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31

(*^ー^)ノ I COME WITHout THE bRAIN

Rainy days never say goodbye
To desire when we are together
Rainy days growing in your eyes
Tell me where's my way

by Gazebo~♪



呵呵呵....... 認得背後的公園嗎?(^▽^)



村巴在同學年裡對オサム說:「沒有擔心過。」這句話的背後,可以有三個意思。一、只不過是小事一樁,有甚麼好值得擔心的?二、要發生的始終會發生,擔心也沒有用。三、恨了很久,不知幾高興...



看到這個紅地氈,想起去年演唱會的舞台設計,A席又是お尻祭り。



由左至右:村爸、導演、Josh Hartnett、陳嬿溪(導演太座,也是本片主角)、秉哥。此片第二男主角,西班牙籍的Elias Koteas,及余文樂,均無列席。



明明沒有下雨,卻一人派一把傘...



站後排的真陰功!


ICWR Premier@Roppongi Hills 2009.5.27

電影的名字是甚麼?

你看不到紅地氈上的招牌嗎?I Come Without the Brain...

天天都被春雨們追斬,難怪毒舌波鞋一年跑爛三四對......





2009/05/30

巴士乘客的品格【香港208號篇】

208號線,單層巴士,行走廣播道⇔尖東。

208號,全程收費$7。基本上選坐208,都一定有位坐。這一班次,也不例外,剛好半滿,換句話說,所有雙人座位都被單人佔據。也一如以往,全部人都霸佔著路側的位置。

有趣的是,這一班次,剛好全是男乘客,大部份都是頭髮花白或是已經半禿的阿叔。最年輕那個,也起碼有四十多五十歲。

巴士搖到半途站,四個十六、七歲,穿著背心短褲人字拖,似是北歐來的金髮少女上車,嘰嘰呱呱向司機查問巴士會否經過某地點,擾攘了近兩分鐘,雀躍的少女們商量了一下,把錢放入錢箱,終於踏進車廂內。

這時出現奇景.......

像摩西分紅海一樣,明明都是坐在路側的乘客,倏地全部飄移至窗側的座位。

誰說香港的巴士乘客沒禮貌?

2009/05/29

分手總要在雨天

2009.5.27 香港 雨




為甚麼分手總要在雨天?

為甚麼每一次,總是選擇在雨天?

為甚麼打著傘,還是一腳雨水?

還是... 那其實是一池眼淚?

是不是因為雨裡看不見你的淚水?

還是任性的你故意借雨天來戲弄我?

雨天,總會思憶起某段從前

.
.
.
.
.
.
.
.
.
.
.
.
.
.
.
.
.
.
.
.

2008.12.5 稚内 雨

我才不怕你的任性(`Δ´)なんだとー!手袋裡永遠備有嘔吐袋三數個,穿洞入水又如何,套上膠袋,穿回襪子,風雪無阻,繼續上路。



NB1400, Born in US; Passed away in Japan 2008.12.5 (Left)
NB1500, Born in England; Passed away in Hong Kong 2009.5.27 (Right)



BTW,英國版比美國版長命,RIP!



2009/05/27

零食日語(49)

這篇從東日本寫到西日本的零食日語,幾乎不見天日,呵呵呵...(´▽`) ウフフ

自從某次在機場跑道被困20小時,又餓又睏,毒舌女不論踏上任何交通工具前,自動自覺,先買下零食和飲料。

日本,不是每一條火車線都不准吃喝的,火車達人們,你可認得這輛是甚麼車?

◎ Calbeeじゃがりこ バジルトマト


四月才在日本推出,五月在黃埔吉之島已經看到。快的原因可能是因為不好吃所以日本賣不掉,趕快出口散貨!

◎ Asahiクリム玄米ブラン ブルーベリー


藥屋只售88円,繼續Balance Up!

