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28

新千歳空港宅配便

日曜二連発!

要加快步伐砌那56份結婚禮物。o(;-_-;)o

遊北海道要輕身上路,尤其是第一站不是札幌,又不是自駕,又沒有汽車接送的話,最好就利用宅配便服務。

舉一個例,第一天便住到富良野去,從新千歲空港坐JR的話,要在札幌和滝川轉車,提著行李又上又落,還要碰上下班時間,精神和肉體上都會很痛苦。即使坐巴士,也要先去札幌再轉巴士,所以最好利用宅配便。

今年3月26日札幌新千歲空港的國際線Terminal開始啟用,宅配便在新千歳空港國內線(即舊翼)的1F,而國際線的Arrival Hall在2F。如坐直航機的話,記得要下一層。如乘坐國內線抵達的話,則毋需轉上轉落。紅色倒三角形便是宅配便的位置。




スマつり

右門神:「為甚麼富良野的肚臍祭(へそ祭り)年年都不是在週末舉行?」

毒舌女:「要遷就富良野的鄉民去看SMAP嘛...」

右門神:「不是吧...」

毒舌女:「怎會不是?2005年的演唱會30日和31日,肚臍祭在28日和29日。2006年的演唱會在30日和31日,肚臍祭在28日和29日。2008年的札幌演唱會在12月,所以才遇不上肚臍祭。」(註:2007年SMAP沒有演唱會)

右門神:「嗯嗯... 不過這些日子不是老早編定的嗎?」

毒舌女:「當然是,嗨,你要知道SMAP帶來的經濟效益有多大。觀光局們不提早準備怎成?」

右門神:「你說起來我又記起2001年三個場地都是在丘陵公園...」

毒舌女:「還有2005年的世界盃呢,演唱會的場地全部都是世盃的Stadium場。」

右門神:「嘩!那SMAP真的很厲害!」

毒舌女:「所以我一直都說,我去看的是スマつり(スまつり)哇,你們又不信。你想想,只算初日,打個八折好了,有四萬人在那兩天特意飛去札幌,北海道旅遊當局怎會不動腦筋順道賺観光客的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上對話,純是毒舌女不負責任的胡扯。

騙倒右門神,真的對不起。

富良野的肚臍祭正式名稱是「北海へそ祭り」。

 

聽說,富良野的肚臍祭選在每年的7月28・29日舉行,是因為根據歷年天氣數據顯示,富良野在那兩天的天候最佳,不會打風落雨云云。

2010年的肚臍祭,又是7月28(水)・29日(金)。


舉行地點就在富良野駅附近,自駕的話,請提早一點到會場,晚了較難找到泊車位。如非自駕又投宿在旭川、美瑛、美馬牛的話要有心理準備提早離開,因為富良野線的終電是20:44。如投宿在芦別、新得,利用的是根室本線,終電是晚上十點多,比較有充裕時間。

11月有甚麼祭典或是活動情報?

請留意以下網站。






**溫馨小提示**
富良野是盆地,日間和夜晚的氣溫可以相差甚遠,七月末的話,晚上最好自備風衣,而根據富良野觀光協會的情報,最好帶備Fleece。


2010/06/27

當日劇遇上世界盃

日劇遇上世界盃,一律趕在六月中收場,好讓最終回收視不用跌破個位數字可以去慶功。

沒想到今季日劇從頭到尾一直追下去的會是Chase新參者,人性險惡,皆要多得稅局。

どうも~我是那個半途放棄了スナナレ的毒舌女~!

這是一篇沒有地雷的網誌。

新參者,誰是殺人兇手,早已呼之欲出,但殺人動機未明,看著加賀如何抽絲剝繭,趣味津津。

這套劇最引人入勝的不是東野圭吾,而是毒舌女遲早會投向懷抱的阿部寛。劇本改得七零八落不要緊,最重要是演員出色,包括為藝術而犧牲的速水直道。

月之戀人雖然人人柴台,毒舌女卻看得津津有味。

レゴリス就是F台的倒影,有名你叫,レゴリス=Regolith=一盤散沙。

葉月蓮介至愛モデル,F台高層所懂的市場學,也是只限モデル。Tokyo Girls Collection的天橋騷要請搞笑藝人外援,F台反其道而行。從SMAPxSMAP到堂本兄弟,綜藝節目老模o靚模模不停,只有綜藝節目不足夠,日劇變成模劇。本土模特兒不夠照,還要請來外勞。

不過高層們忘記了電視機前的熟女至痛恨靚模老模。愛o靚模愛老模的龍友又不愛電視。兩頭不討好。

モデル不等如モテル。

モテル沒有「點」的啊。

葉月蓮介要在大陸一展身手,高層不也是愛在大陸一展身手嗎?左計算右計算,好配合中段籌備經年的媚共騷,因為有老校代掏腰包,可收免費宣傳。

可惜的是,世事猶如世界盃,臨門一腳失守,胎死腹中,大勢已去。前無去路,後有追兵,世界盃殺到,個個電視台老早準備讓路,唯獨F台進退維谷。

Regolith節節敗退,F台也在節節敗退。

這不是一個五角戀愛的故事,有名你叫,Regolith,這是一個含沙影射的故事。

夠膽接拍爛無可爛低無可低拖無可拖的撞棍電視台,今季的「最勇大獎」村爸受之無愧。


2010/06/26

貨比三家

どうも~毒舌女依然和札幌的酒店糾纏不清~!

嘿嘿...

今早(=半夜三更(o⌒∇⌒o))剛好發現了一個「貨比三家」的現成好例子,順手拈來做教材。

酒店是札幌的○enaissance。

這家酒店的房間全是雙人房,有Twin,也有Double。Standard的面積只有36平方米,是最便宜的房間,對上一級是40平方米的Superior,再上一級的是Deluxe,Club Floor、Suite等高級類別暫且按下不表。禁煙和喫煙的價錢一樣。

宿泊日的選擇是7月31日。

一家只有雙人房的酒店,對於單身客會如何處理?究竟一室收的價錢,一人和二人是否一樣?

這個嘛...每一家酒店的政策都不一樣,條件如下,分別是「一室一名朝食別」和「一室二名朝食付」,再選擇每個網站提供最便宜的Plan,價錢以一室料金為單位。

CASE 1 一室一名樣・朝食別

◎一休
Standard 32,000 *
Superior 34,000
Deluxe 36,000

◎じゃらん
Standard 31,000(原價為三萬二減掉一千Cash Back)
Superior 27,500
Deluxe 2,7500

◎酒店自家網頁
Standard 17,500 *
Superior 19,000
Deluxe 20,500

* 朝食付的話,Standard,一休是23,000,酒店自家網頁是19,000。

CASE 2 一室二名樣・朝食付

◎一休
Standard 33,000
Superior 34,000
Deluxe 36,000

◎じゃらん
Standard 39,000
Superior 39,000
Deluxe 39,000

◎酒店自家網頁
Standard 25,000
Superior 26,000
Deluxe 28,000

楽天沒有參戰,因為7月31日那天樂天竟然沒有房!

一休,一室一名和一室二名同價不出奇,《一室一名朝食付》比《一室一名朝食別》便宜9,000円也不出奇。

奇怪的是Jalan,在Case 1,36平方米的Standard比40平方米的Superior和Deluxe都要貴,在Case 2,三種房間類別同價。(誰會訂Standard?)

