名字很可能是因為The Beatles;她是一個美國人多過是日本人;稱呼她為Yoko Ono的日本人多過稱呼她為Ono Yoko;十居其九更加搞不清楚Ono到底是「大野」還是「小野」。

Yoko Ono,原名小野洋子,曾祖父是税所篤(西郷隆盛的左右手),祖父是日本興行銀行総裁小野栄次郎,外曾祖父是安田財閥創辦人安田善次郎,安田財閥是日本的 四大財閥之一,擁有Mizuho,明治安田保險等(註:另外三大是三井、三菱、住友),外祖父是安田銀行頭取/貴族院議員的安田善三郎。小時候,家中佣人 30人,金スマ還播出她童年時在自家後花園打哥爾夫球的片段,現場人人驚嘆,名符其實的華麗一族。

Yoko Ono,今年77歲了,很奇怪,人去到這個年紀,很自然的會回到故鄉的土地上,也不用再顧忌甚麼。




2010/02/16

新春大迴環

一年一度的新春行大運探險隊出發!

出發地點是佐敦站。

目的地是...................... 柯・士・甸・站!

繼去年這個迷失@荃灣西站後,今回近近地就在市區好了。

西九,話就話市區,感覺上仿如孤島。

路過公眾四方街,見到有柯士甸站的路牌,路過九龍公園,又見到柯士甸站的路牌。從公眾四方街行去九龍公園,路過油麻地站、佐敦站、尖沙咀站,但是找不著柯士甸站...

上Google地圖,找不到柯士甸站(汗)。
    ↑
M,你的網絡依存症也實在太嚴重了吧。

問高人,高人等皆說在九龍站隔鄰。

那即是從佐敦站坐荃灣線去中環站,在中環站轉東涌線,在九龍站下車。最短乘車時間是20分鐘,八達通車費$3.60。

等等...那是九龍站不是柯士甸站啊!

還是上MTR的網再研究一下,從佐敦站坐車到柯士甸站,建議先坐中環線去尖沙咀,在尖沙咀步行往尖東站,在尖東站坐這個西鐵線到柯士甸站。最短乘車時間是16分鐘,八達通車費$3.60。

16分鐘?

放棄。

決定安步當車。

在佐敦站下車,沿著佐敦道向廣東道方向步行。$*!#&^@,不用五分鐘已見到這個路牌。後面橙色那個就是柯士甸站。



從A出口(佐敦道)步入大堂,空無一人。



這邊是靠近B出口(圓方)的方向。根據鬼塚君的說法,平常人擠得很,真的是人嗎?



售票機都影?未玩過丫嘛... 用慣八達通的人又怎會用?



為甚麼和港鐵其他站的增值機樣子不太一樣?



葛優在《非誠勿擾》和徐若萱的對白,這叫做「解放」,不是「淪陷」。



自動販賣機,有。有誰可以告訴M東鐵線究竟可否飲食?



通往月台的升降機,有。



洗手間,有。



接駁機場快綫的穿梭巴士,有。



中港城「好像」很近。



通往圓方的行人天橋。步行過去,十分鐘左右。



若問M如何以最快最便宜的價錢從大阪到京都我就曉,從港島到九龍就...




2010/02/15

旧正月ウォーカー

ハーバー・シティ


iSQUARE


パークレーン


ザ・ミラ


ニュータウンプラザ


ランガムプレイス


タイヤウプラザ


湾仔電脳城


鼎泰豊香港怡和店


春節大吉!好事齊來!





2010/02/14

動物園

正確的掃漆步驟是,先要剷走起撲的位置,再用沙紙磨滑,然後補灰,才能掃漆油上牆,不過,還有72小時便過年,走廊還好,看看那條樓底接近兩米的樓梯...... (_´Д‘) 

一於偷工減料,和化妝一樣,只掃漆便算了,一白遮三醜,過完年再算。



老骨頭散哂,元氣未復,又輪到執這間屋。

第一次事當然是先修復個生招牌,過年屋頂穿過大洞,真係大「吉」。

三天前,已確認逢「生」招牌皆出事,沒有活動的生招牌那就臨時釘番個不活動的牌匣上來裝假狗。

狐狸和烏鴉合不來,用Firefox上載成功但修改完後無反應....(~。~;)~ ほえ?

