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29

Pop up! SMAP 札幌意外收獲

2006.7.29

今年... 去了玩接機。事實上,只是因為台灣友人W君同我差不多時間到達新千歲空港,老早約好先在機場見面,然後去吃飯結伴上路有說有笑時間快過一點。結果因為W比我早到,她離開海關時又見到日本的FANS整齊的坐在地上,於是我們便無端結伴接機。

說實在,如果不是W君,那有耐性去等數個小時,更何況是其實大家都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當天到,更加不知道他們坐甚麼航班。W君自得其樂,自備 iPod又聽歌又看中居的節目。旁邊坐不定的小妹們有意外收獲,哈!不但讓她們見到Exile,竟然還拿到成員們的簽名,拍了照。

坐在那裡看風景真是挺有趣的。差不多大部份都是當地人,有人拖著小狗來,那隻狗也真有趣,不停的吃吃吃。又有好幾個小孫悟空在,只有很少部份人是從別省坐飛 機來的。本來在薄野訂了檯食飯,結果時間一改再改三改。就是這樣又坐又站的等了四個多小時,機場內愈來愈少人。終於門外來了車隊。聚集下來的300多人被 機場的工作人員一直往後趕,然後黑西裝們從車上搬出幾個2米5高度的大屏風出來,人群發出悲鳴~~~原來只是嚇唬大家,為首戴眼鏡的小平頭(單看文字大概會誤會是Stanley ^^)開始跟大家談判,如果不跪在地上看的話那就用屏風封掉出路,如果大家發出聲響那就立即沒得看。大家都上當了,當鐵馬出現時還鼓起掌來。唉~



長話短說,這樣子拖拖拉拉的都有差不多一個小時。那5個出來了,不!只有3個,開始還有人哄叫但給「o殊~o殊~」的聲音壓下去。跑在最前面的是吾郎,第一次見到吾郎戴著線織帽子,幾乎錯認那個是中居,不過不會啦,那麼壯,和吾郎戴著差不多款式的烏蠅鏡,走在吾郎左手旁微微落後的是拓哉,綠帽綠衣,印像中衣服有好幾個口袋,反正他的手是插在褲袋跑出來的。再稍後偏右的是... 染回金髮的慎吾!沒戴墨鏡還偷偷的瞄了右手邊的FANS幾眼。

像等了 一世紀那麼長,我跟W君說「那兩個不是坐別的飛機來吧~」那兩隻就出來了,戴著太陽眼鏡帽子穿著及膝牛仔褲穿著Adidas運動鞋(竟然不是期待中的人字拖)跑在前頭的是中居。呀!好瘦!好瘦!!好瘦!!! 怎麼會 瘦得雙頰都凹下去,好嚇人!是結膜炎嗎令他瘦得這個樣?真的給嚇壞!隨後是拖著米色底橘色橫間行李皮膚白得耀眼的剛,人群按捺不住,大喊「つよし!つよ し!」又舞手足蹈。還是剛最好人,稍微慢下來朝我們這邊不但用眼神打招呼還點頭。

SMAP一離開大門,大家都趕忙跑向窗口的位置,臉貼著玻璃,看著那5個坐上車,跟著才看到追車的日本人小步小步的跑,唉~到底是鄉下人少見大場面!這樣子跑那追得上。就是這樣,等了4個小時,看了2分鐘便散隊了。

(續)

2006/08/27

宿・宇多津【瀨戶大橋Sunroute】

瀨戶大橋Sunroute Hotel
http://www.sunroute.jp/HotelInfoSV

都說單看酒店的宣傳資料和照片不可靠,Sunroute也是集團式經營,心想差不到那裡。結果,一分錢一分貨。



左上角的是瀨戶內海大橋嗎

風景如圖,還可以看到瀨戶內海。位置無得彈,過了瀨戶大橋進入四國,就在宇多津站旁邊。附近沒有建築物(人影也沒有)很易找。服務人員的態度也不壞。和所有鄉下酒店一模一樣的是20年如一日。房間小;光線不夠(想起蔡樣每次旅行都帶電燈泡的故事便笑不出)椅子沒靠背;沒電熱水壺,有的是一個小電爐和一個小煲,分開的,水滾會瀉。房間內上網設備倒是有,不過要自己動手,Check-In後拿著Modem和Cable,回房找了大半個小時才找到那個插口,不在牆上,不在桌上,不在電話旁,是電視機!