更奇怪的是在Case 1裡,Jalan的價格比一休便宜(正常),在Case 2裡,Jalan的價格比一休貴10%......Orz

誰說Jalan提供的價錢最優惠?

再看下去,不論一人還是二人,酒店自家網頁提供的價錢,比一休和じゃらん便宜近半。

酒店提供的價錢是不是最便宜?

天知道,也許不及本地旅行社,但肯定的是台灣旅行社提供的價錢又會比本地便宜.......

2010/06/25

立読《一天看完的流行生活日語》

窮人的消暑方法是.....................立読!

不能去商場,誘惑太多,隨時因加得減,不能去日本書店,因為隨時碰到熟人,去三聯商務天地等最好,反正人人都在立読。

用了人家的冷氣,又不買書,唯有寫一篇網誌回報,這才是好孩子的行為。

這本書叫做《一天看完的流行生活日語》。


出版社簡介
字典查不到、學校也沒教
日本正流行什麼?日本人怎麼說?最現代感最口語化的日本語學習書!
擺脫制式化教科書學習,聊天就能把日語學好!
想要精準溝通,卻還在比手畫腳?!「你累了嗎??」
理解式日本流行生活用語的說明,加上插圖及實際照片的圖像解說,達到學習功效。

一天看完?

開玩笑,毒舌女立読了兩天都沒有看完。

內容確實是很緊貼現代日本人的生活日語,有些字眼如ダサい已流行多年,又有一些是近年才比較流行,例如シカト、KY、二枚目、三枚目、メアド、自撮り,又有一些詞如炎上已變成了新註釋。

還記得第一次認識シカト這個字是看うたばん,安室奈美惠去看SMAP演唱會,中居路過時,安室忘形地揮動兩手和大佬打招呼,可惜大近視的大佬那會看到,無視遠去,安室大呻「シカト」。

又例如KY,2007年時也曾介紹過,那時日本社會上還不太接受這類只在高中生之間流行的英文字母用語,時隔三年,幾乎已變了作閒談愛說人非時的定番用語。

這些日本語,字典不一定查不到,但學校確實是不會教。一百個用詞,有動詞也有名詞,平均消費大約是一港元學習到一句日本語(爆)。

翻譯的林侑毅很強,用字淺易,台味不重,三級以上學習日本語的同學均合用。推薦一下。


《一天看完的流行生活日語》-附MP3
作者:奈良夕里枝
譯者:林侑毅
出版社:國際學村
出版日期:2010年04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6829666



2010/06/24

宿・北海道

去北海道「玩」,是要籌劃經年的,除非跟團。

旺季,不論夏天還是冬日,有口碑的Pension、Lodge,老早被人訂滿。

退而求其次,住亳無特色的酒店好了。

你看這個Mercure,30萬一泊。(見前篇

反正住得起,豪給它。

嘿嘿嘿... 當你知道平常Mercure的Suite只是5萬一泊,會不會令你覺得自己是冤大頭?

7月31日是30萬一泊,8月1日跌回六萬。

瘋狂的是,酒店有時會無端推出超筍價。



六月時收到Keio Plaza的Promotion,一千円一泊。同是札幌,同是Suite,還有View Bath。

住Capsule Hotel也不止。

前年在稚内住ANA,12月初,淡季,一泊才6,000円。今個夏季至平的【早割28】是8,000円。好像不是加太多,但細看條件,60日前取消也要收宿泊料金20%,淡季時,宿泊日前一天取消才收20%。

 

一處鄉村一處例,在北海道投宿全部都是計算、計算、計算,難怪住在本州四国九州的友人情願去韓國台灣香港。




2010/06/23

天團實力

左邊的是宿泊日,右邊的是2010年6月23日凌晨3點在樂天找到的尚有吉房的札幌酒店(不是房間)數字。為甚麼要註明凌晨3點?睇落去你就知咯...

TWIN ROOM
7月29日(木)→ 126
7月30日(金)→ 111
7月31日(土)→ 33
8月 1日(日)→ 96
8月 2日(月)→ 124

SINGLE ROOM
7月29日(木)→ 128
7月30日(金)→ 112
7月31日(土)→ 33
8月 1日(日)→ 94
8月 2日(月)→ 124

7月30日整個札幌的酒店供房量還算正常,7月31日供房量驟然下降,還有33家酒店有吉房提供,似乎還有余裕,鑽入酒店網頁內看吉房數字才嚇人。

像Mercure,7月31日那天,285間房只餘下一家30萬一泊的Suite!其他類別的客室,全滿。



どうも〜我是那個看酒店訂房數字來推敲申請入讀札幌課堂人數的毒舌女。

8月1日的數字比7月31日的高,意味著有一大群人那晚不會在札幌過夜(廢話),但並不代表那晚較前夜更易搞到入學證。

酒店爆滿,不代表天團的魅力,有可能其他人等也去渡假,所以還是要找多一點數字來支持毒舌女。就看下一個星期的予約情況。

TWIN ROOM
8月5日(木)→ 125
8月6日(金)→ 122
8月7日(土)→ 114
8月8日(日)→ 127

將下一個土曜日的酒店數字114減33,數字是81。即是,有81家酒店的房間滿室很可能是因為天團降臨。

以上半截,寫於凌晨3點,以下半截寫於晚上11點半。紅字,是截至晚上11點半還有吉房的札幌酒店數目。


TWIN ROOM
7月29日(木)→ 126 → 125
7月30日(金)→ 111 → 109
7月31日(土)→ 33  → 26
8月 1日(日)→ 96  → 94
8月 2日(月)→ 124 → 124

黃昏傳出札幌課堂已經可以音声確認。數小時之間,提供吉房的酒店由33家跌至26家,呵呵呵,你說這不是天團的魅力又是怎麼?




2010/06/22

北海道高級酒店 ~1995~

ムック (mook) は、雑誌と書籍をあわせた性格を持つ刊行物のことである。


翻閱著成美堂於1995年出版的「1度は泊まってみたい日本の高級ホテル」。這本Mook特意註明,只有酒店,沒有旅館。

看看海外名單,香港代表是半島,新加坡代表是Raffles。

東京的名單上,只有Okura、帝国、西洋銀座、目黑雅敘園、四季椿山莊這五家。

文華、半島、香格里拉、麗斯、凱悅......都不在名單上。嗯... 15年前嘛,幸好15年後帝國等在東京尚算是高級類別。

翻去北海道,偌大的北海道只列出四家必要嘗試的高級酒店,這四家是苫小牧的ホテルニドム(Nidom)、帯広的ビュッケブル城シュロスホテル(Schloß Hotel Biickeburg)、札幌ジャスマックプラザ(Jasmic Plaza)、函館ホテルシーボーン(Seaborne)。

ちょっと待って......

Jasmic Plaza和Nidom都不是香港人熱愛投宿的北海道酒店,但起碼都知道。

但ビュッケブルグ城シュロスホテル怎麼沒有任何印象?

シュロス,Schloß,有時串法是Scholoss,在德國有好幾家Scholoss,日本?

上網一找...

噢!

因為不況,シュロスホテル早在2003年已跟隨這個主題公園グリュック王国永久關閉。

你沒聽過這個在帯広的Gluck王國?

不出奇,因為開業不足十年已經關閉。

還有,在函館只有20間房的精品酒店ホテルシーボーン,也在2009年關門大吉。

北海道是好景氣?還是不況?




