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30

食・京都【和久傳】

和久傳,ZAGAT京都版No.1。在京都有四家店,口評最佳的是高台寺,其次是位於大德寺門前的紫野和久傳,宝町和京都駅再次之。

毒舌女估計高台寺和久傳可在2009年京都版米芝蓮佔一席位。不過... 多嗜吃都好,一個人,沒有那個勇氣跑進去高台寺和久傳。

其實前一天,去加賀屋前上了京都駅那家,十一點多,人龍已是其他店的十倍之多,不耐煩才轉去加賀屋。後來發現伊勢丹的老舖店竟然有高台寺和久傳弁当賣,大喜!豈料弁当也要予約(>_<)。退而求其次,買個紫野和久傳的「仲春の鯛ちらし」弁当算數。



想吃這個,因為「鯛黒寿司」是和久傳的名物。小小的一個便當,也附Menu。看看修讀日本語的同學仔又可否認得所有字?



壽司當然不是真的黑色,只是加添了醬油。稍看,平平無奇。



飯和鯛之間藏了木ノ芽、花山椒和金針菜。

味道?ああ~~~至福!

最好吃的並不是鯛,是飯,然後每一個小小的菜,雖然精心計算過營養成份,但一樣是那麼的好吃。



個人不好小芋和高野豆腐;筍,咬下去,那種爽,那種脆,是新鮮剛摘下的春筍獨有味道;深恐蛋汁噴出來,小心翼翼的咬下出し巻き玉子,又香又滑又濕潤,正!反而那個若布麩,幾乎中招!小小的麩,充滿了甜甜的汁液,沒想到這個麩和海綿有點相似。



最後,當然要找個京都甘味結尾。

其實伊勢丹有阿闍梨餅賣,見又是一條人龍,馬馬虎虎的在鳴海餅買了個わらび餅。有紅有白,當然要白的。



這個「仲春の鯛ちらし」便當,是人生裡吃過最好吃的日本弁当!

不過,要選人生裡頭最後的晚餐的話,毒舌女還是選擇三嶋亭。



和久傳
http://www.wakuden.jp/



2009/04/29

食・京都【加賀屋】

成人している所属タレント全員にも「自覚をもち、ハメを外すような飲み方をしないよう指示した」(事務所)という。

【慣用句】ハメをはずす(羽目を外す)調子に乗り、度を超してしまうこと。


遵從教主指示,不飲。

其實,毒舌女想吃湯葉,嫌順正遠,又嫌割烹さか本貴,問三嶋亭的仲居さん有甚麼好介紹,仲居さん說不如去京都駅的加賀屋,它們的週替わり有湯葉,雖然不是木箱下面有火烘住那種,好過無。

對,這家加賀屋就是和倉溫泉那家加賀屋。

這家加賀屋的窗外可以望到京都塔,但去到又臨時改變主意,換了「茶箱弁当」。

櫻花散落,已經換上春天的紫藤花,手工精緻的茶箱,京情緒瀰漫。加賀屋用的器皿,不是輪島塗便是有田焼,即是不可以放入洗碗機那種。



左圖的先付是湯葉,香の物好吃,味噌汁一般。



御造り的大葉和鯛異常的調和,好吃!



這個有一點意料之外,毒舌女吃到的好像是咖喱(汗)。熱汁配生麩好吃,豆腐配山葵更好吃,雞有雞味,卻嫌稍冷。



永遠好吃的賀茂茄子,只是吃過西樣的那一頓,學懂茄子還是用來做配角更佳。



這個彩り盛精采!單看照片,仿似平常見慣的玉子卷,一咬,竟然蛋汁四射。燒筍裡頭藏了燒肉,波子壽司,一般而矣。



含豐富維他命B1和鈣的菜の花,吃了一小口還是忍不著再拍下照片。



焼き物是三文魚,那個薑,很鹹。



一點點的粉紅和白波波不知是怎麼,沒有味道的。



墊底的那塊葉,好美,綠中透著金,研究了很久,相信是真的,但那一點金,倒底是不是噴油上去?




任添的季節御飯。



甘味有三款任選,きんつば之外的一個忘了是甚麼,這個季節嘛,還是選了桜餅,雖然其實樣子很不「桜餅」,單看那個椀,已經夠賞心悅目!