晚上才知大件事!冷~~~!!!

明明選了暖風還是送出冷風,關掉那個空氣調節。再把帶過來日本的衣服包括三件長袖衣服外套全都穿上,訂的時候是一間房但酒店讓我住進二人房,再把鄰床的被舖都拿過來蓋上身還是冷得發抖,天耶!才不過是九月,午間氣溫還有二十多度,怎麼晚上冷得只有4, 5度的樣子。勉強住了兩晚,早上急急回岡山。



(照片出自官網)

從高松到宇多津,坐特急也要數十分鐘,如果真的要住到宇多津,早知住這家。

宇多津Catherine Hotel
http://www.catherine.co.jp/


宇多津站,不要說晚上,白天也是人影一隻不見。




2006/08/25

宿・廣島【Hotel Granvia Hiroshima】

Hotel Granvia Hiroshima
http://www.hgh.co.jp/

Granvia集團旗下的酒店質素很參差,不過廣島這家留給我的印象奇佳。讓我選的話,直至目前為止,是山陽新幹線站上蓋酒店裡最好的一家(雖然其實我沒住過好多家)但廣島站離開市中心有一點兒距離,不可不知。

一般地方酒店的服務員盡是臉笑肉不笑,大城市的酒店服務人員不但不笑,更多的是正眼也不看客人一眼。廣島人出奇的親切,幾乎以為自己回到七十年代的日本。

地理位置上,Granvia在廣島站上,就算下雨沒傘也不用擔心。每個房間都光猛寬敞,窗是大大大的一個,最小的單人房都有17平方米,上網不用另外付費,浴室風筒等設備齊全,房內又有沙發。

酒店2樓有一家和食料理「瀨戶內」,照說一般酒店餐廳都沒甚麼好吃,這家店不但服務好收費便宜,更重要的是東西好吃!お造り像是在海上即撈即吃,小小的午餐,不起眼的地方也做得一絲不荀,每一口都感受到廚房對食物的熱愛,對大地生命的尊重。


從房內看出去的風景。





2006/08/21

日本酒店旅館HOTELホテル~北海道篇

札幌日航JR Tower
http://www.jrhotels.co.jp/eng/index.html



今年7月札幌之旅住在JR Tower日航,注意的是札幌有兩家日航,在札幌站的那家叫做JR Tower,另一家在機場,不要讓笨蛋旅行社弄錯。JR Tower的地點優勢絕對第一,因為就在札幌站上面,房租的價錢當然也和地點掛釣。基本上住在這裡是可以滴雨不沾便可利用地鐵線遊玩整個札幌,而且機鐵直達。札幌站內有各式各樣的土產店,又有大丸,便利店,食街。如果愛坐巴士去機場的話,這裡離機場線巴士站頗遠。要考慮清楚。不過巴士站會搬,鐵路不會搬。

整間酒店的裝修還算新,清潔尚可,房間大小算是一般。住的Moderate Room單人房的床有140cm闊,算是綽綽有餘。房內的設備也算齊全,浴帽,牙刷牙膏,剃刀,髮刷。女士們如果忘記帶化妝水潤膚油之類也不要緊,可以免費索取。花灑頭沒有按摩調節掣,但可以移上和移下。水力也夠,沒忽冷忽熱。水的溫度調教和開關手掣有點緊,對老人家來說可能會有點吃力。相比其他日本酒店的浴室,札幌日航算是寬敞,而且不是那種「啤」出來的硬膠殼。