延伸閱讀

2010/06/21

北海道高級酒店 ~2010~

席上不知誰提起北海道,一眾肚腩猶如有了五個月身孕的中環才俊,突然像啪了丸似的精神異常旺盛。

熟男甲:「呵呵呵,說不定我是第一個住《森の謌》的香港客...」

鶴雅在定山溪的《森の謌》八月予定開業,一眾鶴雅粉絲早已磨拳擦掌。(題外話,毒舌女的日本友人中,十居其十都沒聽過鶴雅)

拋下一句:「已經要延遲開張啦,你們興奮甚麼?」

熟男甲萬分驚訝:「不是呀,我出門前才看過網頁上還寫著<2010年8月初旬GRAND OPEN>的呀?」

「你沒看他們的工事日記吧?已經發出道歉聲明了啊。咦... 莫非你予約的不是Cottage?」

熟女乙埋怨熟男甲:「都叫你不要嘗新,早兩年《水の謌》開業時也是搞到一頭煙。」

熟男甲:「那... 那去那裡好啊?」

熟男丙:「不如去苫小牧的《ニドム》,它們也是Cottage,環境也是一片綠啊。」

熟男丁:「不不不,去小樽的《藏群》,它們的酒任開任飲。」

熟男戊:「去洞爺的《The Windsor》,可以扮去和G8首腦開會,哈哈哈!」

熟女己:「The Windor都沒有溫泉,我說應該去《望樓》。」

熟男庚:「不如你去試一下江差那家《群来》,回來告訴我們是否好正。」

熟男戊:「咦,毒舌女,你去北海道打算住那一家?」

毒舌女:「我去看星,不會住Resort,又不會住溫泉旅館噢...」

熟女己:「看星?那你不是應該去長野軽井沢的《星のや》嗎?為甚麼去北海道?」

毒舌女:「..................................」

2010/06/20

天売ウニ祭り

天売島的島長大概前世和スマップ有仇,今年天売島的海膽祭(ウニ祭り)又是7月31日和8月1日。

每次夏天人在北海道,但每次都只能看著電視上的天売ウニ「織織復織織,木蘭當戶織」。

情報源■ 羽幌イベント

在日本,海胆祭其實也不少,但十居其九都是綽頭。像青森佐井村うにまつり根本就在食堂舉行,和去土産店有何分別?


但這個每年夏天在天売島戶外,只舉行兩天的海胆祭,卻是名符其實的海胆祭,規模雖然不及法蘭西的Oursinade de Carry-le-Rouet,但Carry-le-Rouet的海胆祭在初春,冷風陣陣吃不消,還是夏天的北海道好。

最好吃的海胆在那裡?有人說利尻礼文,有人說知床羅臼,有人說淡路,其實最好吃的,是在海胆生長地的方圓十里。

利尻礼文捉回來的海胆最好在利尻礼文吃,利尻礼文的海胆去到關西,味道立刻會給淡路的比下去。

很多年前,在香港吃過最美味的海膽,不是來自北海道,而是來自西貢。可惜,此情此景已成追憶。

海胆,不論任何地方,任何時間,都是新鮮的最好吃。

一隻隻的新鮮連刺海胆,剪開,就這樣放進口,或放在炭火上燒,那種美味,一生難忘。

在東京高級超市裡偶有見到連殻海胆,用手指按下去,那些刺一動不動,更甚者,已經被折,盡管如此,價錢仍是天價。

海胆祭的一整個連殻海胆才不過200円。

至於去天売島的交通費是別話哪。

 

天売島的賣點當然不是海胆,是已瀕臨絕種的オロロン鳥(海烏;Common Guillemot),不過毒舌女只對能夠吃進肚裡的生物有興趣。\(^。\) イタダキ!


2010/06/19

JRタワーホテル日航札幌

究竟日本的經濟是已經好轉?還是只有北海道的酒店價錢節節上升?

在被偉哥佔據了的日本鴉烏郵箱找回四年前的予約電郵。

和札幌日航JR Tower直接訂了三泊,因為札幌的機位都滿了的關係,唯有提早一天出發。但那一天,全室已滿,於是要求Waiting。

酒店回覆說:「如果29日那天沒房的話,就只能給你兩泊啦。」

兩泊?

三泊再加一泊,不是四泊?為甚麼反而會少了一泊?

追問。

今時今日再看那個亳無誠意的道歉電郵,左看右看前看後看,大概生意不憂。

自我安慰,毒舌女在電郵上的日本語功力,大概和日本人不相伯仲,所以Reservation也以應付日本客的求求其其方式來對付毒舌女。

四年,裝修變舊,設計過時,若沒有重新大裝修的話,房間價錢理應下降。

同一集團的大阪日航,四年前,單人房一泊是14,000円;四年後,同一時間,一泊是9,000円。

四年前的今日,日圓兌港幣大約是67、68左右,今時今日,是85。

事隔四年,一模一樣的日期,一模一樣的Moderate Single Room,不過,札幌日航JR Tower一泊的價錢,今日比四年前貴了1,520円。

把匯率也算進去的話,今年一泊的價錢,實際上比四年前上升了35%......Orz



七月末,Renaissance的Single Room一泊價錢比日航便宜一萬円以上,即使Renaissance不就腳,從酒店坐計程車去札幌駅,也只是1,200円。還有,Renaissance的單人房是36平方米,日航的單人房是18.6平方米。

為甚麼那麼多人還是選擇投宿JR Tower日航?









2010/06/18

宿・温泉旅館

昨夜的網誌一出,頭號留言:「我九月打算住○○溫泉旅館,じゃらん有房,楽天有房,偏偏旅館自家的網頁卻未可以預訂九月的房間。」

毒舌女:「溫泉旅館嘛,都在深山野嶺,上不到網,如何更新網頁?」

日本的溫泉旅館的形態很獨特,有點兒和時代脫節,要訂房嗎,最好利用電話。

如果利用傳真或是電郵,特別是小型旅館,恐怕等到出發前一天也沒有人回覆你。

有時是人手不足,有時是取捨問題,可能房間已被訂滿了,但又生怕已訂房的旅客隨時取消,拖得就拖。

每次友人叫毒舌女介紹溫泉旅館時,都只敢介紹大型、有口碑、即使言語不通,還是有接待外國旅客經驗的旅館。

去年介紹損友甲住函館某家溫泉旅館,仿似極滿意,今年她又打算在同一家旅館連續投宿兩天。

那家旅館又真的很體貼,本來天天一樣的菜單,見客人連泊,第二天特意為她改菜單。雖則,其實應該每家旅館均應該如此。

住來住去都是同一旅館,她不悶,毒舌女悶。

引誘她住這家旅館......

窗外的落日景色



房間其實有點狹少,但在角落,背靠函館山,面海。



要點是露天風呂付客室。



引誘她住這家旅館......搖頭。

「為甚麼?」

「貴呀!」

「えっ〜!露天風呂付的海景房才萬五一室,朝夕食付,這還算貴?」

「你那個價錢是甚麼年份?」

「兩年前...」

「你去看看現在甚麼價錢...」

上網一看,二萬六一個人,二人共佔一室就要五萬二...... Orz

日本經濟恢復了嗎?