◎ Asahiクリム玄米ブラン 黒ごま


Blueberry的味道可,但還是較喜歡Cream Cheese。芝麻味則比想像中來得淡。

◎ Glico Pocky Choco Banana


期間限定,不會不買。

◎ Meijiピスタチオ


ピスタチオ=Pistachio,不過這個是在香港買的。開心果的味道不夠濃。

◎ KitKatエスプレッソコーヒー


關東和關西,又豈只是生活習慣、衣著品味不同,連零食也不太一樣。在東京的便利店隨意看到的KitKat,去到大阪,一款不見。唯一找到一個從沒吃過的,是エスプレッソコーヒー(Espresso Coffee)。

◎ KitKatマスカット・オブ・アレキサンドリア


マスカット・オブ・アレキサンドリア=Muscat of Alexandria

這個嘛... 不在東京也不在大阪,而是在樂富的吉之島買下的。(* ̄∇ ̄*)ヘヘ

◎ Meijiシュークッキー


東京沒碰到的Meijiシュークッキー(バニラホワイト),大阪倒是週遭都見到。

◎ Meijiコパンバターソルト味


又是明治的コパン。不像巧克力,這一系列的味道並不經常替換,這回是牛油味バターソルト味。不錯啦,雖然價錢其實有點貴。

◎ MORINAGA醤油スイーツチョッコレート


森永期間限定的豉油朱古力,四月才在日本發賣,五月在香港已見到,厲害!

味道,沒半點醬油味,吃後也不覺上癮。可有可無。

◎ Glico Prime Gateau


一看就知道,M去到京都。京都很奇怪,賣的産品經年不變,而且都是綠茶味。

好吃又如何?當你吃來吃去,吃去吃來,依然是綠茶味,已經搞不清這個和那個有何分別。

◎ Meiji北海道チョコポテト


チョコポテト=Chocoate Potato=巧克力薯條。

味道不倫不類,如果不是56王子,才不會捧場。オホーツクの塩味,已經比海苔鹽味那個正常得多。

話時話,明治那個壁紙真的好牆紙。到底是事務所又不許真人露相?抑或純是設計師的手法?

海苔鹽巧克力薯條的大鼻王子廣告造型Ψ(`∀´)Ψ





2009/05/25

白色巨塔

日本在住的友人放工回家,赫見母親躺在樓梯的角落,原來下午兩點從二樓滾下來,一直動彈不得,友人立刻Call救急車(きゅうきゅうしゃ)。

送上救護車後,救護員開始聯絡友人家裡附近的醫院。

第一間,拒收;第二間,拒收;第三間,拒收;第四間,拒收...

現實,往往比日劇裡的情節更無奈。

終於等到第五間,某大學醫院肯接收了。

友人母親做了一連串的檢查,待了五個鐘,醫生說:「照過CT,似乎沒有骨折,可以回家了。不過照到肺部有陰影,明天早上再來確認一下。」

友人:「既然明早都要檢查,為甚麼現在不留院?」

醫生冷笑:「這裡不是酒店......」

半夜兩點,友人扶著頸部以下完全不能動彈的母親,在計程車司機的協助下,總算回到家。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裡老人突發高熱,血壓急降,有點神智不清,急召救護車,上車後,救護員問:「你知道去○○醫院的路怎樣走嗎?不好意思,我們是港島的,不熟悉九龍的路面。」嘎......

出院時,醫院打電話千叮萬囑回家後要留兩天大便,為甚麼不在醫院留?因為醫院不見了樣本。

拿了樣本去,化驗室的人說:「要留即日的呀!過了一天那個樣本不能要。還有,為甚麼黑膠樽沒有Label的呀?」何解護士不說明清楚?沒有Label當然更加不關病人事。

不論如何,相比日本,香港實在太幸福了。起碼,醫院不會「受け入れ拒否」。


2009/05/24

国民監視

一個約莫兩三歲的小人兒突然然掙脫媽媽的手,衝向自動改札機,不禁暗叫「危ない」!