服務上,基本上算是及格。大堂上備有多組沙發,同時多人Check-In的話,採用叫名制。服務人員大都聽得懂英語。雖沒有試過他們的餐飲,但起碼有Room Service。我在日本很多時選用日航是因為它的睡衣,粉綠色,很可愛,前面扣鈕,長至及膝,不用穿那討厭的日式浴衣,睡到半夜,腰帶不是過緊透不過氣來便是鬆脫著涼。也有提供可能是即棄的毛巾拖鞋,為甚麼說「可能」呢,因為寫明不准拿走。左看右看都應是即棄的,感覺上有點小家。冰箱也不用付錢便能打開,在便利店買了冷飲沒回也有地方可放。有些討厭的酒店,不理你用不用,一打開門便收錢。

小缺點是有一晚大概兩點半回到酒店,大堂裡一個當值人員都沒有,故意坐在大堂10分鐘還是人影不見,有點恐怖。

最大的缺點是房內的書桌設計問題。嚴格來說那不是書桌是化妝桌,是那種揭蓋翻開來才看到鏡的舊式樣子,放了電腦上去那個鏡便永遠不能用,書桌很迷你,連酒 店提供的資料檔案夾都放不下去。狹窄的旁邊還要放了熱水壼,冰壼,實在很危險。桌上的電掣插頭犯了所有日本酒店的毛病,又小又近。明明有兩個插口位,但個接口都太近,電腦在充電時電話便不可以充電。而且大型的Adapter不能用,只能用小的。

總括來說,如果價錢降低一點的話下次再來札幌會再選擇這裡。如果還是這樣的價錢,不如選擇別家,把省下來的房租坐計程車算了。


第一次入住Keioplaza-Sapporo時嚇了一跳,房間寬敞風景漂亮設備也算齊全,但就是殘舊。去年再入住,客房改裝過,尚算滿意。但大堂的裝修依然是暮氣沉沉,半夜三更回酒店,大堂總算有服務人員在,但四份三的地方關了燈。大問題沒有,只是從札幌站步行過去要10分鐘以上,沿途當然沒瓦遮頭,而且大路通風,不要說下雪的日子,五六月也吃不消。坐計程車又一定給司機心中咒罵。

如經香港的旅行社訂房大多包早點。要吃,上22樓吃日式早點,千萬不要往地面那間。香港人沒手尾,吃飽拍拍屁股便走,地面那家人手不夠,杯盤狼藉,沒人收拾,看見已倒胃口。早點是西式的,當然不會有廚師為你煮太陽蛋。與其和團體客爭吃難吃的早點不如去朝市覓食。

京王Plaza的好處是酒店大,房間數目多,工作人員又和難纏的團體客打得交道多,總算經驗豐富,住了好幾次都不見出錯。


札幌東急Excel
http://www.tokyuhotels.co.jp/en/TE/TE_SAPPO/index.htm

東急Excel不近札幌站也不近札幌銅鑼灣的薄野(Susukino)而是在中島公園。顧名思義,那是一個較為寧靜的區域。中島公園站沒有昇降機,拿著重型行李會頗吃力。附近便利店有幾家,商店少得可憐,連吉野家老麥都不見。但空氣好,恬靜,早上散步是很優悠的。

房間比日航略大,比京王略細。問題是房間的牆璧薄,試過一次隔鄰的住客大概喝醉吵吵鬧了大半晚,和職員員投訴了好幾十次都只一味的「係係係」根本沒有人上去鄰房查問甚麼事,又不肯替我換房。問是否沒有空房間又不答,給我印像極壞。

房間可以上網,上網需每日另付1,050日圓。除非札幌真的找不到房,否則不會再入住。



2006/08/19

Pop up! SMAP 2006.8.18福岡

台湾親友W君七月時說:「如果福岡我抽到B席,你一定要來啊!」二十份一的機會,那會放在心上。結果某早W君打電話來:「抽到了B13啊!」。沒機票,去不成,昏倒(後記:七年後才發現那個座位去了大I姐到)