2010/06/17

鬼鬼祟祟

訂酒店,條件是Single Room,要早餐,不要晚餐,不要任何酒店附送的Coupon、Spa之類。

踏進七月中,北海道的酒店價錢便會漲價,先去酒店網頁日本版提供的價錢,一泊17,250円。好像很貴,但沒辦法,因為這家酒店只有Twin Room,一個人要付兩個人的價錢,算是合理的了。

記得橫浜某大酒店的價錢,英文版比日文版便宜3,000円,小心一點,再去查看英文版的價錢。

一泊21,000円。

學日本語的唯一有用之處便在這裡。

再去Check一下其他網站的價錢。

一休,不接受一人一房,只有二人同房,一泊19,000円,放棄。

楽天,一泊17,250円。

じゃらん,也是一泊17,250円。

基本上,價錢都是17,250円,酒店不能儲分,選擇就餘下樂天或是Jalan。

訂好了房,把電郵送去給右門神。

右門神打電話來:「一泊朝食付,不是15,250円嗎?」

「嗄!? 你在那裡看到?」

「酒店的網頁。」

「我在酒店的網頁看到是17,250円啊,七月中之前宿泊的價錢才是15,250円。」

「不是呀,有個28天前予約是15,250円啊。」

「是15,250円啊,不過不含朝食。」

「不是呀,很清楚註明朝食付的。」

「你看到的URL是甚麼?」

「http://www.xxxxx.jp/reservation」

「我也一樣呀!」

弄了好半天,哇塞!果然一泊朝食付是15,250円。



問題,不是酒店鬼鬼祟祟故意收藏那個便宜一點的價錢,而是設計網頁的人大意,用不同的檢索方法出來的結果不一樣。

幾乎又一次老貓燒鬚。




2010/06/15

誰重要

「砰!」

炒車!

這個冒牌法拉利,Firebird又撞牆,呀!不是Firebird,是Firefox。

撻車,死火!再撻,再死火!再三撻車,再三死火!

奇怪,五星期前火狐死火時,不斷向我道歉,但為甚麼今次不道歉?

雖然之前這個道歉有點奸狡,誰也猜不到它的GPS竟然說:「你選擇的其中一個目的地,路不通行,所以才會令我撞牆。」早已慣性同一時間駛去數十個目的地,天知道那個目的地有問題,換了新Engine。相安無事數十天,今天又再爆鑊。

先去車房找回老爺撒法利,撻車,轟轟轟,駛出直路,直衝火狐總部。

去火狐的總部,目的當然是換Engine。

弊!還不是數星期前的舊型號,未有新型號。算,也重新下載回來。

意料之外的是,連重裝的機會也不給我...(><)

心中泛起不祥預感。

不要問我為甚麼不用《發現號》,毒舌女不喜歡工作先生,但更討厭大門先生。為甚麼我不喜歡工作先生?當然不是工作先生是工作狂,而是所有這些名人等都有極其討厭乞人憎的一面,你見過有人在停車場泊車時,一架車騎住兩個車位的沒有?這個就是工作先生,生怕有人不識相把車子泊在他的旁邊,開門時會碰花他的車,所以一架車騎兩個車位。

大門先生更加討厭,廿年前他還未買私人飛機時,每次穿洲過大海坐的都是經濟艙,自以為聰明的股民說:「啊!大家請看大門先生多慳家,公司有此領導人一定賺大錢,趕快買趕快買。」神經病,大門先生一上機,自然有人請他上頭等艙,坐經濟艙?平民們隨時向他扔臭雞蛋,有那一個空服願意清理一地爛臭雞蛋?反正付經濟艙價錢便可坐頭等艙,為甚麼要支付四倍價錢。

話題愈扯愈遠,說回老爺火狐。老爺火狐撞牆後,牆璧好像有點不穩,搖搖欲墜,心想,還是先Back Up這幾天的Data為妙。

寫完碟一看....... 大鑊!

為甚麼DVD上的照片,徐小鳳變了徐小明?找回原檔一看,無事。

好,換外接,仲大鑊,竟然不肯接收新碟。

都不知是硬的壞,還是軟的壞,十萬火急,先救Data為上。

5年啊!5年的Data,就算每天只拍20張照片,你說5年乘365日乘20是多少?

5年都沒有Back Up?

當然有Back Up,只是Data散亂。舉一個例,去完旅行回來便會立刻處理照片,只是有時朋友拍的,可能要過一個星期,有時甚麼至數個月後才收到,收到後集中處理的都只在這台兼任沙發上,要找回原裝也不是問題,因為毒舌女永遠不會奄貓,只是要花時間去尋找,有時又丟在一旁不理,總之就是比混亂更混亂。

時為半夜,家中,有手指,沒卡(!),有吉碟,但DVD-ROM不肯運作,左算右算,竟然找到一個方法來解決。你放心,我堅決不會公開這個前代未聞的方法,免得毒舌女一世英名盡喪。

寫了一大堆都還未入正題。

正題就是,究竟毒舌女先緊急處理的Data是甚麼?

這個問題,等同鄰居的家失火,如果只有五分鐘的逃生時間,你會帶走甚麼?假若有三小時的逃生時間,你又會帶走甚麼?

凡事都有Priority。

寵物重要?還是家人重要?朋友重要?還是公司重要?


2010/06/14

Seasons In The Sun

Goodbye to you my trusted friend
We've known each other since we were nine or ten
Together we've climbed hills and trees
Learned of love and ABC's
Skinned our hearts and skinned our knees

Goodbye my friend it's hard to die
When all the birds are singing in the sky
Now that spring is in the air
Pretty girls are everywhere
Think of me and I'll be there

We had joy we had fun we had seasons in the sun
But the hills that we climbed were just seasons out of time

Goodbye Apple please pray for me
I was the black sheep of the family
You tried to teach me right from wrong
Too much wine and too much song
Wonder how I got along

Goodbye Apple it's hard to die
When all the birds are singing in the sky
Now that the spring is in the air
Little children everywhere
When you see them I'll be there

We had joy we had fun we had seasons in the sun
But the wine and the song like the seasons have all gone
We had joy we had fun we had seasons in the sun
But the wine and the song like the seasons have all gone

Goodbye iMac my little one
You gave me love and helped me find the sun
And every time that I was down
You would always come around
And get my feet back on the ground

Goodbye iMac it's hard to die
When all the birds are singing in the sky
Now that the spring is in the air
With the flowers everywhere
I wish that we could both be there

We had joy we had fun we had seasons in the sun
But the hills that we climbed were just seasons out of time
We had joy we had fun we had seasons in the sun
But the wine and the song like the seasons have all gone
We had joy we had fun we had seasons in the sun
But the hills that we climbed were just seasons out of time
We had joy we had fun we had seasons in the sun
But the wine and the song like the seasons have all gone



2010/06/13

遊・札幌

繼續9/56。

今天介紹這個「ドニチカキップ」。

 

「ドニチカキップ」即是「土日地下切符」,持票者可在土曜日、日曜日、祝日的一天內,無限次使用札幌地下鉄。成人每枚500円,小朋友價錢一半。

不論你投宿札幌駅還是すすきの的酒店,坐地下鐵去福住,價錢是240円,坐三次已有賺。

為甚麼會坐三次?

