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3

宇宙一

第一 貫是鰹。

一入口,左邊身的毛管全豎起,緩慢地,從左手豎到左小腿。(北海道,對不起,高低立見😅)

第二貫是平政。

同樣情況。

打趣和宇宙一說「不知第幾貫連右半身的毛管也豎起呢」。

去到第不知幾多貫的赤貝,有不喜歡的秋葵,全身的毛管一齊豎起。

腦袋會騙人,身體的自然反應可不會騙人。

光顧宇宙一逾十年,一向都是十貫裡大概有兩三貫會毛管豎起,從來未試過吃十件豎足十件的。

五個小時前才在京都吃了最後的午餐,未消化,但一貫接一貫,吃了60貫也沒有膩的感覺。

而且,上一回並不是幾年前光顧,只是四個月前的五月,再前一次,是今年的四月,為何寿司整體的水準都上升了,這四個月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吃到小肌時,很明顯地多了一個以前不曾嘗過的甘味,那個甘味很Fruity,很豐厚,很醇,問宇宙一「是不是換了酢?」

宇宙一笑「每一樣都改了一點點,酢有,主要還是出汁,令到材料和飯更協調。」

「熟成?」衝口而出。

「是熟成。」宇宙一笑。

「我雖然已經83歳了,但每一天仍在努力啊!」

偷偷瞄了一下宇宙二,目無表情。

我又想起次郎的兩個兒子。有次在B站看到野次馬稱呼大兒是「燒海苔名人」。

做兒子的,永遠都是追著父親背影。

全晚,唯一覺得比較普通的是鮑魚,嗯,誰叫那天吃的鮑魚來自日本海。

難怪,某食評網的TOP5000跳上去TOP1000(其實TOP5000的排名可能是1001名的)。

難怪,只是相隔四個月,每一天任何時段都滿,今天的4:30時段也硬是軋進去的。到達時,其實有兩組人已經吃的差不多,換句話說,他們是「営業時間外」來的。

最後奉上生果。

不吃。

因為,不想清除留在口中的味道。

有花堪折直需折,後來來了一組說國語的兩個人,這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在宇宙一那裡見到非日本人,呵呵呵。



10 件のコメント:

  1. 救命!食緊抄麵早餐,睇到咁誇張的網誌,實在救命得很,簡直係迫人買機票 >.<

    返信削除
    返信
    1. 我次次買張全國證都係因為要去找宇宙一。

      削除
  2. 哈哈… 去到你呢個程度,除了衷心配服外,真的會點妒忌呢 T_T

    返信削除
    返信
    1. 唔洗佩服唔洗妒忌,天生有食神。隔離唔識那兩個非日本人,一邊食一邊碌大雙眼摀住咀,好食到聲都發唔到出黎。www

      削除
  3. 我的宇宙一の親がに丼,哈哈 ^^

    https://tabelog.com/tottori/A3101/A310101/31000868/dtlphotolst/1/smp2/

    返信削除
    返信
    1. 開高丼都好幸福㗎 ^^

      削除
  4. 嗯…越前蟹,上年食過,可能水尾,無咩特別咋喎 :P
    那兒旅館,一宿二食,超難book

    請問間人蟹,OK嗎?

    上次同個friend親がに丼,發現佢唔食蟹膏,跟著極力推介… 一陣子,佢就食晒,快過我!太鮮啦,依家重記得 ^^

    返信削除
    返信
    1. 同是越前蟹,三国港同越前町的水質不一樣,上岸的蟹味道也不一樣。間人是吃鮮,但其實那條水都好,只要隻蟹夠鮮,就OK。我個人覺得真係講運嘅,試過開三籮蟹,有一隻好吃到會飛,其他只是好吃。

      削除
  5. 嗯…我覺得D蟹用水煮就最好味,如果用火燒或者刺身,就大打折扣呢…
    三籮,太太太誇張啦!通常人講大閘蟹,先至一籮籮食咋喎⋯ 其實一隻大既越前蟹真的很大隻,我一個人要食好耐先食得晒,三籮要食幾耐?

    返信削除
    返信
    1. 係大閘蟹,淨食羔,食左五六個鐘啩,拆花時間,食唔花時間。

      削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