...... 閘機的門竟然沒有關上,小人兒安全連過雙門。

相信很多人都經歷過,這些在日本的雙門自動改札機,無人的時候,閘是打開的,當有人走近時,它偏偏又會「啪!」一聲自動關掉,直至你放進車票,閘門才會自動再打開。

小人兒突然衝閘,照道理,閘門會自動關上,小人兒勢必頭破血流。為甚麼閘門不會關上?他的媽媽步向閘前,門又會自動懂得關上?

好奇心一發不可收拾,找資料最後找到去Omron。沒看錯,就是製造血壓計、脂肪磅的Omron。Omron不止製造自動改札機,2008年時還開發了用來防止「不正乘車」的「顔認識技術Facial Recognition System」
(註一)

記得在京都時,電視上好像有介紹過,是說在改札機前設置鏡頭,電腦在瞬間分辨乘客的年齡和性別,如果一個三十歲的大人拿著小童票,試圖闖閘,會發出警告,電腦系統更會自動鎖定常犯者,儲下資料,成人拿著小童票入閘時通知駅員云云。

當小人兒經過閘口前,電腦分析到小人兒確實是小人兒,所以閘門決定放他一馬。

關於Omron開發的「顔認識技術」,可參考YouTube的短片介紹,化了妝戴了帽子一樣認得。


日文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lWChLKR6_0

◎英文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sl_6pD7IG4

還可以分析你真笑還是假笑......講笑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GZbAku0slc

車站要裝置「顔認識技術」,是因為太多人逃票。當然也有日本人反對,認為是「国民監視」的一種......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篇網誌,其實寫在去年東京,大概是中了George Orwell《1984》的毒,
寫到最後無法結尾。但當旺角再次發生高空投擲腐蝕性液體傷及路人事件,又覺得公眾安全理由大於個人私隱。

順道提醒拿愛拿某類型Pass偷龍轉鳳的旅客,身在外地,無謂以身試法。



註一:

不正乗車防止新システムを搭載


2009/05/23

關東人vs關西人~結納+内祝篇

近期太多負能量!根據洗滌負能量的第一守則是「No Complain」,這個易辦,第二守則是轉換設計及顏色,坊間說法是紅色最好,不過毒舌女還是覺得京都的新綠比較養眼,最多加一點點磚紅啦!

友人問毒舌女為甚麼每次通宵達旦後都要趕去遊京都?君不見一向大悶蛋的Robert Langdon都會跑去羅馬替人查案嗎?京都和羅馬還不是一樣,到處都是寺院和神社,久不久總有離奇的縱火案發生,水路閣究竟是明渠還是秘密通道?沒有光明會但有日本的新宗教,沒有伽利略但有堂本印象,哈哈哈!

話題岔開太遠了,第三又是甚麼?

借人家結婚來沖喜一下,放在Blog裡「種・生
基」...


聘金,日本語叫做「結納金」。在關東,結納金一般是男方三個月收入左右,或50至100萬円不等。在關西,結納金一般是男方半年收入左右,100至200萬円不等。如果是男方入贅,則女方付聘金。

除了「結納金」,還有「結納品」,一般為5品・7品・9品,要避免偶數。關東人和關西人的「結納品」不太一樣,關西的比較豪華。二者相同的物品,大致上有長熨斗(乾鮑之一種)、寿留女(=干魷)、子生婦(=昆布)、末広(=白扇)等等。不同地方和行業的,也可能各有其習俗。

女家從仲人(=媒人)手上接過結納金和結納品後,關東人通常退回一半,而關西人則只退回一成。此回禮又叫做「御袴料」。

當然,也有日本人認為不是「人身売買」,謝絕結納金。至於非初婚者,更會省略。

至於舉式當場贈送予出席的親朋戚友糖果價值約在1000円。這個就沒有東西習俗之分。

不論有沒有披露宴(=婚宴),親朋戚友所做的ご祝儀(=人情),新人收到後需在一個月內另外回禮,回禮金額約是人情一半。假設做3萬円人情,回一半的話,實際上人情只是1萬5千円,以今日匯率823計算,都只是
港幣千二左右。

以前的人用現金回禮多,今人則用カタログギフト(Gift Catalogue),從松阪牛肉到玩具、文具,甚麼都有。

如果新人隨即出發渡蜜月,回來後還要送贈當地土産給親友。

咦...... 怎麼這一篇好像是為大佬的婚カツ做宣傳?(⌒▽⌒)ノ☆バンバン!