早上先去福住(ふくずみ)搶這個夏日福袋,然後回札幌或是薄野的酒店放下部份戰利品並且裝身,吃個飯或是下午茶,現回到福住,已是三次。

溫馨小提示:這個夏日福袋於初日通常會出現缺貨,或是売切,很大機會需要翌日再補貨。
從福住往札幌,坐地下鐵東豊線雖然只是七個站,16分鐘,但屬2區範圍,成人車費240円,來回四次,已是960円。

資料詳見:http://www.city.sapporo.jp/st/

如果上課時間在平日的話,可以衡量一下800円任坐的「地下鉄専用1DAYカード」抵,還是散買車票抵。至於其他可利用的札幌交通乘車券,請參閱

資料詳見:http://www.city.sapporo.jp/st/card.html

留意週末限定使用的「ドニチカ」票面上寫的是「地下鉄専用1日乗車券」,而平日販賣的是「地下鉄専用1DAYカード」。



另外,順道介紹一下這個<エレベーター・エスカレーター・階段>案内図

資料詳見:http://www.city.sapporo.jp/st/annaizu/annaizu.htm

每個車站那一個車廂的出口比較接近樓梯、那個接近Elevator均有詳列,沒有升降機等的地鐵站,拖著行李投宿會頗辛苦。

城市是城市,城市是必須利用地下鐵的,所以M一直不同意地鐵改名做「港鐵」。



2010/06/11

茶道

托A君的福,聽了一個關於試鍊的故事,不過內容不可以現在透露,哈哈哈!

為了報答A君,也說一個關於試鍊的故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茶道是甚麼?

茶道是從享受品茗過程中完善自身修養和表達個人對融合飲茶的藝術、道德、禮儀、哲理、宗教(儒、釋、道等等)、文化風俗以及精神意境的演釋。

日本茶道是在日本一種儀式化的、為客人奉茶之事。原稱為「茶湯」(茶湯、茶の湯)。日本茶道和中國的茶藝一樣,都是一種以品茶為主而發展出來的特殊文化,但內容和形式則有別。茶道歷史可以追溯到13世紀。最初是僧侶用茶來集中自己的思想,趙州從諗禪師曾經以「吃茶去」來接引學人;後來才成為分享茶食的儀式。現在的日本茶道分為抹茶道與煎茶道兩種,但茶道一詞所指的是較早發展出來的抹茶道。

現代的茶道,由主人準備茶與點心(和菓子)招待客人,而主人與客人都按照固定的規矩與步驟行事。除了飲食之外,茶道的精神還延伸到茶室內外的佈置;品鑑茶 室的書畫佈置、花園的園藝及飲茶的陶器都 是茶道的重點。

(中文維基より)


Cさん在茶道教室上課已有一段日子。

一天,上課完畢,當大家準備離開的時候,茶道老師叫住Cさん。

「Cさん,一個月前朋友親手做了這些和菓子送給我,你家中不是有小朋友嗎?我送給你。」

Cさん一看碟上的和菓子,赫然見到表面有點兒灰又有點兒黑,甚是噁心。

「老師,這些和菓子是不是已經發霉了?」

老師嘆氣。

「這些日子,你真是白上課了。」

茶道者,非取其形,乃取其意。你明白老師為甚麼嘆氣嗎?


2010/06/09

ザ・大年表

理論上,從歷年每個地方公演場次可收容的總人數,可以推斷「學校的推斷」。

作為一個學生,只能推測校方怎麼想,因為,校方也不能準確預測到每年每區投考的學生人數。總之,底線就是不能有空席。

學校如何推敲,還不是根據過往業績。

像S班,日本同學歷年都喊大阪是激戰區。熟人裡頭,不少人每年投入十多口皆全滅。

既然大阪是激戰區,必賺無疑,那何不加多幾場?

任誰上不到課也會大叫大喊,主觀性太強,還是「大年表」比較客觀。


2010年 ★札幌   7月31日 8月1日
      ★福岡   8月19・ 20・21・22日

      ★
名古屋  8月26・27・28・29日
      ★大阪   9月2・3・4・5日
      ★東京   9月15・16・17・18・19日

*チケット8000円/申込手数料850円
2008年 
      ★東京   9月24・25・26・28・29・30日
      ★大阪   10月7・ 8・9日

      ★福岡   11月19・20・ 21日

      ★名古屋  11月26・27日

      ★札幌   12月2・3日


*東京チケット8000円/申込手数料650円+発券手数料150円
 他会場チケット8000円/申込手数料850円


2006年 ★札幌   7月30・31日
      ★新潟   8月5日

      ★横浜   8月12・13日

      ★福岡   8月17・18・ 21・22日

      ★名古屋  8月30・31日

      ★国立   9月9・10日

      ★大阪   9月20・ 21・22・23日

      ★東京   9月27・ 28 10月8・9日


*チケット7500円/申込手数料500円
2005年 
      ★札幌   7月30・31日
      ★横浜   8月6・7日

      ★福岡   8月11・12・ 13・14日

      ★大阪   8月24・ 25日(大阪2公演)

      ★国立   9月3・4日

      ★大阪   9月10・ 11・12日

      ★名古屋  9月18・19・20・21日

      ★東京   9月28・ 29日


*チケット7000円/申込手数料500円


2003年 ★札幌   7月5・6日
      ★福岡   7月12・ 13・14日

      ★豊田   7月19・ 20・21日

      ★味の素  7月26・27・28日

      ★広島   8月2日

      ★大阪   8月8・ 9・ 10・ 12・ 13日(11日なし)

      ★横浜   8月23・24日

      ★新潟   8月30日

      ★宮城   9月6日


*チケット6500円/申込手数料500円


2002年 ★名古屋  7月28・29日
      ★西宮   8月3・4日
      ★広島   8月17日
      ★静岡   8月24日
      ★新潟   8月31日
      ★名古屋  9月5・6日
      ★宮城   9月21日
      ★札幌   9月27・28日
      ★東京   10月8・9日
      ★福岡   10月18・ 19・ 20日
      ★大阪   10月25・ 26・27日
      ★味の素  10月31日 11月1・2・3日


2001年 ★新潟   7月28・29日
      ★大阪   8月4・5・6日
      ★岩手   8月11・12日
      ★広島   8月18・19日
      ★名古屋  8月25・26日
      ★味の素  8月31日 9月1日
      ★福岡   9月7・8・9日
      ★東京   9月22・23日
      ★札幌   9月29・30日


2000年 ★札幌   10月14・15日
      ★仙台   10月18・19日
      ★大阪   10月27・28・29日
      ★秋田   11月3・4日
      ★福岡   11月11・12日
      ★名古屋  11月18・19日
      ★埼玉   11月23・24日
      ★東京   11月25・26・27


2000年和2001年有3場大阪,2002年很微妙的加了2場「西宮」,毒舌女會把它歸納在大阪的版圖,2003年和2005年也是5場大阪,2006年卻減了一場,2008年更加只有3場,2010年又變回4場。

2008年的數據比較奇異,又簡單的說一下。2008年的上課時間,幾乎全部都是平日,週末課堂就只有一堂東D。要知道,大人要上班,小朋友要上學,所以敝校,不,其他學校的課堂也一樣,幾乎都只在週末舉行。

結果就是
3→3→5→5→5→4→3→4。

代表關西的有大阪,代表九州的有福岡。

2→3→3→3→4→4→3→4

福岡的情況,從2演變為3再演變為4。大阪從3演變為5後又跌回4。

推論就是校長認為福岡開辦5堂課有機會出現空席,大阪開辦6堂課也有機會出現空席。

空席?老校不會做此等沒臉子的事。

當然,實際的情況你要把每個上課地點可容納的人數算進去,像:

109,431→109,431→152,954→182,385→182,385→145,908→109,431

不過這樣會使大家頭暈眼花,為使大家看得舒服,才使用課堂數字。

名古屋的歷年業績又如何?