和福岡無緣。每年Sea Hawk都訂不到。今年2月託福岡友人去訂房,本地人自然有本地人的網絡關係,滿心以為這次萬無一失。誰知演唱會行程公佈前的一個月,已訂不到八 月的房間,Sea Hawk的答覆是一天半天沒問題,連續兩天不可能。等到演唱會行程正式公佈日期,一看,原來連SMAP也訂不到,才稍稍氣順。

是日,台風吹襲福岡。泡菜人未能回江戸趕いいとも,福岡中継。



818的演唱會和其他場次有甚麼不同?當然是為中居慶祝生日!

拓哉:大家都知道今日是甚麼日子呢~!

























樂隊奏出音樂,全場大合唱「Happy Birthday To You~♪」後,推出了一個長方形的生日蛋糕,在一片「Omedetou~」此起彼落的歡聲下吹熄蠟燭,迎來一片花海。

拓哉:這束花包含了你們(FANS)的心意!
中居:蛋糕請退下(莫非怕又來一個26小時 ^^)
慎吾:演唱會中慶生,中居你真幸福!我的生日在一月呢~!
中居:那我們做Dinner Show,又或者冬Con…
慎吾:我們從來沒試過冬天的演唱會呢~
吾郎:我也一次都沒試過在演唱會慶生,中居くん以前都試過好幾次!
拓哉:剛七月生日也很可惜...
慎吾:七月是SMAP一年中最忙的日子(註:錄新專輯,上雜誌,演唱會的宣傳等等...)
中居:不如來一個遲到的慶生?
【HAPPY BIRTHDAY剛~♪大合唱】
剛:好開心... 微妙~
(福岡真是福地,2000年的福岡演唱會也有為拓哉慶祝)
中居:昨晚大家做了甚麼?
拓哉:那三個(吾郎,剛,慎吾)不是說出去吃晚飯嗎?剛本來予定昨晚回江戶,結果Iitomo開始以來第一次在這邊做中繼…
剛:今日在台風之中去了西日本放送做了Iitomo的開場(註:颱風關係沒辦法坐飛機來回)
(會場反應~微紗...因為應是TV西日本不是西日本放送)
中居:有沒有觀眾?
剛:一個!後來逐漸來了一些...
中居:剛,你很有吃颱風報導員飯的那種感覺呢~(註:中繼時剛頭戴鋼帽身穿雨衣)
剛:嗄?! 這是讚我嗎?
慎吾:我們確實去了吃飯。
吾郎:一直以來,多是只有我和剛去吃飯呢~
慎吾:我和剛最初兩個打算吃「日本食」...
吾郎:那個叫做「和食」呀!
慎吾:討厭!你現在才修正?那個坐的地方有這個舞台那麼大(約十米闊?)入到房間內,豪華料理一排陳列出來。我在想為甚麼店裡的人還不來(一邊和剛擠尾弄眼)
中居:你倆擠尾弄眼做甚麼?
慎吾:兄貴(=剛)很奇怪!
剛:因為Iitomo的關係,我打算自肅(=不喝酒)不過慎吾一直勸酒,隨著時間的流逝...
拓哉:呀~~~3個小時後呢~
剛(樣子驚慌)不是這樣...
拓哉:有甚麼不一樣?
拓哉:我在酒店房間吃呢。我曾問過大家是否打算出外吃。因為剛說不去(Iitomo的關係)所以就留在飯店內吃Room Service。然後去了GYM(還是Massage?)再跟著去了大家都在的那間房,嘩!滿檯都是日本料理。剛指著料理「木村君,吃啊~!」我說「剛吃飽了!」剛「你不領情~」跟著耍出這個醉拳打在我身上。於是我回他一拳,他接著又嚷「你也給我打一拳」「好,你過來!」砰!的一拳打過來。