2009/05/22

三都篇~新型インフルエンザ

數日前在電視上看到受訪的大阪人還在劃清界線:「我們這裡是大阪,不是出事的神戶!」事發數日又如何?

總部位於大阪的某化粧品公司前線員工憂心忡忡:「除了眼線筆和睫毛液,完全沒有人買化妝品,公司會不會倒閉?」

大阪,某柏青哥連鎖店最人氣的景品是「口罩一箱」


AYU春雨的大阪人忿忿不平:「辛辛苦苦賣走兩枚AYU在神戶的票,都未足夠填補大阪的赤字,公演中止我也一定不會退錢!」

東方神起春雨的神戶人一臉哭喪:「如果公演中止點算... 出品者寫著『不論任何情況下均不退錢』...」

居住熊本的小豬春雨二號,對居住在大阪的小豬春雨一號說:「不要過來熊本,現在熊本機場見到所有大阪來的生物一律即時射殺!」

記者:「大阪人和神戶人都戴上了口罩,為甚麼唯獨京都人都不戴?」

被訪者:「因為我們京都人說話都陰聲細氣,和任何人永遠都保持適當距離,不會像大阪人和神戸人般口沫橫飛,根本不會有機會被傳染...」

同是關西,三都反應各自不同,今晚京都終於也淪陷失守,且看明天又如何...


關連記事
三都篇~衣
三都篇~食(上)
三都篇~食(下)
三都篇~住

2009/05/21

愛情無禁忌

村友問日本人的結婚式(Kekkon-Shigi)有甚麼禁忌。

個人意見是,結婚不同喪事,基本上沒有甚麼禁忌,特別是国際結婚(Kokkusai-Kekkon),雙方家長一般比較開放,唯獨要注意的反而是宗教信仰,假設對方念佛吃齌,送隻生雞上去未免不敬。

至於客人送禮給新人,倒是有一點學問。

現金做人情的話,要盡量避免「4」「6」「9」三個數字,詳見日本擺酒人情公價

如果是送禮的話,要盡量避免送利器,如廚房菜刀、較剪之類;又或是容易破損的物品,如鏡等。如果你希望新人快點離婚,又是另一回事啦。

送禮也要盡量避免偶數,像筷子是一對對的算,那就送一、三、五、七對好了,要避開4對或9對。因為4和9在日本語裡的發音是SHI和KU,與「死」和「苦」字同音。

送禮物的話,盡量在結婚儀式前一星期辦妥,人家接新娘子那天才送上,任誰都覺得此人不識相。

婚宴上切記不要使用以下動詞「終わる・切る・切れる・破れる・別れる・離れる
出る・出す・戻る・去る・帰る・帰す・返る・飽きる・滅びる・苦しい・壊れる」。

其實出席這些場合,最好就扮不懂日本語,包保百無禁忌。ヾ(@^∇^@)ノ


2009/05/19

毒舌


當某兄興高采烈跳上跳落,一頭撞上那枝燈時,大家都忍不住竊笑...

毒舌友:「這個舞台,最適合小儀不過...」

毒舌女:「大頭、SPさん等也可以考慮一下...」



#Kubo

2009/05/18

狐狸的尾巴

自從新型流感爆發那天,整區都被負能量圍罩,衝都衝不破,難得解藥空降,卻苦於「太多良師益友,太少酒朋肉友」,點算?

哈哈哈!教壞良師,一概變成酒肉朋友咪得囉...

(唯獨不敢拉GTG落水,怕被色們溶掉)

離家出走的元神逐漸歸位!以前元神一出竅,沒五六個月都不肯回家,今回,廿四小時內回收了七成!哈哈哈!