幸好還有Safari,合獅子老虎野豹長頸鹿...解決掉。

這隻烏鴉真惡搞。




2010/02/13

食・東京【Chez Matsuo】

貪慕虛榮,去了名店「シェ松尾」吃創作料理。創作料理,正名Fusion,和豉油西餐是兄弟。

 

奇怪的體驗,味覺像是玩了一趟木筏激流之旅。

先說端上來的麵包,普通地好吃,不及本地agnes b的Le Pain Grille。

沒選湯,來的是三點前菜,先吃白色小碟上的野菜,味道很強烈,很生,還可以接受。再試那個圓形的小杯,入口...

哇!好○酸~!

幾乎忍不住當場吐出來,這是甚麼Berry?可以酸到無倫?勉強的吞下。在日本吃飯,吃到爆粗,還是第一次。

輪到底部的Custard,美味的不得了,好吃到想追加。是因為之前那個太難吃,所以很普通的也會變成超美味?

第三個前菜入口,是另一番感覺,不酸,不難入口,但是,蔬菜最難吃的味道都引出來。

主菜選了平目,右邊的三片綠色物體是北海道馬鈐薯,普通的美味。魚肉結實,夾起來不會散,但只是普通的美味,輪到綠色的Mousse,一入口,又不禁驚呼,充滿了鮮魚、蠔和各種貝類的鮮味和香氣,給它十個「正」!

搞甚麼鬼?這是那門子的創作料理?

好吃、難吃、好吃、難吃、好吃、難吃......

最後來的是Chez Matsuo的強項,甜品。

今次小心了,每樣先試一小口,所謂一小口的意思是,先用舌尖碰一下,覺得沒有不妥就由走溜進口中。

先吃的是雪糕,雪糕很正常,就是普通美味的雪糕,但是除了雲厘拿外還混合了其他生果的味道,偏偏又說不出是甚麼味道。那個貌似蛋糕的物體,是用麵粉、蛋和牛做的,只是質感不像蛋糕,配墊底的Mousse有點怪異,配蜜糖又覺不妥,算,最後吃那個杯狀物體。

有前料,非常小口的去試。

一入口,顧不得儀態,忍不住立刻吐出來。

是....... 既酸且甜。

很多食物都是又酸又甜,但那個酸度是平常酸度的十倍,那個甜味又是平常的甜味十倍,同一時間衝擊味覺,一來一回,變了20倍,好難受。

但底部那個Pudding卻滑溜溜的好吃。

最最後是咖啡,糖是用天然糖,這個比較正常,但味覺已經有點昏迷。

奇怪的體驗,味覺像是玩了一趟木筏激流之旅,45分鐘的旅程,有高有低,既興奮,又作嘔,太迷幻。

你會試嗎?




CHEZ MATSUO
http://www.chez-matsuo.co.jp/




2010/02/12

蕗の薹

 如果不是去Bunkamura觀劇,也不會發現相鄰的東急渋谷本店有許多不錯的餐廳。

東急在渋谷有兩家店,連接渋谷駅的是東橫店,那裡的選擇認真麻麻,難為5号他們每天下午茶吃來吃去的都是東橫店まい泉的Burger。

在東急渋谷本店「銀座天一」叫了個新春膳,有海老、きす、牡蠣、ずわいがに、アスバラガス、ふきのとう、はす、小海老のかき揚げ。

個人來說,這家「銀座天一」的食物味道水準比其他分店為高。

雖然遠遠不及「近藤」及「天政」,勝在價錢和「つな八」一樣,但手藝和技術水準高三皮。

海老,好吃,尾巴也咬碎吞下。

アスバラガス,唔...不錯不錯。

きす,好吃,不過無法吞下那個尾巴。

牡蠣,噢... 好鮮啊。

夾著一個小小的天婦羅,外表看不出是甚麼。入口瞬間,震驚!

なんじゃこりゃー?!Σ( ̄ロ ̄lll)



一點苦,一點甜,一點香,再來一點苦,一點甜,出奇地和其他食材配合,是從來沒有吃過的味道。

另外一個,不捨得吃。最後待小海老のかき揚げ也吃光後,輕輕的放入口,依然震憾。

ふきのとう,那是甚麼?

回來往食材字典一找,ふきのとう,漢字寫作「蕗の薹」,雪未融便萌芽的野生山菜,是春之使者,在關東地區每逢二、三月便是季節。

ふき,又叫做蕗、苳、款冬、菜蕗。ふきのとう,只能在花蕾時吃,花開後可能含毒性,要特別處理云云。(見食材字典

款冬?