很典型的一頓「日本人眼中的京料理」,不是京都人心目中的京料理。對東京人或是京都以外的人來說,視覺享受、心思、所花的功夫、調理人手藝,都是一等一。但論味道、口感的細緻、整體平衡感,還是不及たん熊北店,更遑論和西樣相比。抱歉,毒舌女的味覺已經寵壞了。

以價錢和地點來說,中午值得一去的。ヾ(´▽`;)ゝ


加賀屋京都店
http://www.kagaya.co.jp/shoku/shop/shop.php?shop=kyoto






2009/04/28

京都散策【河原町】

連續兩天,在高瀬川一帶溜躂了一下,沒有櫻花,但有新綠,春雨。



「春雨」不即是「粉絲」嗎?( ̄▼ ̄)ノ

事情已告一段落?沒那麼快,明天才知道警察對泡菜人的處分。

右上圖那把Monet雨傘我都有,京都人果然有品味......d(^0^)b グッ!

友人托M去河原町通買一點東西,反正路過,就順道去TIME'S Ⅰ・Ⅱ拍兩張照片,換回安藤忠雄網誌裡那張Public Domain的照片。





別人的東西沒買到,自己倒是在Loft收穫甚豐,然後,路痴果然是路痴,又行錯了相反方向,結果竟然行了去三嶋亭,看看手機,已是七點多,硬著頭皮推門進去。無予約,一個人,以為一定沒有位,豈料竟然大把空的個室,嚇一跳!去年也是這個時候,還要一星期予約,去到的時候,滿滿的,可見日本的不況。

反正一個人獨佔個室,又和仲居さん聊起來。問仲居さん有沒有人一個人來,回答是有,都是從網上搜集資料而來的云云,不過一個中國人來的,好像還沒碰過(汗)。仲居さん說起她來香港遊玩時,在飲食店內見到本地人對國內人的態度和日本人的態度完全不一樣,不禁搖頭。雖然本地人對日本人禮貌周周,但是人家看到你對自家人的態度惡劣,也留下不好的印像,完全不曉得如何回應才好。



雖然今回的雪花不及上回,牛肉依然美味,最後還是忍不住追加了一份野菜。離開時,才不過九點,門外的看板已被搬回進去,M是最後的一個客。看回去年的網誌,晚飯時段還分三輪客,今年卻變成這樣......








2009/04/27

事實,真的是教派「美化」的那樣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XXさん

我們不叫做「教會」,我們叫做「教派」,我們的教派根本不需要美化,J教根本就是十全十美的啊!\(^o^)/

我們的總教主「喜爺」其實亳無法力,不懂得將曲變直,將直變曲。但是,你看,堂堂一國的総務大臣鳩山邦夫,也不得不向我們的信眾低頭。

22日的發言


23日的發言


我們S班的忠實信眾其實不很多,90萬不到,不過還未計算少年班、K2班、A班、T2班、卡通班、K8班、東南西北班、平成班,還有卒業的同學們。卒業,只是代表弟兄姊妹們不再定期奉獻,並不代表他們已經脫離教派。還有各信眾的家人、同事、朋友、鄰居、上司、下屬、客戶......

算他識相,趕快道歉,哼哼... 雖然我們的教派很低調,雖然我們平日不哼一聲,但我們的教派可不是好惹的。別要忘記小泉、安倍、麻生,都是因為上過S班課,才能當上總理的!

我們全體信眾每年奉獻上去的金錢,包括佈導大會的門票,教主徒兒的照片,等等等等,加起來大概可以建一個東京鐵塔,還未算海外信眾對日本經濟的貢獻。盡管鳩山撒回前一日的發言,言語已經傷害了我們的感情,兩個月後的總選舉,相信弟兄姊妹們絕對不會投你一票的。

關於我們班有多團結,有多友愛,請看留言裡的影像,準備考一級二級的日本語同學也來溫習一下日本語聽解....喜爺,萬歲!萬歲!萬萬歲!\(^o^)/バンザーイ


2009/04/25

裸の王様

清早醒來,看到日刊スポーツ的速報「草なぎ剛容疑者公然わいせつ逮捕」,立即被嚇倒,看看內容,寥寥數字,只說根據NHK的報導,轉去NHK,又從NHK轉去フジ,又轉去テレ朝。




日本時間九點未夠2CH已經幾百個關連投稿,電郵更是整日未停,結果上午幾乎是白白浪費掉,索性關機。

當一個人拒絕接收訊息時,腦袋反而會變得更加清晰。

先從客觀的角度描述一下,第一個報導此事的傳媒是NHK,其他傳媒早上十點前的報導均明言內容引述NHK,是說,大家根本沒收到料?還是各台皆有SMAP的節目在手,不敢報導?