M君的元神一點一滴的歸位,Mさん的元神卻好像還在漫遊中。


去年五月M君在名古屋氣不過,天一亮立刻逃跑去京都。今年五月Mさん在九龍氣不過,天一亮立刻跑去北九州。呵!果然物以類聚......

今天,客串一下毒舌女教師。

香港イベンターの二枚舌と"軽さ"に腹下し

毒舌女的元神歸位前只看到「腹下し」三個字,「腹下し」,肚瀉是也。碰上豬流感,自作聰明,自以為是,幸好元神歸位後看到前面的文字「香港イベンターの二枚舌」。

「二枚舌」(にまいじた),英語的Forked Tongue。類語辞典裡找到的同義語有:うそ・ふた心・面従腹背・不実・不誠実・ネコかぶり・言行不一致・欺瞞・いつわり・二重基準による・Double Standard・Lip Service...

用廣東話簡單的說,就是:「香港個搞手前言不對後語,激到嘔血」,第一天忍,第二天忍無可忍,結果黑面。

誰是狐狸?還不是充女教師的毒舌女!\((^0^)/




#Kubo

2009/05/17

♪┌|T_T|┘♪└|T_T|┐♪ 不良定年派對

「香港的Club,為甚麼都沒有Locker?台灣的Club,都有Locker啊!」
「韓國的Club也有Locker啊!日本的怎麼樣?」
「日本也有啊!Locker永遠不夠,店未開門已要排隊去搶Locker。」
「香港的Club,保管費港幣$30一次,如果忘記了拿東西,提完再存,又要重新收費,好賺過酒水!」
「不可以自己保管嗎?」

「那人家賺甚麼?」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的Table Charge好貴,台灣的Club,10人Table才只不過二百多港紙,香港的要成三千...

「而且台灣少至4人的細檯都有呢,日本一張檯要多少錢?」
「獨立房的不算,但好像還未碰到一家是逐檯計算的。」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台灣Club的女生,都白白淨淨,高高大大,打扮得好性感...」
「韓國的都是耶~」
「韓國的都是整容整回來的耶,哈哈哈!不過台灣的Club,好少男生哇。」
「哈哈哈,因為你去的是因為某DJ,又或是某人做Guest吧!?」
「不是不是,都是平常沒有甚麼特別的Event。對了,日本呢?」
「甚麼人都有,男女比例比較平均,但Couple的比較少。」
「Couple還去Club幹嗎!?( ̄▽ ̄)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的男生去Club都只站不跳...」
「女生才奇怪,拼命抽
嘉賓水,硬是把人家的手拉到自己胸前,為的只是搏上鏡...」
「所以攝影師一臉不屑,情願將鏡頭舉高,哈哈哈...」
「日本又怎樣?」
「唔... 比較少見有人拍照或是Video的,有些場有自己攝影師的話,會嚴禁拍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的Club,氣氛還是炒不起,台灣的不知多熱鬧...」
「我覺得還是看那個場...」
「我就覺得看DJ...」
「女多就得炒得起,男多炒不起,哈哈!」
「我認為是語言問題,聽不明甚麼都炒不起...」
「音樂不是世界語言嗎?」
「日本的Clubbing氣氛到底是怎麼樣的呀...」

不如去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aB8CawyUQc 


残念だけど、420の夜、逃げちゃった...



2009/05/16

食・東京【L'Occitane Cafe】

 

這麼快就翻炒?

呵呵呵... 好o野當然要翻炒。

東京的L'Occitane Cafe有兩家,一家在渋谷,另一家在池袋。

提起渋谷,想起最近一件事,話說友人甲看了大佬的電影「私は貝になりたい」後,誓C不肯住渋谷,但卻住到新宿頭文字W去。

不要說住頭文字W,毒舌女連新宿都不願去。

去年八月開業的L'occitane Cafe在渋谷道玄坂,最繁忙的交差點,很難看不到。據說這是L'occitane全世界的第一家Cafe,但NYC SoHo那家不是在2007年開業的嗎?