款冬吃過無數次啊!吃中藥時常有款冬,但都是曬乾的,而且,好像沒有吃過款冬花,新鮮的,想都沒想過會是如此美味。

原來,吃「苦」會吃上癮。



天富良 銀座天一 東急百貨店 渋谷本店
http://www.tokyu-dept.co.jp/honten/restaurant/index.html


2010/02/11

Cafe Royce

傻哥地下一階Cafe Royce的日式焗軟心芝士布甸,一個字,「正」!

 


何以寫這麼少字?問雅烏村長囉... (><)



2010/02/10

テレビ界てんやわんやの舞台ウラ

好書,好書,好書!推薦給一眾電視精!
 

2月1日出版,2月2日在三省堂見到,立読不用一分鐘,決定付錢。

這本書比上次介紹的《テレビ局の裏側》更容易看。《テレビ局の裏側》是從行內人的角度出發,內容仔細,但內容始終有點兒避忌,但《テレビ界てんやわんやの舞台ウラ》是從娛樂大眾的角度出發,幾乎是毫無忌憚的「爆響口」,發笑之餘又有料到,好看過甚麼週刊文春、週刊現代。


テレビ界てんやわんやの舞台ウラ
著 者■謎解きセミナール(編) 
発行所■河出書房新社(夢文庫)
定 価■514円
ISBN 978-4-309-49751-8


忘記說,傻哥有售。


2010/02/08

血立眠

一個星期後,場景對白音響依然歷歷在目。借用場刊裡綵排的照片,就只寫美術部份,反正這齣劇出DVD的機會性是零!( ̄▽ ̄)ノ

從頭說起,開演前就只是如前網誌般一個空洞洞的舞台。



舞台背後的大門打開,在陰暗的劇院裡,忽然看到渋谷街上轉來一輛貨車,司機下車搬貨,路上行人走過,像看電視,又像看真人SHOW。



舞台的「後門」正是街上的駐車場。穿著學生服的劇員從街上揮動紅旗,從大門直衝進舞台,再衝上觀眾席,像徵著那時候火紅的學生運動時期,很文革。



台上落下一台布幕,響起了跑馬場的音樂(那個時代的日本跑馬場音樂和香港的跑馬場音樂一樣?)。社會的「背後」是一片歌舞昇平。



六平直政擁著兩隻死貓踏著單車出場嘶叫。



公開リア的照片



然後演員們推著三堂佈景出來,舞台中的中央是公廁,靠左的是理髮室,靠右的是倉庫,貨車是倉庫的一部份。



在理髮店「蒲」的一群人,有妓女、爛仔、易服者、道友、殺貓人...很「砵蘭街」。



公廁,裏の世界。



正面。



側面



鳥瞰



舞台不太,佈景是全部推在台上,公廁佈景前後移動時出現不一樣的效果。在良被記者追訪的時候,六個人都擠在那個極狹少的空間,前面關上門,甚麼都看不到,來一個180度的旋轉,背後是封了紗狀物體的透明膠,很難看到演員的表情,但利用燈光的效果,聲線等變化來交待。



理髮室的佈景是斜放的,主場景在倉庫的時候,燈光也會打到理髮室去,當兩個演員對望時,觀眾便可以利用鏡的倒影來看到另一個演員的表情

中場休息後,理髮室的佈景移動至正中,理髮室的鏡,倒映的就是場內的觀眾。



原著來自鬼才寺山修司的處女戲曲。背境發生在學運社運火紅的六十年代,17歲的少年良(森田剛),一股熱血,充滿理想,追隨地下革命活動的灰男(窪塚洋介),卻無知地被人利用,結果做成無法挽救的悲劇。

「一本の木にも流れている血がある そこでは血は立ったまま眠っている」。


延伸閱讀(中文版)
寺山修司特集



〜 毒 舌 番 外 編 〜

世界級的蜷導即是世界級的蜷導,任由主役自行發揮,包括排練與否!良的金髮造型,是森田剛自己決定的,灰男眼部的化妝,是窪塚洋介自己決定的。

蜷導不放手的,是「曲」的部份。

「戲曲」者,自然有劇情也要有歌舞。大師級的蜷導當然老早知道,兩個正職歌手的主役,實是走音歌王。劇內,所有唱歌跳舞場面,全部留回給其他的演員(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