2→2→4→3→4→2→2→4

相比大阪和福岡,代表日本中部名古屋的數字大上大落。2002年,一下子從2課堂跳升至4課堂,學生人數暴升8萬?才怪。

這裡有別的原因,因為初日要去名古屋道歉,所以那年一開始便是名古屋,除了中部人,還要預留一天給看初日的其他地區份子,3堂是足夠的。但8月時名D只能讓出兩天檔期,唯有在9月又再租借兩天,所以那年名古屋合共有4天課。

而2003年,名古屋又跌回去3堂?不,那年為響應世界盃@日本,課堂不在名D,而
在豊田S上課,可容納的學生人數,Stadium比Dome多,雖然3天豊田S收容的學生人數比4天名D少。

2005年,世博在名古屋舉行,校長很有把握地把名古屋如常地推上4天課,結果有點慘不忍睹。

2005年的情況並不是那麼壞,只是毒舌女用詞誇張。打一個比喻,過往名D的当選率,可能是30%,但2005年的当選率,可能升至60%,對同學來說,要上課一樣難,但已令校長神經繃緊。

2006年,校長只敢辦2堂課,這年陷入了瘋狂狀態,名D的入學証,莫名其妙的炒上去30多萬。2008年,課堂只能在平日舉行,校長依然不敢搏,課堂數字依然是2,這年更加瘋狂,山頂最後一行的公開座席,全部都是6萬以上成交。名古屋拋離了大阪和福岡,成為史上最大的激戦区。結果,今年名古屋又從2堂變回4堂,因為J校的辦學原則是「有錢不會讓街外人賺」。



比較精確的計算,應取8年以來每一區上學人數的平均值,將每年的數值減以平均值(mean),計算出Variance後,看2010年的Variance在Mean之上還是下,才能完成整個Regression Model,不過,數字本身來源只是推斷(因應不同場地及舞台設計而修改,有時會是臨時改動),懶,罷。

盡管Data不足,只要將五區比較,已可計算出今年当選率最高的地區是名古屋,其次是北海道和福岡,再其次是大阪,当選率最低的會是東京。

借不到人頭,計算当選率有甚麼用?

當然有用哇,
当選率高的地區,炒價也會便宜一些,当選率低的地區,炒價也會貴一些。


2010/06/08

代言人

「牆璧薄得要命,一早給鄰房的打掃聲音吵醒,房間又狹小得連行李也不能打開,又沒有『お風呂』...」

因為要過大海,K君選擇了一家在港澳碼頭附近的新酒店,結果一肚氣。

「房間狹小得行李也不能打開」這句話,通常都是香港人去到日本的投訴之一,日本人投訴香港的酒店過於狹窄不能打開行李,也真罕有。

上星期C君來港,住在有數十年歷史的尖沙咀YMCA,進入浴室後也大喊:「お風呂ない!」

單人房,少說也有20平方米,但只有淋浴設備,沒有浴缸。

 

香港酒店的浴缸,到底是甚麼時候消失的呢?Kさん繼續投訴「房間豈只沒有浴缸,連電話也沒有,連大堂都沒有公眾電話...」

「哈哈哈!那豈不是和日本的Super Hotel一樣嗎?」

「但Super Hotel的大堂有公眾電話呀~!我以為便利店會有公眾電話,豈料也沒有,結果去到地鐵站才找到電話......」

「便利店要賣手機用的電話卡,當然也沒有哪...」

「毒さん,你認識來香港遊玩的日本人,如何打電話?」

「大部份人用的是DoCoMo,都可以Roaming...」

「但是她們來到香港打電話給你,算的不是長途電話費用嗎?」

「在本地打給本地的電話號碼,收費比從日本打過來便宜一點吧!?」

「但是你打給她們不是要付國際長途電話費用嗎?」

「對!不過也有些人會買Prepaid Card,有本地號碼,那我打電話給他們就不用付長途電話費用。」

「甚麼樣的日本人才會買Prepaid Card?」

「通常都是需要和本地人頻繁聯絡的日本人吧...」

「你認識的日本人中,沒有人用au嗎?」

Kさん用的au電話,不能Roaming。

「老老實實,除了Kさん你、E君、和N君外,我不認識任何日本人用au...」

「唉... 我認識的人中,連我在內也只有三個人用au...」

「你們三個都住在同一個城市嘛...」

「那你東京大阪等的日本友人呢?」

「我在東京大阪名古屋等友人,差不多都是DoCoMo的客戶...」

「用Softbank的人也沒有嗎?」

「有一個,住名古屋的...」

「你的スマ友呢?」

「99%都是DoCoMo,而且都是長期客戶...」

「那日本的網絡商花這麼多錢請代言人幹嗎!?」

「做贊助商,保證有門票嘛...」



2010/06/07

夏季課程

師妹苦著臉:「S班的課堂可申請兩輪,合共8個學位,A班的課堂如果又是兩輪,合共又8個學位,未見官先打50大板,一下子要預支十多萬出來。J校搞甚麼鬼,為甚麼課堂會重疊,競爭減少,學校豈不賺少了錢?」

毒舌:「學校沒賺少錢啊,課室可容納的人數是固定的,超額的話,收回來的學費還是要退回給申請人,打個比喻,課室只可容納100人,不論是1000人申請,或是只有200人申請,學校最終也只能收100個人的學費。」

師妹:「像抽新股,收了1000個人的學費,放在銀行裡賺息都足夠了。」

毒舌:「這又不一定,日圓息低,只有零點幾巴仙,沒甚麼賺頭的。」

師妹:「但是為甚麼課堂會互相重疊?會影響出席率的啊。」

毒舌:「你比較一下,除了国立的上課時間外,其實大家並不互相交疊......

2010年 ★国立   8月21・22日 9月3・4日
      ★大阪   10月29・ 30・31日
      ★札幌   11月13・14日
      ★東京   11月19・20・21日
      ★名古屋  12月4・5日
2011年 ★福岡   1月15・16日

2010年 ★札幌   7月31日 8月1日
      ★福岡   8月19・ 20・21・22日
      ★名古屋  8月26・27・28・29日
      ★大阪   9月2・3・4・5日
      ★東京   9月15・16・17・18・19日

......一班佔的是八九月暑期檔期,另一班的主要上課時間是10月末至12月。一個是夏季課程,一個是秋季課程。」

「那有甚麼影響?」

「對選擇福岡0821、0822,大阪0903、0904的同學來說,部份人流被分散到国立,即是當選率會提高。」

「這麼說,福岡的當選率又會比大阪高?」

「很大可能,特別是今年福岡可以上四堂,比前年多了一堂,至於大阪,多多都不夠。你知大阪人商売上手,轉數快,又勤力,對於銅臭味比獵狗的鼻子還要靈敏。」

師妹:「那為甚麼国立要分隔兩個星期?」

毒舌:「有很多可能性,其中一個可能性是收錄DVD。始終八月是暑假,在戶外打風下雨的機會可能性極高,一旦初日兩天收錄失敗的話,還可以亡羊補牢,又或者是根本預定在9月4日那天收錄,初日只是用來做公開綵排。」

師妹大興奮:「啊!如果我能夠上到9月4日的課,那我不是可以上鏡嗎?」

壞心腸的毒舌:「對對對!那你記得不要選大阪的夏季課程啊!」

2010/06/06

六招十六式

對面的村爸看過來~♪ 看過來~♪ 看過來~♪



用紙的文字很精采 請不要假裝不理不睬~(ATM80円,窓口120円...)