樓下和一般的L'occitane店舖無兩樣,樓上兩層才是Cafe。



自然材料焙烘的Pie。



輕食,美味,花心思。



冇奶油咁奶油,但又有茶味和咖啡味。



與其去星巴黑,情願在這裡排隊半小時。






2009/05/15

宿・東京【Remm Hotel Akihabara】

豌豆公主踏進房內,不禁驚嘆!簡直要提名競選日本十大視覺效果最佳酒店。



小几是單腳的,因為如果要坐上按摩椅,需把小几的桌面轉向床。按摩椅是遙控的,但椅上的感應器卻藏在右側的椅腳下,奀如公主也無法把手伸入椅下,但可利用右側牆反射。

牆內還藏有放濕機,為免手腳損傷,不敢使用。



沒有浴缸,浴室用上趟門,趟門也是全身鏡,薄型電視貼牆掛,可以租個Keyboard回來當電腦用,書桌當然沒有抽屜,所以要用玻璃桌面,椅子沒靠背。不要說收藏迷你Pullman,連站立的空間都幾乎沒有!左度右量,都不可能有14平方米。日本酒店的迷你房間住過不少,只是別家的11平方米也要比這裡寬敞。拉下浴室與睡床相隔的窗簾,便明白利用玻璃分隔不是為了增加開放感,而是為了減少壓迫感。



躺在按摩椅上看過去,噢... 記得要趟上去後才好拉那個腳踏出來,不然雙腿不知放在那裡才好。大量茶包在Front Desk任選,但結果還是沒喝過,煲得水來不能使用電腦,不能替手機充電。難怪每間房內附送瓶裝水。



Devil goes into details。無可否認的是,除了面積說明有點騙人之外,其他應有盡有,床頭板不設鬧鐘,恐怕是要進行維修時極度困難。電源插座夠寬,雪櫃空無一物,迷你保險箱一個,空調每度調教。如果忘記帶電腦,可以租借,租金盛惠1,500円一泊,上網費用倒是全免。



從開放式浴室看過去,還要分兩次拍。




公主不是投訴房間狹窄,只是覺得網頁說明有誤導。



再看一下浴室設備,沒有浴缸,但有Rain Shower(右上)和普通的按摩花灑頭(右下) ,水壓和水溫,無問題。洗髮水等用的是Provinscia,Lavender的味道,Shower Gel是Almond Bath。馬桶是發熱暖板,遙控建在牆上,又慳一些位;牙刷浴帽風筒等一應俱備,抽風也算良好。



早上起來發現木地板上一團灰,赫然發現來自天花。這個當然是公主的錯,住在這裡的,大概沒有人洗澡時會拉上趟門。



這一家是位於Akiba Tolim樓上的Remm Hotel,屬「阪急阪神第一ホテルグループ」,秋葉原駅直結,論位置,確實一流,那些出門不愛帶雨具的旅客適合不過。而且秋葉原駅Elevator直到地面,拿著大行李箱又上又落不是問題,只是不知房內如何打開。





Room Type: Single Room 14 sq.m (???)

1. 空氣溫度調節        7
2. 室內清潔程度        6
3. 燈光            8
4. 床舖軟硬、乾淨及溫暖程度  6
5. 上網及充電等        8
6. 酒店位置、交通方便等    9
7. 員工態度          7
8. 房間物料手工新淨程度    5
9. 窗外風景          6
10. 浴室設備及Amenities Kit等  6



REMM HOTEL AKIHABARA レム秋葉原
http://www.remm.jp/akihabara/index.html







2009/05/14

車內風景

在香港的地鐵車廂內,依然見到不少男女老幼還拿著DS或PSP玩過不停。

日本,已經好久沒見過有人在車廂內玩DS或是PSP。去年四月在東京乘山手線,難得在月台碰到有人拿著DS,按奈不住,偷偷拍下。


這已是最後一次見到有人在玩。去年十一月時從神戶一直坐電車去到稚内,沿途,只見乘客不是東歪西倒睡大覺,便是聚精匯神拿著手機。

今年繼續在東京和大阪的新幹線上遊走,拿著iPod的人多,拿著DS或PSP的,依然一個不見。

DS和PSP,到底甚麼時候開始在車廂內靜悄悄的消失呢?