慎吾:兄貴,你也飲得太多了!
剛:但勸飲那個明明是你!慎吾很懂得讓人喝到不省人事!
慎吾:明明又是你說不出去吃飯的。「木村君中居君不去的話,我也不去」...
拓哉:對!如果大家都不出去那就不去好了。
慎吾:剛說大家也許嫌棄他(不要叫他們了),就算大家都討厭你我還是喜歡你啊!
拓哉:請客席上的大家暫時關掉Pen Light。
中居:對!禿頭的請戴回帽子(反光?^^)


中居SOLO後的福岡版篇
金髮女:聽說你的親戚今天來看看演唱會,弄錯了地方,去了福罔Sun Palace。你的親戚也是笨蛋嗎?
中居:(苦笑)
金髮女:聽說你今天生日!?
中居:呀... 是...
金髮女:四十三歲?
 中居:三十四歲!!!四十三那個是Matchy!
金髮女:因為你生日,所以才打風!!
中居:嗄!? 又是我的錯!? 生日好像跟颱風沒有關係吧~
(接著是中居對客席的獨白)
很多謝大家方才為我慶祝生日。我不很懂得如何在臉上表現自己的心情但內心真的很高興很開心!
(會場:NAKAI! NAKAI!)
中居:唱完「夜空」時,請大家不要再拍手~
(會場:ENCORE! ENCORE!)
中居:請個,也請大家停止,田為別的SOLO(木村)還未唱呢~我再唱下去,演唱會越來越短啊~真的,謝謝大家!(低頭)


Bang!Bang!,村爸咀慎吾,慎吾又咀吾郎。Lucky San又來了個男生。中居,應該有個難忘34歲的生日吧~!(後記:沒想到從這場開始大佬就不能跳舞了)






























2006/08/18

Pop up! SMAP 2006.8.17福岡MC

收到友人電郵過來的福岡17日MC,笑得從椅上跌到地下。

話說,今次颱風吹正福岡,雖然福岡Dome不是野外場但舞台道具又多又重又要搬出搬入,於是綵排完畢後就特意請了個神社的道士進行拜神儀式(臨急抱佛腳?)

拓哉模倣師傳的喃嘸語調「... Po~Pu~A~Pu~Su~Ma~Pu~...」

拓哉:太好笑了,雖然是很嚴肅的場合,幾乎忍不住笑出來。

慎吾:我都覺得好好笑,唯有合埋眼死忍,豈料站在旁邊的木村君,一腳踏落我到...

拓哉:放玉串時(註)各個單位代表逐個輪住放低... 「請代表SMAP的中居... 」咦?一看,怎麼一枝都不剩,師傅細細聲:「冇問題!冇問題!」跟著在已放上神枱那堆玉串中抽回一枝出來交給中居「係~請~!」

一個戴著帽穿著闊袍大袖的道士手執塵拂,用唸經的腔調諗英文,再逐個請上香,香的數目不夠,把原本已插進香爐的香拔出來,交給中居再插,笑死人了。


註:玉串(たまぐし)是日本人拜神驅邪供奉時用的神木,結婚動土開戲奠祭等儀式時都會用到。
















2006/08/17

福記









名古屋友人S小姐大駕光臨,因為天使先生經常去福臨門,所以我們去了福記碰碰運氣,個個聽見福記都心驚肉跳,但只要不吃鮑魚燕窩魚翅,福記飲茶的價錢,和利苑海都差不多。當然,味道也是差不多。

福記最好吃的還是有蝦做配料的點心,無論是蝦粥,蝦腸,蝦餃,百花乜乜物物的都好吃。

蝦餃$40一籠4粒,海鮮卷$30一碟3件,蝦粉果$30一籠也是3粒,總之$10一粒,好易記。

一頓午飯三個人吃三百多,灣仔午飯時間算係咁。

如果天使先生出現S小姐大概會覺得兩仟一位的商務套餐也很便宜。

不過天使又怎會日光日白出勤(笑)