有居住在附近的被訪者很同情的說:「我只聽到有人大叫,好像受了很大壓力似的,根本不知道是誰。」用字優雅,更無責難之意,保全某人臉子,再婉轉表示不是粉絲。

東京MidTown住的果然是上等人!其實,人人皆知泡菜人飲醉後往往亂七八糟,每次演唱會,村爸都狠狠的罵,去年年末「さんま&SMAP」裡,慎吾也大爆泡菜人飲醉後大叫:「如果你愛我,就毆我」,慎吾睬佢都傻,結果,愛人慎吾被毆。

根據報導,當時還在爛醉的泡菜人對警察說:「裸體有甚麼問題?」

在錢湯,在溫泉,包括那些可男女混浴的天然溫泉,明明也是公眾地方,可以公然裸體,為甚麼在公園裸體卻是わいせつ(漢字寫作猥褻)?わいせつ是不是罪?還是只是傳媒語不驚人死不休?

朝日新聞夕刊


以前修讀日本語時讀過一篇課文,叫做「無礼講」。

所謂「無礼講」就是醉酒的人所做過的事,所說過的話都不應該放在心上,大家翌日都應該忘記。撇開有幾多人真的心胸廣闊,飲酒又確實不是犯法。所謂公然わいせつ,是在半夜三點公園內發生,人影都冇過,算不算「公然」?

飲酒不是違法,裸體不是違法,沒有醉駕,沒有性騷擾,警察在泡菜人的自宅收押不到違禁品,沒在體內驗出違禁藥物。檜町公園是私人場所,業主有權作民事起訴亂闖私人地方,騷擾他人,但警察如果找不到新證供,大概不會起訴。

不起訴是一回事,自肅就少不了,黃昏,幾乎所有的CM都已經被抽起,首當其衝的自然是地デジ。至於其他節目會不會被抽起,暫時未知。

身為国民アイドル就是這樣,言行舉止要比普通人謹慎百倍。太多人眼紅,有機會還不趁機落井下石?友人送來SMS:「高價收購全裸照」,果然都是毒舌一族...

只要不是George Michael事件翻版,又何需擔心。M要擔心的,倒是如何在今年用掉那些到期的Mileage......




2009/04/24

食・大阪【中之島竹葉亭】

約了京都小姐Y君在大阪午膳,約在大阪皆因Y君在心斎橋上班。

話時話,M從來都沒把她當作京都人,皆因她住在京都府的邊緣位置,緊貼大阪府,平時對話,都慣用大阪腔,至於性格衣著打扮,完全和一個大阪人無異。

同是關西人,大阪人和京都人、神戶人的衣著完全不一樣。大阪女性,從高中生到熟年都愛搶眼的打扮,女性皆踏著前二後四的高跟鞋,裙,短無可短,配中高筒的花花絲襪,在銀行辦公的Y君因為要穿制服,被迫低調一點,穿的是及膝黑色魚網絲襪。

用日本人的說法,個個都是小悪魔アゲハ派(註:アゲハ或是Ageha,日本「姫ギャル・水商売」時裝雜誌)。

中居老是在節目裡取笑自己的母親的衣著,一把年紀還是豹皮虎皮,再不就是金碧輝煌或是紫紅大綠。他的母親,正是大阪出身。

噢... 這篇不是東西雜記,這篇是食在日本。關東人和關西人有甚麼分別?去看東西雜記啦。

Y君只有一小時的午膳時間,就在附近解決,又上了SOGO樓上的中之島竹葉亭。

話說前兩天,M才上過SOGO,翻了一下中葉亭放在門外的Menu,見沒有了那個茶漬飯,有點失望,就過了隔鄰的三ッ輪。

點菜的時候,Y君問侍應,有沒有茶漬飯,侍應竟然回應:「有呀!餐牌沒有,但可以叫廚房做ひつまぶし,咁你咪可以食茶漬飯囉!」

さすが大阪!

