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1

點止草間彌生 Kusama: Infinity

正低頭看手機,有人叫:「M姐!」

哇!!! S君!!!

而且同一列,中間隔了一個座位。

「那天我在大家樂見你由The One徒步去BC就在猜想你是不是去買草間彌生...」

世事真有那麼巧的。

某天在大家樂,發現A君在The One看電影,座席是G列,然後C君和S君也是去The One看同一套電影,座位也是G列,再仔細看清楚,才發現是同院同列但不同場次。

然後,今回是同院同列同場次。

看官,順道說一下,事情真有那麼凑巧的,那天由The One徒步去BC這段小小的路程,路上遇到記者們狂拍照,還以為是那個明星,原來是海關執法,中程某地火災,記者大概可以順道,然後還遇到已移民外地的前電視台新聞部高層的靓仔舅舅。通常,M姐一天遇到三、四個名人不出奇,同一天內遇到新聞部的十年無一。

是日,話叫做優先場其實已經不是優先場的「點止草間彌生」。



故事簡介 “Our earth is only one polka dot among a million stars in the cosmos.” 

草間彌生,終其一生,都在嘗試解讀「無限」一詞。這位掀起一陣全球波點狂熱的殿堂級藝術大師,驟眼看似一位「怪婆婆」,年屆八十,戴著紅色bob頭假髮,風格搶眼招搖,創作力量同幻想依舊會嚇你一跳。她用色彩繽紛的波點繪畫出自己的世界,密集點點看似古怪,其實是她在「以有涯隨無涯」。她住在精神療養院,密密麻麻的波點幻覺,是祝福還是詛咒?她只知道,藝術是她的解藥、救贖、更是她的生命……導演帶你走回戰後的日本看她的根本,回顧她從60年代紐約與Andy Warhol等大師相遇的前衛歲月,到去年東京「草間彌生美術館」的誕生,在草間彌生畫出的每一個圓點,串連出她的故事。辛丹斯電影節參展作品。

未完場,聽到週遭都傳來啜泣聲,又或是擤鼻子,斜眼看了一下旁邊座位沒有發出任何聲響的女孩,原來一直在擦眼睛。

KUSAMA YAYOI,目前全球最賺錢仍在世的女藝術家。

電影,並不只是探討她的成名經歷,也有探討她精神毛病的源頭,而M很八卦想知道的治療之道,倒是沒有細說,猜想,她的主治醫生大概還未肯接受訪問。

部份的黑白片源,斷斷續續的在不同場合看過,曾經一度視她為市之恥的松本,結果還是被說服而建立了幾乎是為她而設的松本市美術館。

對,她的家鄉松本曾經一度唾棄她,曾經就讀的中學把她的就學記錄消失。

這部片長77分鐘的記錄片,值得買票去電影院看的。





0 comments: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