Pop up! SMAP 2006.8.13橫濱MC









2006.8.13 MC(廣東話版)
拓哉:Hey!!! Enjoy嗎?今日冇雨大家可以盡興啦!不過今日又甩咀...
慎吾:木村君,好唔掂呢...
拓哉:你都甩咀咩?
慎吾:咁梗係!你甩我又甩!
拓哉:剛,少有的熱情呢~!Take Off時一手搭著我膊頭,嘩!好鬼痛呀!好以好耐冇見個D監製咁(另有所指?)
剛:唔好意思呢~木村君
中居:Take Off邊忽?
剛:@#$!%^&*$^#~@$%
剛(開心樣)咁木村君封我做Locomotion Leader嘛~
拓哉:下?乜你個高潮原來係Locomotion呀?
中居:乜唔係Album入面D歌o架?
吾郎:唔... 老實講,我都幾妬忌...好彩我都係Paripia Leader唔輸蝕!
拓哉:今日又同尋日個位一樣,得番4個人面對面...
中居:既唔唱歌又唔跳舞,一味係到揮手!
慎吾:TSUYOPON一條友係到NaiYaiYai!
剛:你地當係藉口都好啦。o黎親花道就會自自然然咁同人揮手。
中居:o下?係咩?大家都係咩?
剛:我已經記住啦,不過o黎親花道都係咁... o車!慎吾你頭先o黎到咪一樣揮手!
中居:你以為係學園祭咩?
慎吾:我就係發現你係到揮手想話你知又做錯呀!
剛:呀... 原來如此。吾郎San,你今年跳舞好勁呢(意圖轉移視線)
吾郎:係呀... 開騷前特等唔吹頭去去練習呀!
拓哉:我行過後台,見到佢單手拎住個Hair Brush扮咪,一直對住個鏡練轉身。我都忍唔住停係門口到睇。跟著(扮個好恐怖o既樣)吾郎就問:「咩事!?」
吾郎:嘩~𤓓爆o即!
拓哉:唔係呀!好正呀!
吾郎:你究竟偷偷地睇左幾耐呀?
中居:吾郎,你今日目訓晝覺o即~
吾郎:o下!乜見到咩?(驚)
慎吾:係呀!坐係梳化到,擎大個口!工作人員叫我地o黎叫醒你,你一醒就叫「𤓓呀」
吾郎:邊個想俾人見到自己目訓覺時個樣o架?
中居:好可愛呀(扮吾郎)
吾郎:平時有少少聲我都會醒o卦~好似D鐘行緊個陣咁我都會醒
中居:咁即係唔駛目訓o即~
拓哉:我冇份睇呀!
吾郎:木村睇我又唔介意喎!
慎吾:引誘你呢~不如Share一間房?
拓哉:點解我同吾郎?
中居:因為你唔會望住佢目訓覺個樣咯!(望著剛)喂!你睇緊乜呀?遊魂?
剛:唔... 睇緊個天有舊雲經過...
中居:你知唔知我地講緊吾郎的壞話?
剛:知!我隻眼望住個天o即,右耳聽緊o架~!
中居:右耳入左耳出呀?
(剛離咪講o野)
中居:做乜呀?
慎吾:喂!對住個咪講先得o架!
中居:你係咪又飲醉酒?
草:....
4人:對住個咪呀!
拓哉:你係咪係個心裡面諗「點會飲醉呀!係咁流哂D汗出o黎」
剛:我咪好似平常一樣。大家,開親演唱會都實high架啦~!
慎吾:Paripia時「1, 2, 1, 2 Frustration...」個陣,拜託哂你啦!大佬!
剛:o下?又講呢D?
慎吾:大哥大,拜託你呀!
剛:喂!好收聲咯喎~!
慎吾:連續兩日被大佬省呀!13萬人面前!
剛:你叫我大佬即係玩我o即!
(慎吾大爆笑)
中居:事到如今你先發現?
拓哉:剛,你呢排好多身體接觸喎~!
(除了吾郎,剛忽然逐個去抱抱,中居同拓哉當然閃得切,剩低慎吾狠狠地回抱)
剛(指住慎吾)你個衰仔!
慎吾(又再故意)大佬... 唔係呀!
拓哉:好似聽到D番薯係到話「剛,冇事呀?」
剛(求救)吾郎San~
吾郎:救唔到你呀(笑)