貧窮女孩的悲哀說出來誰明白~♪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原來每個字眼都不簡單~♪






我想了又想 我猜了又猜 老校們的心事還真奇怪~♪


開大會,不捉鬼,不捉蟲,捉蝨。

有請......

村・爸......




...... 後面不欲上鏡的大師姐。


趁四国友人過濠江友情歲月,叫埋大師姐出來一齊捉蝨。敝校入學申請表格的蠅頭小字,比信用卡的不合理條款更細!

不要緊,即使小如4pt的字也逃不過大師姐的司徒法眼。

一眼便找到「ご返金は、返金手数料(¥850)を差し引いて」...Orz



外界不明白敝校抽水有幾厲害。

有人說:「如果抽到,就把那850円放入成本去。抽兩輪的話,只不過是1,700円。」

不不不!這樣計算的話,你永遠當不成葉月蓮介社長。

就又從頭計算一下。


假設連續兩期(四年)的申請被拒都好,學費依然要每年遞交。今年是第五年,所以一樣要交學費。

2006年
學費      4000円
申請入學手数料  500円
郵局轉帳手数料  120円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合計      4620円 

*入學被拒故學費悉數退還

2007年
學費      4000円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合計      4000円 

*沒有課堂但一樣要交學費

2008年
學費      4000円
申請入學手数料  650円(第一回合抽選)
申請入學手数料  850円(第二回合抽選)
郵局轉帳手数料  120円(第一回合抽選)
郵局轉帳手数料  120円(第二回合抽選)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合計      5740円 

*入學被拒故學費悉數退還

2009年
學費      4000円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合計      4000円 

*沒有課堂但一樣要交學費

2010年
學費      4000円
申請入學手数料  850円(第一回合抽選)
申請入學手数料  850円(第二回合抽選)
郵局轉帳手数料  120円(第一回合抽選)
郵局轉帳手数料  120円(第二回合抽選)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合計      5940円 

*未計算是否抽選成功


五年合計4620円+4000円+5740円+4000円+5940円=24300円。

一個人上課的話,成本是32,300円,兩個人分擔的話,每人成本是20,150円,四個人分擔的話,每人成本是14,075円。

為了減輕成本,那當然選擇四人上課啦!

問題是,四人上課的當選機會遠遠低過二人上課的機會,而且抽不到的時候,那四個人中,有幾多個會付手数料。

總而言之,不論如何,要上一堂課,有理沒理,學校先賺了你850円,上兩堂,便賺你1,700円。蝕本門老早被封。

對面的村爸看過來~♪ 看過來~♪ 看過來~♪

這裡的文字很精采 請不要假裝不理不睬~♪


貧窮女孩的悲哀說出來誰明白~♪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原來每個字眼都不簡單~♪


我想了又想 我猜了又猜 老校們的心事還真奇怪~♪


當大眾都以為老校會等到6月25日才再開動抽水機。豈料今早開機,入目的是......

2010年 ★国立   8月21・22日 9月3・4日
      ★大阪   10月29・30・31日
      ★札幌   11月13・14日
      ★東京   11月19・20・21日
      ★名古屋  12月4・5日
2011年 ★福岡   1月15・16日
為求壓抑全校的炒風,J校推出了「九招十二式」,呀... 打錯字,是「六招十六式」。

男班,截自上月數字計算,有70萬人。假設這70萬人都去申請入學,70萬人乘800円的申込手数料是五億六千萬。

根據報載,入學人次會有86萬,為方便計算,全部算它四人一組,即是合共有21萬5千組。
21萬5千組除以70萬,
結果是30.7%。


入學成功率只有三分一,不是此篇網誌重點,重點是,21萬5千組申請人需付700円申込手数料已是一億六千萬。

這個夏天,會生金蛋的雞有兩組,最粗略的計算,乘二好了,合共便是3億的淨收入。還未計算學費,年費等等。

母雞身嬌肉貴,老校又怎敢掉以輕心,任你自駕亂舞?






2010/06/05

宿・大阪【ホテル日航大阪】

每次去大阪每次都住心斎橋的日航,因為每次酒店都給同一座向的房間,敝班的同學一看照片必定明白。



酒店從2005年起便開始改裝房間,從傳統的暖色調改為冷色料。去年投宿時已奇怪為甚麼裝修了四年都未改完,後來才明白是總公司財政出現問題,下次再去,恐怕已經賣盤,名字也會被改掉。

愈窮愈見鬼,沒錢裝修,位置雖然一流,投宿於此的旅客愈來愈少,從関西空港去酒店的機場巴士從一日五班減至「零」。房租一直向下調,現在一泊的房租,是五年前的三分二。
未改裝的樓層,房間叫做Standard Room,改裝後的叫做L-Floor,「L」者,Luxury & LOHAS也。

選Standard?還是選L-Floor?

看看二者有甚麼分別。

先說浴室。

浴室並無差別。Standard的浴缸冷暖水喉已改裝,和L-Floor的一模一樣。L-Floor的浴室,牆身和浴廁等設備根本無改裝過。L-Floor的Deluxe Room才奇怪,浴室裝修過,但水龍頭等卻沒有換過。至於Amenities,Standard和L-Floor的一樣,用的是飛甩雞毛。



為使大家容易明白,晚上拍的照片是Standard Floor,昼間拍的照片是L-Floor。

空調,大家一樣都是每間房獨立處理,而且酒店確實做到你所需要的溫差。有些酒店雖然說已改裝,但那個空調系統依然是中央處理,像東京的Hyatt Regency,從16度調高至17度也噴熱氣,怕怕。

Standard的舊式設計,書桌靠近牆,感覺上較寬敞,起碼有一點步行的空間。



新式的設計,書桌貼近窗邊,同是16平方米,房間只覺狹窄。



舊式用的還是CRT電視,新式用的是LCD,但是舊電視的屏幕比較大。



對毒舌女來說,電視的問題不大,只是被舖有少許問題。

Standard,用的是床罩式的被,沒有被袋,中間只用一張薄薄的被單分隔,L-Floor,可以更換被袋,前者的問題,之前已在水清無魚・人清無徒說過,不重複,雖然L-Floor那個被袋,我懷疑不是天天替換。



燈光、色調設計等,對毒舌女來說,也不是問題,雖然L-Floor房間那個椅子實在很硬,不好坐。

問題出來那裡?

其實以前也寫過一次。

見插座。http://hk.myblog.yahoo.com/miss-m/article?mid=11231


這個是Standard Room書桌上插滿電線和上網時的情況。



這個是L-Floor書桌上插滿電線和上網時的情況。都不知是那個笨蛋設計師的傑作,肯定的是他們平日都不用電腦上網,所以無腦。和桌面成垂直式的設計,手機(還要是日本手機)的充電器要橫放,橫放便不能插線上網。



33平方米的L-Floor Deluxe Twin Room,插座設計在桌下,完全沒有問題,但是價錢貴三倍。

以單人房計算,Standard和L-Floor的房租相差一千円。

選Standard?還是選L-Floor?

