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7

《夢の家》宿泊記

今早醒來,夢到「夢の家」,兩個小時後突然記起了,好些年前,曾經發過一個夢,在夢裡法蘭西小姐在洗碗,她有點不知所措,因為不知道日本人洗碗的習慣,而我這個外國人又幫不上忙,有點焦急。

莊子夢蝶,還是蝶夢莊子?

趁記憶逝去也趁スマスマ放送之前,來一篇比往日長的網誌。


※※※※※※※※※※※※※※※※※※※※※※※※※※※※※


有一天,予定同行的E君終於發現夢の家的怪異點,問我要不要搬回商務酒店去。

不搬了,難得有機會住到藝術祭的作品裡。是說,我當然想住光の館,但那個有多難預約大家不是不知道的。

在決定不修改住宿時,E君便說不如投宿夢の家那天晚上去松之山温泉。

這是,大半個月前已決定的事情。

而十田町市役所松之山支所入口,剛好就在三省屋和夢の家之間。兩者都是大地の芸術祭的作品,自然不會錯過。



松之山支所正門。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山裡的市役所,是說,市役所不是應該在最旺的地方嗎?怎麼會在山裡頭?



駐車場裡的車輛大多是市役所的職員的,但加起來也沒有二十輛車。在這裡遇到那三個也真的超幸運。



離開市役所後,經過松之山温泉,就去夢の家了,看到停車場的指示,轉彎。



一堆農舍之間出現這樣一座鮮紅色的屋子,幾乎誤會了這就是夢の家。



旁邊過兩家屋的才是。



住到山裡不出奇,只是山裡都是田便很有新鮮感。



夢の家旁邊還有兩大作品,這是其中一個「Y-035 不老不死の藥」。



另一個是「Y-036 収穫の家」和「Y-037 米との対話」,Lauren和Robyn皆來自澳洲。







踏進屋子時已過了下午五點,桌上24杯水,水杯下放了鉛,代表著這是4x6間,桌上有CD,不同的睡房有不同的音樂配搭。



CRT電視,只是用來接駁DVD,至於上網,DoCoMo和SB都不成,餘下au的3G還有一格,不用完全與世隔絕。



不學無術的毒舌M不知這叫做甚麼。



夢の家共有四家房,是日給兩組人訂下來,一組是我和來自四国的E君,另一組是一個來自巴黎在東京當交換生的女孩,還她的好朋友一個在英國讀書但同樣也能操流俐日本語來自武漢的女孩。

夢の家提供睡覺的衣服,四件連身服(從帽子到腳掌)是冬天用的,因為二樓沒有暖爐,冬天好冷云云,但翻看別人的日記,好像每年11月到5月都沒有人入住。



另外也有給春夏天用的較薄的睡覺服。



衣服的袖口都縫有袋子,用來安放鉛,黑色一個個圈的便是鉛,忘了替美麗的法國女孩拍下示範照片。



夢の家有兩個巨型澡盆,都是銅製的,附石枕一個可作淋浴,另一個不可,另一個可泡湯,管理人還為我們預備了兩束天然藥湯,這兩件其實是超有趣作品,在這裡不揭盅。



和E君剛到達時,兩個外地女生剛打算步行下山去泡湯,管理人超担心,因為又陡又斜的山路沒有街燈,從夢の家去到鷹の湯要十多分鐘,生怕二人丟失,管理人見我們一到大喜,即吩咐四人一齊出發。

坦白說,如果要步行下山我情願不去,泡完湯回來又出汗。此回拿芸術祭的PASSPORT,一回只需400円,抵!

松之山溫泉是日本三大藥泉之一,有沒有效不知道,大家都只覺得很熱很熱很熱很熱很熱,泡那五分鐘便跳出來。



夕食好像是三省屋提供的。



現代城市人,都對碳水化合物有點距離,人人煲裡餘下大半。



飯後,大家對如何解決吃剩下來的米飯和菜都有點不知所措,最後決定只洗乾淨碗筷,殘餸就留在盤裡。

兩個外地女生很興奮,換完衣服又拍照,一會兒又去殺蜘蛛,我和E君兩個卻不知怎的一直在收拾行李。



樓上的窗不能打開,樓下的窗,因為安裝了網,蟲子走不進來,但晚上臨睡前還是聽從管理人的意見,所有門窗關掉。

早上法國女生抱怨棺桶太硬無法轉身,我說:「你不用布団?」「有布団嗎?」「有啊~就在櫃裡,和枕頭一起~」「我沒打開過來看!!!」

窗全關掉,大家都以為風扇是必須的,原來半夜,一個二個不但關掉風扇,還要找被來蓋。



綠和藍的房間在一塊,紅和紫的又在一塊。四個人分兩組去抽,抽到的先選,結果法國女生選綠藍組。



就算在陽光下,紫色的房間分別也不大。



BINGO!!! 小妹有幸選了アカ。Captain是紅色嘛~



床(棺?)是固定的,石枕也是固定的。



裡頭有一本像聖書的Dream Book,睡醒就把夢境寫下去。翻了一下,有港人住過,台灣人好像沒有。



五點起來,只見山裡霧一片,出去拍一下。



所以房間就是紅色的咯。



屋外原來有一顆吸引飛蟲的吊燈開到天明。



要保養一家這樣的屋一點也不容易。



不知這個的作用是甚麼。



草鞋都不能防水,現代都只作裝飾用。



懐かしいラジオ。



夢の家旁邊便是田。



秋天一片金黃,又是另一番景像。



朝食的麵包,很有心思地烘成「家(HOUSE)」的模樣。



昨晚過後。



廚房甚麼都有,醬油塩茶,煲反而是裝飾用的,神棚上放了些可能是宿泊客留下的小銭。



越後妻有夢の家是有「行為藝術祖母」稱號的Marina Abramović的作品。在這裡宿泊的結果,也許不成作品,卻成了人與人之間交流的故事。



夢の家
http://www.tsumari-artfield.com/dreamhouse/



6 件のコメント:

  1. 想問下你有冇睇到有個留言呀?
    因為冇耐留左個言,但岩岩睇又消失左wo ...

    返信削除
    返信
    1. 被Blogspot食左,我拉番出來哪

      削除
  2. 我今朝又係上個blog回左你,但依家下午又消失左@@
    你話blog唔會老,我認為依家blogspot老到同yahoo一樣有老人痴呆 暈...

    仲有,用safari打完以上既reply再sent out竟然食左,再打多次都係,依家用chrome睇下又會唔會被消失 再暈...

    返信削除
  3. 冬天就似是一屋天綫得得B。

    返信削除
    返信
    1. wwwwwwwwwwwwwwwwwww
      其實夏天那套也是天線得得B

      削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