2006/08/16

Pop up! SMAP 橫濱二牛定價賣票被捕

札幌牛1枚票賣三萬被捉都算
http://hochi.yomiuri.co.jp/topics/news/20060730-OHT1T00210.htm
http://www.sponichi.co.jp/society/flash/KFullFlash20060730035.html

但橫濱兩隻牛原價賣票都被人放蛇真係有D可憐
http://www.sankei.co.jp/news/060812/sha094.htm
http://www.nikkansports.com/entertainment/f-et-tp0-20060812-74770.html
http://www.sponichi.co.jp/society/flash/KFullFlash20060812046.html

... 這樣子,以後還有沒有飯(FAN)敢在會場讓票?不同時進場又怕被事務所中止會籍,定價讓票又怕飯當「犯」辦...Orz

2006/08/14

Pop up! SMAP 2006.8.12橫濱狼狽演唱會

昨日才發現原來「橫濱+福岡」一星期內可以看4場還加送中居生日,アホか!嗚嗚嗚~

大白痴本來的如意算盤是不看野外場,日曬雨淋, 和我同樣想法的人原來多得很。日拍D11一萬三千兩枚起標到結標時間都沒有人入標。那些E, F, G, H的票價一圓起標的也有,一百日圓起標的都有,成交價都只在票面價的一半左右。但是如果去了橫濱,14日15日可以去ALTA(當然沒有人會預料到今日東京發生東京大停電事件)16日出發去福岡,19日回香港,七天看4場真美妙!嗚嗚嗚~

唯有自我安慰,果然不出所料...

橫濱場的拓友L的簡報。12日下午一點左右,開始打旱雷,跟住是傾盆大雨,中間不斷夾雜著閃電,果然「青い稲妻」也給SMAP吸過來!排隊購物的人都渾身濕透,中段時間曾經一度停賣演唱會的週邊商品,求票的人一個不見,黃牛無所事事。等到4點雨開始下得比較細但原本予定3點讓人入場的大門依然緊閉,最後5點大門打開。5:30的開演延至 6:15才開始,W Encore的Shake給斬掉,演唱會9:45完結,都不算壞啦~!為補償損失,13日的演唱會結果是玩足4個鐘(羨慕)

今年的橫濱場的座席和往年有少許不同,中間沒有了三個Block(!) 而中央花道比以前長了,但札幌就和往年一樣,感覺上花道兩旁的距離是寬了,還猜想原因大概是因為加添了發置長汽球的器材,但橫濱又好像不一樣。另外,橫濱 場在Songs of X'smap時部份Arena位置會出現肥皂泡沫,不知是橫濱獨有還是新加添的元素。又據聞第一天煙霧散去那5個還未飛出來,幾乎穿幫!

蝦碌
====
12 日,話說藍色西裝時,五個分佔一座樓梯,當慎吾唱完Triangle的Solo版,五座獨立的樓梯會合成一體。但當四座樓梯已合而為一時,最右邊剛站的那一段機械故障,紋風不動。機警的中居立即指示剛走過去時,初男繼續一貫他在札幌的作風,一動不動(笑)燈光打向中居,立即笑意盈盈繼續唱歌,燈光轉向 其他人時,中居急忙又向初男打手語「嗨!向上行繞過來」對吾郎和拓哉「你兩個就在那裡不用動」跟著再指揮拓哉和吾郎就地坐著唱,慎吾迎向剛,終於順利完成 ^^