不止遊戲機,這些年來,發覺在日本火車廂內看漫畫的人也少了。

你又多久沒拿過你部DS或PSP出來?


2009/05/13

太多良師益友,太少酒朋肉友

木曜日24時30分,你在那裡?

安坐家中,準備就寢?

在辦公室面璧,惆悵萬千?

為甚麼不在外頭一邊看著Live Show,一邊暢飲?

人生裡最欠缺的,就是酒朋肉友......
。・°°・(;>_<;)・°°・。



2009/05/12

食・大阪【一宝天寅心斎橋店 】

東京和大阪有甚麼分別?

太大分別了。東京人愛排隊,大阪人不愛排隊;東京人乘電梯時靠左站,大阪人乘電梯時靠右站;東京人見到星扮視若無睹,大阪人見到星立即拿出隨身而備的簽名板;東京人吃飯時頂多加醬油,大阪人吃甚麼都愛加濃洌的醬汁。

又是一個人的午膳,又是上去SOGO解決。

天婦羅來到,灑上柚子皮的温泉玉子一隻,沙律一小鉢,蝦三隻加野菜,白飯一碗,味噌汁一碗,醬油一碟。



醬油碟旁邊的是大根おろし(蘿蔔茸)和鹽。有些人不愛醬油(or豉油)愛沾鹽,正常。



但是......奇怪,好像香港舊式的酒樓一樣,怎會另外還有一瓶醬油在桌上?



明知炸蝦只是雪貨(價錢比另一個Set便宜一半)但味道不差哇!果然是百年老舖,百貨公司內的分店水準往往只是本店的十分一,這個價錢,這個味道,心滿意足。那個蝦,味道十足,一點兒鹽也不用沾。

如果只是這樣,這篇就會放到放食日本去。

一邊吃,無意中看見鄰檯六七個上了年紀的大阪歐吉桑歐巴桑,正在輪流傳送那瓶醬油。

幹甚麼?

把醬油倒在沙律上。沙律加醬油?!Σ( ̄□ ̄;)



而且,請看清楚,生菜上的是塩昆布!

人人口味不同,上了年紀,味覺退化,毒舌女一邊眼望望,一邊張大咀巴吃飯。這時,前面那檯兩位約莫三十的女客的餐送上來,分明是熟客,二話不說,各自立刻把那瓶醬油狂倒在沙律上。

不是一滴、兩滴,是一人各自半瓶!

看得眼珠都幾乎掉下來。
難道那瓶是醋而不是醬油?立刻倒一點在白飯上。鹹的!

果然是醬油!

謎樣的大阪人。(〇o〇;) ギクゥゥゥ!!


一宝天寅 http://www.ippoh.com/




2009/05/11

香港1.57万円

埼玉友人I君問M下星期會不會路過東京看ICWR。




反問:「你不如過來香港玩?」

從東京去新大阪的新幹線,のぞみ(Nozomi)單程要14,050円。

之不過,東京台北來回機票10,000円,東京香港來回機票15,700円。換轉你是東京人,這個時候也不會選擇去關西。

但為甚麼M還是老是掂念著關西?




感謝~♪ 感激~♪

朋友的定義是?

住在同一城市,數年來沒碰面,換掉郵箱也不通知,不上MSN,更遑論過時過節發個SMS問候一下。但是...



光天化日,車水馬龍,眾目睽睽,奮不顧身,硬要撕下用膠水牢牢貼在牆上的海報下來。

感激的不是那張未到手的海報,感激的是J君那一份記著舌女的濃濃心意。

本当に感謝の気持ちで胸が幸せに満ち溢れます~♪

(*^o^)人(^o^*) 友情〜乾杯♪

感謝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