不喜歡Standard提供的被舖,但是又怕了L-Floor的充電問題。

煩惱中......






2010/06/04

獸色可餐

扮庶民的豌豆公主坐在木造的高櫈上搖搖晃晃。

一個男人踏進店內,看著貼在牆上的各式花款熱狗,面帶疑惑的問:「你們的Chili Dog沒有豆的嗎?」

老闆娘笑說:「這裡來的顧客主要都是學生,學生們不愛吃豆。」

豌豆公主搭訕:「為甚麼現在的小朋友不愛吃豆?那時我們不知多愛吃。還渴望打風的日子,那就可以開罐茄汁焗豆來吃。」

老闆娘:「對啊,以前有豆吃真的好開心。你那個酸菜要不要加熱?」

碗豆公主:「好呀!」

這家熱狗真的很好吃,香腸皮脆美味,芥末,不是甚麼高級貨,偏偏就和烤腸很夾,而且,還可以大飽眼福。



小小的幸福,從這隻熱狗開始。





德國熱狗 Hot Dog Link
何文田窩打老道67號D

2010/06/03

刁民

刁民處處有。

公平一點,有些事情不只在大陸才會發生。

買った席がない!アイリスイベントで暴動寸前!警察も出動
韓国の俳優イ・ビョンホン(39)が主演するTBS「IRIS—アイリス—」のイベントが1日、さいたまスーパーアリーナで開かれ、前代未聞のトラブルが起きた。券売済みの客席に花道を設置したミスが発覚。昼夜2公演で計約2800人が購入席を失った。振り替え席が用意されたものの、納得のいかない観客は猛抗議。両公演とも開演が1時間遅れるなど騒然となった。

 「ふざけるな」「信じられない」。昼公演開演時刻の午後2時。幕は開かず、ホール入り口のロビーでは主婦ら女性客の怒号が激しく飛び交い、韓流スターが集う華やかな舞台が騒然となった。

 ステージ左右のスタンド席最前列から9列目まで、券売済みの約1400席に巨大な花道を作ったことが原因。午後1時の開場直前に発覚し、急きょ4、5階席に振り替え席を設けたものの、納得のいかない観客が関係者に詰め寄り号泣する人も。ロビーにあった柵を蹴り倒して抗議する女性ファンもいた。

 主催した運営会社オンザライン(東京都港区)の担当者は「発券側と設営側の連携が悪かったことが原因」と釈明。購入席を失った客を後方席へ誘導する中で、一部ファンがアリーナ席へ突入。4・5階席に移った客から「不公平」「精神的な苦痛をどうしてくれる」との声があがり、さらに混乱。夜公演でも同様の騒動が起こり、観客からの通報で警察官15人が出動する事態に発展した。

資料來源 http://www.sponichi.co.jp/entertainment/news/2010/06/02/01.html

簡單的說明一下,此次韓劇IRIS在首都圈的宣傳活動,在埼玉Super Arena舉行,分早晚兩場,每場招待14,000觀眾,門票9,800円,李秉憲、Big Bang等隨片登台,之前5月26日已在大阪城Hall舉行過一次。

中午,スタンド兩側第一列至第九列的千四觀眾進場後才發現自己的座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條超長花道。(註:關於Saitama Arena的可移動席請自行參考客席案內

擾攘個多小時,主辦當局宣佈第一列至第九列的千四觀眾會被遷往臨時加開的4階(400レベル)及5階座位。



5階 !?

坐過Saitama Super Arena樓上的一定知道甚麼回事。

握手位變成天井席。

刁民發難。

大堂欄杆被毀,警察被召到場,無數人在アリーナ區狂奔。比較講道理的肯站在2階スタンド的最後列,更多人索性坐在通路樓梯級不肯離開。

「日本公平」、「日本人講求禮儀」... 說這話的實在太不瞭解日本人。

刁民處處有,要怪,就只能怪韓流當道。

2010/06/02

造鞋記

大牌檔鴛鴦20盒,李錦記方便醬料40包,XO醬等數瓶,公仔麵20碗,壽桃牌即食麵10碗......

替神戶友人C君挽著四大袋戰利品,累得攤在鞋店的沙發裡不能動。

要造鞋的不是毒舌女,是神戶友人C君。

問:「為甚麼要來香港造鞋啊?」

老大一個白眼扔過來:「日本造鞋貴哇!」

難得友人幫忙振興本地經濟,多累也甘心做陪客。

少說,一星期也會路過銅鑼灣五六次,從來沒有留意到這個城市有造鞋店。

原來,造鞋有這麼多學問。

先是選擇鞋款,有密頭,有露趾,有圓頭,有方頭,有尖頭。

然後輪到鞋跟,只有兩吋高的露趾鞋的跟,原來只能用幼根,粗根不成。

攤開材料質地樣版,十多款都是豹紋,但每一個質地的厚薄不一。

店員さん小心翼翼的替C君量度腳的長度,畫紙樣,然後,還要再用相機拍下穿了樣版後的樣子,據說,用來調整鞋面的寬緊度。

有趣有趣。

我決定也要訂造。

回家上網,找了鞋款,就這對吧,希望趕得及去札幌前做好。







2010/06/01

北海道食文化

旭川還有一樣名物「ゲソ丼」,魷魚鬚(腳?)飯。不過魷魚鬚沒甚麼特別,還是介紹別的。 

◎ジンギスカン

幾乎所有去過北海道的旅客都吃過的ジンギスカン,中文一般翻譯為成吉思汗料理,多指羊肉,但也有用野豬和鹿肉的。北海道的成吉思汗料理分成兩派,和「焼肉」類似,一派是肉先醃過才燒,另一派是燒完才沾醬汁。

◎猪豚

猪豚,片仮名寫作イノブタ。猪豚是家畜,父是野豬,母是豬。雖然猪豚的原産地在和歌山,但
北海道人除了吃「猪」之外,也吃「猪豚」

◎トド

トド即是海獅,海獅肉、熊肉、鹿肉咖哩是北海道的著名土産。在札幌駅、函館五稜郭等土産店也常見到罐裝的トドカレー。




海獅雖是受保護動物,但據說,在礼文島上還可以吃到新鮮捕捉回來的海獅肉。除了礼文島,在羅臼,海獅也是食桌名物。


如果不吃的話,就要認清トド兩個字。
 

◎アザラシ

アザラシ即是海豹。某些地區的超市可買到鮮肉,但大部出售的還是從加拿大入口的急凍肉。

◎なんこ鍋

なんこ鍋是馬腸鍋,原本發祥自秋田縣,如今是歌志内的著名鄉土料理。在空知地区一帶,偶然也會發現有新鮮的馬腸買。

◎やきとり弁当

やきとり,漢字是「焼鳥」。不過北海道人都知道,函館的「やきとり弁当」不是雞肉串便當,而是豚肉串燒便當。やきとり弁当的元祖是ハセガワストア,在函館有14家店,在北海道其他地區,包括札幌、石狩、苫小牧、釧路的便利店Seicomart有售。

◎トナカイ

トナカイ,英文是Reindeer,漢字寫作「馴鹿」,北海道人除了吃鹿肉(しか),也吃聖誕老人的愛駒トナカイ。

見到雞頭雞爪出現在食桌上便尖叫逃走的本州人,難怪視北海道為蠻荒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