哈哈哈!已經是TOUR的第四回公演,蝦碌依然不斷。其實在札幌第一日公演時已發生同樣情況,剛的那座樓梯又是紋風不動,拓哉那座則 行了一半停下來,反應 迅速的中居一打手勢,絕頂醒目的拓哉若無其事,雙手插在褲袋內很優雅的沿樓梯向上到達二層舞台繞個圈子再往下行會合那三個,到中居再三揮手叫剛過去時,一 直呆站的剛才如夢初醒,蹬蹬蹬蹬蹬的向下行,行過主舞台會合那四個。

12日 Dear Woman時中居失聲?忘記歌詞? 後段的Dear Woman是完全聽不到中居聲音。有目擊者指中居當場對著工員指示個咪出了問題。嗯~工作人員,你們是故意的嗎?

13日 Take Off時先是拓哉忘記歌詞,跟著輪到慎吾。Simple時又輪到中居。果然,忘記歌詞是會傳染的。

初日及翌日的位置編排有少許變化。基本上就是行車方向互調及Lucky San的座位終於不再一樣。

2006.8.12 MC
==========
(拓哉開始講o野中居就問工作人員拿來的毛巾用腳開始抹地)
拓哉:個幾鐘頭前都係到諗緊點算?唔通真係要中止... 而家見到大家,好感動,好開心。好感謝工作人員... 喂!抹地個位阿叔 (中居) !!!!!!!!!
中居:雖然落雨天個個都幾乎線親,但有個叻人乜事都冇呢
吾郎:係!多謝哂!
中居:轉個圈睇睇~
(吾郎一口氣轉了三個圈)
中居:三個圈!
吾郎:咦?三個咩!? 我諗住轉兩個咋...
拓哉:你目標咁低o架!
拓哉:今日仲有個寧舍High~!我係昇降梯唱緊Kansha時,下?點解Earphone到傳o黎Locomotion!嚇得我!
慎吾:係咯... 個個唱緊bakabakabakn時某人的表情(一邊模仿剛一邊偷偷睥)
拓哉:NaiYaiYai前奏咪「nana summer time」跟著應該電話響起o既,無端遄走個「Hey! Summer Time! Hey! Summer Time!」
剛:下?乜聽到o既咩(不打自招)
拓哉:仲有,仲有,有人Stand By時對個森林瀑布大喊「呵~~吔~~」(扮泰山?)
慎吾:仲對住噴水池講:「呀!水呀!」
剛:咁多位對唔住啦!演唱會自然HIGH嘛!大家係咪咁話!
(會場:Yeah~!!!)
拓哉:你咪拖FANS落水啦!仲有呢,NaiYaiYai時大家係合埋一齊時,單你一個無端端對住Stand係到揮手!
中居:呢個唔係你專用會場呀!仲要一邊揮手一邊世起棚牙(扮剛)你好似係北海道已經係咁。
拓哉:呢個又唔係咩選舉活動,做乜揮手?
剛:係係係係係係係係,收到。以後會專心。
慎吾:喂~你咁辛苦練習成咁,唔好又唔記得呀!
(回到主舞台)
中居(望住由上而下的水)欠陷住宅?係到點跳舞呀?
吾郎:不如放個桶裝水?
慎吾:濕哂啦!
中居:木村,你話點?(去到重要關頭就拓哉 ^^)
拓哉:冇法啦!或者唱得好聽D星都出埋o黎
中居:大家拎住個枝Pen Light唔係星咩~剛,你冇咩呀?
剛:... 冇野... 請大家欣賞「星空之下」
中居:你同木村係到吱吱噚乜呀?
拓哉:最緊要樂隊冇濕到就得。剛,你個earphone聽得清清楚楚嗎?
中居:佢個個助聽器o黎o架(笑)
拓哉:好,請大家一齊唱「星空之下」


* 初男語錄「如果而家日本沉沒,你想吃的食物是?」「... 納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