大家都知道日本餐館有多頑固,要叫餐牌上沒有的東西,大概也只有大阪才會發生。

大阪人果然識做生意,不知道東京拿了米芝蓮一星的竹葉亭會不會也這樣。不過如果你硬是要叫鰻魚西京燒,又或是鰻魚拉麵,那是傻子行為。最後還是選了各日限定20食的「江戸前うなぎ半蒲丼と春の小鉢」。雖說限定20食,店只有半滿,恐怕全日都賣不掉。

◎ 日替り小鉢


至愛那個「木の芽」,山椒的嫩葉,Y君看見M吃下肚,嚇一跳。都說她是大阪人,不是京都人。

◎ 鯛の桜蒸し


櫻葉包著一團染了粉紅色的糯米飯,這個是関西風,當然用上了道明寺粉。飯下是鯛,那個汁才美味,如果可以多一點拿來送白飯更佳。

◎ 半蒲丼 & 赤出汁


要一匹的話,加多700円,想留肚,只要半匹。

◎ 香の物


對著半個京都半個大阪人,當然不會說關東人和關西人的是非,說的是剛紫,至於說了些甚麼,不能公開,免得被炸!

飯氣攻心,又坐錯車,應該上新快速卻坐了快速,無端坐多幾個站。


2009/04/23

誌上土産

244@Tower Records NU Chayamachi


關伯@Tower Records NU Chayamachi


掛就掛關八看板,不過半邊位放置的卻是嵐(o⌒∇⌒o) 。其實在Hep Five樓下也碰到宣傳大車經過,手機快門太慢,抱歉。

PUZZLE@心祭橋筋商店街山野樂器


沒打錯字,不是「心斎橋筋商店街」,而是「心祭橋筋商店街」。心祭橋筋商店街在心斎橋SOGO的12/F。

Amuro@Tower Records NU Chayamachi


東京和大阪有何不同?

Ayaちゃん@Nagahori Tsurumi-Ryokuchi Line


好孩子連日收手信,從東京到大阪都有。好孩子應該去多D京都的藥房,幾十個品牌都是あやちゃん。

TOKIO@Shinsaibashi Eki


心斎橋駅那條往4~8號出口電梯扶手長期都有廣告,不過今次還是第一次碰上J校的班主任。

Kenちゃん@Jihanki


福伯@Jihanki


小治,和上次SPさん在同一位置,就是校務處附近那台。

NewS@Kyoto Pharmacy


京都沒有關伯,但一樣有東南西北團,關伯實在也太過大阪化了吧,京都人會高興嗎?(汗)

村爸@Teramachi-Dori


壓軸的當然是吾班。有大佬冇村爸又點得?


* * * * * * * * * * * * * * * * * * * *

虛擬世界裡的お土産當然也是虛擬(≧∇≦)/ ハハハ,不過還要希望管理處不要半夜失火,派信系統又失靈等等才好...




#KinKi Kids #堂本剛 #關8 #安室奈美惠 #松山研一 #福山雅治 #NewS #錦戶亮 #YamaP #山下智久 #SMAP #木村拓哉 #上戶彩

2009/04/22

定年花見 @ 桜の通り抜け

趁早上有空檔,偷偷溜去大阪造幣局。

在天満駅下車時才驚覺四周全是戴著帽子、長短火兼備的中高年。

有伯伯穿著西裝,有婆婆坐著輪椅,大馬路有人指揮交通,行人只能朝一個方向走。情況就像...........去京セラドーム。



不過大家的目的不是看演唱會,而是搶時間去大阪造幣局花見。

在東京看花,要付入園料,在大阪看花,付錢?大阪人睬你都傻!

大阪造幣局桜の通り抜け上的櫻花種類繁多,所以別的地方已經花落,唯獨這裡依然一枝獨秀。當然,已經落花的也不少。





今年的花【平野撫子】


【關山】也出現了


【普賢象】最多,也最燦爛


何以【靜香】仲未榭哂?




人海






【手毬】也不少。


【渦櫻】今年新登場。


桜吹雪。留意人群分左右走,看到一邊就看不到另一邊,因為不准回頭。


請在照片裡找出人在那裡...


有人坐在櫻花樹下吃一邊吃便當,一邊賞花,因為聰明的大阪政府不准賞花中途停留,不提供座椅,不提供垃圾桶。回程時一條彌敦道般長的街全租給各式各樣的小攤子,自攜便當的話,人得躲到花叢裡去。



有時,對著大阪人實在吃不消......

回程的路上,如上圖所見,對著被喻為清泉的大川(旧淀川),本來賞心悅目,可惜又被毒舌女見到,攤檔的人抽著一桶污水,整桶倒進河裡去,有良心的,漠視路上的行人,把污水撒在路上或是泥土裡。無言。

今天,遇上野蠻的大阪人也真不少,幸好又遇上超幸運的事情,無損毒舌女的快樂心情指數...( ̄▽ ̄)ノ_彡☆バンバン!



大阪造幣局
http://www.mint.go.jp/sakura/